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點燈的人(7)
◎滿慈

☉張霞委員

她向佛菩薩發願說
我願不惜我的身、我的腳
我的工來做慈濟的工作


去年底,已經七十二歲的張霞委員,突然覺得雙腿膝蓋骨酸痛難當,幾致
不良於行。醫生護士知道伊在作勸募工作,一日要走好幾里的路程,非常
為伊擔憂,一直勸伊休息。余秀容師姊知道了,也希望伊先停收基金一、
二個月,伊卻說:「我進入慈濟時間比別人慢,年歲又大,所剩時日已經
不多,再休息,就做得更少了。更何況會員希望每個月做善事,若因為我
的腳疼而不去收善款,無形中斷了人家的善念,怎麼辦呢?」雖然每次舉
足即引來陣陣疼痛,但伊堅持每月收善款的心並無間斷。

就在那時候,伊在佛菩薩面前發願:「我願意不惜我的身、我的腳、我的
工來做慈濟的工作。」上人曾說:「錢我沒有,能付出的只是我的生命而
已。」伊的願,也是同伊最敬愛的上人一樣啊!

伊的個性倔強,十二、三歲時,與母親即時起衝突:「往往母親要我工作
時,我就極不耐煩的拒絕她,還出口頂撞。那時,從未想過,這種強硬態
度是極不孝的。」「有一次,三嬸又聽到我們在爭吵,便把我叫到一邊,
告訴我說:『阿霞!阿霞!人養你、你養人,不可忤逆父母長輩。』,這
席話令我頓然清醒,為自己的行為深深地懺悔,母親終究是生我、養我的
至親啊!」

十五、六歲時,母親因心氣不順臥病在床;當時,伊在床邊緊握著母親的
手,對過去種種的不是,感到萬分愧疚,發願再也不傷父母的心。

三十多歲,母親因病捨報往生,伊哀痛逾恆,對於年少時的無知頂撞,仍
舊自責而無法釋懷。在傷心、悔憾之際,伊忽然想起曾聽人說過附插圖的
古版本「二十四孝」故事。為使世人免步伊的後塵,伊發心要找到這本書
,大量印贈和人結緣。

為此,伊長時間走訪大街小巷的書店,也問過不下百餘人,但書海茫茫,
古籍散佚難尋,伊真不知何時才能達成這個心願啊!不斷的堅持,相續的
尋覓;數年後,伊終於如願,將「廿四孝」印刷成冊,親送各寺廟結緣。

「樹頭(根)要先顧好,樹尾(葉)才會長得美。」伊說。對目前社會的
年輕夫婦,只重視子女而罔顧白髮高堂的情形,伊感慨萬千;每次勸募,
總是不忘記提醒會員這句話。伊的母親往生四十多年了,每年忌日,伊從
不忘上墳祭拜。有一年,伊冒著風雨前往母親墳前祭祀,雖然雨濕髮身,
卻絲毫不減伊的虔誠,好似母親仍在她的眼前。「父母恩,重如山;不懂
得奉養父母的人,是最無福的人。」回憶塵封已久的往事,伊不禁哽咽難
言。

伊和慈濟結緣算來己近十年。民國七十年,伊因為送善書、拜佛的因緣知
道了功德會,非常嚮往上證下嚴上人,於是託人四處打聽有關慈濟在台北
的消息,無奈一直不得其門而入。在尋訪、等待、向佛菩薩祈求多年後,
伊的願望終於在七十四年實現了。

伊和一位師姊在吉林路拜謁上人時,暗暗發願有朝一日要當慈濟委員,但
是又想到自己年歲大了,只怕力不從心。上人鼓勵伊:「只要有心,天下
無不可能的事。」伊想起二十幾年前為了印善書四處奔走的情景,不禁勇
氣倍生。

「剛開始勸募時,時常感到茫茫渺渺的,真不知要去那裡勸募。」雖然路
頭不熟,但是機緣難得,伊不願放棄這個奉獻自己,追隨明師的機會,拿
著勸募本,到處打聽有緣的善心人士。六年來,伊的苦心沒有白費,終於
走出自己的道路。

民國七十六年年底,伊回到靜思精舍參加新委員的授證典禮。那天,伊排
在最尾,前面站著一長列等著接受授證的師兄師姊,伊按捺著緊張、興奮
的心,等了很久卻一直還沒輪到伊──「是不是和師父無緣啊!」正當伊
這樣想時,上人悄然走到伊的面前:「老菩薩,讓你久等了。」伊的淚水
決堤了,「師父啊!你怎知道,我真的等很久了!」

許多年輕的慈濟委員,都曾由分會同仁的口中聽過有關伊勸募的情形;其
中,余秀容師姊算是和伊最具緣分的一位,師姊說:「二年前我到分會當
義工,被安排協助老菩薩核算善款及開立收據。據我瞭解,老菩薩為了收
善款,一天大概要走十小時左右的路程。」

二年多來,秀容師姊一直為伊整理帳冊;「有一次,老菩薩告訴我,不可
以用『加減做』的態度來勸募,若是想到『加減做』,就容易懈怠,人一
懈怠,發揮功能的機會也就減少了。」

伊在農村長大,只受過些微的日本教育,「老菩薩的勸募本每一頁的角落
都記滿了日文,那是她用來認路的記號。」伊不識國字,會員的住址大都
是讓會員自己填的。開始勸募時,絕多是隨喜會員,因為是別人介紹的,
為了徵信於人,伊拿著由功德會開出的收據按址尋去,有時光找一戶人家
就得花上好幾個小時,往往在同一地繞了半天還是原地踏步,但是伊從不
放棄任何一個會員。

每當找到正確地址時,伊就馬上以雜貨店、鐵窗店、麵攤……之類的日文
字義,記錄會員住家附近的特色,做為下次登門拜訪的依據。憑著這股鍥
而不捨的精神,伊感動了許多原本只想參加一次的隨喜會員,而成為固定
的長期會員。所以,伊的會員一直持續增加,估計目前已達千餘位。伊,
是用「腳」在做慈濟啊!

有一次,伊去商家收善款;老闆說:「找我太太拿。」見到了老闆娘,老
闆娘說:「我先生沒交代。」伊站在那埵n久,不知如何是好,結果,老
闆拿了一百元給伊,並說下次不參加了。當時,伊心中雖然五味雜陳,但
仍謹記上人的誨示,深怕自己一個聲色不好,就保不住對方的善念。後來
,伊請了本「靜思語」去和他們結緣,同時絕口不提捐款的事。過了一個
月,那個老闆主動打電話給伊,表示願每個月固定繳交一千元基金,請伊
按時去收取。難行能行,有願必成,伊在慈濟的菩薩道上,已是練就一身
功夫。

伊自認年歲已大,不奢望能有大作為,只期盼多勸募一些善款,好替上人
分挑一些擔子,幫助建設醫院、救濟貧困的工作;因為伊也是從苦難中走
來的啊!

以前,為了節省車費,伊常常是依循公車路線,一站一站地去收善款;並
且沿途隨緣宣介慈濟世界的真善美。今年,伊因獲得政府給予的老人乘車
優待,才逐漸改搭公車。

伊的生活簡樸,雖然吃得少、穿得簡單,但是仍泰然自得。許多事伊都是
把別人放在前面,自己則置於最末。伊知道自己的帳目繁複、較難計算,
常因太叨擾分會的會計小姐而靦腆不安;有時不巧遇到午休時間,伊就自
然的坐到角落,靜靜地等候著。如果有師姊趕時間,伊就趕緊禮讓:「我
沒關係,師姊有事情可以先處理,我等一下子再說。」然後又獨自坐到一
旁。伊正如同飽滿的稻穗般,圓融低垂,為後來者樹立美好的典範。

「做人要有信仰心和孝道心;有信仰心就不會做壞事,有孝道心才會知道
父母對子女的恩情大。」「你們少年人,要知道雙親才是寶,並且先有『
孝』才有『道』。」叮囑復叮囑,伊只恐年輕人不知及時孝親,來日愧悔
難安。

逢人便道:「阿彌陀佛!」輕揚的尾音,包含著無數的欣喜與祝福,伊認
為自己過去生,善緣結的少,而「阿彌陀佛」是與人結緣、最貼切的表達
方式。

伊曾問過秀容師姊:「若是我能活到一百歲,你是不是願意繼續為我服務
?」秀容師姊牽著伊的手,誠懇地回答:「您讓我有學習的機會,我是求
之不得呢!」法親淨侶,緣聚慈濟,是他們慈悲善捨的心念,造就了一方
娑婆淨土。

上人說:「難行能行,難捨能捨,難為能為,才能昇華自我的人格。」伊
雖然不識字,沒有家世背景,依然盡心盡力、分分秒秒付出人生的功能。
「只要緣深,不怕緣來得遲;只要找到路,不怕路遠。」伊的故事,令人
反覆吟誦,低迴不已。


................................................................................................................................


點燈的人(8)


☉呂黃玉委員

藉著搭公車、走路
呂黃玉師姊遠赴基隆、桃園一帶收取善款
就算得穿「鐵衣」
她一雙菩薩的腳依然不曾停息


「上人說第一要吞忍,忍一口氣,海闊天空;要先對別人好,自然就會有
人對我們好。」今年七十四歲的呂黃玉委員說。富泰臉龐上不時顯露的笑
容,讓人輕易感受著她的慈祥與溫藹。她在步入中年時即罹患風濕隱疾,
隨著年華流逝,相對地身體機能也逐漸退化,導致腿酸的隱痛日益頻繁。
因此,最近幾年,她每出門收善款或辦事,身邊始終帶著一把木質雨傘;
雨天遮雨,晴天當枴杖,在上樓梯時更是少不了它。

配合著圓滾滾的體態,她攜帶的皮包屬於大型提袋,裡面裝滿有關慈濟的
資料和書籍;「祗要遇到有緣的人,就可以隨時贈送結緣,非常方便哩!
」她非常滿意於自己的手提揹袋,畢竟它已陪伴她多年,不少的會員,還
都是靠它接引的呢!

八、九年前,她在偶然機緣中聽到:「花蓮有一位師父,人瘦瘦的,說話
聲音很好聽,常常在做救濟的工作……。」當時,她的內心歡喜沸騰著:
「救濟?這不是最合乎我一生的願望嗎?」問明白慈濟台北分會的聯絡處
,當月即獨自前往慧日講堂瞭解。那天正好是發放日,許多師姊帶著阿公
阿婆念佛;「她們的氣質和一般道場看到的師姊不同,我心裡猜想:這位
師父一定不平凡。」

未久,得聞上人駐錫三重的消息,她帶著向親友勸募來的善款前往拜謁。
是日,因緣殊勝,上人慈允她請求皈依的心願,並賜法號「靜侶」。「皈
即是反黑為白,依是依止三寶;要以佛心為己心,以師志為己志。」她喜
孜孜地敘述著。雖然當時情景已忘失泰半,然而「佛心師志」的誓願,至
今依然清晰地刻劃於心版。

「紀媽咪的笑容好親切啊!」相遇即有緣,同年某月在花蓮,她以「一笑
」成為靜暘師姊的幕後;感染到慈濟人的誠懇與熱情,更加確定從事志業
的決心。

早在未加入慈濟行列之先,她於台北東園街一帶已是出了名的「慈善家」
。約於二、三十年前,某回她在針灸風濕舊疾的醫院門口,遇見四位嚶嚶
涕泣的孩子,她好奇地蹲下詢問他們,瞭解到他們的父親正因二度中風送
救,恐性命危急;時已過正午,她摸摸口袋,估算搭公車費用後,將僅有
的四百多元給了最大的孩子,勸慰他去買麵包吃──當時,她先生正臥病
在床,大兒子去當兵,小兒子在念五專,全家生活祗靠小女兒一個月幾千
元的工資負擔。她的經濟向不寬裕,早年,當家家戶戶已有收音機時,她
的小孩還必須站在巷口,豎耳聽著別人家裡播放出來的俠情演義故事;然
而,一遇著比她更為貧苦的人,她卻能傾其所有,從無吝惜。

她的生活相當勤儉,就連內衣破舊了也捨不得買新的換穿,祗央求鄰近的
裁縫店師傅幫忙車縫;省吃儉用、賙濟貧黎,「好心的歐巴桑」美名傳遍
街坊鄰居。正因樂善好施的性情,無形中善緣廣結不少,親友間亦多人響
應她的慈濟工作,她的勸募生涯幾是一帆風順。當然,也有例外的時候,
每當遇到有人反應「慈濟的錢很多了,可以不用再支持」的聲音,她就會
表明態度與立場:「我們的錢是右手進,左手出——因為建設不斷啊!紀
念堂、醫學院、醫療網一樣接一樣的進行。而上個月我們醫院又救了一位
心臟開刀的病人……。」慈濟志業的點點滴滴,她都能如數家珍,原因在
於,每天晚上除了新聞節目外,絕大部份的時間,她都在閱讀慈濟月刊、
道侶、聽廣播,用功的程度,恐怕連大專聯考的考生也比不上。

問她新會員從何增加而來?她形容自己就像廣播電台,隨時覆誦著慈濟世
界裡的美善故事予會員,一傳十、十傳百;她說:「其實會員大都是別人
幫忙介紹的啦!」在認識慈濟之前,她時常至承天寺拜佛,現在則只和自
己佛堂裡的菩薩相向;她俏皮地說:「我安安心心的在家拜佛,去花蓮也
是在學佛;佛菩薩知道我在做什麼,照常會庇佑我的。」她對慈濟,早已
是一心不二志了。

緣於她的慈悲溫柔,子女們對她相當敬愛,二個兒媳也非常孝順,雖然房
屋都還在貸款中,但子女們從未忽視她的生活需求,她滿足的笑著:「我
是愈老愈好命啊!」

她勸募時的交通工具大部份是利用公車,然而,公車亦曾經讓她失望過;
有一回,她好不容易等來一輛公車,正欲上車時,手裡的免費乘車證不巧
被下車的乘客碰落於地,她祇得彎腰去撿,待她起身時,正瞧見年輕的司
機不耐煩的臉色,「碰!」車門一關,揚長而去。她兩行熱淚不禁撲簌而
下;「我又不是坐公車在玩,他為什麼不讓我搭車?」但想起上人及貧苦
的眾生,她又堅忍地噙著淚水,抬頭挺胸,「不可能每回都如此吧!」她
又充滿希望的朝她的菩薩道路前進。

前年底,她急著帶資料給一位即將出國的朋友,過馬路時不幸被車撞著,
整個人坐在地上,動彈不得;一位路人問她年紀這麼大了,怎不好好待在
家裡享福,卻在路上亂跑?她一時忘了疼痛,趕緊拿慈濟小叢書送她,並
說:「我是慈濟的委員……。」為此,她住院觀察了兩個星期,發現脊椎
出現一條裂痕。醫生交代不能爬樓梯、不能跪、不能走路;前兩件她認真
照辦了,唯獨「不要走路」是極不可能的,「不走路,我的功德會款怎麼
收?」

她的會員有四、五百人,遠至基隆、四腳亭、桃園都有,但絕大部份仍以
市區為主。在她受傷的那段時間,雖然必須穿上支撐受傷脊椎的「鐵衣」
,但她仍舊負傷遠赴基隆一帶收善款。

同組住在她家附近的盧秀金師姊知道她患有腳疾又車禍受傷,非常不捨,
若遇有助念等活動,都會先衡量她的身體狀況,再分派適合的工作給她。
「許多師姊都很關心、照顧我們年紀大的委員,上人說要『敬老尊賢』,
我們是『老』,她們年輕的委員有才華,是『賢』,所以,我們是互相尊
敬。」

她有二個願望:第一,當然是希望能做慈濟,一直到腳走不動為止。第二
則是期盼在未來往生時,能夠好好的去而不拖累家人;並且能帶著這顆堅
定的心再回來當慈濟人——「這顆心絕不能迷失掉。」她指指胸前說。

她談著心中的願望,表情堅定而誠摯;沒有矯飾的對白,時時流露出「我
以慈濟人為榮」的眼神,與無限感恩的謙柔,令人深深動容。人間裡盡是
奼紫嫣紅開遍,然而富麗的花朵,怎堪與她清淨如蓮的慈濟願相比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