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常為饒益諸群生
迢迢金門訪貧行
◎慈瑢

坐運輸機到金門


做夢也想不到,二月二十五日清晨我竟然坐上C一三○的運輸機與慈濟的
師兄師姊們飛往金門。當○○的引擎聲響起時,心中帶著一絲緊張的感覺
,美蘭師姊輕輕唱著「小城故事」,大家和著歌聲比起手語來;松典師兄
坐在右側,手中的唸珠不停地輪轉著,左側坐的是姊夫張君鴻,早上臨出
門前,還接到姊姊的電話,囑咐我出外自己保重,順便照顧姊夫。殊不知
自從去年一起去大陸賑災以後,姊夫已經學會照顧別人了﹗特地陪我們由
台灣到金門的國防部陳上校,真是有緣人,去年慈濟委員應邀上前線,也
是他帶團的。

飛行將近一個小時,這架阿兵哥口中的「老母雞」,開始搖搖晃晃地著陸
,我有些暈眩急忙抓起一旁的嘔吐袋,松典師兄見狀,用他的鐵砂掌在我
背上又抓又打,說也奇怪,先前那股不調之氣,硬是被這活菩薩給打跑了
﹗下機時,只見照馥師姊一臉慘白,看來她是受苦了﹗我趕緊告訴她,回
來時若依然得坐軍機,一定要在林師兄身邊。

過農曆年以後,就一直躲著的驕陽,好像代表主人,向我們露出了歡迎的
笑容。金門防衛部政戰主任親自到機場迎接,並介紹這兩天全程招待我們
的參謀官趙上校及吳少校,只見英姿煥發的吳少校,親切地與去年來過的
師兄師姊打招呼。上車以後智慧師姊才告訴我們,吳少校是她上次來時「
撿」到的乾兒子,這下子大伙兒可樂開了,全升格成了師伯、師姑。



戰事激烈懷當年


在莒光樓堙A為我們放映金門簡介的影片,對金門的歷史、人文、風土、
物產都有一個概括性的介紹,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就是「金門是全國犯罪率
最低的地區」。登上莒光樓,眺望廈門,想來不覺莞爾,去年的八月起,
慈濟委員早已一再深入「敵後」了,這兒仍稱為「前線」嗎﹖

通往古寧頭戰史館途中,我們經過了一段五百五十九公尺長的慈堤,右側
為慈湖,左側為海,兩者本是相通的,築此堤一為軍事用途,另則可「以
湖貯水」對灌溉也有一定的功能。金門缺水是一大問題。戰史館內的青年
官兵,詳細地為大家介紹這場關係我們台灣全島居民命運的戰役,館中收
藏了幾幅描繪此戰役的巨畫,其中一幅堛漫x兵打著赤膊,身上汗珠淋漓
,讓人不自覺地想掏出手帕為他拭汗。站在畫前,可以想像這位畫家,當
時是多麼全神貫注地作畫,才能賦予這幅畫如此活潑躍動的生命力。館外
左右兩側各陳列一輛「金門之熊」,當年若非這兩輛裝甲車在沙灘上拋錨
了,說不定古寧頭大捷就成了共軍的煇煌戰史,而今也就沒有自由繁榮的
台、澎、金、馬,因緣真不可思議啊﹗

啟程前曾聽丘秀芷師姊提到我們可能夜宿「坑洞」,原來迎賓樓僅露出個
前廳,其餘二千多坪的房間部分,全部是鑿山建築的,它是世界獨一無二
的「地底旅館」。接待單位用心地為我們準備兩桌素席,對慈濟人來說,
這實在太豐盛了﹗儘管大家「用心惜福」,還是留下許多食物,我們開玩
笑地說:如果真是盛情難卻,應當建議金防部比照新聞局,折合現金給我
們拿去濟貧。



訪貧組陣容龐大


下午所有的人兵分四路;三路分往中正圖書館、南雄師、金西師演講,一
路訪查照顧戶。早在台北,慈濟人已分工分組,此時讓其他來賓自由選擇
,居然所有的作家、記者們都決定和訪貧組同行。恂師父就率領著二位作
家、五位記者及昭昭師姊、照馥師姊和我出發訪貧,陳上校及趙上校也都
發心帶路。

手上有五個個案要訪查,二戶在金城鎮,一戶在金湖鄉,一戶在金寧鎮,
最後一個在烈嶼鄉,必須乘船到小金門,礙於時間,只得暫時放棄。在四
個小時中,我們跑了三個鄉鎮,訪查五戶人家,最後放棄了到八二三戰史
館參觀的機會。雖然烈嶼鄉的個案無法去,但是有位村幹事臨時要我們去
看一位智能不足的陳女士,因而不增不減,仍是五戶。

我們帶去的五份資料中三份是新個案,一份是照顧戶,一份是已自立戶。
新個案的訪查先從村公所處作初步的瞭解。許先生住在金城鎮,因病開刀
三次,熱心的鄰居,為他募了十多萬元已用盡,家中有九十高齡的老母親
,四個稚齡的孩子,太太幫人家洗碗,但收入不固定。由整潔的環境,及
老太太梳理光潔的頭髮看來,許太太必定是位勤快的婦人,不由得對她肅
然起敬,再怎麼坎坷的命運,只要勇敢地扛,那有扛不起來的﹖



雖窘迫但很堅強


接著到金寧鎮安美村公所找莊先生的家,村公所幹事呂愛國先生熱心地騎
上他的摩托車為我們帶路。進得門來,莊家二老笑盈盈直道謝﹗他們都按
月收到慈濟的善款。案主和四位兄弟在台灣做工,其中兩位先後發生意外
,試想如果不是莊先生養病在家,莊家二老不是也很孤單嗎﹖告別莊家,
呂先生提議我們去看同村的一位陳心富女士,陳女士智能不足又喪夫,育
有一男一女,男孩也是弱智,幸得小叔收容;但小叔也有八女一男,負擔
已重。心富的家是一棟洋房,在門口看到她,她有點畏縮、寡言,有個大
男孩蹲在門邊,就是心富十八歲的兒子,他伸出手去搶一個小女孩手中的
洋娃娃,屋內跑出另一個女孩,告訴我們,心富是她的嬸嬸,父母親出去
工作,老祖母在屋內,她才小學二年級已頗為懂事,像是大姊姊的樣子。
踏進屋內,看到新穎的電視機、電鍋。老奶奶已經九十四高齡躺在房內的
八腳古床上,知道我們的來意,就說:「謝謝你們﹗我們家還過得去,心
富有個女兒嫁到台灣,每個月會寄來七、八千元給媽媽,所以不用你們幫
忙,真的很感謝﹗」走出他們家,心中很明白,這家人需要幫助,但不是
金錢;最耽心的還是這群稚齡孩童的安全,如果金門有慈濟委員就好了﹗
呂先生還告訴我們:他曾多次向心富小叔-蔡先生建議,讓嫂嫂戶口獨立
,以便領取政府的幫助款,但都被婉拒了!蔡先生說:「兄長已往生,那
有不照顧嫂嫂的道理﹖」這份兄弟之情真令人感動不已。



困苦中的幸福滋味


金寧鎮的戴先生案已經停濟,但難得來此,就去看看他們。戴先生當年因
車禍而無力養家﹐又逢幼子克團跌傷腦部需要醫藥費,所以幫助了他們一
段時間,後來案主復原,孩子們也長大了,在台灣半工半讀、生活已無匱
乏,所以停濟。在通往戴家的路上遇到一位長得粗粗壯壯的小男孩,向他
詢問起戴家,才知道原來他就是小克團。得悉我們是台灣來的,他忙說爺
爺今天去台灣,他們全家近日剛從台灣回來。走進敞開的大門,又是一處
窗明几淨,很高興看到一個家庭重新站起來。當他需要的時候,大家去扶
他一把,陪他度過那艱難的歲月:人生難免有坎坷的時候,人性的光輝就
是顯現在互助、互勉上。回頭望見小克團在門口揮手向我們道別,真羨慕
這堛漱H,多麼自在啊﹗留個小孩在家,門也不上鎖,比起在台北的很多
人,門上三道鎖,出門要保鏢陪著,「有」好像也是一種負擔。

最後一站是黃先生的家,幸好有趙上校熱心地尋尋覓覓才找到。也不知道
是從何時開始,他已經接過我手中的照相機,擔任起訪貧組的攝影師和嚮
導。黃先生因常頭痛而無法工作,太太相當年輕,生了四個男孩,最小的
送給別人撫養。黃先生斯文有禮,與我們交談時,臉色白皙,又不斷冒汗
,昭昭師姊關切地提醒他去診查甲狀腺,問到他的經濟問題,他表示尚有
些微積蓄,暫時無需請求我們幫助。臨別,一家人在門口送我們,我回頭
對黃先生說:「看你多幸福啊﹗妻子為你生了四個兒子,她還年輕,你要
多疼多教啊﹗」又對黃太太說:「先生身體不舒服,有時難免脾氣不好,
你要多體貼哦﹗」剎時黃太太的眼眶濕潤了﹗趨前緊緊地握住我的手。



熱心會員擔起訪貧工作


因為時間的匆促,總覺得此次探訪照顧戶未能盡責,對這幾個家庭,縱然
只是一面之緣,卻會牽掛。金門地區迄今尚無委員,但是有許多熱心的會
員:如過去一直為我們作訪貧工作的土地銀行陽名聲先生,幾佪月前調回
台灣工作,他又介紹銀行的經理王先生,而適巧王先生身體不適,因而有
這些個案未按時訪查。回來後我們將繼續連繫,再請王先生去探望他們,
當天陪同我們的趙上校也是古道熱腸,亦應允以後會協助照顧貧戶。

訪查照顧戶的任務,使我們成為跑得最遠的一組,看遍了金門明媚的山水
風光,如果不去記憶它曾是個殺戮戰場,想想穿梭過的大街小巷,處處都
整潔有序,家家都居不閉戶,民風純樸,又是全國犯罪率最低的地方,金
門實在可以說是一片人間淨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