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75期
2014-10-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大地保母
  慈善國際‧新加坡
  阿板薰法香
  人世間
  祝福快遞•中國大陸福建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攝影筆記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75期
  【青出於藍】 救護車裏 人生風景
撰文‧葉子豪 攝影‧顏霖沼

轉院病患的病情不盡相同,有人已脫離險境但無法搭乘一般車輛,有的人還是處在生死邊緣;身為救護車隨車特護,羅淑娟無法預期會碰到的狀況,唯有用心做好準備,隨時應對。

救護車裏,一幕幕人生浮現眼前,
啟示著生命無常、行善行孝不能等;
也讓我思索——
離家那麼遠,
我可以為家人做些什麼?
喜歡護理的我,
還可以為病人多做些什麼?

                                     ──羅淑娟‧關山慈濟醫院救護車隨車護理師

 

「好,我馬上到!」顧不得早餐還沒吃完,羅淑娟匆忙買單騎上機車,從街上的早餐店趕回關山慈濟醫院;按照院方訂定的標準作業程序,在接到電話的三十分鐘內,完成穿隔離衣、了解病人狀況、點檢藥物器材等準備工作。

醫院同仁確定病人已上救護車固定好、護理師就定位後,關上車廂尾門,鳴放警笛開上臺九線公路;又一趟分秒戒慎的轉院行程就此展開。

說起自己所從事的工作以及這幾年在關山的生活,待命中的羅淑娟有說有笑,但只要手機鈴聲響起,原本輕鬆的神情就會瞬間變得嚴肅而專注。

對於院內「唯二」的專任隨車護理師來說,當執勤務的日子裏,工作時段不是以白班、大夜、小夜區分,而是一整天二十四小時,都要像消防隊一樣,時時戒備臨機應變;上車前更要確認轉院過程中需要使用的設備及藥物等。羅淑娟說:「我們永遠也無法確保病人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只能確認自己每一項觀察都必須仔細到位,確保途中能及時進行緊急措施,讓病人平安抵達轉院地點。」

成長在充滿關懷的校園

地處臺東縣北端的關山慈院,護理團隊幾乎都是臺東本地人,包括關山、海端、鹿野、池上以及臺東市……而且多數人的家離醫院都不遠;家住彰化縣田尾鄉的羅淑娟,是三十三位護理人員當中,極少數來自西部的出外人。

「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家人就進慈濟了。」為了讓孩子在好的環境中學習成長,羅淑娟的爸爸特地將身為長女的她和排行老二的妹妹,送到花蓮就讀慈大附中初中部。小學畢業就離開家住校求學,一開始很難適應,但久而久之,她反而喜歡上充滿愛與關懷的校園環境。

身為單親家庭的孩子,羅淑娟和兩個妹妹從小跟爸爸過,不常和母親見面;而懿德媽媽定期與同學們聚會,問候生活起居、課業交友,這分用心關懷不僅適時彌補了父母不在身邊的缺憾,也間接改善了羅淑娟與親生媽媽的疏離關係,「因為她們,我對媽媽的看法改變很多。」時至今日,她與就讀慈中時認識的懿德媽媽,依舊保持聯繫。

畢業後,羅淑娟考上臺南一所科技大學的護理科五專部,加入校內的慈濟青年社,參與訪視關懷、環保等活動;專科畢業後,她考取了護理師執照,也考上慈濟技術學院的護理系二技部,並取得公費生資格。

回顧這短暫的二技學程,羅淑娟很感恩慈濟技術學院老師,不僅教導基礎課程,還努力吸收新知,讓學生學到最新的專業學能。而簡稱「PBL」的「問題導向教學」,更有助於同學們在踏上醫療第一線之前,提早培養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的基礎能力,「它教導我們去思考這一整個過程,你要準備什麼?怎麼反應?」羅淑娟回憶道。

完成二技學業,羅淑娟履行公費生義務,被分派到關山慈濟醫院,二○一一年八月在病房區的護理站開啟「白衣大士」生涯。

就讀慈大附中初中部期間,羅淑娟擔任慈少社社長,除了參與醫院志工、掃街、義賣、凈灘等活動,還教導慈小學生扯鈴。於二○○三年獲得第三屆保德信集團「青少年志工菁英獎」。
(相片提供/羅淑娟)

西部出外人守護東部

羅淑娟入住醫院宿舍,過著「以院為家」的生活;入夜,院區周邊的稻田一片漆黑,要買個小東西,得騎車到五百公尺外的商店街。好不容易排出假期,一趟返家的火車車程,動輒五、六個小時,途中還得在高雄轉車。

身為臺東在地人的護理督導古花妹,對遠道同仁工作、生活方面的不便,帶著幾分不捨,「我們給外地學妹的放假天數都盡量多一點,大約在五天左右,讓她們回家有時間好好休息,多點時間陪伴親人。」不過,羅淑娟不以為苦,反而認為自己找到合適的地方。

關山及周邊鄉鎮風光旖旎,每到長假旺季,外縣市民眾大量湧入,意外傷病的遊客經過急診救治,狀況穩定之後多半會返回居住的縣市,鮮少留在關山住院。特殊的地緣條件,意外地讓關山慈濟醫院擁有「理想」的護病比例,院內的護理人員也因此能給病人更細緻的照護,「你可以跟他講很多衛教的內容,會覺得比較像在做護理。」羅淑娟歡喜地說。

儘管住院病人少,門診、急診、病房值班、偏鄉部落往診等工作,還是讓醫護團隊忙得團團轉;遇到病人需要轉院時,護理同仁還得跟救護車跑轉院行程。

關山鮮少民間救護車業者,慈院得一肩擔負轉院工作。「以前我們下班之後,要待命當『特別護士』,往往身體下班但心還沒下班。」護理督導古花妹表示,院裏平均每個月會有五十到六十位病人轉院,相當於每天都要出一兩趟車。在安全第一不搶快的原則下,來回臺東一趟就要兩個小時,往返花蓮則要四小時,到花東以外地區就更久了;因此碰到轉院任務的護理人員,往往沒有足夠的時間休息,對醫、護、病三方來說都是極度不安全的狀態。

所幸關山慈院於二○一一年,獲衛生福利部補助,得以編制兩位專任隨車護理師。原本在病房服務的羅淑娟,於是和另一位同仁轉調到新職位,困擾全院三十多位護理人員的轉院特護壓力,也因此解除。

與病人同行一段,羅淑娟見識不少生死故事,在守護生命的過程中學習珍惜所有、關懷所愛的人。

環臺一圈二十二小時

和時時刻刻忙碌的病房護理人員相較,隨車護理師的工作變數頗多,有時待命一整天都沒人轉院,就幫忙病房區的姊妹們整理文書資料、做看板;有時可能在下午出遠門,一整晚都在外縣市跑夜路、趕行程。

平均每日轉診量約一到兩趟,忙碌時也有三到四趟。「如果我不是『特護』,大概一輩子都不可能在二十二小時內環島一圈。」羅淑娟娓娓敘說,那次事故是一位七十三歲的阿嬤,從臺北回到東部老家探親,期間從臺東縣鹿野鄉騎機車向北行,準備回到花蓮南端的富里鄉,沒想到和一輛腳踏車迎面相撞。騎腳踏車的人沒有大礙,反倒是騎機車的老人家受傷不輕,不但身上多處擦傷,右手和左腳都有骨折。

送往關山慈院救治後,阿嬤傷勢穩定無生命危險,家屬希望把她接回臺北照顧,院方評估後決定派救護車載運以策安全,當班的羅淑娟於是隨車伴護。按照以往的走法,送病人回臺北,通常是沿臺九線花東縱谷段北上花蓮,然後走蘇花公路、過雪山隧道;不巧當天蘇花公路因落石坍方無法通行,救護車於是往南邊走,在南迴公路上繞一大圈,再一路由屏東、高雄北上。

「我們下午兩點四十分出發,經歷八小時十分鐘才抵達目的地,簡單填飽肚子後馬上開往蘇澳,到了蘇澳已是凌晨兩點鐘。」趁著等候蘇花公路通車的空檔,羅淑娟和司機大哥趕緊休息,凌晨五點蘇花公路開放通行,救護車立即上路,為避免疲勞駕駛,司機精神不濟的時候就找休息站打盹一下。走走停停回到關山,已是第二天中午十一點多,算算時間,等於在外頭跑了將近二十二個小時。

「我們沒有多做停留,只為了趕快回到關山待命;第一次覺得環島是這麼累的事情!」羅淑娟如是記敘。

工作時,羅淑娟(右)幾乎全天待命;放假時偶爾跟著好友暢遊花東縱谷,充分利用好山好水紓解壓力。

專注凝視生命

救護車空間雖小,轉院時間雖短,但置身有限的時間空間之中照護病人,羅淑娟目睹許多生命的無常、病苦的考驗,也是自我反省的關鍵時刻。

「你可以看見不按時服用心血管藥物的病人,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也可以看見一位長輩自己生病了,還不時擔心著家人;還有一對牽手走過半世紀的老夫妻,即便在救護車上,仍不時關心著彼此,老先生為老太太蓋被子,怕她著涼了,為她把手腳搓暖和……」

羅淑娟運用護理技能守護生命,為病人爭取活命康復的機會,也從病人身上學到許多。「因為在病房遇過死亡,爺爺要走的時候,我知道要怎麼準備。有時候累積的經驗可以運用在自己身上,不會說問題來了就很緊張。」羅淑娟也深刻體會到,在爺爺搭乘救護車轉院的過程中,隨侍在旁的姑姑、爸爸,是多麼的辛苦與煎熬。

病苦無常沒有讓她變得沈重、世故,但以病人為師,看過一幕又一幕真實的人生故事,卻促使「七年級」的羅淑娟不斷思索:「離家那麼遠的我,可以為我的家做什麼?有夢想的我,可以為自己做什麼?喜歡護理的我,可以為這些病人做什麼?」

找到答案前,她在關山小鎮的慈濟醫院裏,所從事的工作、所專注的事情,正實實在在地發揮功能。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