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寫下歷史的新頁
──奔波賑災十六天
◎玉簪
「大陸」這個地方,印象中只是地理課本上所繪的一葉美麗的秋海棠而已
,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竟能踏上這片美麗的秋海棠。八十年十二月二十
五日,我郤真真實實地站在這神州大陸的土地上。


焦急的看著大雪紛飛


第一次到大陸不是觀光,而是帶著台灣一百八十餘萬愛心人士的期待而來
。是日下午三點,當飛機在南京機場著陸時,首先接觸到的即是寒氣逼人
,徹骨的寒風,與二小時前在香港23°C的溫度相比,真有天壤之別。大
陸送給我們的第一件禮物──鼻水一串。

第二天,氣溫降得更低,雪下得更大,天氣預報傳來的消息是:接下來的
幾天將會是大風雪,聽到如此,大家的心也跟著氣溫直線下降,深恐辜負
十方愛心人士的託負。才不過二十幾個鐘頭的時間,地面上已積雪盈尺,
由飯店房間放眼望去,整個南京市已成一片銀海世界。

所有的工作人員有著共同的願望:祈願大雪快快停止,以方便我們能早日
將台灣同胞的關心送達災民手中,完成愛的使命。上人常言:「願有多大
力就有多大,只要是誠心為利益眾生而做,即使是遇到困境,龍天護法亦
會庇佑的。」

等待的滋味實在不好受,經過兩天,用盡各種方式不斷地聯絡、尋找,在
南京中國旅行社服務的—李駿先生的協助下,終於找到了一位見善勇為的
莫師傅,答應載我們前往全椒。


工作越忙碌,心裡越踏實


二十九日下午五時許抵達全椒,全椒的氣溫又比南京要低上好幾度,據報
導為零下十四度。這種氣溫對於一向生長在四季如春的我們而言,是一項
新鮮的經驗。儘管空氣冷得凍人,卻是抵不過我們所帶來的百萬餘愛心人
士的溫暖;身體雖冷,內心卻是暖洋洋的,天氣越冷也就越覺得自己的重
要。

十二月三十一日,德融師父及林碧玉副總執行長等一行五人在上人的指示
下,於下午六時許趕至全椒支援,投入指揮賑災發放事宜。當晚,林碧玉
師姊馬上召開會議,做工作分配及注意事項說明。希望從次日開始四天內
,完成全椒縣二十二個點的發放工作。整個行程的安排真是緊湊忙碌,儘
管如此,越是緊湊、越是忙碌,大家的心越是覺得踏實,工作的情緒越是
高昂。

此行,每一個人皆使出渾身解數,珍惜著每一個時刻。儘管沒有桌子,但
大家以床為桌、以地為椅,依然做得歡喜自在;做累了的人則到各房去串
門子,「視察」別人的工作情形,好似代上人來督察工作是否認真,倒也
有一番溫馨之感。


愛的暖流初次到息縣


在大家通力合作及當地政府的協助下,全椒四天的發放工作於元月四日下
午九點多完成。次日八點,移師至河南省的息縣及固始繼續另一波的發放
工作。這一日我們破紀錄的行走了超過五百公里的路程,坐了近十二小時
的車,於當天晚上七點五十分抵達息縣,安住於當地人民政府招待所。

由於當地政府對金錢的處理相當謹慎小心,他們不敢事先把錢提領出來,
直到我們到達的當晚十二時,才會同銀行人員將錢提到招待所。為了隔日
能順利完成工作,大家集合在會議室內,會同當地的銀行、糧食局及公安
人員一起服務災民而努力。息縣劉桂榮縣長同時亦以無線電話不斷地連絡
,請各有關單位馬上通知所有的受災戶(包括五個村、二千三百七十一戶
,一萬一千四百五十一人)準時領取發放物與慰問金。整個準備及連絡工
作,一直持續到元月六日上午十時才告完成。

十二時許,當我們抵達關店鄉鄉公所時,一眼望去,只見鄉公所偌大的廣
場上,已是黑鴉鴉的一片人海;場內外站滿了公安人員,亂中有序,同時
也顯示當地政府對此工作的重視。發放前舉行了一場簡單儀式,除了當地
政府劉縣長講話外,德旻師父亦代表致詞,接著由蔣科尼師兄代表朗誦上
人致息縣災民的一封信。至誠動天地,不知是巧合亦或龍天護法,在蔣師
兄朗誦上人致災民的信函時,從樹梢上照射出溫暖的陽光。

陽光帶給我們無比的信心,也代表希望,祈願息縣的災民在陽光及十方愛
心人士的祝福下,自此對他們的生活有新的改善,更期來年能實現「瑞雪
兆豐年」的新氣象。


在冷冷的夜通宵達旦工作


發放完畢,是晚九點五十分抵達固始招待所—發放的最後一站。

這個晚上必須完成二萬八千九百八十八人份的紅包袋裝封,包括書寫、裝
訂、分區、打包等;這些工作除了此行十九位工作人員外,當地政府亦派
出十四位工作人員支援。二萬多人份的紅包,包包裝滿了百萬人的祝福,
我們得小心翼翼地、慎重、誠懇且溫柔的包裝,隔日再一包包親手交到災
民的手中,這也就是上人說的「親手遍布施」。


意外中毒沒有人敢作聲


在工作中,由於天氣冷,室內並無暖氣設備,只有靠著燃煤取暖,在狹小
的會議室裡,緊閉了的門窗加上人多,在空氣不流通的情況下,發生了一
點小意外—一氧化碳中毒。

由於連日的趕路、發放、熬夜,不適者均以為是連日消耗過多體力之故,
並未警覺到是吸入過多的一氧化碳,還暗地堻d罵自己體力虛弱。沒有人
敢作聲,各自悄悄回到房內嘔吐;有些人甚至虛脫到連鞋都來不及脫,便
臥倒於床上,還有人才走到房門口便不支倒地,片刻後才半走半爬地爬進
房內休息。

畢竟是慈濟人,意識告訴我們:你要堅強,你要勇敢,你要有信心!

再提起慈濟人原有的精神,喝口熱水,昂首挺胸,繼續工作。耳邊傳來偉
賢師兄大呼:「奮起吧!同志;努力吧!同志」,那是一種精神力量的鼓
舞。「加油!加油!化城已到,寶城不遠。」另一種高吭的聲音響起,那
是總領隊林碧玉師姊的鼓勵。提腕看錶,竟已是元月七日的清晨五點三十
分了。

一場小小的意外,好在是有驚無險,中毒者皆能平安過關。這彷彿是龍天
護法對我們的一項考驗,考驗我們在最後的關頭是否有足夠的信心與毅力
。整個準備工作,順利地在七點左右圓滿完成。


擔著棉衣走上泥濘的小路


用完早餐,八點整,大家兵分二路各往南、北方向七個發放點,下午則全
體集中在三河尖鄉發放。原本計畫於七日完成固始發放工作,八日返台。
但由於雪困,致使棉衣、棉被未能全數如期送達,送達的部份也因打包不
及未能如數發放,因而延後一天回台時間。

為了讓災民提早一天免受寒凍,林碧玉師姊與固始陳縣長協商,請其無論
如何都要排除萬難,儘快把己送達的衣被發放給災民。

感謝陳縣長的配合,八日,我們終於能將衣被親手交到災民的手中。看見
他們擔著棉衣、棉被踏上歸途,雖然走在泥濘的小路上,腳步郤輕快得像
要飛舞起來般。見到他們快樂的神采,不由得大家也感染了那分濃烈的歡
喜。

回台的機票訂在九日上午九點二十分,由固始到南京還有十多個鐘頭的車
程,二日來與當地的工作人員相處,已建立了情誼,對方也深深為我們的
真心誠意所感動;和他們互道珍重時,所有的人都走到門口揮手目送。接
受他們溫暖的眼神,從木訥到熱情;在揮手互道再見聲中,心中不禁激起
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懷,是同胞之愛的依依離情吧!

元月九日凌晨,巴士駛往機場,一路上煙霧迷濛,地面及兩旁的樹木田野
,皆舖上一層薄薄的白霜,想必又要開始下雪了。再看到雪時,心情已不
再似初來時般沉重,因為,災民已有暖衣穿,也有暖被蓋了。

在等待的時間裡,趁機訪問各個團員十餘天來的心得,有歡笑、有悲慟、
有感慨、也有感恩……句句由內心傾洩,是那麼地真實懇切。

十五點二十分,當飛機起飛時,內心不禁高呼—─再見了,美麗的秋海棠
,再會吧!我親愛的同胞!我們將會懷念你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