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69期
2022-08-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廢棄物的春天
  健康百寶箱
  書訊
  特別報導
  人物誌
  法親之間
  防疫前線
  聞思修
  阿板薰法香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69期
  寬容無常 不必擔心我
撰文、攝影‧廖月鳳(宜蘭慈濟志工)

歷經生離死別,淬鍊出堅毅,郭馨心(左)深入佛法中,臉上讀不到對人事的好惡,一切皆是眼前過。

小兒子驟逝、老伴依賴她照顧,大兒子在今年五月昏迷後離世,
若是一般人也許會埋怨命運捉弄,但郭馨心不一樣,她安慰我們不要擔心,她沒事。

距離夏至還有十天,氣溫並不怎麼炎熱,但是悶悶的空氣卻讓人有靜不下來的煩燥。

清晨,還不到六點,郭馨心師姊傳來訊息:「大維昨晚午夜捨報,菩薩帶他往生淨土了。」瞬間腦筋一片空白,待回過神來,只想到:「大維午夜走了,那麼馨心與鄭爸,勢必一夜沒睡吧!」

大維是馨心師姊和鄭成仁師兄的長子,五月二十六日在內湖家中昏迷,緊急送醫後就一直在加護病房,依靠維生設備支撐微弱的生命。馨心夫妻和媳婦、二個孫子還有其他家人,都在期盼奇蹟出現,但是昏迷十六天後,六月十一日,大維的生死終於落定。

擔心這一對二度失去兒子的父母,我傍晚下班後就急著趕到鄭家。一路上不斷地揣摩要如何面對悲痛欲絕的母親?腦子裏一直在思索有哪些話可以安慰她?

來到鄭家,按下電鈴前,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馨心應聲打開門的那一剎那,出乎我的預料,除了臉上顯得有些疲憊外,她還是如常的笑容和輕柔的聲音。

他們正在吃晚餐,於是我們就坐下來。馨心一邊吃晚餐,一邊和我閒聊,包括過去她輔導國中學生的有趣故事,還有生活大小事。對於兒子的往生,她只有輕輕地描述,沒有淚水,所以安慰的話也不需要說了。

五十多歲的大兒子鄭大維突然昏倒送醫,郭馨心內心煎熬,但仍然平靜接受突如其來的意外。

無常不斷打擊考驗

還未參與慈濟之前,馨心是外商公司的高級主管,為了幫助更多孩子走出迷茫期,她毅然放下華麗的身段,投入教育,尤其專做心理輔導。

聊起大愛媽媽的誕生,馨心沒有忘記她生命中的貴人陳美羿師姊。「一九九一年,美羿老師以十句靜思語,搭配十個慈濟志工的故事,到校園向師生講述慈濟。大愛媽媽從那時候開始,在校園開枝散葉。」

馨心不只改變問題學生的行為,甚至挽救不少的問題家庭。她謙虛地說:「我是看別人怎麼說,就學習照著做。然後就一頭栽進來,那時候都不會累,一直想著要怎樣做才能做得更多。」雖然是沒有薪水的工作,但是她的努力不只師生感受到,連校長也肯定她的好人緣,把她當作是推動校務的左右手。她推動靜思語教學,自愛、惜福、感恩的校風漸漸被傳頌。

我們一直聊著,她說得心開,我聽得開心。偶爾她會提醒已經失能的鄭爸,「你嘴裏還有食物,趕快嚼一嚼吞下去,乖喔!」沒有顯出一絲不耐煩。

今年七十八歲的馨心,照顧八十二歲的鄭爸八年了,一棟房子就兩人老老相伴,每天有長照居服員到家裏為鄭爸洗澡。馨心說:「色身是因緣假合,所以有成住壞空,年紀大了,身體自然慢慢就會敗壞,被照顧者與照顧者只有甘願去接受考驗,辛苦的生活才能得到寬容。」

大維昏迷送醫的那一天,馨心拜託居服員留在家裏看顧鄭爸,一個人從宜蘭趕到北部的醫院了解病況。雖然心裏糾結著兒子的安危,但是為了趕在居服員服務時數之內回到家,不能在醫院停留太久。

在路上,她在通訊群組裏發出訊息,希望集大家的祝福,讓大維能夠化險為夷度過險境。宜蘭的法親立即啟動,祝福的心意隨著叮叮噹噹的手機聲不斷傳來,北區的法親同時在群組裏響應祝福。

馨心連著幾天發布好消息:「大維又有進步,昨天自己排尿、洗腎機移除了,升壓劑用最低劑量,心跳、血壓、血氧都正常,肝也在慢慢好轉,就剩他的意識要鼓勵自己努力了。」

這是多麼令人振奮的訊息啊!有那麼多法親的祝福,對馨心而言是支撐希望的力量,她以為只要給大維一點時間,大維一定可以醒過來。

聊了一個多小時,突然,馨心低頭若有所思地說:「大維很孝順,其實第一天入院就已經很危急了,他硬是撐了這麼多天,讓我們有充足的時間作準備,接受他必須離開的事實。」

郭馨心長期親自照顧老伴,兩人的樂觀鼓舞了很多人面對不可逆的老年獨居生活。

她終究是一個母親

學佛須解行並重,一味探究文字上的佛法,是看不到文字背後的道理,終究也只是空談。在人與人之間,藉由彼此的生命印證佛法,勝過讀萬卷經書來得透徹,尤其在面對瞬息的無常,如何接住巨大的變化球?只有在境界來時,才能釐出修行的功力。

與馨心相識,我看到她數十年間內修外化的德行,平日不攀緣、不兩舌,說的都是正向的話。宜蘭的法親如此描述她:「靜的時候如同處子,需要人力支援的時候,她就挺身全力以赴。」

二十九年前,小兒子大正在軍中身體不適驟逝。之後,她每天一樣忙碌著慈濟事,沒有把自己封閉起來。有一天到樂生療養院,金義禎爺爺對她豎起大姆指讚許她,沒有被喪子的情緒綁架。

馨心告訴金爺爺:「我一個人的時候也會哭啊!」

爺爺告訴她:「如果不會哭,你就不是母親了。」

相隔二十九年後,大兒子也離世,若是一般人也許會埋怨命運捉弄,馨心不一樣,她對我說:「不必擔心我,每一個人的因緣不同,大維和我們的因緣到了,如果還放不下,那我學佛這麼多年就白費了!」她所表現出來的情緒和態度,徹底折服了我。

大維離開後,大家難免擔心馨心和鄭爸心情難調適,北區法親趕到宜蘭關懷,宜蘭就近的法親更是絡繹不絕地到家裏關心,這份綿長的法親情,旁人看了都動容。

馨心感慨地說:「在慈濟這麼多年來,我只做到用媽媽的心去愛別人的孩子,但是沒有做到用菩薩的智慧把兒子帶進慈濟,讓他去廣結善緣。雖然有很多法親的祝福,但畢竟不是他自己結的善緣,真的是各人吃飯自己飽,自造福田自得福緣。」在她的眼中,我還是看到了一絲的無奈。

夜深了,大雨也停了,離開鄭家,從一階階的樓梯走下來,我的心情漸漸平復。世間法不離佛法,唯有在佛法中得到對治人世的生滅法,生命才能顯現智慧與堅韌。

手機裏祝福的訊息叮叮噹噹地響起,聲聲祝福大維,靈安。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