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啼笑姻緣
王春滿夫婦遲來的春天
◎黃玲

〈楔子〉

去年十二月,上人蒞臨台東開示時,高雄王春滿居士上台現身說法:「我
抱著惶恐和學習的態度來發露懺悔……」,台下台南的陳碧華委員淚流滿
面,旁人怪道:「你的堂妹和堂妹婿,能一起來走菩薩道,為何你的眼淚
卻不停的流?」「我是感到他們的痛苦都被上人拔除乾淨,為他們高興,
感動得哭了。」陳委員道。

看著台上王春滿居士毫不怯場,侃侃而談的台風,連陳碧華委員也難以相
信,他就是親友傳聞中,八、九年來必須靜默過日子的陳瓊花的夫君。

自民國六十九年結婚以來,這對歡喜冤家就演出一齣「啼笑姻緣」的戲劇
化婚姻。直到現在,這齣戲終於落幕了,他們以嶄新的面目,重新活躍在
舞台上。



千腸曲折 只為情愛


歡天喜地,紅燭昏羅帳,結婚本是椿喜事;豈知紅線雙絲網,中有千千結
,難拆又難解。

至此,瓊花編織一首屬於自己的歌

──愛你在心是我瓊花,春滿尪婿你切莫口要開……

遵照我瓊花的規定,除我外,身為丈夫的春滿你,不能開口和小姐們搭訕
,電話我得上鎖,聽筒不可隨意接聽。這款才合「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非禮勿言,非禮勿動」的古訓。

而你千萬要牢記,我要丈夫你,晚上睡覺,絕對閉上眼睛,若是你拿著眼
睛來看我,我是要疑心,你正打歪念頭想外出。

實在是,我一心認定「你外頭有女人!」所以強迫著我,必須在家裡重要
入口處,遍灑麵粉偵察你,是否有外出的跡象。當然,這還不足預防,普
通鎖、對號鎖、電子鎖,要鎖得你是我手中的籠中鳥。

百密總有一疏吧!還必須釘牢鐵窗,敲打天花板、地板,以防密道暗藏,
丈夫你要逃之夭夭……



千心萬結 無端遭殃


「另一個女人」,就是瓊花對春滿的千千結。

因此,打從丈夫在桃園從事營造工程開始,瓊花為了督促他扮演好標準丈
夫的角色,竟仿效起「孟母三遷」,覓不著優良環境,絕不罷休。

也就這樣,從桃園搬到台南,再落腳於高雄,其間,小範圍就不計其數了
。至於優良環境,則取決於左鄰右舍,有無單身女郎。所以,每到新地區
,她必須先探聽單身女郎所在,免得敵我不明,腹背受敵。

有時,她腦波又傳出丈夫外頭有女人的強烈訊息,她不由自主的設定假想
目標,萬般想像。

有一次,她到公司附近,等待丈夫下班,恰好有個女孩正等待她的男友。
待男友到來,兩人騎著機車,揚長而去。她可氣急敗壞了,從遠處模糊瞧
見他倆的背影,就此認定,其中男子是她的丈夫。

這下子,可苦了她丈夫,他還未下班呢!那知,飛來橫禍正在家裡等著他


一進門,她語氣堅決地說:「你已經沒有資格做阮尪!」春滿百口莫辯,
她儘指著他鼻子:「你……你好厲害!」下次,做丈夫的才遲到一分鐘回
家,行李箱就在外等待,表明:「請便!和那女人走吧!」

她看到一齣連續劇,男主角每日準時上下班,在外不但有女人,還帶來一
個十二、三歲的私生子。她便指著一旁的丈夫道:「你就真的和劇中人一
樣,做得讓我找不到證據。」

一片忠心,日月可鑑,丈夫以結紮斷後,表明心跡。而陪同情婦外出,必
定葷素不忌,那做丈夫的,就改為立誓吃素。他想,這會兒娘子該安心了
吧!但是,她還是不安呀!



難抹夢魘 再添新愁


瓊花無來由的疑心不安,必得追溯到十七歲那年。

那年,在台南,瓊花是俏麗甜美的小護士。這天夜裡,輪夜班,同事們吵
著要吃宵夜,誰去買?猜拳輸者就得去,瓊花雀屏中選。

年輕氣盛,暗路不懼。

子夜十二點半,騎單車行經路燈下,路邊忽然閃出一個老婦女對她說道:
「查某囡仔,黑天暗地,大家都睏了,你出來做什麼?」她一笑置之,繼
續前行。

買到點心,循原路回來。冷不防地,颼一聲,在黑暗中,被先前那位老婦
用力拉扯她的後座。此驚非同小可。她莽莽撞撞回到醫院,驚魂未定,發
抖得食不下嚥。

自那夜後,她心神不寧,似畏懼著什麼,又似罣礙著些什麼。暗中被某股
不知名的力量,如影隨形牽引著。曾經,有個孩童從她眼前走過,她的腦
海堻滲B現:「抱起他再摔死」的念頭。她被自己嚇一跳,趕緊強攝心神
,克制住。

其後,她就讀樹仁醫校。有次在校,竟然又生出當眾脫衣的怪念頭,但理
智降伏了它。她為此找過精神科醫師,醫師卻說妳好得很。三番兩次,到
過張老師輔導中心,他們告訴她:「你只要用心專注於你做的任何一件事
,專心不想別的,就可以了。」但是,她仍然徬徨、恐懼。

就在此時,她經人介紹,認識夫婿王春滿。婚後,兩人北上桃園,夫婿從
事營造工程,經濟寬裕,她的生活衣食無慮。

但是,先前如鬼魅般纏繞的怪念頭,並未消失。反而由於新婚,雙方必須
重新調適,內心壓力加重,不安感頓生,腦海便時時閃現:「阮尪外面有
女人」的念頭。

加上十個算命仙,有十個鐵口直斷,丈夫春滿命犯桃花;紫微斗數批來也
是走桃花運,這叫她如何不心憂,不步步為營呢?



萬般遭遇 俗緣難了


於是,她給丈夫穿的衣服是別人穿過的舊衣裳,否則,丈夫穿來英俊瀟灑
,吸引女孩,豈非引狼入室?連帶地,丈夫也只可以理三分頭。至於,修
剪指甲,也須經過她的允許。不然,無來由剪指甲,是不是想碰觸其他女
孩?若是刮鬍鬚,她馬上聯想到,是否想和某女孩親吻。如果他照鏡子,
嫌疑就更大了!

所以啦!一縷情思全繫予郎君身上,時常明察秋毫,探看丈夫衣領有無女
孩髮絲,也見怪不怪了。

有時,她丈夫氣憤不過,找算命仙理論去,算命仙見風轉舵,陪笑道:「
我看伊番番的,乾脆就搪塞搪塞她一下。」每日,夫妻照三頓飯打架,丈
夫還是拿她沒辦法。

逼急了,他恨恨地載她至荒郊野外,命令她下車,撂下狠話,要她自生自
滅。最後,她仍是自己摸索著回家。一路賭氣想道:「阮一樣可以交男朋
友,誰怕誰?」竟至舞廳,應徵伴舞小姐。豈料,大班看了她一眼說:「
小姐,不要鬧脾氣了,回家當個賢妻良母,這裡不適合你。」投訴無門,
只好怏怏返家。

床頭吵,床尾和了又吵,離婚也就那麼不止一回。問題出在印鑑上,雙方
終究沒蓋上。後來,他們夫妻聽聞佛法,也只能以「俗緣未了」、「業障
現前」,來解釋那段「啼笑姻緣」的婚姻生活。



拜師誦經 風波依舊


算命改運,問因果,只有使瓊花心頭更紛亂;當然,不只擔憂丈夫不忠,
也為了十七歲開始,籠罩心頭不去的夢魘。她渴求心靈平靜,盼有人對她
伸出援手。

夜闌人靜,心神俱疲,孩提時祖母的話,乍然浮現。祖母不是常說:「阿
孫!如果遇到困難,要多唸佛,多行善事,自然噩運可以化解。」而出家
的大伯母,不也如此叮嚀過?

她如有所悟。至此,要是聽說那個地方有高僧大德,她不遠千里,前去拜
謁,祈求加持感應。前後皈依了十幾位法師,反映出她心理的徬徨無依。

許多法師都這樣告訴她:「妳要先管好自己,至於先生那方面就不要再管
了。如果妳能好好誦經,這種業障就能消除。」

她倒是想消業障,一心一意誦起經來。她祈求地藏王菩薩:「請讓冤親債
主,別再來纏我,願一切業障消除,不要如此痛苦,還我一個自由身。」
每日,唸誦地藏經,一天八小時唸下來,她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澄澈。

其後,再受五戒,歸來後,竟似歷劫重生的心情,一天裡誦經,可得到半
日明鏡般的心。

誦經消業障,並沒有完全撥雲見日。

有時,她告訴丈夫,自己會看到佛菩薩顯靈。丈夫指稱她走火入魔,她則
認定他了無慧根,渾噩過日。道不同,不相為謀,修行在個人,夫妻鬧得
分房而居。

在不誦經的時候,空虛、不安仍然籠罩著她。她會緊抓先前法師所說的話
吵鬧不休道:「人家師父是有神通,知道你做的好事,不好意思洩你的底
。他的意思是講你是廢人了,要我不理你。你無藥可救了。」

此時,丈夫已漸漸明瞭,她十七歲那年所受到的驚嚇,想到妻子的內心也
是苦楚萬分,他希望能帶給她快樂。無奈,業障現前,她有時仍會無理取
鬧,他也就能忍就忍,深信時間自會證明一切。



行善最樂 初識慈濟


在丈夫的心中,妻子也有她良善天真的一面。他總是不遺餘力濟助窮苦。
約莫民國七十三年時,他事業失敗,全家搬到高雄,經常是吃了這一頓飯
不知下頓在那堙C但是,她依然提著沉甸甸的飯盒,給予孤寂的老人家。

後來,瓊花又聽到一個法師說:「如果妳很慈悲,每天行善做好事,即使
是冤親債主,也會不忍心加害於你。相反地,如果你使壞,本來冤主已是
心中一把火,這時,更恨不得加倍償還你。所以自己的行為,切記要小心
。」

因此,她更樂於行善,就在民國七十四、五年左右,經道場的師姊介紹,
開始劃撥慈濟濟貧建設基金,並且熱心的向左鄰右舍勸募。不過,那時只
知道做好事,並未深入了解,且會員也只限於鄰居幾個人。



地藏菩薩 成全孝女


「百善孝為先」,瓊花堪稱孝女。

民國七十八年過完農曆年,困擾她母親良久的腦癌,日益嚴重。

她和四姊長跪地藏王菩薩像前,淚水一粒一兩,落襟有聲。她磕頭如搗蒜
,衷心懇求:「地藏王菩薩啊!你當初非常急切,要解救母親脫離地獄。
現在,我也是救母心切。你就將心比心,請護持我渡過這難關。」接著發
願道:「阿母所有的業由我來擔,從今起,我要誦完五百部地藏經,並且
把所有功德迴向給阿母。」

開刀時,她和四姊長跪病房外,跪求默禱。「誠心所至,金石為開」,本
來須七小時的手術,三小時就完成;且一天內,就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
房。事後,醫生和護士對她說:「也真是奇怪,你母親已經昏迷,但是,
整個開刀過程中,她卻一直唸觀世音菩薩名號。」母親也形容,開刀中似
有觀世音菩薩撫臉,給予安慰。



死堥D生 發願行菩薩道


八月入秋,母親痊癒,她卻病倒。果真母親的業,全由她來承受。每次只
要站立超過一分鐘,她的膀胱、尿道、子宮周圍,痛得如地藏經所云:「
或有地獄,赤燒銅柱……,或有地獄,一向寒冰……」醫師診斷為慢性子
宮病。而她因此瘦了十幾公斤,四姊見狀,不由得抱著她痛哭。

痛得「生不如死」時,她一度往大馬路撞車。夜晚,痛得輾轉難眠,她祈
求地藏王菩薩慈悲,給她活下去的勇氣,並且對著室內上印下順導師的法
相,整理功德會收據,期盼他能給她力量。一連幾夜的祈求,她覺得彷彿
導師慈祥的安慰她說:「孩子,不要老是想死,妳要好好的在佛菩薩面前
發願,一生行走菩薩道。」

似暗夜中的明燈,她懷著希望,點燃三柱香,向地藏王菩薩發願:「只要
我的身子好起來,活著一天,我就行一天的慈濟菩薩道。」她開始積極參
與高雄、台南地區訪查貧戶的活動,並且在高雄林永祥委員的薰陶下,漸
漸會反省自己的過去。訪貧間,又認識一中醫師,經醫師調理開藥方,她
虛弱的身子,慢慢恢復起來。

多做多得,少做多失,她相信行菩薩道化解了業障。同時她發的願,佛菩
薩想必聽達,方才再次賜予她健康的身體。地藏王菩薩「地獄不空,誓不
成佛」的大願,和觀世音菩薩聞聲救苦的悲心,經歷此劫後,她親身體受


如普門品所講「妙音觀世音,梵音海潮音」般,涓涓不息的大愛清流湧入
她心田,不只一舉消除了十七歲以來的強迫思想,也洗滌了她的瞋心。行
慈濟菩薩道,轉移愛的目標,她漸漸放鬆對丈夫的注意力。



當頭棒喝 發懺悔心


當瓊花更深入接觸慈濟之初,她的丈夫心想道:「很多高僧大德,妳都找
過,結果還不是吵鬧不休。而如今妳自己的行為必須先改變。只是看誰能
夠改變妳,我就護持誰。」

民國七十九年五月,機緣成熟。在林永祥委員的帶領下,他們夫妻回到靜
思精舍。隔天聽到上人開示「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裡,心能轉相,也能轉
命。」

「要當慈濟的委員,必須先做好家庭主婦的角色,做好具足愛心的媽媽…
…要先從本身做起,做一個好太太、好媳婦、好媽媽,才能夠影響他人…
…」

上人這兩句話,在她心海掀起波瀾萬千。

她臉色紅一陣、青一陣地回想道:「這麼多年,我扮演過其中任何一個角
色嗎?因為懷疑先生會和其他女人有曖昧關係,不斷地限制他做生意的場
所,最後落得他只能和兵工廠做生意。而為了一天中誦經八個鐘頭,以致
沒有時間煮飯給小孩子吃,一斗米必須吃一年。甚至為了省去洗衣的時間
,我要買整打整打的襪子讓他們替換……一個好好的家,卻由於我,弄得
家不像家,我只知道不斷尋求外來法門幫助自己,我可曾想過自己要幫助
自己嗎?」她若有所悟。



遲來的春天 菩薩伴侶


回高雄後,瓊花深知好太太、好媽媽就是最好的修行。她開始整理家務,
學著不干涉丈夫的行動;也基於對整個慈濟團體的信任,她讓丈夫單槍匹
馬赴慈誠隊的聚會。

對王春滿而言,他曾像孩子喜愛汽球般渴求美滿婚姻。然多年來,婚姻的
汽球,早已洩了氣。而上人對他們開示,做好慈濟第一要務,是管理好家
庭。無異地,有如替洩氣的氣球,再次灌氣。

氣體飽滿的汽球,才能飛向自由藍天。

做丈夫的,看妻子一掃過往的陰霾,他想她終於快樂了。為了分享妻子的
喜悅,他每月花大半個月的時間,替她整理功德會帳目。夫妻間和諧相處
,也帶動了兩個兒子對父母的態度。以前,他們板起臉孔管教小孩,小孩
便回嘴,你們一天到晚吵,還來管我們。現在,孩子乖乖受教了。

十年來的恩恩怨怨,冰銷雪融。七十九年冬令,他們夫妻一同出任委員,
攜手共行慈濟菩薩道。

佛經中言明「人因其心而輪迴」。因此九分想(智慧)一分情(情欲)的
人投生天人;情想均等則投生做人;九分情一分想墮入惡鬼道,他們情欲
重,瞋恨心強,愛染心重而智慧極少。而純情的人,完全依靠情欲,感官
生活完全執著,將墮入地獄道。

瓊花的一顆心,也曾痛苦地輪迴過。

上人也曾說過,我們每個人都要擁有「愛心」。

所謂的愛心,並不限於布施的心,最重要的是能愛顧好自己的心,把自己
的心照顧好,不讓「貪、瞋、痴」三毒跑出來。以布施治貪,慈悲治瞋,
智慧治痴。三心治三毒,不必向外尋求八萬四千法門,徒增困擾。王春滿
、陳瓊花夫婦如今已學會先顧好自己的心,守住三毒不流失。自然,琴瑟
和鳴。

凡夫有迷,迷中有覺,仍稱可喜。所有風霜逆境,也只是等待因緣成熟後
透悟的果實。

婚姻的春天雖是遲來,但是,他們更珍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