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75期
2014-10-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大地保母
  慈善國際‧新加坡
  阿板薰法香
  人世間
  祝福快遞•中國大陸福建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攝影筆記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75期
  【青出於藍】女性特質 為外科加分
撰文‧黃秀花

時下醫學生願意走外科已屬少數,楊雅雯堅持理想、勇於逐夢,點滴甘苦在心頭。
(攝影/顏霖沼)

生病很苦,不只治療,
還要多一點「熱情」和「溫度」,
會讓病人更有信心去對抗病魔。

                                               ──楊雅雯‧臺大醫院一般外科醫師

 

就讀慈濟大學醫學系一年級時,楊雅雯對醫學認知只是皮毛,卻愛上了《神經外科的黑色喜劇》一書,書中描述醫師俐落地處理各種腦問題,讓她深深著迷:「大腦的結構畢竟不像五根手指頭很分明,下哪一刀會影響哪一區,必須很精準判斷。」

升大二的暑假,她沒回臺北,留在花蓮慈濟醫院跟著神經外科主任蘇泉發上刀,親睹他在複雜的神經血管間,有條不紊下刀,配合手術房流洩出的古典音樂,簡直就是一場藝術饗宴:「原來開刀可以很優雅又有效率,那種不慌不亂、不疾不徐的模樣,我見識到了!」

她又跟隨蘇主任查房,看到前一日接受腦手術的阿姨,竟好端端地坐在病床邊,大感震撼:「前後真是判若兩人啊,外科解決問題果然很立竿見影。」

隨著年級成長,她又迷上「白色巨塔」、「醫龍」等日劇,覺得劇中的男主角無論在怎麼混亂的場合,都能透過團隊運作,一層層地撥解、拿除障礙、度過難關……

性格中本就有幾分「俠氣」的她,憧憬武俠劇中的俠女,快速揮劍把壞人打倒,然後又咻一下飛走,覺得沒什麼比這更帥的了;許是童年的記憶積累,她會對外科產生興趣,也算有跡可循。

花蓮慈院神經腫瘤科主任蘇泉發是引領楊雅雯進入外科領域的啟蒙老師。她感恩每一階段教導她的「先生們」,用愛心和耐心灌溉教會她很多本事。(相片提供/楊雅雯)

大學立志走外科

高中時,她參加醫學營,進到大樓地下參觀解剖室,裏面陰涼、恐怖,有位學長不知是否開玩笑,指著一個桶子說:「那個裝有眼睛,千萬不要去翻開,否則會有東西掉出來。」他又繼續介紹,以前是十幾人共用一具大體做解剖,曾有人不慎讓心臟掉落地面;同學若是害怕,就躲到後頭去,由於人多,一整個學期也不會被發覺。

一九九七年,楊雅雯推甄進入慈濟醫學院,一改以往對大體解剖課程的負面觀感,她發現慈濟的解剖室出奇光亮、窗明几淨;隔著兩片玻璃窗,還可看見教室前面的地藏王菩薩法相,整體氣氛很溫馨。

大三時,她第一次上場操刀,卻不覺得恐懼,而是心懷感恩。因為在此之前,她與同組三名同學已拜訪大體老師家人,從中得知老師「莊粉阿姨」生前的種種以及甘願奉獻的想法,所以感覺很安心:「不認真學習,那才對不起老師呢。」

每回動刀前,她在內心與老師對話,告訴老師等一下要做什麼動作;有時做到很疲累或有癥結打不開,她還會撒嬌地默請老師指引,或者抬頭望向前方的地藏王菩薩像,請祂指點迷津。

初學者總會面臨難題,楊雅雯始終牢記家屬們的叮嚀:「寧可你在我親人身上劃錯千刀,也不要以後在病人身上劃錯一刀。」那種深切的付託,她一輩子都不會違背。

相伴一學期的解剖課、送走老師那一天,她很不捨,直到老師的骨灰安奉在大捨堂,四名組員都忍不住落淚,就像揮別至親,「雖然不曾和生前的老師相處,卻覺得她陪伴了我們好久。」

大六的模擬手術課,同樣是向大體老師學習,那是進入臨床前的試煉,在慈院一般外科何冠進醫師指導下,楊雅雯演練插胸管、切闌尾炎等術式,小心扳開大體老師的兩邊肋骨,再從中扎入管子;也由何醫師引領,命中目標,割除闌尾,又做了綁血管、打洞、辨別血管紋路及腸子狀況,盡可能認清人體結構,探尋其奧妙。

畢業前,她確認自己興之所趨是外科,就對母親提起。母親難以置信:「女孩子跟人家走什麼外科!」為此,母親還偷偷跑去算命,算命仙說:「你這個女兒,這輩子注定要拿刀。」母親聽了,雖仍不捨女兒要接受艱難又高風險的挑戰,但也決定釋懷。

在花蓮學習歲月,楊雅雯(後排左三)利用假日勤跑原住民社區發送醫藥箱和衛教;與原住民朋友友誼深厚。(相片提供/楊雅雯)

下苦功得真功夫

成為住院醫師後,她繃緊神經,上手術房前全副武裝,穿彈性襪和護腰,緊張到胃痛就吞胃藥;自認身體向來健壯,不想被當成柔弱女子,她自勉:「開刀是靠腦力和經驗,而非蠻力。」

但無可否認,女生體力總不如男性,尤其外科住院醫師必須長時間待在手術房,幾乎是一檯接一檯地跟刀,難免精神不濟。儘管很辛苦,她卻體認,外科就是學徒制,需一點一滴從「先生們」身上學到真功夫。

一次跟隨內分泌外科主任黃士銘動刀,綁血管時不慎漏掉,黃主任當下並沒有訓斥,而是在止血後才問:「你知道漏掉一條血管是幾毫升的血嗎?」

黃主任表示,他開一檯刀的出血量一向不逾五十毫升,而綁血管如果不夠確實,漏掉的可能是三百、五百毫升,甚至是一條命。「這就是為什麼大家都很努力練習綁線。綁線是基本功,假使你無法做好,那也不用走外科了。」黃主任沒有疾言厲色,但這樣的一句提醒,反而使楊雅雯意識到自己必須加把勁才行。

為了加強自身功力,沒跟刀的空檔,她就勤練縫合技術,把土司麵包外面裹上保鮮膜,模擬肌肉和皮膚構造,一遍遍反覆練習,看電視時也就著腳趾在綁線,直至綁到累睏了,她笑稱,連作夢都還在綁呢!只因她了解那是外科醫師的基本修練,過不了關就什麼都別想了。

住院醫師第四年,她轉往臺大醫院學習,進行乳房外科訓練,也在臺大雲林分院開啟主治醫師生涯。在民風純樸的鄉下,女性尤顯保守,有些人躺上診療檯會羞怯到不敢脫衣,她總是告訴對方:「你有的,我也都有,只是歹勢(不好意思)借你摸!」這一講,很快就能拉近距離。

觸診時,她輕柔探觸;碰到有人因為乳房脹痛而焦慮,她檢查後如果沒有異狀,就立刻告知讓她們安心;遇到初為人母者,就分享如何哺育母乳……這一切,只因她是女人,能同理女性需求。

她用心將診間塑造成溫馨聚會的場所,婆婆媽媽很愛來掛她的診,她們常在外頭聊得很開心,有時興起,索性就在候診時互為兒孫說起媒來。

楊雅雯二○一一年初參與慈濟在臺北市萬華雁鴨公園為街友舉辦的義診,希冀奉獻一分心力。(攝影/張嫦娥)

幫阿嬤賣土豆

身為女人,楊雅雯很能體會罹患乳癌的婦女,忍受乳房切除及漫長化療過程的無助與辛苦。因此,病人開始接受化療時,她會緊握對方的手,告訴她:「我會陪著你走下去!」療程結束後,她買蛋糕給對方滿滿的愛與鼓勵。外科護理站人員皆傳誦著:「如果哪天看到楊醫師提著蛋糕走來,就一定是有病人已做完療程,要畢業了。」

楊雅雯看到乳癌第三期患者「土豆阿嬤」,放不下家庭重擔及年幼孫兒,遲遲不肯來開刀;她很同情阿嬤的處境,又覺得病情不能再拖,便對她說:「您把炒好的土豆全帶過來,我幫忙代銷。」

她在護理站發起團購,獲得同仁們熱烈響應,有人一買就二、三十瓶,「愛心土豆」的名聲也在全院傳開來;而阿嬤摘除掉腫瘤、做完化療後,至今兩年沒再復發。

另有位「紅龜粿」阿嬤,楊雅雯為了催促她來開刀,傍晚下班後獨自從斗六開車去人生地不熟的北港,摸黑找到阿嬤的家按門鈴,讓她嚇了一跳:「哪有醫師做到這種程度!」

「您一定要來開刀,我怕您會跑掉。」「我去開刀,那孫子們怎麼辦?」得知阿嬤放不下隔代教養的孫兒,楊雅雯使出代銷手法,幫阿嬤賣紅龜粿,還說要來幫她做;阿嬤聽了,連忙推辭:「你爬不起來的,我清晨四點就得起床。」拗不過她的盛情,阿嬤最後還是乖乖來接受手術治療。

她把病人當成親人般疼惜,有些人說她「想太多」或「做太多」,她都這麼回答:「這就是我的特色啊!」病人拒絕醫療協助時,她會特別去了解原因,發現問題,並設法幫忙,照顧病人也關懷他的家庭。

她說,慈濟的教育教她要「慈悲喜捨」;從大一起,她就到慈濟醫院心蓮病房當志工,看到醫護團隊用心照顧癌末病人,做到「全人」、「全家」、「全程」的服務;假日時,她也常跟隨家醫科王英偉主任到原住民社區發醫療箱、教導用藥常識,頻繁到原住民朋友一見到她,就會說:「那位慈濟的小姐又來了!」

楊雅雯自覺,就是這點點滴滴的薰陶,讓她學會對人多點「熱情」和「溫度」。「生病已經很苦了,若能多給一些愛和關懷,會讓病人更有信心去對抗病魔。」

升上主治醫師已兩年,她始終感念在慈大和慈院所獲得的充足愛心,教導她成長。「我的出處讓我感覺很光榮和驕傲!」

為志趣不畏辛勞

十年前,剛從慈濟大學醫學系畢業時,醫學生最熱門的選項不外乎眼科、皮膚科、耳鼻喉科等五官科,外科乏人問津。楊雅雯基於興趣選擇一般外科,也為了打破性別的成見,以女性特質為醫療服務加分。

楊雅雯說,外科手術有立即的效果,「看到生命被拉回,是一大喜悅,也是外科醫師迷人之處。」即使開刀時間很長、耗盡體力,她也無悔;即使在擔任住院醫師第三年,已懷有九個月身孕,依然上手術房,還搬動病人,連主治醫師都看不下去,阻止她繼續。

對於技藝的增進,她自知還要不斷充實,就像從前看著前輩們,在艱難手術中猶能做到最完美的演出,那是奠基於極為深厚的功力。

而今,她亦已為人師,教導實習和住院醫師,最想傳達的是正確行醫態度和觀念。正如她當初選擇外科一樣,儘管明知工作辛苦,勞心又勞力,可她一點都不後悔,因能做自己興趣之事,享受那種成就和滿足感,才是人生最大的價值,也是快樂的泉源!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