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我們一起走過
◎編輯部
在眾人一片慶賀聲中,慈院度過五週年了,她的成果,有目共睹;
然而最興奮的莫過於和她一起成長的院內同仁。
他們堅守崗位,默默的付出心血和青春,在這歡欣鼓舞的時刻,
且讓我們一起回首從前走過的足跡……




☉骨科主任陳英和說:

我是在民國七十五年三月加入慈濟,當時我還不知道慈濟在做些什麼,也
不認識上人,只是奉了長官之命;因為台大和慈濟有建教合作關係,外科
主任陳楷模教授希望我來支援慈濟骨科。那時包括台大醫院的決策階層和
實際做事的付出遠比他們應該做的還多出很多。今天,我以慈濟醫師的立
場,仍然要說:「感謝台大!」

當時來花蓮,除了生活上的不便外,學術環境也和台北完全脫節。這對離
不開讀書和做研究的醫師來說,是件很嚴重的事。另外,台大出身的醫師
莫不希望有一個寬的舞台可以大展身手,而東部腹地狹小,人口稀少,不
能符合我們的理想。所以我是抱著服務兩年就回台大的心理,骨科劉主任
也答應我回台大就昇任主治醫師來補償我。不料,我一跨進慈濟投入工作
,就打消了回台大的念頭,原因有二:

第一是院內的氣氛。慈濟是佛教的醫院,多了一份佛教徒的慈悲精神,「
愛心不落人後」,每個人都不斷的付出愛,病患得到他應有的待遇,我們
也獲得「施比受更有福」的喜悅。再說,慈濟雖然是宗教醫院,並不硬性
規定院內同仁參加完宗教活動,對這個基督徒沒有任何壓力。

第二是工作效率。因為這是一所新興的醫院,沒有什麼包袱,只要正確合
理的要求,都會獲得院方全力的支持。因此很適合年輕的醫師來這裡施展
抱負和理想。

此外,朋友同事間的相互鼓勵,也增添我不少的信心。

七十七年夏天,台大醫院來了一批年輕優秀的醫師,像蔡伯文、郭漢崇、
簡守信、張佐文、林美慧等,他們放棄了台大主治醫師的職位,加入我們
的陣容,使慈濟的實力大增,聲譽鵠起。他們的加入,無疑的肯定了我的
抉擇,而同事間共同奮鬥、彼此切磋研究,自然形成了一個濃厚的學術環
境;現在,花蓮不再是學術研究的沙漠了。

慈院口碑好,病人也日漸多了起來,連西部和國外人士也都希望回來慈院
就醫。當然,我也常常在想,病人願意來慈院,是因為相信上人的緣故,
並不是我們的醫術多麼了不起。所以,我們更要戰戰兢兢的全力以赴,不
能讓上人開出去的「支票」跳票才行!

現在,我已是完完全全的慈濟人了,日後,我當然會繼續留下來,投入心
力,陪同慈院一起成長。



☉加護病房護理長高夏子說:

很慶幸自己能成為慈濟醫院開業的第一批護理人員。因當時剛畢業,總想
自己多磨練多見習,故選擇重症單位──加護病房;醫院是新的,設備不
但是全新而且是最好的。在加護病房常看到重病患者,看著許多在死亡邊
緣掙扎的病患,除了盡我們所能給他們最完善的護理以外,內心也常為他
們唸佛,願他們戰勝病魔。

每一位病患的家屬最教人感動和心酸的:有的是夫妻、有的是父母、有的
是朋友,面臨著生離死別,他們所想的不外是希望病人能醒過來;即使僅
僅見一面或再說一句話而已。他們用盡任何方法,包括到廟裡燒香問卜、
求符灰;我們並不反對他們任何的做法,但我們唯一能做的是教導他們不
妨多唸佛,並提供他們資源以舒解擔憂的心。

有許多人會問,每天看著這麼多悲慘的事相,不會覺得工作乏味嗎?上人
常說醫師是活佛,護士是白衣大士、是菩薩;我不但感謝有這份緣,也慶
幸自己能把工作當作道場在慈濟「修行」。再說護理是藝術,這麼好的工
作與環境感恩都來不及,怎會無趣呢?

我們力量非常微薄,但看著上人纖弱的身影,為慈濟志業不辭辛勞,我們
更該好好發揮所能,解病患的苦痛。

今年跟著慈濟邁向第六年,看著醫院不斷在擴充、不斷在成長,自己也分
享到這份喜悅與成就;有這樣的福氣應好好的珍惜啊!



☉放射線科技術組傳見和說:

我是七十五年八月一日到慈濟醫院放射科服務。到慈濟醫院之前,是在陸
軍八○五總醫院放射科技術士官長任職達二十年之久。

當我決定來慈濟之前四個月,正是我即將從軍中退休的時候,正巧有位功
德會委員劉先生推薦我退役後到慈濟醫院工作,我非常高興有這個機會,
不過又想可能性不大,因為我是退役軍人,在年齡上也不允許。現在回想
我到功德會謁見上人的時候,上人對我談話非常慈祥,使我一點都不害怕
。上人說,目前醫院正需要你這種技術人員。上人不但答應了我,也非常
歡迎我到醫院服務。

其時醫院正忙碌著籌備開業的工作,我就先到醫院當義工,協助籌備成立
放射科直到開業。當時還沒開放公勞保,病人不多,一直到有了公勞保之
後,病人才日見增多。我們放射科的設備可說是稱霸東部地區;放射科工
作人員一直不夠,但對繁忙的工作都能順利完成。

談到感想,我想感謝上人,我到醫院至今已五年,也只有默默的工作來報
答上人,因為當一個單位的工作人員必須忠於這個單位的主人。



☉營養組代組長林明璋說:

一眨眼間,慈濟醫院建院已屆滿五週年了。五年來跟隨上人與慈濟醫院一
同成長、學習而愈見茁壯,自然感觸良多。

慈濟醫院開業之初,廚工只有八人,如今已增加至二十六人;從沒有點心
師傳直到現在,營養組將點心做得有聲有色。且每日用餐人員將近千人,
比起兩三年前多出很多,可見現代人對吃素的重視。

慈院自開業以來即供應素食,其實吃素只要吃得均衡、吃得廣泛,一樣能
吃出健康、吃出長壽。

營養組廚房工作相當的複雜繁重,性質亦相當辛苦,但是在每一位營養組
人員也能將未來紀念堂的餐廳做得出色。

有付出就會有所回報,尤其是眼見慈濟醫院聲名遠播,聞名遐邇,更值得
高興。我將一本初衷,略盡棉薄之力,為醫院多做一些事,以報答慈濟醫
院的庇蔭與提攜。



☉會計組組長黃馨誼說:

我是高雄人,七十五年四月嫁到花蓮,八月就進來慈院服務。剛進來時,
由於經驗不足,而慈院又不斷的擴展,所以工作一直非常忙碌;但因主管
上司都很年輕,給了我們足夠的空間去創造、追尋理想的工作模式。這期
間,除了到其他醫院去觀摩外,大部分都是靠自己摸索出來的。摸索的過
程中也讓我學習了不少東西,同時滿足了我的工作慾望。

另外,也因為在慈濟工作,我才有機會接觸到精舍的師父和委員師姊們。
由於我已結婚了,難免會遇到婆媳之間的問題。如在其他單位工作,同事
們一定勸我消極抵抗,周圍碰不到善知識來提醒我,教導我如何來孝敬公
婆。但在慈濟,從上人的叮嚀、和委員師姊的現身說法堙A我才知道要以
供養堂上活佛的心來孝敬婆婆。說真的,我兩個孩子要是沒有婆婆幫我帶
,我怎有可能出差呢?我是應該感恩啊!

精舍啟發了我的良知,我很喜歡精舍,也經常回到精舍幫忙,覺得有幸做
為一個慈濟人真好!



☉藥劑科主任謝維清說:

在加入慈濟之前,我就已是會員了。平常只是捐錢,也不知道慈濟在做些
什麼?直到五年前,慈院正籌備開業,林碧玉小姐(現在擔任慈濟志業總
管理中心副總執行長)透過朋友找到我,告訴我說以我的專長可以在慈院
好好的發揮。當時我也正想換一個工作環境,加上內人的鼓勵,於面謁上
人之後,就決定來慈院,我在花蓮一所大醫院服務已經十六年了。

剛來時,我的朋友多表反對,他們甚至打睹我來慈院不會超過三個月;現
在回想起來,我還是來對了。因為和精舍較常接觸,知道師父們慈悲為懷
的精神,所有的捐款都用在救人方面,心裡非常感動。而院方也非常尊重
我們專業人員,讓我獲得很大發揮的空間。去年內人也從華航提早退休,
現在醫事組工作,從行動上支持我。

五年來的感覺,就是慈濟發展太快了,遠遠超過我的想像,我們藥劑師雖
然由當初的四人遽增到現在的二十一人,仍有不勝負荷之感。對於同仁,
我常鼓勵他們回精舍看看,就像我,很怕看到上人,覺得他的一雙眼睛好
像可以洞穿我一切似的。所以每次從精舍回來,就感到我要做的事情還很
多,需要改正的缺點也不少,相信同仁多回精舍一樣會受到影響。



☉檢驗科醫檢師余立志說:

我是七十五年八月二十七日來到慈濟報到。那時剛從軍中退伍,勘察過這
堛瑰藿珓寣A很被它所吸引,就決定來慈院服務。起初我們只有五個人,
每個月用不到一百袋的血,如今都已超過一千袋了,成長真快啊!

那時候,劉禛輝教授每個月都來為我們meeting,從當初的矇矇懂懂到成
熟過程,我心裡一直很感謝他的教導。由於我在血庫工作,也經常到精舍
接受委會員捐血,想一般人都很珍惜血捨不得捐出去,而很多會員聽了上
人的開示後,觀念上能夠突破,踴躍捐血,我真的非常佩服他們。我內人
也在花蓮醫院工作,我常常把慈濟的所見所聞告訴她。有一次她也陪我回
來精舍幫忙,並要求捐血;儘管她的體重只有四十三公斤,我還是讓她捐
血,好滿足她為慈濟盡一分心意的願望。

我很喜歡血庫的工作,每次看到醫師護士志工和家屬在追血,心裡也跟著
沸騰起來,如果那天拿到血救了一個人,就覺得很踏實,晚上也睡得特別
香甜。我一直抱著很感恩的心;現在,花蓮已是我第二個故鄉了,除非我
不再從事檢驗工作,否則我是不會離開慈濟的。



☉供應室阿嫂劉阿暖說:

我是七十六年八月在媽媽鼓勵下來到慈院服務,因為我媽媽一向很尊敬上
人,就鼓勵我來,一方面可以為慈濟盡點心力,一方面也有一份收入。如
今,我真的很感謝媽媽;因為慈濟就像一個大家庭,無論醫師、護士、志
工師姊或行政人員,大家都對我們阿嫂很好。尤其是上人,每次來醫院,
看到我們阿嫂就說:「辛苦了!」那聲音好慈悲,聽了好歡喜,即使工作
再忙再累,也不覺得辛苦。

我來慈院四年,各個單位包括急診、加護病房、門診、病房都待過;印象
中最深刻的是,有次看到志工師姊正幫忙一位病患清理大小便,那病患因
為沒有家屬照顧、行動又不方便,床上都是糞便。師姊好像不知道髒也忘
了臭,馬上幫病患洗浴,清理他床上的污穢。我正好進去打掃,就幫忙師
姊一起清洗。那位師姊好偉大,不愧是上人調教出來的弟子,我真的好感
動。

在這堣u作,冥冥中好像有菩薩加被。我三個孩子都很乖,從來不用我操
心,我大兒子還考上清華大學電機系哩!所以我相信只要我真心的付出,
必然會有收穫!



☉供應室護理長林智惠說:

我是七十五年二月第一批進來的護理人員,之前,我在台大服務已經多年
。從開始協助慈院籌備醫材、器械到現在的規模,可以說和慈院有一份很
深厚的感情。

六月間,啟業前的籌備工作如火如荼展開;當時台大來了一批資深護理長
,像王浴、陳秀珠、官秀飛等,她們利用自己的年假,義務支援護理科各
項籌備工作。因為當時也沒有宿舍可住,就在六月二十六日住進精舍;從
精舍師兄們簡單素樸的生活,體會到上人和師兄們自我刻苦,為東部民眾
謀福利的精神,很受感動,決定全心全力投入慈濟。

上人常說護士是白衣大士,我以此為傲,也以此為警惕;還記得籌備開業
的階段,因為時間緊迫,我幾乎要以院為家,忙得不可開交。眼見著慈院
從無到有,今天已經救了這麼多人,同時受到很多人的讚歎與肯定,我心
媊控o很安慰也很有成就感。

上人曾經開示「紙的四次再生」,在工作上給我帶來很大的啟示,因為供
應中心來說「節省即是美」,已成為我們工作同仁的守則;日後,我們秉
持上人的教誨,將這把薪火傳遞下去。



☉醫事組股長徐玲玲說:

我是經過考試,在七十五年七月第一批進來的行政人員,當時在總機服務
,待了幾個月後就調到醫事組,負責批價的工作。那時候,感覺同事間很
少計較,只要上面交代什麼,一定照辦;有時忙得沒有時間吃飯也不覺得
辛苦,只是一心想把工作做好。五年來,醫院經過好幾次改革,員工的福
利也增加不少,但我還是很懷念那段日子。

記得剛調來醫事組時,除了批價還要收費,我沒有經驗,一切要從頭學起
;在學習過程中經歷了不少的困難與挫折,也一直從失敗中獲取經驗,雖
然做得很辛苦,但如今回想起來仍覺彌足珍貴。

目前,我帶了一組人員負責櫃台門診、批價、掛號的工作,面對心急如焚
的病患或病患家屬,難免會有言語衝突的情形發生,我總是以身作則儘可
能替同仁化解,雖然不一定能得到所有同仁的認同而感到沮喪,但是只要
我在慈濟一天,就一定會盡到我的職責。



☉宿舍管理員馮滌財說:

我在七十年剛從鐵路局退休下來,內人對我說上人要在花蓮蓋醫院,希望
我也幫一點忙。我因剛剛退休,也怕閒得發慌,就答應了。那時尚在國福
里建地,李登輝主席來破土過後,工程就加緊進行整地鑽探,我總是燒一
壺水給工人解渴,即便只有三、四人也是如此。後來,醫院遷來這堙A我
照樣燒水,就算颱風天也不例外。因為我覺得既然答應了,要做就要做得
徹底。

醫院正在興建時,我一有空就幫忙鋤草、澆水,我從來不管有沒有人注意
,只是當做分內事在做。當時宿舍後面這片籬笆還沒有水龍頭,我只好自
己挑水去澆,從早上開始澆水,等全部澆完也近中午了。這些工作,我以
前再苦的時候也沒做過,但現在做得很開心。

那時,上人要給我車馬費,我沒有接受,我並不是為了錢才來做,我把這
些事當成運動,自己做得歡喜就好。醫院開業後一年,上人又要林碧玉小
姐拿一包獎金給我,我只收紅包袋,算是心領上人這份好意。我和內人商
量結果,決定把薪水捐出來,算是盡一點心意;四年下來,大概也有一筆
數字了。

我現在擔任醫師宿舍管理員,負責維護環境衛生和宿舍清潔工作,我只是
抱著一份歡喜心在做,所以也不覺得辛苦。上人在大熱天看到我,就叮嚀
我說:「天氣很熱,不要做得太累,要早點休息!」我聽了也很感恩。但
直心如我,看到了不做不習慣,想想醫院有今天的規模,其中也有自己付
出的一點心力,也覺得很欣慰。



☉管理室主任林素雲說:

我和慈濟結緣可溯自民國六十六年,當時祖母剛過世,我的母親到精舍禮
誦梁皇寶懺,並皈依上人座下,法號靜勤,我才開始踏入慈濟。那時只覺
得慈濟所作的是社會公益事業,我們身為佛弟子,理應護持才是,也就盡
心力去做。

六十九年農曆四月八日,和我的好友林碧玉一起皈依上人。其時建院工作
正要展開,她就全心投入參與其中。到了七十五年六月,慈院快要開業,
我才參加籌備工作;因為我在學校學的是會計,在花商教的也是會計,就
負責醫院的會計工作,經常到各個醫院參觀比較,摸索出一套適合慈院的
會計制度。

那時候,外界對慈濟是否有能力創辦醫院仍持懷疑態度,印象中最深刻的
是,我們同仁經常對著一大疊發票猛付款給廠商。啟業半年間,同仁每天
工作平均超過十二個小時以上,我真的很懷念那段同甘苦共患難的日子。
七十七年七月,慈院成立管理室由我負責,從第二線作業的會計組調到第
一線,增加了病歷、批價、掛號、住院的業務,對我來說是一項考驗。到
了七十九年七月,管理中心成立,我又兼任財務室主任,並兼辦基金會和
護專的業務,對我何嘗不是更嚴格的考驗呢?

我從五十九年踏入社會就擔任教職迄今,社會生活一直很單純,但進入慈
院五年,儼然踏進一個多彩縯紛的小社會,同時拓寬了我的視野眼界,社
會生涯遠遠超過我在學校二十年的歷練。喜見慈院啟業五年有成、個人心
中有幾點感想:

第一,有幸沐浴上人德澤,在上人的信賴支持下,讓我能夠教學相長,理
事融通,同時擴充了生活領域,我一直很感恩。

第二,我的母親既是上人的弟子,她也很希望為慈濟做點事,但礙於家庭
主婦的身分,有心而無力,幸好母親的願望能由我替她來達成。

第三,從六十六年開始接觸慈濟到今也有十四年之久了,幸運的能夠和林
小姐同行並得到她很多的鼓勵;她是一個自我要求很高、對理想堅持鍥而
不捨的人,自六十九年開始籌劃建院到今天雛型已具,這段漫長的奮鬥歷
程,其間的辛酸苦樂實非外人所能體會。記得每週二、四日,慈院朝會都
排定朗誦「靜思語」,這本書帶給我很多的啟示。在杜前院長、曾院長的
領導下,我們一直有個願望,希望在慈院建立起慈濟的文化,今後,我只
盼更有決心和毅力來達成我們慈濟人共同的目標。



☉資材組組長王錦珠說:

我是七十五年元月十三日進來慈院,除了工地的工作人員外,我算是慈院
第一個聘用的行政人員。那時距離預定開業日期僅僅只有半年,小自迴紋
針、衛生紙,大到幾千萬元的電腦段層攝影儀,約有一萬多種物品需要採
購。雖說我來慈濟之前也做過國貿,但對醫療十足是個門外漢,如何辦理
採購呢?我是個不容易服輸的人,心中考慮了兩個禮拜,決定接受這項挑
戰。

還記得起初林小姐帶我到臺大面見杜院長時,院長看看我只說:「工作很
多很辛苦喔!」那種感覺很像是父親在安慰孩子,讓我一顆忐忑不安的心
篤定不少;以後相處機會多了,院長的風趣幽默常引得我哈哈大笑。那時
候,每週五晚上固定在臺大工務室舉行工地會議,我也參加,學著記錄,
或幫忙林小姐追蹤該辦事項。還兼辦過人事和總務,我們請臺大代招代訓
的第一批住院醫師和護士,就是借用臺大第七講堂考試的。想當初沒有醫
師願意來,到現在很多醫師以慈濟為志願,這前後的差距真是不可同日而
語。

當年四月一日起開始徵收加值型營業稅,我們的採購就盡量趕在三月底以
前作,我每天七點開始工作到晚上十一點,就像上緊發條的絃,一刻也不
敢鬆懈下來。除了廠商提供的資訊外,還經常跑臺大找人請教,現在供應
室的林阿姨、曾督導和骨科陳主任(當時在臺大任總住院醫師),都曾給
我指導和配合過。現在回想起來,那半年竟是我吸收最多專業知識、自我
成長最快的半年。

七十八年年底,我們慈院辦過一次廠商聯誼會,向他們介紹我們慈院的經
營狀況和未來展望,很多廠商都表示感動。老實說,我也是抱著一種很感
恩的心來促成此事,讓我在摸索過程中,透過他們的引導,從一個完全外
行的練習生到現在認識熟習的階段。

慈院五年,應該感謝的人太多了,雖說成長必然要付出代價,我依舊樂此
不疲。



☉出納組組長李長泰說:

七十五年五月,我進入慈院服務,那時工程還在進行中,一切尚未就緒,
簡直令人無法想像八月慈院就要開業;而我們就像是一群剛上陣的新兵,
人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面對未來,有些惶恐,卻又躍躍欲試,人人充
滿幹勁。

醫事組一開始負責了掛號、病歷等書記工作,院內各種資料報表都未定案
,為了設計各種報表,我奉命參觀幾所大醫院的作業流程,並著手設計各
式合乎我們使用的報表。一個月內趕出百餘份,現在回想起來,簡直有些
不可思議。

雖然當時有著「好像不太可能」的想法,但是我們依然按照原定計劃在八
月十七日正式開業;這點點低低的心血累積,只有真正投入工作的人,方
才能體悟出個中滋味。後來慈院行政組織改組,我轉任出納組,依然秉持
著當初的心情,兢兢業業以赴。我們的醫院是本著佛陀「無緣大慈、同體
大悲」的精神為病人服務。當然工作人員也是以服務為宗旨。

未來我們推動的目標是醫學院和建立全省醫療網,雖然我不可能直接參與
,但總希望站在自己的崗位上,以為往後拓展工作作後盾。

五年來感受最深的,就是在醫事組服務時,我們通過開放公勞保,這對於
醫院的成長是一股很大的力量。因為一般的大醫院總得經過八、九年的觀
察才有可能開放,而我們卻在開業滿一年,即獲準開辦勞保,這也是各界
對慈濟的肯定,和同仁們努力的成果。此外,病歷、掛號作業都能電腦化
,不僅提升同仁們的工作效率,更縮短病患求診的時間,實質嘉惠民眾。

在此,我非常感謝上人和林碧玉小姐的栽培,這五年來的學習與成長,我
受益匪淺;當然,我也願意將我所學的毫無保留地傳遞給其他人,一起為
慈院的明日而努力。



☉二期醫療大樓工地主任彭偉民說:

七十二年十二月一日,當我第一次踏上這片荒蕪的土地時,並沒有想到有
一天它會發展成為如此龐大的慈善醫院。如今,站在慈院二期大樓的十樓
往下望去,一棟棟宏偉的大樓矗立在院區,對於從未離開過這片土地的我
而言,自然感觸良深。

回想七十三年慈院第一期工程破土開始,我負責業主方面的監工,因為是
夏季開土,天氣酷熱工人挖鑿地下室、埋鋼筋,往往汗流浹背的;每次灌
漿,我們為了嚴格審核施工品質,常常頂著大太陽,匍匐在炙熱的地面,
一支支鋼筋的數;唯恐稍有不慎,便對不起社會大眾的愛心。事實上,我
們的主管上司並不只上人一人,而是背後支撐整個慈濟志業的委員和會員
。那時候,精舍的師兄常送點心來,工地現場也有許多師姐煮茶招呼我們
,大家為著共同的目標前進,現在回想起來,依然快樂多於辛苦。

慈院一期工程竣工並開始營運後不久,又增建二期工程,為的是補充一期
的不足。我很榮幸地被派來負責整個二期的監工,由於有了一期的經驗,
二期工程順利許多。今年五週年院慶前,二期大樓已陸續開放使用,相信
年底之前可以全部提供使用。

在我來此之前 有許多無名英雄在這片土地上流過汗水,他們默默的奉獻
、無我的付出,真是令人感動。像宋篤志先生他從不計較什麼,每週固定
來花蓮指導我們;還有許多廠商也都以最低價承包,卻以最佳水準提供服
務。該感謝的人實在太多了!雖然我的薪俸無法與外面相比,但是能夠跟
隨上人,有這份福報在慈濟做事,我會好好的珍惜。想到慈濟還有好長好
長的路要走,尤其我們前線做事的人,若無法盡心盡力去做,那麼後線的
人出錢、出力就毫無意義了。希望慈院能夠繼續發揮它的功能;當我們留
下這段歷史的軌跡時,都會慶幸我沒有白走這一趟人生。



☉院長室林素慧說:

慈濟功德會是全省最受推崇的慈善機構,慈濟醫院是東部最高水準的醫院
,我能有機會先後在這兩處地方貢獻棉薄之力,感到無限的榮幸。

五年前,我曾在精舍工作一段時日,蒙師公上人和師伯們的殷殷教誨,深
深敬佩他們「為佛教、為眾生」的熾烈悲心,對慈濟志業的宗旨也有深刻
的體認。

從慈院啟業營運第一天起,我就奉調來慈院工作,目前於院長室服務。這
五年間,因業務關係與院內行政、醫技、護理人員及醫師等都有機會接觸
,除了解同仁個個都能認真工作,負責盡職外;特別能夠感受一種有別於
其他公立或私人醫療院所的氣氛。這正是受到慈濟精神的感召,同仁們無
論在照顧病患或處理公務上,都能包容一顆愛心,盡力扶持協助的緣故。
而醫院各項措施,也是傳播愛心、普渡眾人為出發點;尤其有好多義工,
任勞任怨的為病患付出奔走,在在令人感佩。

對一位與慈院共同成長的工作人員來說,還記得慈院創立初期,就診人數
不多,然而短短半年內,求診病患大量增加,病床幾次擴充始終不敷需要
;可見地方民眾對慈院的信賴。而慈院本身也不斷地提昇,添置最先進之
醫療儀器,舉辦學術討論會及專題演講等活動。使慈院能在最短的期間內
躍昇為東台灣首屈一指的大型綜合醫院,這是我引以為榮的一件事。

有幸能在一所受人重視,為社會可推崇的機構服務,是一種榮譽,也是莫
大的福份。我會好好的珍惜。



☉產科病房護理長蔣梅花說:

七十五年夏天,我剛從國立台北護專畢業,適逢慈院招募護理人員。我想
一家新醫院的誕生,最缺乏的就是護士;又考慮自己以後可能在花蓮定居
,所以就決定到慈院服務。剛來的時候,發現許多工程、設備都不盡理想
,有著「什麼都沒有」的感覺,內心不免氣餒;可是當時所有的人都全心
全意的投入工作,儘管環境不是很理想,卻少有人抱怨。

以前學校派我們到台北各大醫院實習時,一切的報表、申請程序都已有制
度可循。啟業那年,萬事起頭難,我們就在摸索中,不斷地接受考驗、慢
慢地進步成長。起初,就像學步的幼娃,等到一切步入軌道時,發展也就
愈發迅速了。

我和慈院可以說是一起成長的。來慈院的第二年我就結婚,接著連續生下
兩個女娃娃,當然都是由慈院醫師接生的,因此和這裡有一份更深厚的情
誼。對慈院,感覺上好像看到一棵樹苗的發育成長,雖然已經看到它長出
嫩葉開滿美麗的花朵,種樹的人有了些微的滿足感,但總盼望它繼續成長
,早日結滿豐碩的果實。

慈院第一個未滿八百公克的早產兒就是由我照顧的,那時候我們在臨床上
的經驗雖然不是很豐富,但是包括醫師與護士無不用心地照顧他。現在小
孩已四歲多,非常健康,我想,這是大家所樂見的。現在,慈院的產房已
成為花東地區的後送醫院,也就是遇有高危險性的產婦都會轉診送來慈院
,護士們也都很樂意付出愛心來照顧病人,對於產婦的心理,也安定不少


五年來,慈院給予我的遠遠超出我所付出的,我願意繼續留在慈院學習,
在這兒,我也深深體會到「不要先問你獲得了多少,要先問自己付出多少
」這句話。

還記得民國七十五年六月九日是我到職的第一天,最初接觸這陌生的環境
,內心總有些惶恐。花蓮向來多颱風、地震,沒有多久我就遇上了。當時
我住在精舍,那晚的情景至今仍令我懷念不已;窗外風雨交加,屋裡伸手
不見五指,常住師父們手持蠟燭前來為我們關窗、蓋被。那雙手,那溫柔
的言語,如同父母慈愛的關懷,輕輕化解了我這異鄉遊子內心的徬徨不安
,而我也就此和慈濟結下不解之緣。

剛來的時候,工程尚未全部竣工,只有硬體結構就緒而已,內部的軟體設
備正在加緊籌備。當時我負責急診室的籌畫事宜,一切都必須從頭開始,
憑著年輕、熱誠,我盡心地、毫無畏懼地勇往直前,期間,雖然也曾挫折
過,但在大家的鼓勵支持,與上人的精神領導下,最後終能克服困境,完
成任務。我始終非常感激慈院給予我一切自我挑戰與磨練的機會。每當望
著上人走過急診室的背影,我都會不由自主流下感動的眼淚,似乎冥冥中
有股力量推動著我向前走──因為我知道有著上人的領導,我不會驚惶失
措,腳步亦能堅穩向前。

在醫院常可看到生離死別的情景,義工師姊們無我的付出,印證了佛陀「
慈悲喜捨」四無量心;而上人期勉大家要「視病如親」,我亦時刻不敢懈
怠。若有人問我護理工作辛苦嗎?我的回答是:不辛苦。因為每當望著病
人躺在病床上痛苦呻吟時,我都會假想那個人就是我自己或是我的親人,
此時此刻,他們最需要的就是醫護人員的關懷與照顧。一切的付出,永遠
是值得的,無怨無悔的;在病人身上,我深深體會到生命的可貴,施比受
更有福的道理。

回顧這五年來的學習與成長,滿懷的感恩,非言語所能形容;只希望院內
同仁能繼續秉持這份愛心與用心,珍惜慈濟醫院所給予我們的一切,並將
之回饋到病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