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古剎 楓情 韓國行
◎靜淇
從小對楓葉就有一分特別的鍾愛和情感,也許是它帶有那麼一絲絲秋的感
傷和落寞吧!

曾經在年輕的時候,嚮往過古剎青燈的生活,因為那迴盪在心靈深處的暮
鼓晨鐘的聲音,感覺是那麼的熟悉。

正當古剎楓情的遐思,晉山謁水的狂熱,已隨著年華的流逝,而轉向「身
螫紅塵,心實出家」的意境時,一趟的韓國行,竟使我重燃起年輕的夢,
也體悟到楓有情也有禪,古剎走過歷史也教育了現代。



《十月二十六日(星期六)》


遠因近緣,結合在慈濟


抵達韓國金浦機場已經是萬家燈火了,雖然才下午六時三十分,但在北國
的仲秋時節,尤其是氣溫只有15℃時,夜晚總是來得快些。想到二個小時
前,我們還沐浴在台灣的暖陽中,算算時間,此刻也不過是台北時間五點
半,正是夕陽無限好的時候。

第一次出國門,佇立在秋風颯颯的異國領土上,一股「日暮鄉關何處是」
的淡淡鄉愁湧上心頭,回頭望望同行的德慈、德宣兩位師父和雅美師姐,
不禁為自己的多愁善感乃哂然一笑。

睽違已久的一耘法師與他的弟子信眾及嚴淑貞師姐,早在機場等候多時了
,這位曾遠渡重洋到台灣攻讀碩士學位的法師,露出他一貫親切的笑容,
操著流利的國語,緊握著我們的手久久不放,歡喜之情不言而喻。

因有一耘法師的發心與溝通,才譜出了靜思精舍與藥水寺締結為姊妹寺的
佳話,進而促成了我們今日的韓國行。想到此行是應藥水寺住持妙喜法師
之邀,並奉上人指派,專程來參加明天正式啟用的慈濟精舍──南陽養老
院的落成典禮,不覺在輕鬆愉悅的氣氛中增添幾許的負擔。

五年前妙喜法師經一耘法師的介紹,得知台灣的佛教慈濟功德會和證嚴上
人的慈悲願行後,數度來台,更於藥水寺與靜思精舍締結姐妹寺後,矢志
將慈濟的精神弘揚到韓國去。定名為慈濟精舍的南陽養老院,正是妙喜法
師在韓國拓展慈濟的第一步。


一般夜空,不一樣的心情


南陽養老院位於大韓民國京畿道華城郡南陽面(面即縣),距離漢城市約
二小時的車程。坐在車上,真叫人疑為置身台北市裡面,因為看到的是同
樣的膚色,同樣的穿著,唯一不同的是街道兩旁商店招牌上的韓文。

對第一次踏上異邦的我來言,視野所及的景物,絲毫都不肯放過。漢城市
的市容顯然比台北市清潔多了,來來往往的人車井然有序,看不到闖紅燈
,也聽不到喇叭聲,一切都是那麼的規規矩矩。

離漢城市愈遠,路愈蜿蜒,古樸的農舍在靜謐的夜空下,顯得更為出塵。
一樣的夜空,一樣的彎彎小路,一樣的田野,讓我們的大師兄──慈師父
,回憶起二十多年前與上人胼手胝足,下田種稻採花生的情景;聽他細數
慈濟走過的滄桑路,不禁令人由衷的敬佩這位慈濟大家庭的長子、長兄,
也遺憾自己未能早生幾年,可以和他們共同走過那段坎坷的日子。

進入山中天氣愈冷,外面大約10℃左右吧!漫漫長路完全隱沒在群山中,
已經九點多了,一耘法師遙指山谷中的燈火,告訴我們那就是此行的目的
地──南陽養老院。


翦燭西窗,坐聽秋風冷


九點四十分抵達養老院,清瘦的妙喜法師和眾尼師,飛奔的跑下台階歡迎
我們,一聲聲的「阿彌陀佛」,道盡了無限的歡迎、歡喜與期待。此時此
刻,我想也唯有「阿彌陀佛」才是兩個不同國度的人共通的語言。

屋內散發的暖氣,早讓人忘卻了沁骨的嚴寒,原來房子的地板都是木造並
埋有熱管,心想大概也唯有如此,才能協助人們度過冰天雪地的隆冬。

久聞韓國菜的香、酸、辣,果然名不虛傳,不但酸得可以,而且辣得夠味
,一頓飯吃下來,早已「涕泗縱橫」、「汗流浹背」了,相信這也是禦寒
的方式吧!

韓國菜還有一樣特色,就是絕少烹煮,現採的連根香菜、紫蘇葉、青菜葉
……加點香油、酸醋、辣椒粉拌一拌即可上桌,醃泡的蘿蔔、大頭菜更是
每餐必有,也難怪家家戶戶都擺了好幾口大醬缸。

已經是十一點半了,外面的氣溫降至10℃以下,群山環抱的養老院已經深
沉的睡著了,躺在熱烘烘的木板上,聽著呼嘯而過的寒風,望著窗外的半
輪明月,深秋的輪廓竟是這麼的明顯,不覺低吟出紅樓夢中的一首詞:「
秋花慘淡秋草黃,耿耿秋燈秋夜長,已覺秋窗秋不盡……誰家秋院無風入
,何處秋窗無雨聲……。

雖然此刻並無秋雨擾人入夢,但敲窗的秋風同樣令人不忍眠啊!



《十月二十七日(星期日)》


盞盞燈火,溫暖老者心


清晨五點半起床,此時台北時間才四點半吧!

走到陽台,觸目所及盡是一片的楓紅,遠峰近山,或淡、或深紅或紺綠,
層層疊疊,讓我在晨曦中貪婪的飽餐了楓紅的響宴。

四面環山的慈濟精舍,是一棟紅瓦白牆的二樓建築物。八點不到,精舍的
陽台及四周到處飄揚著中韓兩國國旗和佛教旗,以及慈濟會旗。

精舍前面的空地,早已懸掛了密密麻麻的燈籠,盞盞的燈火不但是當地的
慶典民俗中不可或缺的,同時也象徵著心燈的傳遞。上山的信眾絡繹於途
,為的只是參加歷史性的一刻──慈濟精舍的落成啟用。

妙喜法師將一手創辦的南陽養老院命名為慈濟精舍,最主要的目的,除了
效法證嚴上人為佛教、為眾生的慈心悲懷外,更希望能把慈濟精神在韓國
發揚光大。

已完工的第一期養老院,共有二十一個房間,可容納四十人,自一個月前
正式對外宣佈開放後,已有十位孤苦無依的老人進住,其中三位是出家眾


妙喜法師說該院收容的對象,以孤苦無依者為限,每一個個案都經過詳細
的審核,符合收容條件才能進來,一切食、衣、住、葬完全由養老院負責
。目前院務由院長大法法師、總務京德法師,及一位正研習針灸的年輕尼
師共同負責。


慈濟頌中,法侶情義長


十一時正,落成啟用典禮在合唱團的三皈依歌聲中揭開序幕。妙喜法師在
致詞時表示,自從一九八六年藥水寺與靜思精舍締結姐妹寺後,目睹證嚴
上人不顧瘦弱多病的身體,創辦醫院、學校和救濟貧苦同胞,內心非常感
動,也因為受到證嚴上人的鼓勵,所以一直希望能在韓國發揚慈濟。

他並以自己原本體弱多病,在做了慈濟之後愈做身體愈健康為例,勉勵在
場的人士發大願就不怕病苦,發大願就會勝過一切。

德慈師父應邀致詞時也說,他是代表證嚴上人、靜思精舍的常住眾、和海
內外一百六十萬慈濟人,到韓國參加這個盛會,除了感謝大家對慈濟的護
持之外,也感謝妙喜法師的用心。

慈師父並把上人創辦慈濟的過程做了簡要的介紹,由一耘法師任翻譯。慈
師父慈悲近人的風範和懇切的言詞,贏得了在場人士歷久不歇的掌聲。

典禮中,慈師父將上人所贈的「慈濟懿德」牌匾轉交給妙喜法師,妙喜法
師也同時把榮譽會長的證書贈給慈師父轉呈上人。

包括南陽面金面長(縣長)、韓國全國佛教信徒會長朴完一,以及韓國高
僧昔珠長老在內的緇素二眾,近二千人參加。

金面長和朴會長也一再推崇妙喜法師建立慈濟精舍,照顧孤苦無依的老人
,是一種慈悲偉大的行為,並對證嚴上人所領導的慈濟功德會對社會人群
的貢獻,表示無限的敬仰,他們同時也當場宣佈加入慈濟會員行列。

典禮中,全體信眾一直歡唱改寫為韓文的慈濟頌,我們五位從台灣來的慈
濟代表,也應邀即席演唱慈濟頌,中韓兩國的慈濟人,在10℃的仲秋中,
共同以慈濟頌表達了對社會、對苦難眾生的關懷,將會場的氣氛帶到最高
潮。

歷經兩個小時,韓國慈濟精舍的落成啟用典禮,就在「幸福之門」和「普
賢行願」的佛教歌曲中圓滿結束了,禮成後並有韓國傳統的民俗舞蹈表演


想到五年前的今天,靜思精舍與藥水寺締結為姐妹寺,五年後的同一天,
慈濟竟能在韓國踏出濟世救人的第一步,淚水不覺流了下來。看著清瘦尚
稱健朗的妙喜法師,穿梭在人群中的那一臉欣慰、興奮,誰又能相信三年
前他罹患了棘手的肝腫瘤?又有誰會相信,這位在韓國享有盛名的高僧,
竟是那麼一心一志的服膺上人的話,而矢志要把慈濟精神遍灑在韓國!?


奉寧古寺,僧青年搖籃


下午三點半,一行人告別了慈濟精舍,前往奉寧寺,妙喜法師因尚有院務
要處理,所以與我們約好明天一早在奉寧寺見面,並到藥水寺用早餐。

坐在車上,仔細流覽沿途的景色,除了紅楓之外還是楓紅,滿山滿谷的紅
,真叫人想下車盡情的擁抱這一片的秋。

奉寧寺建寺已有八百多年,與擁有一千多年歷史的佛影寺,都是韓國著名
的古剎,寺中設有僧伽大學,創校已二十年,目前有學生二百人,都是比
丘尼。

僧伽大學是由奉寧寺的住持妙嚴法師一手創辦的,身為妙嚴法師大弟子的
一耘法師,自十七歲在寺中剃度出家,迄今已二十三年了,他協助法師創
校,並在親手創辦的學校修完四年的大學教育後,負笈台灣在文化大學攻
讀哲學研究所,學成歸國又負起了教育弟子學生的任務。

現在他雖奉師命,主持距離奉寧寺有千里之遠的佛影寺,但他永遠是奉寧
寺信徒心目中的偶像,也永遠是師兄弟、學生們尊敬的大師兄、好老師。

僧伽大學戒律非常嚴格,二百位學僧都集中在六和堂二樓約二百坪的通舖
上,上課、吃飯、共修、睡覺通通在一起,這也是要他們在僧團中學習六
和敬的教育吧!

原本一耘法師計畫在五點準時趕到寺中,參觀學僧們的過堂儀式,由於路
上塞車,竟然遲了十五分鐘才抵達,沒想到學僧們竟井然有序的靜坐等待


過堂儀式仍是席地而坐,四人一組,每個人面前有四個鉢,分別裝飯、菜
、湯、水,當供養偈唱過,每個人頭不抬,眼不溜的捧起自己的鉢靜靜的
吃,卻見輪值的行堂警敏的注視每人手中的?,是否需添菜添飯添湯?

由於韓國菜非醃泡即涼拌,幾無油膩,所以用餐後他們人手一塊方巾把鉢
擦乾淨,依大小順序將四個鉢一個套一個,再放回原位,既不浪費時間,
也不佔空間,更不用為了吃一頓飯而勞師動眾,忙得手足無措。

飯後他們還要檢討自己,反省今日所做所為、起心動念之間有否犯錯,如
果有的話,則必須出列,當眾懺悔。

一耘法師告訴我們,僧伽大學修業年限是四年,畢業後取得大學學士學位
,所以,必須具有高中畢業的資格的僧尼才可報考,由於競試者眾,所以
錄取率很低。

學僧們每日的作息都有嚴格的規定,除了每月初一、十五放假誦戒外,平
日的作息時間是清晨二點半起床,三點做早課,五點半早餐,六點半開始
上課,每小時休息五分鐘,十點半午供,十一點用午齋,十二點半至下午
四點半用功自修,五點半晚餐,六點做晚課,六點半用功自修到九點,九
點安板就寢。


深山古剎,離情添別緒


另有一樣事情實在讓居住在亞熱帶地區的我們難以想像的是,除了出坡(
工作)或其他特殊狀況外,否則學僧們每月初一、十五才能沐浴,夏天則
十天沐浴一次。我想這也和當地的氣溫、設備和儉樸的風俗習性有關吧!

奉寧寺佔地非常廣闊,寺中遍植楓樹,所有建築物均是仿唐建築,別具古
色古香的風味。我們所住的地方是一棟日式的建築,由斑駁的牆壁和木板
,可以看出它年代的久遠。

一耘法師、慈師父、宣師父、雅美、嚴淑貞和我六人,席地燒水品茗,秉
燈夜談,話慈濟、談佛教,也談此行的點滴。滿室的暖氣早讓我們忘卻了
屋外的嚴寒,想到明天即將返台,又得投入滾滾紅塵中,心中頓覺無限依
依。

雖然明天凌晨二點半必須起床做早課,但難得置身古剎,古剎又在深山中
,淡淡的感傷竟讓我徹夜難眠,若非必須遵守寺中的規矩,我多想拉開紙
門,偷偷的走出屋外,向滿天的星光許下諾言:「我將再來」。



《十月二十八日(星期一)》


畢竟無垢,雨曼陀羅華


陣陣的鐘聲、鼓聲、木魚聲喚醒了睡夢中的我,舉錶一看已是凌晨二點半
了,由於盥洗室離住處頗遠,必須摸黑前往,一踏出門外,森寒砭骨,令
人直打冷顫。此時才秋天就已冷得這個樣子,到了冰天雪地的冬天真難以
想像要如何過日子,心中終於恍然大悟於為什麼他們平日不沐浴。

隨一耘法師和師兄們進入大殿,他們的早課只誦三皈依、大發願文和心經
,前後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步出大殿,夜還是如此的深沈,冷冽的空氣
中,一切是那麼的乾爽清淨,讓人能在清醒中澄澈心意,洗滌形穢,我多
願時間永遠停留此刻,讓眾生都能畢竟無垢。

由於妙喜法師約好四點半來此接我們同赴藥水寺用早餐,所以做完早課後
一行人就到禪房向妙典法師告駕,妙典法師是妙嚴、妙喜兩位法師的大師
兄,師兄弟三人在韓國佛教界均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也深得民心。這次,
妙典法師是專程由韓國中部來參加慈濟精舍的落成典禮。

晨四點四十分,在眾尼師的送行下,車子緩緩的駛出山門,在星光下依然
可以清晰的看到鐘閣──雨華樓三個字,多美的名字啊!雨華,該是取自
「雨天曼陀羅華」的經文吧!

經過了將近一個半小時的車程,進入了漢城市,穿過了幾條的街道,爬上
了陡直的斜坡,六點十分終於抵達藥水寺。


坐擁楓紅,喜圓少年夢


藥水寺雖在市內,由於建築於山坡上,看不到,也聽不到屬於凡俗的喧囂
。一腳踏進山門,夾道的紅楓迎面撲來,隨風飄落的楓葉,踩在腳下沙沙
作響,譜出了秋的旋律。

大雄寶殿位於禪房的後面,大夥兒爬上十幾級的石階禮佛完畢後,遠眺四
周,除了幾棵結實纍纍的柿子外,仍是一片耀眼的紅。溪流、紅葉、古寺
、禪靜,這就是藥水寺的寫照。

餐後,我一個人爬上後山,盡情的採摘楓葉,我小心翼翼的把它一片片的
夾在書本內,將帶回台灣去。因為它不只圓了我的夢,也讓我體悟到人生
生老病死的無常,就如同楓葉的由綠而黃而紅而凋零一樣的短促。

九點五十分抵達金浦機場,三天兩夜,不,應該是說二天二夜的韓國行,
就要畫下一個句點了。走進出境室,還隱約的看到送行的妙喜法師及一耘
法師熟悉的身影。

當有人知道我曾去一趟韓國,竟連什麼地方也沒玩,什麼東西也沒買時,
都露出了遺憾的表情。但我卻不這麼想,至少我曾擁抱滿山滿谷的楓紅,
也帶回滿袋的紅楓;至少我曾置身深山古剎,體悟古月照今人的無常……
。我想這樣已經足夠了,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