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異鄉閃耀慈濟燈
慈華師姊英國傳佈菩薩情
◎謝寶慧
慈華師姊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呢?以前就曾聽聞:她一個人常跑到街上,
聽到說台灣話的就上前拍人家的肩膀問:「你是台灣來的嗎?」大家都說
她膽子好大。當她出現在我們面前時,比想像中的還年輕許多;略帶磁性
、低啞的嗓音和爽朗、熱情的個性,彷彿以前我們就曾熟識般。



難行能行的精神考驗


七十九年七月,慈華師姊因夫婿工作調動而舉家遷移至英國,在不同的民
情風俗下,欲推展慈濟志業,無疑的,正是「難行能行」的精神考驗。台
灣的民眾能夠清楚的知道慈濟各項志業的發展,其具體的成果已獲致大家
的肯定、認同,因而會員的成長亦極為迅速;然而,「在英國的慈善事業
僅能以『氾濫』來形容,再加上多數人不了解慈濟所致力的標的,究竟已
深入到何種程度?也因而『慈善』,並不能引起他們的共鳴。」

師姊舉例說,剛到英國時,有天孩子拿張為癌症中心募款的單子,請媽媽
簽名支持,單子上寫明募款方式──有人很愛說話,則規定自己在一天之
內都不能說話;有人不會說話,則讓自己在眾人面前歌唱……。他們用自
己最難達成的方式,博取大家的支持。他們初到英國,英語能力尚非很好
,於是師姊的女兒,就規定自己在一個星期內得看完兩本英文書;若周圍
的親朋、鄰居能夠認可的話,就簽名響應捐款,等她兩本書都確實看完後
,再一一去收款。

原先師姊很贊同此種募款的方法,讓孩子們明瞭:幫助別人是用「心」,
而非用「錢」,不像以前在台灣,小孩動不動就伸手說:媽媽我要買愛盲
鉛筆,媽媽我要多少錢捐給某……。可是,當地人也一直利用人們這層同
情的心理,如:一個小女孩推著娃娃車,媕Y放個洋娃娃說:我的孩子沒
飯吃,請你幫我好嗎?──凡此種種不勝枚舉的例子,一而再,再而三,
讓人最後祇得選擇「躲避」。因此響應這類慈善勸募的狀況,並不是很熱
衷。



篳路藍縷的拓荒時節


至於當地的留學生和華僑中,老一輩的華僑,嘗盡留學歷程及身處異鄉的
苦楚,多數急欲握存實質的名利,以尋求足以依恃的安全感;「而留學生
們則都是『戴帽子』出來的──一頂學士帽。」師姊說,「有些人高傲的
站在名和利的角度來審視你,倘若沒有知識性的訊息傳達給他們,也很難
說服他們認同。」雖然所遇到的瓶頸很多,然而「一切的『難』,似乎都
是理所當然的。在慈濟訊息相當缺乏的情況下,自己是不是仍舊做得信實
?表達能力是否足夠?這些對我們來說都是挑戰,需要時間讓這堛漱H了
解慈濟;慈濟一向是踏實一步步做出來的,他們了解得愈深,也愈能有番
作為。」

從慈濟道侶及月刊,知道許多台灣方面的活動訊息,前一段時間獲知大家
為大陸賑災工作所做的努力,師姊一直以身為委員,卻沒有發揮任何功能
為憾,於是便向先生提議:「我們也來辦場賑災義賣會吧!」當地慈濟會
員知道師姊的計畫後,亦紛紛熱烈響應,捐獻衣物、洋傘、中國結飾品、
文具……等參與義賣。八十年十月六日,眾人在專門以汽車為攤位拍賣舊
物的CAR BOOT公園,舉行首次的義賣活動。在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內,
義賣品幾乎銷售一空;「所得善款雖然不多,但慈濟的種子,已慢慢在每
個人心奡茪U。」下午在慶祝雙十國慶慶典茶會上,師姊更藉此華僑共聚
一堂的難得機會,希望能在會場擺設慈濟刊物,將慈濟「慈悲喜捨」、「
濟貧教富」的精神傳遞出去,此舉立即獲得自由中心(因為中、英無邦交
,此為類似大使館的機構)戴瑞明代表的首肯、支持。當天慈濟道侶、月
刊、錄音帶,都成了會場的寵兒。有些僑胞並希望能長期閱讀,以知悉慈
濟活動。



為大陸賑災舉辦首次茶會


在英國,人們非常注重和家人相處的居家時刻,因此師姊所舉辦的活動,
也以家庭聯誼的茶會性質為主。八十年十二月廿九日,趁耶誕節大家休假
之便,籌辦了第一次的茶會。為了讓他們除書面資料外,也能了解賑災團
在大陸所做的點點滴滴,師姊直接由英赴大陸與台灣的賑災團師兄姊會面
,欲實地拍攝一些受災的畫面回去。

回想起在大陸的所見所聞,侃侃而談的師姊,眼裡剎時竟不自主的泛起淚
光。「同樣的同胞,卻生活在如此天壤之別的國度堙A記得我給一位老太
太一顆巧克力,他高興得抓著我的手,那種感覺好酸……」

師姊拭去眼角的淚水接著說:「還有一位失明,拿著柺杖的老太太,不知
從多遠的地方來,那天好冷,我想請他到旁邊坐,他兒子卻答,媽媽不要
坐,因為她的褲子尿濕了。我要她趕緊回去換褲子,免得著涼,老太太一
味地堅持要看台灣的同胞,感謝我們為他們蓋房子……。」說著,慈華師
姊又是一陣感傷。

四十多年的政策阻隔,隔絕不了的是人們稟賦具有悲心的善念,而此不正
是上人所言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嗎?



愛心關懷越南難僑


在該地他們訪貧、急難救助的對象,大都集中在倫敦市郊肯迪郡添士密區
的越南難僑上。

據說這些能逃出的難僑,在越南都是些企業家和知識分子,他們從經濟的
鼎盛顛峰淪落至需靠人救濟的谷底,雖然英國政府對他們提供了不錯的福
利措施,但是流離淪亡的憂思,加上語言的阻隔,讓他們習慣於封閉自己
,對於同樣皆從越南逃出的同胞,亦缺乏休戚與共的牽繫關懷之情。其中
也有少數不會自怨自艾,走出自我者,通常能讓小孩接受較佳的教育,為
自己開創另一片藍天。但也有許多孩子受父母親的影響,總認為自己是被
歧視的一群,他們大多從事餐廳的工作,凌晨打烊後,就聚眾賭博,直到
天亮才睡,而後再開工做事;他們認為父母親都接受濟助,因此對撫養親
屬的觀念相當淡漠,以致許多的老人在精神上都很孤寂。

「我們去看他們,頂多握著他們的手,給予他們精神上的鼓勵,因為他們
大部分都講廣東話,言語的阻礙,使我們所能表達的非常有限。」但師姊
仍然鼓勵其中懂得國語的僑胞:「須靠自己的力量,扶持同胞們站起來。
」現在他們之間,也有了志工隊的組織。

該郡的吳傑先生曾在越南擔任小學校長及新聞記者,識得中文。自從在雙
十國慶的茶會慶典認識師姊後,即不停地向師姊詢問有關慈濟的訊息,興
起欲讓該郡同胞看懂慈濟刊物,改變以往消極而又無同胞愛的心念。他請
師姊提供靜思語及童心映月等為教材,每半個月編刊一次,讓他在添士密
區自宅所設立的「興文學院」,教授同胞認識中文。

而志工隊每月平均兩次的難民區探訪和急難救助所須支付的交通、禮物等
花費,完全由師姊負擔,「在他們未有機緣體會『捨得』的這份快樂時,
我出錢,他們出力做事。」那些添士密區的志工們亦不免懷疑著:世上怎
會有如此好的人呢?在師姊熱心、關懷的協助下,添士密區「耆英會」的
老人們,已慢慢能走出自我。現在紅十字會的堪醫師也加入每月固定聚會
、義診的行列,落實慈濟「予樂拔苦」的宗教情懷。



入慈濟,嶄新人生的開展


想起當初與慈濟結緣,師姊形容自己是「偷跑進來的」。當年她因參加韻
律課而認識文素珍師姊,經由文師姊的介紹而知道慈濟。「在那時的觀念
堙A認為只要少買一件衣服就可以幫助窮人,所以很樂意捐款濟貧;偶而
去探視貧戶,也覺得這是很簡單的社會救助工作,根本未考慮自己是否有
這個能力擔起委員的職責。」

由於從小一直在平順的環境中成長,父母的呵護、師長的疼愛,使得師姊
變得自主且權威。師姊回憶先生要娶她時,弟弟竟告訴未來的姊夫:「我
姊姊可是出名的兇喲!你能制服得了她嗎?」

「回醫院擔任志工,慢慢地有了自我省思的機會,並且漸漸體會到上人的
用心與偉大;擔任了懿德媽媽,才了解為人媳、為人妻、為人母的多重角
色關係,自己卻只一味地在懵懂中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家堛漱p孩在上
小學前,一直托褓母照料,有了這層了悟,師姊把女兒接回來決心善盡身
為人母的責任。每回師姊從花蓮回來,不管是脾氣或說話,都變得很柔和
,先生打趣的說:「你乾脆到花蓮住一個月,讓師父好好的調教、調教吧
!」「以前總覺得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現在才明白是人家寵我、讓我。
」慈華深有所感。



孜孜開鑿人性甘泉


去年,他們帶英國公司的銷售經理來台灣,並安排他到故宮博物院及花蓮
參訪,那位銷售經理說:「一個公司的老闆,若能吸引十五個員工,已經
頗具向心力,而師父竟能吸引二百多萬人,那他一定是『聖人』囉!」他
還準備工作暫告段落後,要寫篇靜思語的觀後心得讓大家分享。

至今英國的聯絡處已有約五十位的會員,幕後委員也有四對半,想起當初
只有夫婿賴順昌在旁支持協助,而今已獲得這麼多人的認同,這是師姊最
感欣慰的地方。師姊拿了一封留學生陳偉裕寫的信給我們看:

「……在生命本源的探索中,益發感知人類性靈醇美、祥和的可貴,也漸
漸悟出人我之間真誠關愛、機心或忘的胸懷,方是追逐生命圓滿終結足可
依循的道路。」

「我曾展讀靜思語的二小篇章,除了震懾其章句義理之發人省思,更有無
數的感觸湧上──世間事能生而知之者甚少,凡多一分用心,必能多一分
收穫;世間理則不然,因為那是一種內修自持的工夫,何須假藉外力而得
。自然宇宙的美,在於山川大地、浩瀚穹蒼;世間凡人的美,則在於行誼
風範,在於纖塵不染的明淨心靈。」

「此刻夜已深,抬頭仰望闃黑的夜空,益添鄉愁的思念,然而想到生長於
斯的方寸天地間,有無數人正孜孜不倦的開鑿人性甘泉,除了汗顏己身能
力抱負淺薄,更願為修身自勉的心志增添一分心願──祈願每個明日,皆
為善心始、善事終。……」



驀然回首,花香滿園


就如師姊所說:「我只希望能以家庭的溫暖潤澤他們的心,他們離鄉背井
,而英國的物價又如此昂貴,我所能做的,也只是邀他們常到家婸E聚、
打打牙祭。不管他們能否接受慈濟,將來他們回台後,回想起在英國的歲
月,在他們的心奡縝章L的感動,相信他們會記得裘依(師姊的英文名字
)──而她是慈濟委員。」

一個沛然莫之能禦的生命體,擔荷如來家業的信念,也宛若磐石般堅定,
在師姊的心堙A一切事彷彿如尋常飲水,她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慈濟人柔
和忍辱的形象,定會在英國發揚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