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慈濟綜合醫院建地取得及變更經過
◎靜憪

一、籌建佛教綜合醫院之目的

東部花蓮、台東地區,因地處邊陲,各方面建設均較西部地區落後,尤以
醫療方面,兩縣人口六十餘萬人,僅靠兩家省立醫院,兩家基督教醫院、
及陸軍八○五醫院的七百張病床,可提供病患住院醫治,至於醫療儀器設
備與西部大醫院設施比較,更是落後太多,到目前為止,對於「切片」等
較繁雜的化驗,均需送到台北,往返時間須時一週以上,在時效上造成諸
多不變,有時遇有急病還需向空中警察求援,以直昇機接往北部治療,否
則,因時效延誤,造成無謂的傷亡。因此,許多病患不得不抱病前往台北
求診,卻因人地生疏,入院無門,即使勉強擠進醫院治療,其家屬為就近
照顧病患,而奔波於花東與台北之間,除食宿不便,其精神與金錢,都不
是普通家庭所能負擔的。

慈濟功德會積十餘年致力社會救濟之經驗,由初創時每月支出百餘元救濟
金、迄今月支救濟金額高達四百萬元左右,由初期三十位會員(熱心人士
)到現在會員已超過五萬人,累積輔助全省三千餘貧戶之經驗,深深體會
到在目前安和樂利的社會堙A貧困者的由來,除了孤老無依外,多由「疾
病」引起,先是不明原因到處求診,漸漸積蓄耗盡,變賣家產,尚治不癒
,直到告貸無門,斷絕生活來源,無力治療,終於陷入貧困,導致全家三
餐無著,甚至因而喪命,這些人以中年人為多,(平均年齡約三十五歲-
四十五歲,本會有案可稽),一個人自母親十月懷胎,而呱呱墜地,扶養
成人,已屬不易,再經政府培育,又耗費父母,師長不少心血,始造就成
人才,經過磨練至三、四十歲,正是個人理想與精力趨於成熟之際,可以
施展抱負,回饋社會的時候,忽生意外,罹患病痛,而求治無門,對社會
、國家豈不是一大損失?

政府開發東部,訂有開發計畫,然在醫療設施得投資比例上,所佔極微。
三年前,北迴鐵路通車,東部與北部地區一下子拉近了不少,可是工商界
卻少有人在東部投資之計畫;東部缺乏一所具有高水準醫療設施的醫院,
如其勞工一旦發生意外,生命保障率低,其企業將造成重大損失,此種顧
慮,也是使他們堥洶ㄚe的原因之一。

慈濟功德會有鑑於以上各點,在會長釋證嚴法師的領導下,決定發揚佛教
「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精神,以共識來化除地域觀念,為花東六十多萬
民眾,建立一座醫療堡壘,此一宏願提出後,立即獲得海內外信徒和會員
,熱烈支持,糾紛表示願全力贊助。



二、我們在黑暗中摸索前進

籌建一所現代化的綜合醫院,所需費用非常龐大,慈濟功德會在籌劃之初
,即希望以各方大德的捐款,能全部用於建築和設備,使醫院達到一流水
準;至於建地方面,則希望能向政府申請承租公有土地,第一目標是現代
的花蓮文化中心,記得地號是美崙段三六○-一三,三六○-八二號,經
向也有關人員洽詢,必須辦理土地計劃變更,囑逕向花蓮市公所申請辦理
變更,往拜訪當時花蓮市長劉新興先生,他也表示極力支持,可惜歷經一
年四個月,因文化中心為國家十二項建設之一,興建計劃已確定,此一構
想無法實現;第二案擬在美崙綜合運動場,也因另有規劃不能實現。期間
又堪選八○五醫院用地,二期市地重劃醫院預定地,花蓮監獄旁機構關用
地,北埔石油公司旁機關土地等,幾乎天天為建地東奔西跑。

花蓮縣議會於六十九年六月召開第九時屆十次臨時大會,曾由女議員包美
提案,十九位議員連署,建議花蓮縣政府儘速撥給本會公有土地,以利慈
濟醫院進行建院用地,雖奔波兩年仍無結果,但花蓮縣議會的此一決議,
在精神上卻給予我們極大之鼓勵,也使我們更增信心,加倍努力,在這一
年有四個月中,也非常感謝縣政府科秋福先生,曾陪同前往台中省地政處
、內政部地政司洽詢,有曾與台北委員謝碧鴻德親家盧月輝先生陪同找省
政府秘書處一位秘書介紹到省府建設廳第四科,請教都市變更之有關法令
問題。

有一天風雨交加,坐飛機到台北,只為請何應欽將軍姪兒何紹弇先生代詢
八○五醫院舊址土地,及申請用地需要計劃圖說,建築師盧金泉先生,台
北友人林昌財先生,均自動義務幫忙,回憶當時確似「山窮水盡疑無路」
,經過多方努力又像「柳暗花明又一村」,展現了一線生機,而一年四個
月的辛苦,雖獲各方面大力支助,可是仍然毫無結果。也許是菩薩在考驗
我們,將近五百個日子堙A我們總抱著滿腔熱忱,以虔敬誠正的心,再為
花蓮未來醫療福利塑造粗胚,然「希望」與「幻滅」這兩項無法併存的原
則,即時常跟隨在我們左右,直到那一天……。



三、幾度瀕臨絕望的轉捩點

六十九年十月十六日那一天,是本會極富歷史意義的一天,前省府主席林
洋港先生,蒞臨本會巡視參觀,事先幾位記者先生即頻頻詢問,有無特別
請願案,本會人員答說沒有,僅準備報告籌建醫院經過,此時,我們正申
請使用高爾夫球場旁美崙段九五-四號公有地,當時也在規劃為綜合運動
場。本會申請案陷於觸礁中,轉而申請八○五醫院舊址中。

林主席偕夫人由花蓮縣長吳水雲先先生,議長王慶豐先生副議長李傳芳先
生,省議員張俊雄先生、省府委員黃福壽先生等陪同蒞臨本會參觀。回想
當時在垂詢本會濟貧會務時,林主席頻頻點頭稱讚,談到籌建醫院目的,
並知道建院用地,取得困難時,幾度深深思考,並聽取吳水雲縣長的意見
,知道綜合運動場規劃所需美崙段九五-四號無法取得,會長在失望之餘
,當場表示,如再無確切用地,考慮將建院捐款退回,而免難以向熱心人
士交代,林主席當場安慰師父一定設法協助,此時,李副議長問本會委員
還有什麼地方適合建院?本會委員報告,有位李啟民先生願將尚志路旁山
區租用土地讓給本會建院,惟因軍事用地尚未解禁,無法如願,吳縣長表
示,如軍方許可當全力支持,主席一面請吳縣長邀請當時駐花黎司令於縣
政府會議室會商,一面向師父表示全力支持建地取得,師父向他道謝,主
席表示不用道謝,這是師父精誠所至,感動菩薩「菩薩加被」,至此新的
希望,再度展現於眼前。



蔣總統蒞臨本會

林主席的蒞臨帶給本會委員們興奮尚未平息,親民愛民的 蔣總統經國先
生,在總統府秘書長馬紀壯先生,國家安全會秘書長沈昌煥先生及吳水雲
縣長的隨侍下,於六十九年十月十九日蒞臨本會-靜思精舍。他一下車即
親切的垂詢師父,來花蓮多久了?功德會辦理多久了?師父延請他老人家
入大殿時,他一看到清潔的櫸木地板,即刻彎了腰欲脫去皮鞋,雖然師父
再三報告,「請不用脫鞋」,還是客氣的要脫去皮鞋,於是只好由師父及
本會委員扶侍,請進大殿。偉大的政治家風範,從這個小小細節堙A便表
露出來。再大殿裡,他老人家親切垂詢,有困難的要如何申請救濟,應具
備什麼條件?當會長報告只要有人通知本會,本會即刻派員調查,並追蹤
救濟,他老人家除了不斷點頭讚許外,口中一再的道謝,謝謝本會如此照
顧低收入民眾。他真誠的態度,好像這些民眾與他同處一室,親如兄弟子
女接受本會照顧一般。走筆至此,不由想起常常經由中央民意代表口中側
面得知總統經常跨讚本會辦理救濟情形,尤其七十一年六月卅日中國時報
第二版也曾刊載他勉勵縣市長及公務人員效法師父的濟人精神;七十二年
四月一日任職於監察院秘書處的方先生到本會參觀,看到師父一直說「久
仰了」,因為 總統有一次向監察委員們講話,也提到師父,他說:「每
一位公務人員及民意代表們,能像花蓮的證嚴法師一樣,自動自發幫助別
人,他這個總統的擔子將會減輕很多。」

再說 蔣總統經國先生於聽取本會報告建地取得經過一年多尚未解決,當
場表示非常關切與支援,隨即指示吳水雲縣長,一定要鼎力協助本會取得
建地。

據吳水雲縣長事後透露,總統於離花途中,一再盛讚本會,更難得的是本
會十餘年來,均堅守濟貧崗位,未將各界捐款移充本會修建房屋等用途。

至此,申請「建地」案終於露出曙光,本會立即積極與花蓮縣政府連繫,
要求軍方解除尚志路旁限制禁建令,但耗時甚久未見回音,只好到省府謁
見林主席,當面報告該地歷時已久,仍未見允許解禁,主席很感意外,他
本以為求見是要請他前來破土呢!於是隨即與現國防部長前參謀總長宋長
長志上將連絡,請他無論如何成全本會建院心願,宋總長答應盡力協助,
並於七十一年四月初,率同將官一行多人,前來現場查勘,終因卻有困難
,不能照准。自申請至不准,匆匆又過了六個月,其間省政府地政處增三
度來函追查關於 總統六十九年十月十九日巡視花蓮縣所指示的事項,有
關於慈濟功德會興建醫院用地問題,必須立即設法協助覓適當工地,以利
興建。

建地雖難獲得,但能獲得國家元首,在日理萬機之時,對本會如此關切,
政府各首長多方協助和鼓勵,地方人士之全力支持,也使我們體會到「犧
牲享受,享受犧牲」的意義,正如師公印順導師所說:「只要所做的事情
,自覺得有意義,即使任何艱苦的情況,也能忍受,毫無猶豫。」



四、又是另一個希望昇起

宋長志部長來巡當天,林前主席曾多次來電查詢勘查結果,當他知道無法
解禁時,甚表憂慮,但一再來電話安慰師父,並允另覓用地。本會即提報
告:以六十九年十月下旬會勘尚志路時,曾由花蓮縣政府機要秘書陳新寶
先生,地政科技士陳秋福先生,水利課長楊耀麟先生等陪同查勘由楊課長
提供之花蓮市國福里美崙溪畔之河川公地,林前主席聽後馬上打電話給吳
縣長,指示可將該省有河川地,撥充「慈濟醫院」用地,由本會正式具文
向花蓮縣政府申請撥用手續,林前主席除了於七十年六月廿九日批「准予
先行使用」外,又在七十年七月三日親臨國福里建院預定地勘察地點是否
適宜建造醫院。他曾語重心長的對在場的吳縣長,王議長,張省議員及各
機關首長宣佈,他這次來花前 總統經國先生曾特別指示,尚志路既不能
准予功德會使用,希望省府要盡力協助取得建院用地,只要是公有土地,
均應全力支持,這是多麼感人的話啊!

花蓮縣政府為了協助本會順利取得該用地,由吳縣長指示成立「慈濟綜合
醫院用地取得專案小組」,並指派民政局長危幼麟先生為小組召集人,成
員包括地政科,建設局都市計劃課,水利課,農業局等,因該地上有十八
戶違建戶及二十七位原使用戶需協調、查估、補償,第一次會議於七十年
七月十七日舉行,幾天內各單位就將查估結果交專案小組,移交本會自行
進行協調。

談到協調,不由想到國福里里長陳震騰先生,當他接到花蓮市長劉新興電
話,請他協助本會進行協調工作後,就積極的進行,除個別挨家挨戶拜託
外,並召開里內協調會議。記得那一晚天是那麼的黑,風也瀟瀟吹著,當
時國福大橋還未完工,預定地兩旁均種植甘蔗,在漆黑中感到一片恐怖,
本會委員由林敏隆陪同,應邀前往參加協調,會中陳里長說盡好話,出席
的二、三十位人士個個言詞激烈,堅決反對;不過,令人非常欣慰的是有
一位陳金水先生,第一個率先響應,願意拋棄房屋供建「慈院」,當時林
敏隆即刻請他一同回家拿身分證,簽名、蓋章完成拋棄手續,這一晚回到
花蓮市時已近午夜,陳里長和市民代表王木火先生兩人及本會人員穿梭於
各戶間,僥倖的得到三位的支持,隨後陳里長不分白天、夜晚,天天進行
個別說服工作。可敬的是他不但為本會協調,也為里民爭取權益,可惜的
是里民不了解他的苦心,還抱怨不已,但我們可以證明,他為「慈濟」建
院用地一事,絕對是光明磊落的。

為整體規劃國福里用地,包括三種地主,第一種是省有公地,手續已經完
成,第二種是私有土地,地主的王雲路,經本會委員多次協調以低於市價
價格售給本會。第三是國有地,這比省有河川地麻煩更多;本會自七十一
年九月正式開始依國有財產法第五十一條規定辦理申請讓售手續,至七十
二年元月六日始核准讓售,歷時一年四個月,好漫長的日子,辦理期間,
省議員張俊雄曾致函省地政處處長,還有地政科主辦本案的沈經為先生,
不知寫了多少公文稿,花了多少精力,當大公告成之日,他也不勝欣慰。



五、行政院孫院長蒞臨工地

國有地在國有財產局漫步了一年四個多月,始核准讓售本會,其中艱難不
是三言兩語就可陳述,第一、國有地有承租人,承租人不願意拋棄承租權
,而這位承租人來頭頗大,造成本會很大困擾,最後在聯合報董事長王惕
吾先生,總經理周顥先生促成下,才完成拋棄手續。第二、國有財產局屬
中央財政部,他們與本會公文往返都必需由地方政府再呈轉省府核轉才辦
理,如逕自行文就打回票,後來經立法委員饒穎奇先生多方奔走,並且行
政院院長孫運璿生先生率同秘書長瞿詔華先生於七十一年十一月廿三日在
吳水雲縣長安排下蒞臨國福里預定地巡視,並聽取本會簡報,對本會未來
營運方針及資金來源垂詢甚詳,本會一一詳細報告,並請准予讓售國有地
,當他看到由瞿秘書張代行之駁回公文時,不禁笑著向秘書長說:「吶!
這是您的公文」,在場多位地方首長也不禁笑了起來。

孫院長對本會濟貧工作知之甚詳,當他看到師父時,向師父說:「久仰了
,法師,總統常常提起您,謝謝您對許多低收入民眾的照顧。」這是多麼
令人感動的話,他表示對本會的未來深具信心,唯一期望的是師父法體保
重,至於讓售手續,回去後即刻處理,就在最高行政首長巡視後,終於在
七十一年十二月廿七日台七十一財字第二二一七○號函准予照國有財產法
第五十一條規定辦理讓售,經查依此法條規定,讓手給私人機構核准的案
件,可說少之又少,據說台灣光復以來,這還是第一件。



六、台灣省政府李主席主持破土

本會接到內政部林部長電話,告知國有地已在孫院長親批下核准讓售手續
,興奮的消息傳來後,即刻籌劃辦理破土事宜。樹木及雜草橫生的工地,
在花蓮委員及會員一百多人耗時約六百工作天時間砍除乾淨,尤其是花蓮
市國富里的羅金桔先生派出六部堆土機,剷土機,吊車等義務幫忙整地,
及搭設司令台,市長陳清水先生派出清潔隊員工約十人協助搭設帳蓬,花
蓮委員均紛紛自動參加工作,劉思誠、葉思照、馮條財、陳榮興、黃添旺
等更是早出晚歸,每天在細雨霏霏中為破土籌備工作而忙碌。現場因連續
下雨的影響泥濘不堪,只好電請師父派員裝粗糠支援,適時台北好多委員
已返本會協助,在師父一聲令下,大家都動員起來,真是眾志成城,美崙
美奐的破土典禮會場幾乎不化分文的裝設完竣,四周環境除了由時代花圃
提供盆景外,更由黃坤山老師請到四維高中的學生種植椰子樹,更感謝房
潤?先生代為寫字,李誠亮先生協助刻字。

二月四日外地委員,會員約一千人為參加破土典禮,紛紛到達精舍,一時
將精舍擠得水洩不通,只好借宿在現場對面的港天宮。

風雨雖然不斷下著,卻阻礙不了會員們的熱情,令人永遠難忘的二月五日
-破土典禮-終於來臨,各地大法師十二位蒞臨參加灑淨,省府李主席更
是在百忙中蒞臨現場主持破土儀式,省府交際科伍科長,社會處趙處長,
農林廳余廳長,省府黃福壽委員,省議員張俊雄先生,陳學益先生,吳水
雲縣長,主任秘書張文柏先生,議長王慶豐先生,各地法師,建院籌建委
員等,一時車水馬龍冠蓋雲集,在風雨中但見現場人如潮湧,使在場參觀
的會員們,不禁掉下來興奮的眼淚。

典禮中主席的致詞是那麼的令人感動,他說:萬里長城是從一塊一塊的磚
砌起來,對我們有是多麼貼切的鼓勵,破土儀式終於在熱烈的氣氛中完成
。本會隨即進行地質鑽探,以利結構與基礎的設計。



七、開工前夕晴天霹靂話換地

當許常吉建築師正參照地質報告,修正結構圖說,準備向花蓮縣政府提出
申請建築執照時,晴天霹靂如雷擊頂的事發生了。四月十六日本會接獲有
關單位公文,表示基於國防建設需要令慈濟醫院暫緩興建,事情來得太突
然了,真令人有手足無措的感覺。本會會長獲悉此事後,徹夜難眠,只好
向吳水雲縣長求援,經縣長向省府李主席及內政部林部長報告,兩位首長
均表極度關切,立刻與有關單位協調,希望對本會建院之事予以重視,並
給予合理交代,有關單位也已非常積極的態度與本會聯繫,希望另覓更適
當的地點與本會交換,日子在萬分焦急中渡過,有關單位希望以防校土地
交換國福里建地,但因該地點接近中華紙漿廠,空氣污染相當嚴重,恐怕
會影響病患,無法接受。終於有一天路經省立花蓮農校實習農場,發現它
不但地點適中,而且交通方便,因此提出交換計劃,省府李主席也指派經
動會解副主任委員顯中先生前來查勘,返省後即以七二府經動字第一四○
一九七號函核定交換,並於五月廿六日接見本會會長當面致慰,還一再表
示即刻用電話指示教育廳辦理交換手續,俾免影響建院工期。

可是該地,在都市計劃中屬農業區及「文高一」預定地,要興建醫院必需
要變更都市計劃,但每一件都市計劃之變更,快則一年半,慢則四、五年
才能核定,為了此事又再向李主席報告,並請求應採取何種方式進行,使
變更計畫儘快完成,李主席特指派建設廳第四科陳威仁科長負責辦理,如
按一般手續變更時間最少也要半年以上,於是由花蓮縣政府具文向省府報
核,經建設廳七十二年八月一日簽奉李主席批示准依都市計劃法第廿七條
第一項第四款及同條第二項之規定,由省府逕為辦理個案變更,並以七十
二年八月二日七二府建四字第五八五一九號函指示縣政府儘快製作變更計
畫書圖,送府核辦。於是本會積極製作圖說,於八月九日製成,並與省政
府主辦人員連繫,才知將於八月十一日召開省都市計畫委員會,於是由縣
府主任秘書張文伯先生打電話向省建設廳副廳長洪文麟先生拜託,請他務
必將本會變更都市計畫案,於本次會提出討論,洪副廳長應允表予協助,
可是縣府主辦都市計畫藍秀琪先生已經出差,只好由本會立刻派員攜帶公
文逕往省府辦理,省都委員服務人員個個態度良好,並樂意協助,也一直
告訴本會人員,本案是都市計畫案第一個乘「波音七四七飛機」的快速案
件,因要開會各種表格繁多,他們以最快的速度趕上第二天的會期,以便
提出討論,在省府都委會也是少有的。

本案在省府都委會第三二九次會議中以「慈濟綜合醫院專用區」案名通過
,這也是台灣光復以來,第一件以省府土地為私人機構辦理個案變更的都
市計畫案。當天參加開會的還有縣府都市計畫課賴永章課長,藍秀琪技士
,花蓮市長陳清水先生,黃廉慧技佐,大家均興奮極了,陳清水是一位負
責任的公務員,他怕颱風一來市區淹水(那天正好有超強烈的颱風撲向花
蓮),因此案子一通過,即用跑的跳上汽車兼程北上,到達台北火車站已
是四點五十二分了,三個人趕緊跑進月台跳上五點正開出的「自強號」列
車返花,沿途陳清水市長一在盛讚本會會長十餘年來誠正實在,默默為社
會做太多事,此案才能獲得省方支持,如此迅速而順利通過,陳市長所說
的也是事實,但也要感謝全省及海外會員恆久贊助與努力。

次日本會委員欲向縣府張主任秘書等報告此行任務以圓滿完成時,花蓮的
更生日報已用顯著篇幅刊出消息了,陳清水市長一大早也趕到縣長室與陳
新寶、鄭文坤兩位秘書討論此案經過始末,興奮之情洋溢在每一個人的臉
上,陳市長當場表示,黃廉慧技佐於下午到市公所銷假時,馬上請他為本
會製作修改後計畫圖,會長也到縣府拜謝,恭喜之聲到處可聞,陳新寶秘
書並打電話到內政部向黃建智秘書報告省都委會已通過此案消息,並請代
查內政部都委會何時召開會議之日期,俾使本案把握時間,提付討論,他
回報八月十六日星期二就要開會,此時已是十二日星期五了,說明及圖表
均末作,扣除星期日,本案又必需由省府轉報,算算時間,無論如何趕不
上內政部八月十六日的會期,大家商議以後,決定妥善準備,提九月份會
議討論,也讓大家喘一口氣。

想不到內政部長林洋港先生,獲悉此案已由省方通過,十五日即令人通知
縣府,囑本會將有關文件備妥,提十六日會議討論,花蓮縣政府秘書接到
內政部之通知,即與本會聯絡,可是這時已是上午十時十分,幸好陳清水
市長已清黃廉慧小姐將三千分之一的細部計畫圖三十四張備妥,但兩大綑
要一一粘接,計算時間,只有趕上午十時四十分的班機,下午才能趕到中
興新村,請省府用印,俾下午以前趕到台北,請內政部收文,這時,真是
人人急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在縣府將文件備妥,距飛機起飛只剩下八分
鐘,幸好這班飛機略有延誤,趕到機場入口,飛機正要關機門,真是菩薩
保祐,抱著兩大綑的圖說,總算登上機門,到台北市後,即包車直奔台中
省府,在車上才將圖說一一粘妥,回憶這一段「分秒必爭」的經過,至今
仍是心驚膽戰,連自己都不敢置信。

抵達省都委會已是下午二點廿分,他們已接到林部長的電話在等著圖說,
簡書燦技正與蔡坤霖先生二人手忙腳亂的為此案忙著,第四科黃玲慧小姐
也奔上跑下的,這一個案子已不是「波音七四七客機」了,它已變成「太
空梭」般的快速,到省府辦理承判手續,承交際科沈專員用十秒鐘跑百米
速度連過數關終由劉秘書長親批完成手續,省府已經過下班,發文室諸公
也遲退等發此一公文,帶著公文步出省府大門時,不禁昂首向空高稱「觀
世音菩薩」,搭上原車返回台北。



八、修正計劃五日內連趕二關

八月十六日與陳秘書約好他請藍技士由花蓮攜帶官章於八點廿分與我在內
政部營建署會合補蓋校正章,誰知沿途交通阻塞,到達內政部已是九點了
,建廳簡技士看到本會委員趕到剎異極了,他昨天在建廳下班時本案公文
尚未辦好以為已趕不上呢!與藍技士共同校對蓋好章,會已開始,只好將
公文及書圖逕送會議室,林部長已在會場主持會議了,本會委員向蘇先生
請示可否向部長報告幾句話,經他允許,趕忙向部長致最崇高的敬意並表
達會長及全體委員感激之情,部長慈藹至極連稱:辛苦了,請放心回去吧
!於是最艱難的一關──變更都市計劃,在萬方囑目下,終於順利完成了
,這種五天之內,連過省和內政部兩關的都市計畫,也是前所未有。

三年多以來追隨師父為「慈濟醫院」而努力,應該感謝人實在太多太多了
,會用的感謝詞彙實在太少太少了,希望三年以後「慈濟綜合醫院」完成
啟用時,能發揮預期救人功能,即時所有的功德應該迴向給每一位參與此
事、關心此事的任何一個人,也希望紀念堂完成時能將每一位協助的人的
事蹟永久記載於內。

前面的路途還非常的遠,最起碼的資金還差一大截,懇求再懇求十方大德
給予本會最熱烈的贊助,讓政府與民間的力量,在這個佛教的機構裡發出
最燦爛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