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揚歆
花前月下,兩情相悅,一對男女互牽對方的手,許下愛情不變的誓言
這是每對夫婦都有過的甜蜜回憶。慈濟有六對醫師夫婦
經由相知相惜而相愛,當其攜手攀越生命的高峰時,他們選擇了「慈濟」
這篇報導是以另一種角度,描寫他們的邂逅經過,思想感情
與來到慈院的生活概況。下期將繼續報導另外三對夫婦





努力愛春華


「他工作那麼忙,我常開玩笑說,如果想和他聊聊,只好也去門診排隊掛
號,充當他的病人才有機會哪!」視線掠過皮膚科王肇陽主任的臉龐,牙
科王淑惠醫師輕輕向他提出抗議。「皮膚科只有他一位醫師,什麼工作全
得自己來;有時為了順應公保病人請假不方便,還得利用中午休息時間為
病人開刀。常常回到家累得一句話都不想說,他做得倒是很快樂,我是看
著心疼哪!」

自古就有「夫為妻綱」之說,她也說:「他的快樂,就是我們全家人的快
樂!」所以,為他犧牲一切,也是「十分值得」。



雨過見青天


七十八年七月一日,王肇陽單獨來到慈院報到。草創期間,病人連帶狀皰
疹(俗稱皮蛇)、香港腳要看外科還是皮膚科都弄不清楚,皮膚科一天平
均僅有二十名患者;以他看病的速度,一個小時就看完了,剩下的時間,
兩眼就瞪著候診室門口,等待病人上門。那時候,王淑惠沒有跟來,他每
週回台北探望妻兒,每天面對「慈濟到底需不需要我?放棄台大究竟是對
是錯?」的掙扎。他的徬徨無助,雖然嘴堣˙﹛A全看在做妻子的眼裡。
她反而鼓勵他:「步伐已經踏出去了,就不要再走回頭,努力向前吧!」
她不惜把診所頂讓給別人開業。半年後,也帶著一對兒女來花蓮和他同甘
苦、共患難。

她來,他立刻獲得無限鼓舞。他想,病人不多,一定是花蓮多屬勞保病人
,白天無法來看病的緣故。因此,他向院方要求開放皮膚科夜間門診;剛
開始,等一個半小時才有一位患者上門是常有的事。他不氣餒,憑著精湛
的醫術和豐富的臨床經驗,很快的對症下藥,慢慢的在東部民眾間建立起
口碑。現在,他的病人得等上一個半小時才輪得到他看病;每天門診患者
平均是兩百人,比兩年前足足成長了十倍。連上街看個畫展、理個頭髮都
會遇上以前看過的病人和他寒暄打招呼哩!王肇陽從病人感激的眼神堳
復自信,得到安慰;他的選擇畢竟是對的!



愛他就是讓他放心


賢伉儷育有一雙可愛的女兒,現在分別就讀幼稚園大班和中班。王肇陽熱
愛他的事業也熱愛他的家庭,為了他,她甘願放棄自己的事業,輔助他邁
向事業的顛峰。正當懷老二時,褓姆辭職走了;他一方面是憐惜,捨不得
她太辛苦,一方面也堅持孩子必須自己帶,才能得到妥善的照顧。那時她
剛剛升上北醫的講師,為了讓他快樂,只好忍痛辭去工作。她安慰自己:
「我還年輕,一切可以從頭開始。」

直到老大三歲,上了幼稚園,家堣S來了可靠的褓姆,她才出來重新開業
。一個小小的牙科診所,好不容易申請到勞保,病人增加,經營也趨於穩
定。他突然面臨要留在台大或來慈濟的抉擇。她一下子慌了手腳,她對花
蓮只有高中時代來過太魯閣國家公園留下偏僻而陌生的印象,「我已經為
你犧牲過一次了!」她近乎賭氣的把心一橫,「要去你自己去好了!」她
眼睜睜的看著他孤獨來到慈院,每週台北、花蓮兩邊跑;大人孩子都備嚐
煎熬,她終究是不忍心,再次放下已有的成就,隨夫走天涯,一切再從頭
開始。

七十九年七月,王肇陽來慈院服務屆滿週年,所有的煎熬都已煙消霧散,
王淑惠經過一年的蟄伏,也已投入慈院牙科的行列;好像展現在前面又是
一幅美麗的遠景在等待著他們。她深刻記得林碧玉小姐用充滿熱忱、篤定
的語氣對她們說:「就把這媟磽豆A自己的家、你的診所、你的醫院去發
揮!讓我們一起來創造慈濟的未來」未來,王肇陽打算在東部建立皮膚病
的醫療研究中心;在這堙A就像馬兒找到一大片可以暢懷奔馳的草原,他
樂觀十足。



醜尪才是自己的


讀者不免好奇,王肇陽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能教她矢志以從呢?王淑
惠說:「他細心體貼,對家庭很有責任感,唯一的缺點就是木訥、不擅言
辭、不懂得交際,但;在我這個作太太的眼中,缺點又變成無可取代的優
點!」那麼,她吸引他的地方又在那堜O?「『爸爸!』你說嘛!我的好
處你怎麼都忘記了?」她偎在他身邊,逗他。好半晌,他才徐徐吐出:「
她長得很漂亮,出身書香世家……」提到這裡,他顯得有點跼促不安。

王肇陽和王淑惠是在民國六十五年,一起進入台大醫學院讀書,前三年合
在大教室上課,彼此照過面,只是無人牽引。後來,王淑惠的堂哥北上,
正巧與王肇陽是同學,就將她介紹給他。他們一起聊天、爬山,談得很投
機。

她來自彰化,父親雖是律師,卻是很保守的家庭;他出生於台南鄉間,父
親是鄉堳雰尊重的醫師,觀念也很開明,他們六個兄弟姊妹,從小都要
買菜下廚房,每個孩子都學得一身好本事。她第一次離家,難免思鄉苦,
而他的溫柔體貼恰好為她排解了寂寞。他是個極為「守時」的人,有次約
會,她遲到了幾分鐘;他不悅的問她是否手錶老舊,時間走不準了?隔天
,居然買了一個好大的男用手錶送她,令她啼笑皆非。

民國七十四年,有情人終成眷屬。不久,她就懷了老大,王肇陽幫忙把家
裡打理得有條不紊;烹調,更是他的拿手絕活。生產坐月子,也是他一手
料理的。那段日子,他中午都是空著肚子先回來熬燉食品,等她用過後再
趕回台大上班;半夜還起身為嬰兒沖泡牛奶。從迎接孩子的到臨開始,夫
婦共享喜樂、分擔憂愁,一起成長。她還記得媽媽對她說的:「醜尪才是
自己的尪」,他的負責踏實,令她心折;託身給這樣的男人,是幾世修來
的福報?



患難中的友情


轉眼兩年過去了,與他們一起來慈院服務的同學還有麻醉科黃炳華醫師、
與骨科許世祥醫師兩位。固定舉辦家庭聯誼的也有四家:黃炳華、王英偉
、鄧子雲和他們,大家利用假日開車到花東縱谷郊遊,與孔子所嚮往的「
冠者五六人、同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的情景,彷彿近
似。

來這堙A大家一起奮鬥,共同開創未來,也伸手相互支援,王淑惠特別要
感謝黃炳華主任的太太江平萱女士。因為王肇陽最初在為皮膚科尋找發展
空間時,曾設立「青春痘特別門診」,這是針對坊間消毒不夠徹底,反而
引起傳染的弊病而設;惟當時沒有人、護士也不會做,擠痘痘又牽涉到醫
療行為,必須訓練有醫護常識的人執行方可。

畢業於台大公共衛生學系的黃太太知道這個消息後,發心義務支援,利用
中午以後時間用高壓蒸汽消毒進行這項工作,足足有三、四個月之久,直
到皮膚科業務上了軌道。這份患難中的友情,讓王淑惠銘記不忘,永遠感
恩在心底。

一對相攜相持的人間伴侶,一個值得歌詠讚嘆的愛情故事;試問王淑惠,
可願和王肇陽再結來生緣?她稍微思考了一下,如果來生再相逢,她會慎
重考慮是否要走上結婚這條路?她只盼今生結來的善緣,來世會化作相互
提攜的助力,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得更穩健更順利。




伴我書聲琴韻


陰陽相調,夫婦乃和。大凡天下之為夫婦者,皆有宿緣,如車合轍,性情
看似大異其趣,卻又有相輔相成之妙。準此,以之衡量神經內科張佐文主
任與小兒科林美慧主任,可是「天作之合」的一對。

一個迅速,一個悠緩;一個講究實際,一個追求情趣;一個大而化之,一
個細膩周到。彼此生活在一起,工作在一起,卻是如魚得水,甚是相得。
這其中的奧妙,又是如何呢?這得從他們結合的因緣說起。



如花美眷


民國六十一年,張佐文和林美慧一起進入台大醫學系。她美麗、端莊又聰
明,班上很多男同學都暗暗在仰慕她,高年級的學長也有不少人對她展開
追求的。他一頭的少年白,講話又快似連珠炮,只覺得她高不可攀,雖然
心儀已久,對這朵馥郁芬芳的幽蘭也僅止於遠遠的欣賞。直到大三,上了
解剖學,恰好他們被排在同一組,相處的機會多了;他藉口向她借筆記,
她慢慢留意這個外表斯文俊逸的男孩子。就在四目相接的剎那,她臉上盈
盈的笑意、溫柔悅耳的聲調,增添他無限的勇氣。他們開始約會,經常相
偕跳土風舞、打網球。

生長於大家族,林美慧下面還有四個妹妹、一個弟弟。除了有一次,張佐
文打電話到桃園家塈鉿o,他說話的快節奏聽來不知所云,把妹妹嚇得趕
緊掛掉電話以外,父母和弟妹們倒是很喜歡這個安徽籍的青年。民國七十
年,他們在雙方親友和同學的祝福下,步入地毯的那一端。



身心安頓在花蓮


也在那一年,他從軍中退役下來,進入台大醫院接受住院醫師訓練;她生
性愛花、愛美,從事的雖是枯燥的醫療工作,卻選擇了感覺較愉快的小兒
科,這也因為她生來就很喜歡小孩的緣故。她先後曾在台大、省桃、婦幼
醫院服務過。

七十七年間,同班同學像蔡伯文,郭漢崇都邀他們夫婦一起來花蓮慈院服
務,張佐文有些心動;因為他被派駐來慈院支援期間,發覺慈院這座佛教
醫院,醫療單純,完全沒有商業色彩。加上兩個孩子不巧罹患輕微氣喘,
花蓮的明山秀水、清新空氣,對孩子的病必然大有裨益。好在岳母也願意
隨他們一起來花蓮幫忙照顧孩子,就遂了他們來慈院服務的願望。他是七
十七年八月一日報到,她只晚一個月報到,開始他們在花蓮的新生活。

來慈院三年,在同事眼中,張佐文聰明厚道、胸懷坦蕩,是位飽濡傳統儒
家思想的謙謙君子。隨著慈院的快速成長,病患也倍速增加;七十九年六
月開始,張佐文辭去台大醫院兼任主治醫師的職務,因為他覺得這堛滲f
人更需要他,「病人一天看不到我就心急如焚,而台大已經有自己的專任
醫師了。」現在他平均每月上台北一次,一來探望雙親和弟妹們,二來也
添購圖書,尤其是先進的電腦軟體、醫學叢書和他最入迷的橋牌書籍。「
來這媟P覺一切都很好,就是專業的冷門的書籍太缺乏,連文藝方面的書
也不多見,在文化資訊這片園地顯得很荒蕪。」



平淡的生活也有雅趣


講話快、性子也急,在慈院的工作又相當忙碌,張佐文如何調適緊張的生
活呢?只要一卷在握,就可以悠遊終日;要不就到宿舍前面的網球場打網
球;否則看著錄影帶專研橋牌或交際舞的最新「步數」,也能怡然自得。
「他是那種時時刻刻、分分秒秒都不願浪費的人。」林美慧這樣形容她的
夫婿。兩相比較之下,她就顯得比較懂得「追求生活品質」。

她雅愛音樂,古典的、抒情的,她都喜歡;小時候還練過鋼琴,現在因為
忙碌,琴藝已經荒廢了;不過大男孩卻秉承了她的天賦,彈得一手好鋼琴
。她生就一顆靈敏的慧心和一雙感性的巧手,一邊播放柔和的音樂,很快
的就把家佈置成溫馨怡人的安樂窩。就以書櫃來說吧!張佐文認為買一張
辦公用的鐵櫃既實用又方便,林美慧則堅持要用木製的書櫃,感覺較溫柔
也較有人性。



但盼攜手同遊天涯


醫學不斷的進步,醫師也必須不斷的吸收新知,就汲取知識的途徑來說他
喜歡從書本中追尋;她不喜歡埋首書堆,卻喜歡參加學術討論會。她說:
「學術討論會發表的論文是學者專家的心血結晶,聽得一場討論會,勝過
自己苦苦的摸索研究。而且,論文經過編輯、修訂,最快也要一年後才能
發表喔!」因此,林美慧喜歡出國,一來散心,抒解工作壓力;二來也廣
結交遊,迅速獲得訊息來源。七十七年間,她得到武田獎學金,到日本東
京女子醫科大學專攻小兒內分泌,這兩個月的進修,委實獲益匪淺。張佐
文沒有出國,他寧願臥游千里,翻開書本每頁都是他美麗的桃花源。林美
慧的另一個心願,就是有朝一日也能和夫婿偕行天涯,一起享受異國的風
味情調。

在這堛A務的醫師大多和他們一般年紀。早上,先生們到醫院參加
morning meeting,太太們就在宿舍開會,彼此照應,相處十分融洽。萬一
晚上下班回來看不到孩子,很可能是跑到別人家埵Y晚飯去了;只要往熟
識的幾家問去就對了。兩個男孩,一個小學四年級,一個一年級,現在中
信大飯店旁邊的若瑟國小就讀,學校有校車接送,出入很是方便。他們腦
筋好,學習能力強,張佐文夫婦一點也不擔心孩子們的功課會趕不上人家
。只是管教的觀點上,他主張順其自然,她較重視禮教,一鬆一弛,倒也
搭配得恰到好處。

張佐文說:「慈院將來要在全省各地發展醫療網,我聽了也很興奮;日後
只要慈濟需要我,又能適才適性,發揮所長,無論多麼偏僻的漁村或山地
,我都願意去為病人服務。」林美慧望著張佐文微笑不語。浮雲遊子意,
相信這對賢夫婦將來無論在任何地方必能得其所哉,我們衷心祝福他們。




人間有味是清歡



樂在工作


家醫科王英偉主任榮獲慈院優良員工獎,於五週年慶時接受上人隆重表揚
,消息傳來,大家都認為是實至名歸,無不為他感到高興。王英偉每週二
、四、六上午在慈院有門診,下午巡視健檢病房,週一、五遠至光復鄉群
醫中心看門診,週三更到光復以南地區為功德會貧戶義診。時間安排得既
充實又緊湊,而他正是那種典型的「樂在工作」的人。

從民國六十九年,吳淑娟在台大急診處看到這個熱誠、踏實的年輕醫師,
而後相戀成婚,一直到現在,王英偉始終把工作當成生活的一部份,並且
樂此不疲。他也常常鼓勵太太,不只愛護自己的孩子,也要走出家庭,服
務更廣大的人群。王英偉對飲食並不挑剔,吃醫院的便當也能甘之如飴,
「只要她把心用在服務病人上!」他再次強調說。

所以,吳淑娟自北醫護理系畢業後,先後在台大醫院急診處服務兩年、內
外科加護病房兩年、肝炎小組研究助理兩年,當台大復健科甄試語言治療
師時,她一舉中的。現在是慈院復健科的語言治療師,每週二、四、六上
午固定在慈院服務,週六下午到花蓮智障協進會,義務指導社區的智障兒
童克服語言的障礙。雖然病人的進步極為緩慢,但她同樣在付出中得到愛
的回饋。事業、家庭兩相兼顧,她感到無限的滿足。



多情的一眼


回憶起從前,她笑得更開心了,「那時,剛從學校畢業,懷抱滿腔的熱忱
,選擇台大醫院急診處這個充滿挑戰的地方,踏出我從事護理工作的第一
步。她當時正接受住院醫師訓練,也在急診處服務;值大夜班時,別人避
之唯恐不及,他卻自告奮勇承擔了,我不免好奇地多看他一眼。」這多情
的一眼,竟成就一樁美滿姻緣。

吳淑娟喜歡笑,皓齒明眸,經常都是笑臉迎人;不僅化解病患家屬的徬徨
焦慮,同時也為她博得好人緣。有些較年長已婚的護士就在暗中推波助瀾
,幫他們撮和;湊巧醫院住進一位患水腦症的孩子,他們合力照顧他,藉
著思想理念的相互交流,感情與日俱增。兩年後,共締白首之盟。

王英偉的父祖兩代懸壺行醫,大哥和小妹也返國接受醫學教育,並在台灣
結婚生子,落地生根。父母原本寄望他學成返回香港開業定居,可以早晚
承歡膝前,並不贊成他娶台灣女子;及至見了面,發現吳淑娟是位熱心、
善良的嫻淑女子,彼此用廣東話交談,溝通倒也沒有什麼困難,也就不再
堅持己見了。現在,兩老也愛上花蓮美麗的山河和濃厚的人情味,每隔幾
個月就相偕來花小住數日,享受鄉居之樂。



走入貧苦的人群


可能是受到家風的薰陶,王英偉從小就以「服務人群」為目標;中學時代
,積極參與各種社團活動,從服務中,肯定了人生的價值。志在習醫,又
選擇與一般民眾接觸頻繁的家庭醫學科,同樣是實踐自己服務人群的理想
。從七十八年五月一日來到慈院,他積極擘劃,推動科內業務,包括下鄉
巡迴義診、支援光復群醫中心、社區醫療服務、居家護理、健檢病房等逐
一實現。自今年八月開始的功德會貧戶健檢,更踏上新的里程碑。

這是一支結合醫師、公衛護士、委員、社工員、宗教室組成的堅強陣容,
每週兩次分別到縣內各個貧戶家塈@健檢。除了測試有否心雜音、高血壓
、糖尿病之類簡單的檢查外,還從案主的社會背景、心理因素、生理狀態
作評估,其結果將提供給委員複查貧戶的參考。

王英偉從與貧戶接觸的經驗中,印證到上人所說的「貧中貧」與「貧中富
」的眾生。每次到貧戶家堸滅芊A他自己拍攝幻燈片,找文獻資料研究原
住民的文化,回來還和工作夥伴們熱烈討論;相互激勵,也自我成長。好
像工作愈忙碌,他的生命功能就多發揮一分,而他也愈感到歡喜滿足。忍
不住對他表示欽敬讚歎,他不好意思的說:「我只是盡我做醫師的本分事
,比起慈濟委員長年累月的在外奔波,自己這分辛苦也就不算什麼了,何
況我真的是樂在其中。」



學做人更重要


兩個男孩澤強、澤康,一個四歲半、一個三歲半,目前已進幼稚園。在教
育的觀點上,夫婦倆是一致的。「在北部功利主義的思想較濃厚,要求孩
子進才藝班,學校要好、課業也要強;我們覺得教導孩子待人處世比知識
學問更重要!」所以護士去看貧戶時,賢伉儷就催孩子們跟去看,希望從
小培養孩子一顆高貴的愛心;每當孩子蹦蹦跳跳的回來嚷著要每天存錢給
可憐的阿公阿婆,是時,他們就覺得他們的教育是成功的。

只是在做法上,王英偉從來不會擺出父親的威嚴,吳淑娟卻覺得應該施加
管教,尤其老大正值叛逆期,「每次我看他任由孩子們吵翻天都不生氣,
反而是我自個兒生悶氣,想到後來都覺得好笑,他是一家之主,我幹嘛和
自己過不去?」經常扮演黑臉的她忍不住微笑著抗議,其實王英偉是個很
重視家庭生活的人,每天下班回家陪孩子們玩電腦,假日全家到海邊游泳
、潛水,說不盡的自在、逍遙。

據宗教室慈緣師姊觀察,王英偉生性曠達、不拘小節、包容心大,是個很
容易和人打成一片的人。追究這性格的形成,竟是少年時代嗜讀金庸小說
「天龍八部」而塑造起來的。王英偉夫婦也說他們自己雖然沒有宗教信仰
,但無論人生觀、價值觀都和宗教的理念相契合。正如上人所言:「慈濟
不在乎醫護人員信仰什麼宗教,只要以一分歡喜心投入工作就可以了。」
因此,他們並不刻意追求宗教。但是從佛法利他行願中考量,這對賢夫婦
確是以身體力行來詮釋生命意義的人間菩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