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75期
2014-10-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大地保母
  慈善國際‧新加坡
  阿板薰法香
  人世間
  祝福快遞•中國大陸福建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攝影筆記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75期
  【薪火相傳】清蓮 依舊綻放 慈濟護專首屆校友回娘家
撰文‧葉子豪 攝影‧顏霖沼

慈濟護專第一屆校友回到熟悉的母校,仰望最早興建的校舍智慧樓;二十五年過去,這棟指標性建築沒有大改變,但前方草坪上的小樹苗已成參天大樹,昔日的少女們也逾不惑之齡。

第一屆入學的慈濟護專新生只有一百零七人,
但專程來到花蓮參加開學典禮的來賓卻高達兩萬人,
反映各界對這所慈濟志業第一校,培育護理良才的期望;
而他們不辱使命,二十五年後的今日,
仍有六成人才堅守護理線上。

「媽,他真的是您的老師嗎?」「是啊,老師很年輕的時候就來教我們了。」二○一四年八月中旬,二十一位慈濟技術學院第一屆畢業校友,帶著半大不小的孩子,會同昔日師長,回到睽違多年的母校。

經過二十五年歲月歷練,當年青澀的二專部新生,多已成為護理界的中堅,也為人妻或為人母,有了自己的家業。儘管忙於工作和家庭,老同學要湊在一起「回娘家」相當不容易;但回到熟悉的校園,四字頭的年齡彷彿一瞬間打了對折,大家又回到了青春活潑的學生時代。

「前面那邊沒有變,只是樹比較多。」「是樹長大啦!」校友們仔細觀察,那些年的事物有哪些一如往常?這幾年學校又有什麼不一樣?

就周遭環境、硬體建設和系所規模來看,母校的改變的確不小,從單一科系的護專,升格成具備護理系、醫務管理系、資訊科技與管理系、行銷與流通管理系、醫學影像暨放射科學系所的技術學院,學生人數從一百出頭增加到兩千多人,校舍也隨之增建不少。

早年遠離市街的偏僻區位,也因住宅區擴張,商店進駐周邊而改變;現在技術學院的師生,只要走出校門口左轉,就可在便利超商裏訂購火車票,以往「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情況已大大改變。

上圖︰一九八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慈濟教育志業體第一所學校慈濟護專動土,證嚴上人、慈濟醫院杜詩綿院長(左三)、曾文賓副院長(左一)、護專代理校長楊思標(右三)揮鏟動土。(相片提供/慈濟花蓮本會)

 

下圖︰慈濟護專於一九九九年升格為技術學院後,原有的科陸續升格為系,但五年制的護理專科及相關的原住民專班與公費制度保留至今,提供弱勢家庭的國中畢業生升學與就業的向上之路。(相片提供/慈濟花蓮本會)

多少祝福
寄託在我們肩上

「聯誼的時候,其他學校同學聽說我們從花蓮來,就笑說你們後山的人都是騎馬過來的。」校友李照真表示,當時外校的同學對這所新學校充滿好奇;但以花東的醫療需求來看,這群第一屆學生,其實是被賦予了更多的期待。

回顧東臺灣醫療發展史就會發現,慈濟護專並不是花蓮第一所護理學校。深耕花東多年的基督教門諾會,早在一九五九年就在花蓮成立門諾護校,招收原住民少女教授護理技能,並開設品德、修身課程,引導學生養成良好品格,不僅為資源匱乏的花東醫療院所培育了急需的護理人才,也間接幫助許多弱勢家庭脫離貧窮。

但因教育部規定,高中職必須編制教官駐校,學生必修軍訓課,與門諾會崇尚和平反對戰爭的理念嚴重衝突,導致門諾護校於一九七五年停辦,花蓮就此失去了可以培育護理人員的學校。

一九八○年代,證嚴上人籌建花蓮慈濟醫院,這所花東最大的綜合醫院需要大量醫護,益發凸顯花東地區護理人力不足的隱憂。為了培育優良護理人才,同時解決東部地區原住民少女升學就業問題,上人於慈濟醫院啟業次年,就推動護理專科學校之立案、建設工作。

一九八九年九月慈濟護專開學,終結了花蓮地區超過十年的護理教育空窗期。雖然第一屆入學的二專部新生,只有兩個班一百零七人,但專程參與開學典禮的來賓卻多達兩萬餘人,反映了上人、海內外慈濟人及地方人士,對這臺灣佛教界創辦的第一所大專、慈濟教育志業第一校,懷抱莫大期望;一如校歌歌詞所傳唱的:「多少希望依偎在我們的身旁?多少的祝福寄託在我們肩上?」

嚴謹校風
為慈濟教育立標竿

慈濟護專二專部招收對象,為護校或高職護理科畢業生,而門諾護校停辦之後,花蓮本地已經很久沒有高職等級的護校或護理科,因此新生少有花東本地學子,反而是英「雌」來自四面八方。

現任慈濟醫院居家護理師的校友宋美惠還記得,當時兩班當中,只有一位同學是花蓮本地人,大部分來自西部。「我是臺北人,馬偕護校畢業後就考二專,因為知道上人在花蓮辦教育,而且那時候護專就有公費制度,也有同學要一起過來,所以就選擇來東部。」

新生來自各縣市,背景資歷也是相當多元,百餘名學生中,固然以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居多,但也有年紀超過四十歲,以及曾外派到沙烏地阿拉伯服務、見過不少世面的人;這些年紀長、資歷深的同學,和剛從護校應屆畢業的「小護士」互動。「就好像媽媽帶小孩一樣。」校友李照真比喻道。

護專正式開學上課後,師生們各盡本分,展開緊湊的教與學。由於當時能長住花蓮的專任師資不多,校方不僅敦請臺大、國防醫學院等校教師支援,慈濟醫院的醫師和院長也在百忙中抽空到校,培育護理人才。

相較於老師必須克服交通不便、工作繁忙的困難用心教學,由於學校宿舍還在施工,學生們就以院為家,在克難環境下用功。

校友宋美惠回憶:「我們最早是住慈濟醫院的護士宿舍,第二年是住醫院的二期大樓,我們等於是那棟樓的第一個使用者。」

校內不使用免洗餐具,學生自己洗餐盤、打掃校園,甚至彎下腰來割草……慈濟護專在創校的第一屆,就以嚴謹的專業教育、生活教育、人文教育,為後續成立的教育志業體各校立下典範。

懿德母姊
亦師亦友亦典範

一九八九年九月,第一屆學生入學之後,上人即選拔資深的女性慈濟志工,在十月二十五日成立「懿德母姊會」。「懿德」指的是母儀天下的品德,期許志工展現氣質高雅、品德高尚的形象,為學生的典範,也希望「母姊」們能跨越年齡,和孩子們打成一片,成為法親家人。

「上人親自教導我們,要用菩薩的心來教導自己的孩子、用父母的心來愛別人的孩子。我們把他們視如己出,她也把我們視為朋友、媽媽。」高齡七十五的資深慈濟委員林智慧,與二十五年前結識的「女兒」們一起重返靜思精舍,親密一如往昔。

滿頭華髮的志工老兵顏惠美話說從前,笑得有些不好意思:「當時上人要我去當懿德媽媽,我跟上人說,我沒結婚怎麼當媽媽?所以上人就改稱『懿德母姊會』,而我是懿德姊姊。」

時年四十一,單身的顏惠美,是第一批三十六位「懿德母姊」的一員,坦言當時其實有些不知所措,只知道要趕緊去疼愛、去照顧,避免她們因想家而影響學業。相處日久,懿德母姊與同學們的互動愈來愈親密,大家一起到精舍尋根、到醫院做志工、到照顧戶家中訪視,就像家人般。

「我記得在她們要畢業時,有人說有男友了,我們就說:『要帶來給我們看喔!看真正妥當才嫁喔!』」在「姊姊、媽媽」祝福下,女兒果然有了好歸宿;有位畢業校友緣結澎湖,嫁給當地的「狀元郎」,大喜之日,懿德媽媽應邀前往,「新娘坐轎,我們兩個媽媽就走在轎子旁。」細數當年,顏惠美再次笑開懷。

慈濟院校培養的醫護,接受慈濟人文、服務學習及花蓮自然環境之「境教」達兩到七年之久,而且有不少花東本地人,能安住花東長期服務偏遠地區民眾。(相片提供/慈濟花蓮本會)

守護部落
逐步落實建校理想

八○年代末入學,九○年代初畢業,慈濟護專第一屆一百零七名畢業生,在上人及慈濟人祝福聲中進入職場,也為慈濟醫療志業注入新血。

身為本年度「校友回娘家」活動的主要聯絡人,宋美惠把大家的近況統整一番:「我們同學現在有七位在花蓮慈濟醫院,還有人在新店和大林慈院;我則是在花蓮慈院,待過心臟內科、心臟加護病房、輕安居,現在擔任居家護理師。」

難能可貴的是,二十五年後的今天,第一屆校友仍有六成的人留在護理線上。而創校次年始招生的五專部,以及一九九六年招生的原住民專班,則更進一步落實了證嚴上人培育花東原住民護理人才,守護部落、扶助弱勢家庭的理想。

一九九六年畢業的五專部第二屆校友古花妹,是臺東縣海端鄉的布農族原住民,成長於資源匱乏的偏鄉部落,小小年紀就感受到謀生不容易的壓力,因此選擇就讀專業性高、比較好找工作的護理科。

「那時候的理想是當老師,高中畢業之後就讀大學。可是家裏的經濟狀況不知是否能讓我完成學業,於是轉了念頭,讀護理保證會有工作,又可幫助家裏經濟。」除了就業的現實需求外,爺爺因病驟逝的遺憾,也驅使她走上護理之路。

古花妹觀察到愈是偏遠的部落,居民們的物欲愈少,總覺得生活能過就好,不是很重視健康、疾病方面的問題,因此很多青壯年人口才五十幾歲就因病因傷過世,「現在的社會福利政策都希望醫護走進部落去,引導族人追求健康。」

本著回饋鄉里的願,她在得知慈濟將在關山建設醫院後,就立刻投履歷應徵,自二○○○年啟業之日起服務至今,職位從護理師逐步升遷到護理部督導。身為護理主管的她,細數現今院內三十三位護理人員,多數是臺東本地人,其中有十位畢業於慈濟技術學院或慈濟大學。

對於慈濟畢業生的貢獻,院長潘永謙表示肯定:「我們這幾年離職率低,在地化是個很重要的因素;而且他們表現不錯,對居民幫助很大。」

關山慈院的醫護團隊,因為有古花妹等在地原住民協助溝通,得以順利打開族人的心門,深入南橫公路上的下馬、霧鹿、利稻等部落,展開往診、衛教、居家護理等服務;但要確實把健康帶進偏鄉山上,還需要在學校教育方面多投入。

「讓孩子去讀衛生相關科系,讓孩子去影響父母,是照顧部落最好的方法。這個成效遠比我們每週幾個小時到部落服務更好。」古花妹有感而發地建議。

慈悲喜捨
是校訓更是行動

定期的往診,讓山中的「無醫村」不再孤立無助,以往小病忍、大病拖,情況緊急才下山就醫的困境已大為改善,居民受惠良多,甚至以「活菩薩」形容關山慈院的往診團隊。但身為重要成員的古花妹,不因鄉民、族人的好評而自滿,反而更為強調以往在學校裏所學到的「尊重」態度。

「我教孩子們用自己的手去服務,哪怕只是推輪椅、扶老人走路。跟對方講話,你的姿勢一定要比他低,讓他去俯看你,而不是你俯看他。」在帶領慈濟技術學院學弟妹關懷部落時,古花妹注意到同學和部落裏的長者們多少都有一點疏離,於是一而再、再而三提醒,務必放下身段、放低姿態。

「要避免用高高在上的姿勢面對別人。長輩是需要被尊重的,不是說我書讀得比你多,我說什麼你就要聽什麼!相互尊重才能夠打動對方的心。」從護專生、護理師到護理部督導,年近四十的古花妹,已從單純接受師長傳授知識的學生,蛻變成向後進分享經驗的「業師」。

而與她同期,或前後期畢業的慈濟護專學生們,也多成為經驗豐富的資深護理人員,在不同的醫院、不同的科別予樂拔苦。就如校歌歌詞所述「少年的心,像蓮花一樣,在慈濟滋潤下綻放」,校友們曾經有過的共同記憶不會褪色,慈悲喜捨的校訓,也將長長久久,如蓮花般,在每個需要他們的場域散發馨香。

護專校友們回到久違的「娘家」,大家奮力一跳,重溫青春年華;對現在的學弟妹來說,這些第一屆學姊不愧為護理榮光,畢業超過二十年,仍有六成守在護理線上。

 

參考資料:

黃勝雄〈釣竿的哲學,為弱勢族群的青少年教育請命〉門諾公益網電子報第一○二期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