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誰憐謝家女
──林松典義救社會邊緣人
◎決明
一般人對於「精神病患者」,總是投以詭異、嘲弄的眼光,他們是被社會
所遺棄的一群。在路上不經意遇到一位精神病患,您是以怎樣的態度來面
對呢?是退避三舍免得沾染晦氣?是投以可憐的眼光?還是圍著他嘲弄呢
?甚或好心的送他去派出所?


被社會遺棄的女孩


兩個月前的某一天,慈濟委員林松典無意間「撿」到一位精神異常的女孩
,他卻以另一種方式,付出無限的愛心、耐心與慈悲心,幫助女孩找回她
己失去的人生方向。

那晚,天空下著綿綿細雨,路上行人冷清,時間亦已近午夜,家住中和以
賣水果維生的林師兄,眼見沒有顧客上門,便忙著收拾攤位,準備回家。
突然在他眼前出現一位身穿雨衣的女孩,女孩茫然地從他面前經過,走到
附近的垃圾堆堙A翻撿著垃圾一口一口地往嘴堸e。面對這樣一位舉止怪
異的女孩,尤其是在深夜時分,他心中不免感到奇怪。但眼見時候不早,
又趕著回家,在無暇他顧的情況下,便匆匆忙忙收拾完畢後離開。

那晚他如常做晚課,當他禮佛時,卻無來由地淌下熱淚,內心一陣悸動,
久久不能自已。當晚,躺在床上輾轉無法成眠,腦中盡是浮現著少女翻撿
垃圾的情景,他開始後悔為什麼當時沒有趨前探個究竟,也許女孩正遇著
什麼麻煩,需要人家的幫忙呢!

如此忐忑不安地過了四天。直到第四天中午,午后的陽光正毫無忌憚地投
射在柏油馬路上。忙著做生意的他,偶一抬頭,瞥見有位穿著邋遢的女孩
,正趴跪在被太陽曬得滾燙的路面上。他急忙撂下攤子,跑過去扶起她,
仔細一看,赫然發現竟是幾天前在雨中撿拾垃圾的女孩。

此時,圍觀的人潮愈來愈多,七嘴八舌嚷著:「神經病啦!瘋女人!」「
伊腦筋有問題,管伊幹啥!」女孩似乎沒有察覺圍觀人潮的吵鬧,仍舊沈
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滿心悲憫,不顧看熱鬧者的起鬨,不理旁人的訕笑
,也不管女孩身上發出令人作嘔的臭味,逕自帶著女孩回家。


無論如何都要幫助她


「快!快出來幫忙!」甫進門,他便扯著喉嚨喊,孩子太太全跑出來,瞪
大眼睛看著這麼一位全身髒亂的女孩。不及細說原因,忙吩咐孩子買來麵
包、牛奶,並且取來梳子、毛巾,為她梳洗。層層污垢慢慢剝落,逐漸露
出一張面容清秀、文文靜靜的臉,看著看著,他不禁心酸得落下淚來;她
的年紀與自己的女兒相若,為什麼命運如此悲慘?難道真的是一樣的呼吸
,不一樣的人生嗎?

「小姐,妳叫什麼名字?住那兒,家裡還有些什麼人?要不要我和他們聯
絡?家裡電話幾號?」女孩似乎聽不懂別人的問話,眼神流露出茫然,嘴
裡「咿咿呀呀」地胡言亂語。他一下子亂了腳步,趕緊將心定下來,想到
──上人以慈悲心感化我這塊頑石,可見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既然讓我
碰上了,就表示她和我有緣,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幫助她。

整個下午,太太忙著切西瓜、削水梨給女孩吃,而他則試著用一些簡單話
語和她閒聊。不知過了多久,女孩原本呆滯無神的眼睛轉了轉,嘴裡支支
唔唔講了五、六支電話號碼,「這下有望了!」他雀躍不已,一一試著聯
絡,想不到得到的回答竟是:「我們這裡沒這個人!」「你打錯電話!」
他感到無限沮喪。

「慈悲是需要加上智慧的!」腦中倏地閃過上人的話語,他才想起折騰大
半天,竟沒想到去分局報案,請他們幫忙查詢才是呀!皇天不負苦心人,
幾經波折,終於探聽到女孩姓謝,今年二十一歲,中和市人,已經有無數
次離家流浪的記錄了。


從吃飯穿衣開始教起


電話撥通後,是女孩的母親接的,語氣冷淡,一再表示不願領回,任由她
自生自滅算了。那有親生母親不顧女兒死活的?他覺得事有蹊蹺,追問之
下,才知原來家裡為醫治她的病,已耗盡所有的積蓄,而她仍然瘋瘋癲癲
的,發作時還會打人摔東西,不得已家人只得用鐵鍊拴住她,「那知道現
在連鐵鍊都鎖不住她,我也無法可施,只得隨她去了。」

楞在當場,不知如何答腔。放下聽筒後,他立於菩薩面前,合十沈思良久
。「既然連至親的人都拋棄了她,看來只能盡人事而聽天命了。」他不畏
艱難,決定以菩薩慈悲心來啟迪、感化女孩。

他開始要孩子陪她說話、看書,更重要的是每天帶著她上香禮佛。他想,
倘若一個人連自己都無法照顧,不明白是非對錯,即使給她再周密的保護
,仍有可能受到傷害。他決定從最基本的生活開始教導她。

起初,她連吃飯、拿筷子都不會,不是將飯碗打翻,就是用手去抓食物。
每次吃飯,他都得和師姊兩人費盡氣力,他抓著女孩的手,師姊忙著餵她
,一頓飯下來,總像是打了一場仗般。而洗澡、換衣服更須仰仗師姊,由
於女孩連上廁所都不會,有時才為她換好褲子,馬上又尿濕了,一天下來
,常需換個一、二十次,而師姊卻毫無怨言,「我只是把她當做自己女兒
般來對待,做媽媽的怎能不照顧自己的女兒呢?」她笑著說。夫婦倆對於
這意外的過客,照顧得一如自家人。不僅如此,孩子們常會拿自己的衣服
、玩具給她穿、給她玩,放學回家,還會和她聊天說話,將學校發生的趣
事,說給她聽,完全把她當做朋友。

「這是筷子,是吃飯用的,吃飯要記得拿筷子,不可以用手抓……,這是
牙刷,是用來刷牙的……,」為了讓她學會懂得如何照顧自己,他一次又
一次不厭其煩地示範給她看,師姊亦拉著她的手教她如何穿衣服,如何上
廁所,如何……,全然將她當成三歲的小娃娃,這是需要何等的耐心與毅
力呀!


佛性終於受到啟發


其餘時間,則不斷重覆播放上人的錄音帶,自己也一再轉述上人的智慧法
語。「她或許沒有全部聽進去,但是只要十句中能記得住半句,我就感到
安慰了。」他深自期許著。

白天時間,他泰半把她帶到做生意的地方,一邊做生意,一邊照顧她:到
了晚上,女孩的父親才把她接回家。身為慈濟委員,常常有許多的事情待
辦,諸如收功德善款,帶會員回花蓮、向人介紹慈濟等等,但他仍盡其所
能的照顧她,「假如我忙的話,還有我師姊可以照顧她呀!有時候我出去
收善款,師姊便會陪著她說話,讓她繪畫,一邊還得顧到生意呢!真是多
虧了她。」每一次他總是把一切安排妥當,才放心的出門。

有一次,當他陪著女孩一連唸了三個鐘頭的佛號後,他驚訝地發現淚水從
她的眼角滲出,「有救了!」他欣喜若狂的在心中直呼「阿彌陀佛」。

當他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她父母時,謝先生夫婦以為他是向他們要錢,經過
一番解釋,才了解慈濟功德會完全是以救人為主旨,而獲知林師兄甚至自
掏腰包買衣物給女孩,照顧她一如自己的親身女兒,才感激得直表謝忱。

隔天他與其他師兄、師姊回花蓮,臨行前即交待家人需妥善照料她,又拜
託附近鄰居盯著,免得她四處亂跑,走失了。誰知等他回家時嚇了一大跳
,女孩的雙眼又紅又腫,眼球如金魚眼般突出,家人描述說,她上午還很
正常,誰知吃過飯後即又哭又鬧,趁人不備之際,突然拿起牙籤直往眼球
戳,力氣大得連旁人都拉不住了。

見她傷勢頗為嚴重,他馬上帶她至醫院治療,「所幸佛祖庇佑,上了幾天
藥後,紅腫逐漸消退,否則我真不知如何向她的家人交待。」他說。


慢慢回到凡人的世界


經過此事件後,他更加小心翼翼的呵護她,女孩在他的照料下,亦漸有起
色。一天清晨,天方露白,大地仍沈浸在一片寂靜的蒼茫中。「碰!碰!
碰!」他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所驚醒,「林師兄,開門呀!」門開處,只
見女孩站立門外,他忙問:「發生什麼事?」「沒有,林師兄,我只是想
上你們家禮佛,不知可不可以?」望著她虔誠的跪拜、禮佛,與兩個月前
趴跪於馬路上的女孩,判若兩人。他不禁流下欣喜的淚水,多日來的辛勞
,終於有了代價。

「阿彌陀佛!林師兄,不好意思,真麻煩你們。」如今女孩每次見到他,
總會合十如是說。她已能照顧自己,不太需要人家時時刻刻盯著,「或許
一、兩個月後,她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樣,上班工作了。」他由衷盼望這一
天的到來。

「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一句看似淺顯易懂的話,但是實行起來是需要
多大的能耐啊!

林松典委員,他不懂什麼深奧的佛學,對於醫學知識也一無所知,只因為
無意間「撿」到一位女孩,出自悲天憫人的情懷,他付出愛心來照顧她,
卻奇蹟似地讓原本迷失心性的女孩,再次找回人生方向。「上人告訴我們
:『不談迷信,不談感應』,我只是以上人的『勤修戒定慧,去除貪瞋痴
』來勉勵自己,盡心做我能做的事罷了!」一念善心,救了女孩的一生,
他卻謙言不算什麼;在他身上,閃現的是一位菩薩行者的熠熠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