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計程車「運匠」的幸福哲學
◎撰文/陳國麟 攝影╱林炎煌
感恩貧窮磨鍊意志──
「我沒有被貧窮打倒,只要守住本分,
認真努力,終究有苦盡甘來的一天。」
感恩健康才能付出──
「能做就是福,有健康的身體服務別人,
總比被人服務好。福要自己造,求不來!」
這就是計程車司機林丕萬的幸福哲學。




「師姊,我出去接送師兄們了。」寒夜清晨、五點鐘不到,林丕萬跟妻子
小聲地說著,以免吵醒其他家人。

「好啦。路上開車小心一點喔。」張菊從棉被埵虪X頭回應著。

外頭天光依然漆黑,還微微地飄著雨;家住桃園八德國中旁的林丕萬,已
出門發動著他那輛賴以維生的計程車,準備逐一接送四位師兄到樹林車站
,搭乘早班的火車前往花蓮,展開為期四天的慈院志工服務。

「等一下回到桃園時,剛好可以載師姊們到大業志業園區做香積。」林丕
萬心中盤算著。

生意擺在一邊,先來做慈濟──林丕萬的一天,常常就是這樣展開序幕。


每月生活費兩千元


林丕萬今年六十二歲,理個小平頭,個子不高、身材微胖,皮膚黝黑;一
口台灣國語,總是從他那充滿笑意的嘴角蹦出。

開計程車為業已十幾年了,這些年來景氣不佳,他的生意也明顯受到影響
。每個月除了家庭的固定開銷、人情世事紅白帖等,又要給就讀大學及研
究所的兩個兒子生活費用;而妻子四年前被工廠裁員,連一毛錢資遣費都
沒有,使得生活更捉襟見肘。

生活的清苦,非但沒讓林丕萬露出愁容,反倒是精神奕奕,「我跟我家師
姊說,每個月的生活費三千元應該夠了;她卻說:兩千元就夠了!」接著
他談起生活之道──

家中的三餐,是附近一所國中營養午餐剩下來的,不用錢;如果要炒個青
菜,左鄰右舍送來的蔬菜用都用不完,還可以分送他人呢。

「可能是平常結好緣吧!我有時幫大家修理一些家電用品,只收材料費用
。」原來,他還有修理電器的長才。

「一些家具也都是資源回收而來。」他指著一排擦拭得晶亮的原木書櫃說
著。

「我總覺得,人會不快樂,是因為『有求』。而我的想法就是『不求』、
『知足』;心媊控o滿足了,自然而然心情就會快樂,不會斤斤計較、追
求金錢,反而有更多時間參與志工的工作,並從中體會到『付出、感恩、
快樂』。」林丕萬分享他之所以能輕安自在的生活哲理。


不能學的兩件事


「『苦瓜生苦瓜仔子』──從小,我就生活在一個極度貧困的家庭,歷經
飢寒交迫、風吹雨打。兩歲大時,不曾吃過五穀,我還不會走路……」

林丕萬說,雖然無法享受豐富的物質生活及接受高等的教育,「但是母親
堅毅、勤儉、刻苦耐勞,含辛茹苦把我撫養長大,造就我今天無論在任何
境遇下,都能擁有一顆感恩的心。」

「在我的兒子還小的時候,由阿嬤照顧。他們迄今還記得阿嬤教導做人處
事的道理,特別是世間有兩件事情不能學──」林丕萬說,第一是「自殺
」不能學,要尊重生命;二是「手綁背後不能學」,也就是犯了罪被人抓
起來,「因為母親的教導,讓我到現在對於孩子們的言行都不用操心。」

和樂的家庭教人滿足,但經濟壓力如影隨形。林丕萬當年舉債成家,婚後
兄長欠下賭債,他不忍哥哥的痛苦,只好起會、標會、還債,數次下來背
負了二十幾萬元的債務。

「在當時,二十幾萬元可以買四間樓房。」張菊在一旁說著。

「那時候,我真的不知道日子該如何過下去了……還好天無絕人之路,有
位朋友從德國回來,了解我的困境後,建議我去他在德國開設的餐廳幫忙
,並先拿了一萬元馬克,幫我把債務還清。」林丕萬說。

就這樣,新婚不久的林丕萬獨自前往德國工作;五年後,才在母親思子的
親情召喚下,辭掉工作回到台灣。


力量有限但不能不做


民國八十年,開著計程車做生意的林丕萬,遇見一群身著藍色西裝或旗袍
的志工,笑容可掬,在為大陸華東水患賑災街頭募款;他毫不思索,將身
上僅有的五百元全捐出去。

「捐出去後,才發現油表的指針快到底了,但已沒錢加油……」正在慌時
,說也奇怪,客人陸續地上車、下車,那天一直忙到晚上八、九點,不但
油加滿了,還賺了七千多元。

多年以後,林丕萬每想起這段首次接觸慈濟的因緣,就會用閩南語順口說
出:「這大概就是『光光的去,暗暗的回來』。」

就在捐款的第二天,他買了一份報紙,赫然發現報上一行文字:「要看到
社會有好人,自己就要先做好事」,標題是「靜思晨語」。

「這段話讓我領悟到:凡是助人的事,就要趕快去做;雖然個人力量有限
,但是社會多一人做好事,就少一人做壞事。」因此林丕萬參加慈濟志工
,八年後也受證為慈誠隊隊員。

一回,林丕萬在花蓮當志工,接到張菊電話告知被工廠無故裁員,他急得
像熱鍋上的螞蟻,一直思考著回去要如何找工廠理論。

好不容易熬到勤務結束了,上人發給每位志工一個寫有靜思語的香包。林
丕萬拿到的那份寫著「放大心量」──他楞在那堙A半晌說不出話來,對
於張菊被裁員的事釋懷了。

但張菊還是滿肚子的委屈,幾乎天天以淚洗臉,茶飯不思,擔心往後的日
子該怎麼辦呢?直到有天在大愛台看到上人開示,提及身體健康很可貴,
不然再有錢也用不到;錢財多寡也不重要,而是要把握機會付出。

張菊頓時覺得,上人好像在對她說法一樣!「我想,我現在有健康的身體
,卻不把握機會付出,整天就為了資遣費而煩惱,有用嗎?」張菊當下收
拾行囊,和志工前往九二一希望工程工地當起長期香積志工;至於資遣費
的事,已被她拋在腦後。


付出是本分,而且賺到快樂


每個月,林丕萬把他手寫的活動行事曆挨家挨戶地送給同隊的慈誠夥伴,
如有重要事項,還會用紅筆加註提醒。今年五月,家堛瑣魖捌a了,他徒
步完成這個任務;隊員們不捨,要他改天等機車修好了再送,但他說:「
沒關係啦,就當作是在運動,況且慢一天送,師兄們就有可能損失了一天
種福田的機會。」

最讓大家窩心的是,林丕萬常用他的計程車當起「菩薩車」,接送師兄、
師姊們至車站搭火車前往花蓮當志工。

問他為什麼這麼做?他說:「每次去花蓮當志工,要三、五天時間,倘若
師兄、師姊自行開車去車站,車子就必須擺在外面幾天;如果騎機車,颳
風下雨時挺不方便。所以乾脆我來接送,這也是『做生意』喔──只是我
賺到的不是金錢,而是師兄、師姊們滿滿的祝福,這更讓我快樂與知足!


林丕萬也把自己看成「備胎」,如果有志工因為上班的關係,不方便請假
承擔勤務,他就接替下來。

「工作還是要有人去做,如果沒人做,志業又該如何推動呢?」林丕萬笑
嘻嘻地說。張菊接著說:「也因此我們才有更多機會來種福田啊。」

「愈做愈歡喜,付出無所求」及「甘願做、歡喜受」的真情,在他們夫妻
臉上表露無遺。但他卻謙虛地說:「我沒有什麼特別,只是做本分事而已
;而且也賺很多歡樂。要說感恩的人應該是我!」

「有時候,我覺得這樣的付出,冥冥之中,好的福分會悄悄地靠過來。正
如我的孩子,不菸、不酒,還將生活費節省下來繳註冊費;假日時會主動
跟我一起去做志工。這不就是最好的『報酬』嗎?」對於擁有的一切,林
丕萬很滿足。




志工陳東明說起林丕萬的一則小故事──

有一次,林丕萬開著計程車在路上跑,看到一位外籍勞工抱著肚子蹲在路
旁,表情甚為痛苦。

林丕萬停下車問明狀況後,馬上送他到醫院治療;不但陪著看病,還幫忙
付清醫藥費。外勞朋友感動得取下身上僅有的一條項鍊說要送林丕萬,當
然他拒絕了。

儘管經濟狀況並不是很好,然而林丕萬深信:「老天不會讓人餓著!生活
無論再怎麼苦,也要撐下去,天無絕人之路,總會有出頭天。」

夜深了,難得的一輪清徹明月,揮灑在林家屋前的黃色車身上,閃閃發亮
;隱約地,彷彿聽到林丕萬那爽朗、自信、知足的笑聲,縈繞在這樣一個
銀色的夜晚。


................................................................................................................................


我的人生觀

◎撰文/林丕萬



十幾年前,我接觸慈濟,體會到上人為了渡化人間而從事濟貧教富的工作
;因此我知道,人來到世間不只是傳宗接代、每天賺錢顧三餐而已。在慈
濟我找到人生的方向,方向正確,做就對了。

有句話說,「未成佛前,先結好人緣」。想得到貴人相助,就要先做別人
的貴人,這是我在慈濟媥ヮ鴘滿C我承擔協力隊隊長的責任,首要工作是
尊重他人、縮小自己,以身作則,而且讓訊息快速暢通。勤務分配前,我
會考量師兄們不同的作息與家庭生活負擔;出勤時,我願意提供便捷的交
通工具。

我開計程車十幾年了,這些年景氣不好,生意也受到影響。不過我知道,
錢財強求不得,該你的就是你的,夠吃夠用就好。我的理念是錢要賺,功
德也要做;如果載到神職人員、出家眾、年長者、貧困者、行動不便者或
急病送醫,一律不收車資。我深信佛陀說的「入我門不貧,出我門不富」
這個道理。

經常聽到師兄、師姊說,做慈濟要有兩下:「把握當下」和「放下」。因
為能做就是福,當我們身體健康可以去服務別人,總比被人家服務好;福
要自己造,不是用求的,求無啦!

我很感恩慈母教育子孫,感恩我家師姊三十年來無怨無悔地為家庭付出,
也感恩五名子女都很有志氣,即時行孝行善;同時感恩艱苦歲月磨鍊我的
意志,我沒有被貧窮打敗,只要守住本分、認真努力,終究會有苦盡甘來
的一天。

而且,金錢失掉可以復得,健康失去方知可貴,就如時間一樣,我把握當
下服務社會、利益人群;因為世事難料,太陽不可能永遠照著阮和子孫,
積善之家才有餘慶,人生價值就在於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