▲心靈交流道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心靈交流道
好文章如好友,心煩時開臆解悶,失意時驅愁釋懷,
字埵瘨﹛A有歡笑、有溫暖,句逗篇章中,有真情、有大愛……
《心靈交流道》是交會談心的好所在,
不論是心情的回餽或是意見的參考,都竭誠歡迎您來分享。
來函經刊登,將致贈慈濟出版品。


度生應記再來緣

今年年初三,我回到靜思精舍,有幸見到導師。當時導師背貼著靠椅、一
手執書,安然入神地閱讀著。佛門大宗師從容雍然的氣度,令人敬攝入心
,使我十分激動;那一刻的記憶,永銘在心。

上人事師至孝,精舍常住法師也十分愛戴導師,德寰、德雨法師出自恭敬
孝心,決定在四月導師百歲嵩壽時,將其墨寶集結成冊、法誨傳世;當時
德寰法師即要我協助編製墨寶集,並和明香師姊設計略譜手冊和紀念幣摺
匣。

上人很關心與導師相關的一切,在百忙中關切著,一次又一次地指出要修
正的細節。在導師略譜中,除了原定稿的蒼松圖案外,上人叮嚀要再找傳
統吉祥賀壽圖案放入。我乍聽十分意外,這好像與上人一貫的簡素風格不
符,由此也體認到,上人是多麼希望導師能延年益壽、長住世間。

德寰師父曾發出一封電子郵件勉勵我:「要竭盡所能,非常用心,以報師
恩。」電話中乾脆說:「拚命也要做得很精緻。」

導師半生顛沛流離,所幸還有些完整手寫稿留在身邊。例如民國三十二年
間,在漢藏教理院抄錄宋譯《楞伽經》如來藏講義,字字工整。觀看導師
信函、手札極少塗改,似乎都是行雲流水,下筆即寫就。

一天近午夜,我點開《掩關遙寄》檔案讀到:「五月廿六日,為釋迦世尊
誕辰。中夜寧寂,舉世歡欣,印順於是日,就嘉市妙雲蘭若,虔誠懺願,
捨諸緣務,掩室專修,爰舉偈遙寄,以告海內外緇素同道。

離塵卅五載,來台滿一紀,風雨悵淒其,歲月驚消逝。時難懷親依,折翮
歎羅什,古今事本同,安用心於悒!願此危脆身,仰憑三寶力,教證得增
上,自他咸喜悅。不計年復年,且度日又日。聖道耀東南,靜對萬籟寂。


泛黃信紙上,導師工整優美的字跡,在時空的交集中,讓數十年後的末學
後輩,閱後感動而顫抖。

想必導師為弘揚正法、利濟有情,有時不免孤獨;但道意堅定,一心承擔
起興聖教的法脈、救度眾生的重責。

導師在演培法師圓寂紀念文「永懷學友」中寫著:「我與學友們的相見,
不會太久了,我們相見的第一句話,應該是:大家回人間去,人間正需要
純正的佛法呀!」

相信導師一定會再來人間,就如他悼念道安法師示寂輓聯所寫:「法化振
臺員,覺世常留二力集。德風傳衡岳,度生應記再來緣。」

台北 邱淑珍



祝福導師再來人間

今年五月在新店慈院展出的「法影一世紀——印順導師百歲嵩壽展」中,
我以歡喜、祝壽的心情作導覽;到現在,我以追思、祝福的心情導覽,感
受很深……

在導師自傳《平凡的一生》字埵瘨﹞丑A我領受導師的恬淡安然;看著照
片上導師的慈祥笑容,彷彿聽到那帶著浙江鄉音的藹藹笑聲。

這些天在大愛電視上,每每看到導師的法影,女兒融融都會學著我合十祝
福,融融喃喃地說:「師太好可愛,融融要照顧師太。」

「師太圓寂了,你怎麼照顧他?」我哽咽地問她。

「師太要當小菩薩,再回來陪師公!」融融認真地說。

對於一個未滿四歲的孩子,有這樣契機又清淨的智慧與觀念,我是深受撼
動與感動的——導師倡導的「人間佛教」精神,不就是乘願再來嗎!讓我
們一起期待敬愛的人間導師,乘願再來人間!

北投 郭雪卿


那一夜,月光浮印水面

六月十六日清晨六點半,滴滴答答的雨聲、洗菜聲、切菜聲、炒菜聲,早
已把慈濟在麻豆鎮的「六一三水患」救災中心後院弄得沸沸揚揚。不到半
小時光景,便當裝盒、裝箱已達足夠數量,讓第一批賑災人員上路。

麻豆鎮埤頭里水淹及腰,我們乘坐李清飛師兄研發的保麗龍浮筏逐戶發送
便當;近午轉向回程時,傳來一聲聲很急的呼喊——「我們沒有便當!」
兩位志工趕緊再專程補送四十份;餓得發慌的居民拿到便當,當場就吃了
起來。

晚餐便當的菜料多由菜販結緣,他們見志工不好意思搬太多,便主動把菜
送上貨車,還說:「幸好我們平安,讓我們盡點心力吧!」

晚間最後一趟行程的目的地是北勢里虎尾寮,志工們拿起了船漿划水。行
經鴨寮、鵝寮、豬寮時,細雨激起的漣漪、船漿揚起的清脆聲,靈敏了心
的觸覺,卻遲鈍了嗅覺。原來心的境界也可以這般轉化。

回程路上,看見月娘賣力地想掙脫烏雲,探視久違的人間。循著淡淡的月
光,蟾蜍聲此起彼落,划著槳的師兄說,今夜,讓人最清涼。

抬頭看看天空,月光仍朦朧,心卻無限寬廣。回到救災中心已十點二十分
,志工們圍成一個大圓圈,研商著雨勢已稍緩,明天該如何賑災……

台南 林淑白



更正啟事

•四六二期「典範 半世紀的醫者愛」一文,第四十九頁漏行,應補入「
本屆醫療奉獻獎評審之一的大林慈院副院長簡守信表示,儘管」等字。

•四六二期「捲起衣袖,抹去塵埃 巴姆加油」一文,第七十一頁相片攝
影者誤植,應為「馬儁人」。

•四六一期第四十四頁相片攝影者誤植,應為「王賢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