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人的心境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笑談越度生死關
◎黃林錦霞

放棄手術歡喜了業


民國七十七年初,我發現老站不住,身體很不舒服,至長庚醫院檢查,發
現是直腸腫瘤,且正在病變中,最好儘速開刀。

醫師會診時,我問他們:「是癌症嗎?」醫師大吃一驚,因一般人聽到罹
患癌症,沒有不傷心難過的,而我卻心情輕鬆,笑瞇瞇的,還和醫師抬槓
。我請教主治大夫後,知道開刀的成功率只有一半,而且要終生隨身攜帶
排泄袋,有種種不方便,我向來瀟灑,不願意這麼累贅地活著,寧可死,
也不要「破相」,就決心出院。

出院後,我專心唸佛拜佛,還對朋友說:「如果我往生了,你要來為我助
念喔!」後來我到南部修養兩星期,回來檢查時,發現又長了兩顆瘤了,
就是春筍也沒有冒得這麼快呀!我既不願意開刀,就住進一家療養中心,
吃的是苜蓿牙、綠豆芽、小麥汁……還斷食三天,搞到眼冒金星,血壓降
低……那時我坐不能坐,站不能站,躺不能躺,瘦到只剩四十四公斤,但
精神倒還不錯,心堣]沒有掛礙,只想到:這是我的業,要歡喜還。



上人點化住進慈院


慈暉師姊一再鼓勵我到慈院就醫;到慈院檢查時,陳瑞昌醫師說:「要開
刀呀!」我還是不願意,上人得知後,責備我:「開刀就會好,為何執著
不開刀?穿上衣服,誰知道你開過刀?」一語點醒夢中人,回家後,我就
堅持要在慈院開刀。

我先生及娘家姊妹一致反對,她們說:「別人是從鄉下到都市看病,哪有
都市人反而跑到鄉下去的呢?」我回答:「你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慈
濟是佛教醫院,比較有愛心,我有安全感。」我對慈濟的菩薩醫生有十足
的信心。就這樣,我回到慈院。

我的治療方式,是必須把肛門封住,另外在腹部開個人工肛門,這是我遲
遲不肯開刀的主因。蔡博文醫師對我說:「有人很喜歡這樣子耶,很『方
便』嘛!」我不禁大笑:「唉喲!蔡醫師,你怎麼這麼說?」我們慈院的
醫師還真是幽默!

七月二十七日開刀,當天,我本打算自己走進開刀房,護士卻要用病床推
我進去,我想那多奇怪呀?我不是好手好腳的嗎?她勸我:「至少做個輪
椅,比較像病人嘛!」我看她那麼好意,也就順著她的意思了。



發願回來服務他人


手術歷時四個小時多。恢復情況非常良好,連發燒都沒有,只是腹內如波
浪翻攪,其痛難當,我甥女喜道:「能攪動最好。」她是學護理的,我安
心不少,一心念佛以減輕痛苦。第四天排氣了,就可以吃飯,但也開始必
須每天洗腸,以刺激蠕動。有一天,剛洗完腸,上人來看我,我說:「師
父,我好累啊!」上人故意說:「外面日頭赤炎炎,別人在工地工作都不
喊累,你在這婼鷁菪蟛i,還敢喊累?」我說:「我寧願在大太陽底下做
事還痛快些!」上人微笑說他是和我開個玩笑的,鼓勵我要好好養病。

那時,我就發願:今天我接受人家的服務,將來我一定要回來當義工,服
務別人。出院時,我向上人辭行,表示:「回家後要標會給慈濟建院用。
」上人安慰我:「不急,先把身體養好最重要!」我心中百感交集,當場
淚下不已。

回家後,我連鍋鏟也拿不起來,每天洗腸、清理排泄袋,占了我絕大部分
的時間。傷口潰爛,一陣陣抽痛也只好忍下。後來我發現用紗布蓋住人工
肛門更方便,就結束與排泄袋為伍的日子。排泄恢復正常後,我的行動更
為自如,有一次我還去爬阿里山,一口氣走了六個小時呢!



盡我所能回報慈濟


現在,真的是穿上衣服,誰也不知道我的左腹有個人工肛門,有時傷口仍
難免流血,或者拉肚子,就非常麻煩。我常和腸胃打商量說:「喂!我在
家時,隨便你們愛怎麼搗蛋都沒關係;我如果出門做有意義的事,你們千
萬要和我合作。」先生看我唸唸有辭,還搞不清我和誰講話呢!腸胃也真
的「很乖」,通常都是我做義工前後才出狀況。

手術至今也快三年了,我長胖了,精神也很好,我從來沒有放過當義工的
機會,師姊們很照顧我,知道我不能拿重物,就讓我做些省力的事。在慈
院,我也常藉機現身說法,鼓勵癌症患者的求生意志。

我娘家現在都是我的會員了,對慈濟心存一份感恩。慈濟人多福大,我這
條命真是撿回來的,如果沒有慈濟,不知現在我在那堙H經歷生死關口的
人,更懂得珍惜生命和感恩吧!我誓願盡我所能,發揮生命的功能,來感
恩慈濟、感恩一切眾生。(懷新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