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我心似清泉
◎真如
陸游有一首膾炙人口的詞,名為「釵頭鳳」,詞中相思多沉痛。史書記載
,放翁娶表妹唐婉為妻,夫妻恩愛引起寡母忌妒,致令仳離;數年後,放
翁與唐婉相遇於沈園,表妹已為他人婦,詩人傷心悲痛故發為詞。


對婆婆心懷戒慎恐懼


中國古代,這類記載多得不勝枚舉,女人相互猜忌欺凌,可憐全部敗下陣
來;這些印象深了,我對婚姻最為戒慎恐懼的就是先生的母親──我的婆
婆。

我告訴他:「我嫁的是你,結婚後,我不要三代同堂。」

我生長在一個困頓流離的單親家庭,家中少有親戚朋友來往,我最喜歡做
的事是唸書,最愛去的地方是學校和書店,最疼我的人就是老師。

老師們像接力賽的選手,從小到大,一棒又一棒,把我送到大學畢業。

高中一次車禍,送我去醫院的是肇事人,陪伴我的也是老師。

爸爸去世時,我跪在床前,握著他逐漸冰冷的手,望著他闔眼斷氣,我的
心湖平靜無波,擠不出半滴眼淚。

書埵酗@些話我始終不相信!例如:「我的家庭真可愛,整潔美滿又安詳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

婚前,我一直像那孤雛,為了脫離那個低溫度的家,在風雨媥臚O高飛。


苦惱的三人行


大學畢業一年後,我結婚了,才發現許多奇怪的事;先生每個禮拜都要帶
我們回公婆家,即使氣氛不怎麼好,他也一定要回去。公公在外地工作,
一個月只回來一兩次,只要他在,全家都很緊張。婆婆交代小孩,「阿公
」要叫大聲一點,不可以亂講話;平日親切可人的大嫂,這時候也顯得沈
靜嚴肅。我一向愛說笑,但在這種時候就自然而然的閉起嘴巴。

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不說話,只是焦點轉移了。

好像大家都在演戲,主角一空降,我們就粉墨登場;男人管吃兼作陪,女
人負責煮飯兼娛佳賓,和國賓飯店大廳那幅「夜宴圖」頗多神似。

先生和我平日愛運動,清晨經常相偕打網球。婆婆來和我們住了以後,我
們就變成三人行;他和婆婆打羽球,我打牆壁。

那一年暑假,先生說想到日本去度假,我雀躍非凡。

他說:「我們帶媽媽一起去。」

我說:「好。」

他說:「我們要和媽媽一起睡喔──」

我楞了一下,隨口問他:「睡中間?」

結果日本沒有去成,我在想:你跟媽媽那麼好,娶我做做麼?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他,他哭我也哭。

婆婆後來搬到小叔家住,他搬到外面自己住,我成了單親。

我儘可能讓一切運作正常,儘可能呵護孩子,不讓他們的心情受到影響,
他每天和孩子通電話,有空就來帶我們出去玩。我不知道事情怎麼會變成
這樣。


我問先生,婚要怎麼離?


我想到陸游的表妹,覺得自己比她還倒霉,她沒有孩子,單身自在;我帶
著兩個孩子,無語問蒼天。

我不要孩子像我,在孩提時代就受盡苦楚,所以給他們一個安定的環境是
我最起碼的責任;先生要求離婚,我覺得很嘔,我問他:「你要怎麼離?


他哼哼哈哈,要我擬稿,我勉為其難,寫下數款;他剛學會電腦,說要用
電腦打字比較正式,我想想也有道理,就讓他把草稿給帶走了。

沒兩天,他來帶走十歲的兒子。他告訴兒子:「我們要獨立。」順便把打
好的離婚協議書給我看,我略為增刪,又請他重打。

兩個星期後,兒子跑回家了,兒子說:「兩個人住那邊好無聊喔!」

先生啐他:「沒志氣的傢伙!」然後把重新打好的離婚協議書給我過目,
我徵詢他的意見,又摻進自己的新構想,刪刪改改再請他重打。

他說:「唉!小真啊!我現在越打越順了。」

好像很好玩。

兒子回來後,我問他:「平常下班時間,爸爸在忙些什麼?」

「打你們的離婚協議書。」兒子回答。

兩個月匆匆過去了,家塈N冷清清,我把多出來的房間租出去。


在上人的法寶堶惕鉾狙


有一天,我拿著孩子的褲子到鄰居高太太家去修補,看到「慈濟功德會」
勸募本影印下來的名單,縫衣機上高高掛著證嚴法師的照片。車完褲子,
她拿兩卷錄音帶給我說:「曾老師,這是我們師父演講的錄音帶,要不要
聽聽看?」

我一看,帶子上面印著:「慈濟功德會的緣起與展望」;回家後,我立即
播放來聽,並把暑假在書店購買的「靜思語」再重溫一遍。第二天,我交
給高太太第一筆功德金,並換了另外兩卷錄音帶回來。不久,寒假到了,
我請了一套三十七道品錄音帶和書,一面聽帶子,一面看書,一面哭。

三十七道品的第一品就是四念處──觀身不淨……觀法無我。無我?那「
我」要擺在哪堙H隨處擺?子曰:「君子不器」,書上的解釋是:「人要
像水,隨方就圓」;一個人要獲得平安幸福,要從本身的改變做起,自己
努力到一個程度,別人就會受到感召,來配合你,贊同你。

家庭出問題以後,我找遍社會資訊:教會、晚晴、生命線、華明心理輔導
中心,他們一致認為:我的狀況不算太壞,還可以挽回,首先要學習如何
和婆婆好好相處。

我的想法很天真,婆婆的婚姻不如意是她的事,為什麼一定要擠到我的婚
姻堥荂H她的問題應該自己去解決啊!她可以參加銀髮族的活動,或者跟
同齡的老人交誼,她有錢又有閒,可以做的事很多啊!

我把相關的資訊給她,她不去。她說:「沒興趣!」我好像踢到鐵板,不
知如何是好,只好把「靜思語」、「三十七道品」再拿出來詳細看,錄音
帶仔細聽,慈濟道侶的刊頭、上人的隨緣開示,尤其反芻再三。我想這
面一定有答案。


寬恕是愛的起點


有一天,我到高太太家去拿衣服,她給我一張上人的法照,背景是佛陀問
病圖。卡片下方印了幾行字。

「對人要時時把握三無,
普天之下:
無我不愛的人,
無我不能相信的人,
無我不能原諒的人。」

上人的話,大多都能引起我的共鳴,唯獨這三句話,讓我喉嚨發燙。

叫我去愛那個拋棄我們母子的人?

休想!

隔天清晨,我去游泳(我家門口就是市立木柵游泳池),我把腰挺得直直
的,把身體儘量伸長,游得飛快,企圖揮掉上人壓在我心頭的那句話,愈
是想揮開,反而愈想愈多。

上人講過一個故事:有一對婆媳都是虔誠的佛教徒,但相處不睦,別人勸
她們:信佛的人應該度大量大,應該彼此相讓,互相包容。但她們不聽;
她們說,如果拜佛、信佛,就必須向對方低頭讓步,她們寧可不信。

在水奡撋蛓撋菕A我想,讀了將近二十年的書,我和這對婆媳到底有什麼
不同?我拒絕改變,積習這麼深……想著想著,就在水堙A我軟弱的哭了
起來。

我很明白,寬恕是愛的起點;有了愛,家的那分溫馨才會回來。

我想起從小伴我長大的許多師長,他們待我如己出,給我的正是人間最崇
高、不求回報的愛和上人對我在晦暗中的指引,一模一樣。

先生愛我十七年,我拿什麼報答他呢?我為什麼不能愛其所愛?我怎麼這
麼自私、這麼冷酷?不但要別人愛我,而且還要獨佔他所有的愛?

我要一輩子做手心向上的人嗎?

一個春日的午後,我到先生住處,去幫他洗曬衣物,順便留些點心放在桌
上。

他回來後,很客氣的打電話來道謝兼警告:「你不要再來了!」幾天後,
我還是去了,但時間改在晚間孩子休息以後。

我第一次晚上去時,他開門看到是我,皺著眉頭問:「你來做休麼?」

我遞上點心和水果說:「吃點東西吧!」

他接過食物,掩上房門。

孤立在門外,想哭,我想起上人說的:「一粒種子種下去,三年才會發芽
,還要配合適當的陽光、水、和養分。」

返身回家,我盤算這顆種子還需要些什麼養分。

第二天晚上,當我遞上點心時,他輕嘆一口氣,讓我進去了。

吃完點心收拾好,返家前,我問他:「要不要讓我親親孩子?」他淚眼相
對,無語回答。

連續一週,我天天帶著陽光、水和養分去看他。

有一次,我帶著女兒一起去,五歲的女兒摟著他脖子抱怨:「爸爸,你住
在這埵n麻煩喔!」

「不會啊,這堣騆清靜啊!」

「可是媽媽來看你,我跟哥哥在家會害怕耶!」

「那你叫媽媽不要來呀!」

「不行啊!我們喜歡她來看你啊!」

說著說著,夜深了,他不放心我們母女騎機車,於是送我們回家。

到了家門口,女兒說:「爸爸,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睡?」

他推託一番,走了;女兒立刻撥電話過去,「爸爸,我好想你喔……」她
嗚咽著,一面擦眼淚。

十五分鐘後,他穿著睡衣回到家堙C進到房堙A他把我搥倒在床上,咬牙
切齒的說:「詭計!」

那個星期天,風和日麗;他搬回來了,距他離家,已好半年。


開始學會縮小自己


此後,我常聽慈濟世界。一天工作歸來的先生,脾氣不是很好,每當他發
怒時,我就在心堳j勵自己:「種子種下去,三年才會發芽……」我一點
都不生氣,沒有人扯後腿,那婼m得出腿勁?

以前,我一直想把他訓練成我期望的模樣,但這幾年的歷練,和這幾個月
來的沈潛思索,我終於明白一件很簡單的事:求人不如求己,唯有自己心
轉,境才會轉;先順眾生,才能轉眾生業。

上人說:「凡夫是糊塗在過去,迷惘在眼前;聖人是覺悟在現在,解脫在
未來。」我這個凡夫,有時候迷惘、有時候清醒;有時候好像覺悟了,但
還是無法解脫。

現在,我每天不忘聽「慈濟世界」節目,有時跪在書桌前面聽,有時一邊
做家事一邊聽,累了就躺在床上聽(先生離家那段時間,我幾乎失眠,但
只要聽到上人的聲音,我就能安然入夢)

以前,我總是把自己擺在別人前面,要別人配合我;自從先生回到我身邊
以後,我開始縮小自己,儘量去配合別人的節奏做事,我比從前忙碌而踏
實,以前,學生的習作改過就算了,現在則細心的批閱,還覆閱兩三次;
用心付出加上耐心的引導,學生連下課都還在我身邊流連,我變得寬柔軟
語、耐勞又耐煩。


從此不再恐懼


過去,我一直生活在不安和恐懼中。童年,家堿O違建,沒有廁所,想上
一號,只有到屋後的水溝邊去解決。國中三年級時,有一次在水溝邊上大
號,忽聞異聲,回頭一看,一個大男人赫然立在我身後不遠處。二十多年
來,那一刻羞得我無地自容的景象,至今猶深銘心中。所以當時,只要考
試沒考好,我就非常難過。我怕自己要留在這沒有廁所的垃圾堆堙A永遠
不得超生。

類似的恐懼,屢見不鮮,深深影響我日後的生活。結婚後,懷孕怕生不出
兒子,有了兒子怕沒有女兒;兒女雙全後拚命工作買房子、車子,一副「
向前賣命」的氣概;待萬事俱備後,大家又流行移民,要到那遙遠的地方
,追尋美麗的夢想,我又拿出陳年的英語課本,一字一句的K起來。但是
,光語言靈光是不夠的,有些中國人橫死異域,是因為不會中國功夫,所
以還得學會幾招拳術才行……。

我的腦子和心經所述的完全相反:有恐怖、有掛礙、也有顛倒夢想。

奇怪的是,進入慈濟這一年來,這些恐慌症逐日淡化消失,只要聽到上人
的聲音,我的心神很快就能統一安定,不再想出國尋夢,也逐漸不再為物
欲所羈絆,「此身非吾有,用情在人間」;我相信此路就是菩提,此地就
是淨土,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人海流離數十載,我終於找到心靈的
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