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另一個階段的起步
慈院六周年慶現場
◎編輯部


☉院長曾文賓教授

慈濟醫院的六周年紀念,可說是慈濟歷史上極重要的關鍵點。回顧民國六
十八年五月,上人為了不忍見到病苦中的患者無處就醫,同時也要提昇東
部地區的醫療水準,因而提出興建慈濟綜合醫院的構想。七十二年的二月
五日,我們舉行了醫院第一次動土典禮,由當時的省主席──李登輝先生
主持典禮。

但是,因為軍事的需要,使得醫院用地被收回;七十三年四月,我們在現
址又舉行了第二次的動土開工。本來預計三年要完成的建築,因為各界熱
心的支持、參與,加上建商的努力,大概只花了二年三個月的時間就完成
了。七十五年八月十七日醫院啟業,當時全體員工只有一百五十名──醫
師十四位,主治醫師也只有六位,其餘住院醫師則派往台大醫院,接受為
期二年的訓練。

這期間,慈院的住院醫師由台大醫院輪派支援。護士小姐當時只有四十八
名,其餘的是醫技、行政人員;而到今天為止,我們醫師的陣容增加到一
百二十位,護士四百六十七位,醫技人員九十四位,加上行政人員,總共
九百六十二人。

七十七年,我們被評鑑為準區域醫院及教學醫院。而目前病床數已有五百
七十床,且預計從九月一日開始,又將增加八十八床。

此外,門診平均一天看一千零三位病患。加上急診處也有九十三位病人,
總計一千一百位,最高的記錄還曾達到一千四百零四位。

回顧六年來的耕耘,雖然成果相當可觀,但往後的路還漫長,所以要更加
努力。團結就是力量,一個團體組織,成員來自各方,各有不同的性格、
意見,但是如果醫院本身具備魅力,大家對醫院有歸屬感和向心力,再經
過溝通產生共識,統一、整合全體的能力、人力,醫院自然能有更遠大的
發展。

另外,希望慈濟也將朝更制度化的方向邁進。印順導師也曾講過:應該運
用管理理念,大家建立共識,來達到醫德的發揚。慈濟一直以服務為目的
、救人為理想,享受現有的光耀,即時創造新的慈濟高峰。



☉醫學院籌備主任李明亮

今年七月,我離開住了近三十年的美國,回到這個地方,參與慈濟醫學院
的籌畫工作。

目前,我們在硬體方面積極規畫醫學院的建築設備,軟體方面則禮請國內
外專家學者,強化師資陣容。教育工作是百年大計,我們希望能有一個好
的開始,所以一定要穩紮穩打,在做好一切事前準備後,才會正式招生。

醫學院暫定開三個學系:一為「醫學系」,它包含內、外科,二為「公共
衛生系」,三為「醫技系」。學生名額預計招收一百二十名。我們將採取
精兵制,重質不重量,對於學生,我們除了給予醫學方面的專業教育外,
更要運用慈濟團體的特質,讓學生們充分薰受人文教育,以培育出上人常
提到的「良醫」。

由於我本身是個小兒科醫師,所以習慣將事物的發展,用「孩子在成長」
的眼光去看它。孩子成長過程,依序是嬰兒期、幼兒期、兒童期、青春期
…….每個階段不同,我們的教育方法和目標也不同。

慈濟醫院己有六歲,它應該重新定位了。一般人在孩子六、七歲時,就開
始送到學校去讓人教;而慈濟醫院正好相反,它現在開始要教人家──除
了發揮醫院服務病患的功能外,更要擔起教學、研究的責任。

教學和研究是一項無形的長遠投資,它的花費龐大,在短期內又看不到成
效和回饋,因此極少有人願意做這種工作。今天,上人有眼光、有毅力,
勇敢的設立醫學院,做這種表面上看不到,但對民眾真正有貢獻的工作,
實在值得大眾敬佩和引以為傲。

醫學院雖然不似醫院和病人有著密切的直接關係,但從整體上來說,沒有
醫學院就無法造就、培育醫師;因此慈濟醫院由綜合醫院邁向教學醫院,
這是一個必然進展的可喜現象。而醫院和醫學院的關係,有如人的兩條腿
,這兩條腿在大腦的控制下,得互相配合,否則,就無法穩妥地往目標走


我將在上人指導下,盡全力和慈院合作,和大家共同完成慈濟志業。



☉醫研中心陳幸一教授

成立醫學研究中心之前,我曾請教上人:「用小動物來做醫學研究,是否
有違佛教理念?」上人回答:「假定能促進醫學發展,提高醫療品質、學
術水準,就可以從事研究。只是在做研究之前,要誠心持念往生咒──恭
敬小動物是為了醫學研究而犧牲,以此心態去專心實驗就對了。」

當時,我覺得上人不但具有佛家思想,還具有現代科學家的新觀念,於是
,我也就漸漸參與醫學院的籌畫工作。直至李明亮教授七月份回來後,我
欣喜未來可以和好長官共事,所以也在八月份舉家由台北來到花蓮定居。

醫學的領域是浩瀚無垠的,它的進展,也是日進千里。在慈濟人文精神的
陶冶下,絕對可以培育具有愛心、醫德的醫師;而醫術的養成,則有賴醫
學院的成立,如能配合基礎醫學,帶動臨床的研究工作,醫院的醫師和醫
學院的學生,就可以長期的浸淫在一個優良的學術環境中。

由術德兼備的醫師帶動醫療服務,並進而推廣研究和發展的工作,這對慈
濟而言,是一個重大的突破。

慈濟醫學研究中心準備做階段性的規畫,現階段希望鼓勵一些臨床醫師加
入研究工作,以便將來和醫學院的老師能夠互相交流和溝通。中、遠程階
段,則希望能夠整合基礎和臨床的研究,並藉著研究論文的發表,提升研
究員的學術地位,凸顯地區的醫療特色。若能發展出重點的研究群,就可
培養大師級的人才,而藉著他們在中外醫界發表的研究報告,也加速促進
慈濟國際化的腳步。



☉來賓金維諾教授

來到精舍和醫院,我感覺像是回到家一樣。

我一直認為,用人性化的管理方式所得到的管理效果,是最大的。我到歐
洲也住過院,他們細心的照顧我,讓我感覺非常親切。到慈濟來,雖然我
沒有生病,但是上人關心我的身體健康,仍安排了我住院做健康檢查,護
理人員對我的關懷,同樣讓我覺得很親切,因而讓我有「家」的溫馨感覺


剛才聽了很多同仁的講話,無形中也讓我再教育一番。我覺得慈濟,不只
是藉著醫師們的醫術在濟世救人,同時也透過你們的行動,在救心──救
人的心。怎樣才能把慈善事業做好?我想不僅要發揮我們的智慧,還要發
揮我們的技能,而更重要的,是要讓接受治療的患者,經由我們的「治療
」,得到更多的啟發與感受。所以,我覺得你們所從事的工作是偉大的,
在你們為患者醫療,和他們接觸的過程堙A不僅治癒了他們的疼痛,同時
影響了他們的思想及心靈;我想這是最難得、最重要的。

慈濟的事業,確實是偉大的事業。來台灣的這段期間,適逢慈濟醫院六周
年紀念,也讓我知道你們在短短的六年裡,竟然做了這麼多的事情。而你
們今後的路還很長遠,你們要更努力將它發揚光大才是,在此也十分謝謝
你們所給予我的招持。



☉骨科主任陳英和

去年四月底我出國進修,今年七月初回國,在國外停留了一年兩個月,主
要學習的方向有二:一為臨床學科的觀犘,另一為參與基礎醫學的研究。
在國外我總共提出七篇論文,其中四篇是主論文;這幾篇論文目前己經陸
續被發表、接受。每一篇論文都附上慈濟醫院的名字,我以為,這也象徵
著慈濟國際化的趨向。

在六周年院慶的今天,我有如下的感想:

第一,進入慈濟六年多,慈濟不曾虧待過我。以出國進修這件事來說,它
對一個醫師的成長相當重要,比起在別的醫院任職的同班同學,我出去的
時間不比他們慢,實在很感激醫院給我這個機會。

第二,慈濟目前的名氣非常響亮。記得七十五年我剛從台大轉來慈院時,
每次被問到「在哪工作」時,都得費上一番唇舌介紹。而這一次出國進修
,在美國所參加的各種華人社團活動中,遇到的每一個人都知道慈濟,功
德會、醫院、上人,他們也都耳熟能詳,這一點令我感到莫大的安慰;顯
然我們的努力,己經普獲大眾的了解和肯定。

第三,此次在美國進修時,發現一家很有名的連鎖性慈善醫院,對象限定
兒童病患,所有的醫療照顧完全免費;令人感動的是,醫護人員在照顧病
患的同時,會對病患的人格給予最大的尊重,讓病患在接受治療時,全然
沒有「被濟助」的心理負擔,這一點是很值得學習的。

回國後,發現整個醫院變大了,骨科的編制也擴充了。慈院在七十五年啟
業,七十六年院慶時,骨科尚附設在外科之中,當時病床約只二十五床,
每個月的手術數目大概在三十台左右,醫師就只有我一位;而今天,骨科
有四位主治醫師、十一位住院醫師、八十七床床位,每個月手術數目,也
在一百六十台左右。

數目增加的本身,代表著一種進步,但我們同時要求醫療品質也能有所提
升。至於品質提升的方式,不外人員的培訓,和次專科的設立。由於目前
人力充裕,我們將開始朝此方向進行。

此外,我要借用這個機會呼籲、請求大家:在現代的骨科手術中,骨骼移
植的需要量極大,它屬於器官捐贈的範圍,深切盼望你我能夠一本同體大
悲的情懷,在適當時機,捐贈出自己的臭皮囊,讓它能繼續發揮功能,嘉
惠有緣的眾生。



☉急診室主任趙凱

去年此時,我曾向大家報告,東台灣交通事故居全省之冠,其中又以外傷
處理最迫切需要。為了因應這種狀況,我們積極成立了花東第一支「外傷
急救小組」,由各專科醫師為重傷患者服務。成員包括慈院胸腔外科、骨
科、神經外科、一般外科、整型外科等專科醫師,隨時發揮堅強的緊急救
護功能。

急救小組自成立以來,發揮莫大功能。上個月,省桃廖廣義院長東來探望
「台大傳統醫療服務隊」,在秀林鄉義診的學生和醫師們;當經過清水斷
崖時,不慎被落石擊中,造成重傷昏迷,旋即被送往省花急救。後來慈院
接到請求支援的訊息,外科蔡伯文主任、曾院長以及多位醫護人員,立即
組成開刀急救小組,前往省花急救。

經過緊急處理後,終於讓廖院長病情穩定下來。因為慈院有急救小組,才
能如此迅速的趕去支援。

另外,十三日晚,急診室送來兩位因車禍而受傷的小孩童,在送來時己經
沒有心跳和呼吸,其中一位五歲孩童經電腦斷層掃描得知,有腦水腫現象
,立即予以降腦壓救治,不久病患心跳復甦,送入加護病房,目前觀察治
療中;另一位在送來之前己腦中缺氧三分鐘,當別家醫院宣布無效後才送
來慈院,經由外科蔡伯文主任施予搶救,雖仍回天乏術,他的家人很感激
我們的搶救態度。由以上的例子,足以顯示我們急救小組的功能。

在急診室,我們還有一項先天上比其他醫院還要有利的資源──我們的志
工師兄、師姊。每當有病患送來時,師兄們便幫忙推病人去檢查、拿X光
片……等,相信在其他醫院,你一定找不到這麼一群為人義務服務,還面
帶微笑的志工。有一次有人問我:「你們急診室那麼忙,病人又多,如何
支配人力?」我說:「我們有一群無怨無悔的志工呀!」醫師、護士的人
力有限,如果沒有師兄師姊的幫忙,我想怎麼也無法照顧那麼多病人;很
感謝大家!



☉病理科主任許永祥

很榮幸在慈濟醫院服務兩年,兩年來的主要工作有二,其一是檢查外科醫
師切除下來的病理標本,而對這些化驗過後的標本,我都很用心的處理、
保存起來,做為將來護專和醫學院學生的教材,可說讓這些病理標本沒有
絲毫的浪費。

另一項工作是從事病理解剖。到目前為止,病理科一共做了十二個解剖病
例。令人深深感動的是,這十二個病例,全都是病人本身在世時,自願答
應將遺體捐做學術研究;當然我們也不敢浪費病人的任何器官,期望讓病
人們的愛心捐贈,發揮最大的功能。

我們平均每兩個月就舉辦一次病理討論會,到目前為止,已舉辦過八次,
而我們教育的對象並不只限定於慈院的醫師,凡所有花蓮地區的醫師,都
可以來參與我們的討論會,以提升、增進自己的學術領域。相同的,除了
在我們醫院做病理解剖之外,別家醫院有需要支援的,我們也一定前去幫
忙,目前即已幫忙門諾醫院做完一解剖例。

在工作之餘,我會努力的為將來醫學院的學生準備教材資料,為上人所說
的「良醫」培育而鋪路。



☉內科醫師藺汝平

到慈濟剛好滿五年,七十五年慈院剛啟業,我正在花蓮當兵,當時前來醫
院支援的,都是台大的醫師。那一屆的總醫師很多是我的同學,像黃呂津
醫師等,所以我當兵那段期間,時常利用放假的時間,到醫院來找他們聊
天,順便也來看看醫院這邊的情況。當兵時,體力通常會比較好,但是也
因為較少接近書本,相形之下,頭腦顯得有些退化啦!所以也乘此機會來
複習一下學校所學的。

那時候,經常會遇到需要急診的患者,由於身強力壯,也因而支援不少急
診的個案。那時心裡有個感觸,為什麼在慈濟所碰到的,都是一些較嚴重
的情況?打聽的結果,發現當時花蓮地區,有許多已被別家醫院宣布沒有
希望的病患,他們仍抱著僅存的一絲希望到慈濟試試看,因此大部份是即
將往生的患者。這讓我深深感覺到,花蓮太需要醫護人員的投入。退伍以
後,我便前來報到,加入慈濟的行列。

五年的歲月,有甘有苦,讓我學到了兩件印象深刻的事:第一、是上人教
我們如何去愛病人。在學校裡,所學的都是些救人的技術,但是醫師的技
術,要能夠完全的發揮在病人身上,這還與個人的人格、個性,以及當時
客觀的環境相關連。比如說:你若睡眠不夠,或者正在發脾氣,那時對病
人的態度,跟平常心情愉快時,就會不太一樣。

我一直學習著上人的精神──用心去愛病人,這點對一個醫師言,是相當
重要的。待在這裡幾年,覺得自己每年都在進步中,和五年前剛來到慈濟
時相較,整個心境的轉變,實是無形的成長,也謝謝上人給予我這個成長
的機會。

第二個體認,就是這裡的工作比較忙碌,所以體力的培養顯得格外重要。
幸好我初來那幾年,剛當完兵,體力還算不錯。在此我也請各位同仁,要
多注意運動,鍛鍊自己的身體,這樣才能勝任救人的工作。

還有一點,要乘這個機會跟同事道歉,由於家父是因尿毒症往生的,我一
直有個想法──希望能提供給尿毒症的病人最好的照顧,卻也因為求好心
切的關係,在這幾年裡,有時候與同仁之間,會有比較心產生而引發一些
誤會,在此一併向各位致歉。



☉小兒科醫師郭煌宗

感謝上人的慈悲,成立了濟世救人的機構;感謝大家的愛心,建造了慈濟
醫院,更因此而給了我到德國進修的機會,

多年來,在從事小兒科的診治中,發現有智能不足、腦性痲痺、癲癇等三
類異常孩童,他們的症狀若能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就能減輕許多傷害。
可是大多在父母的忽略,或雖然發現,但外在環境的限制下,無法對這些
病童做妥善的照顧,以致造成很多的家庭困擾和社會負擔。而如何去改善
、幫助這種現象,一直是我最大的使命。

基於這種動機,加上上人的認同、醫院的支持,我得以前往德國進修。兩
年半後的今天,我獲得了醫學博士學位,也取得德國的小兒神經科和腦波
醫師的專科資格。

出國期間,我除了進修自己專業之外,對於殘障兒童的身心復健問題,也
投入相當大的精神、時間。最近,欣喜的得知慈院已有成立「慈濟兒童發
展復健中心」的打算,相信在各方面的配合下,我們將能夠幫助那些異常
的孩子,陪他們走好早期人生的路。

目前,慈院已有「兒童身心發展特別門診」,許多病童遠從高雄、台東、
新竹等地區前來接受治療。我們非常需要面露衷心笑容的志工,加入我們
的行列,先在此歡迎大家,謝謝大家!



☉耳鼻喉科醫師盧漢隆

記得六十九年,還在台大唸書,參加晨曦學佛社時,就由學長帶領成為功
德會會員,當時即對上人和功德會委員們心生敬仰,也種下前來慈院服務
的因。

來慈院一年多,對上人所謂「看病人而不是看病」的開示,體會良多。

舉例來說,以前在診治病人時,如果經過檢查,確定他沒有毛病的話,我
可能就會先入為主的判斷病人是神經質,或直接告訴他:「你沒有病」;
來慈院後,我細細體會上人的話,設想病人的立場,既然病人前來就診,
即使診斷沒有毛病,也表示其心裡方面有所擔憂,於是我就加強對他做心
理建設。在這種情形下,我通常都能很圓滿的替病人解除身心的病苦,上
人的法,使我多了一項看病的武器。

我自己本身學佛,能在慈濟服務,既能聽上人開示,又能完成自己的事業
,是一大福報。



☉六四護長王馨惠

七年前從學校畢業的時候,為了便於在家裡照顧家人,就在住家附近工作
;可是家人高興了,自己並不開心,好像缺少了什麼?失落了什麼?

就在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從一本「慈濟月刊」上知道了慈濟醫院,從此,
我知道我要找的是什麼。所以五年前,我來到了慈濟,走入慈院大廳的剎
那,我就下定了決心;決不把行李再搬回家,也就這樣我留到今天,已有
五年了。

在慈院,環境中所接觸到的都是感恩,都是不求報答的付出、愛人。佛陀
常講「慈悲」,也就是在告訴我們,唯有經由人類愛的智慧,才能夠展現
生命的充實與價值。所以在這裡,我學會了愛人;而父母也在逐漸了解慈
濟之後。放心的把我交給了慈濟,因此他們知道在慈濟長大的孩子,不會
變壞。

慈濟醫院就像是一個大家庭,同事之間就如同手足,上人就像一個大家長
;往後,我會秉持「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精神,視病人如己親,更會
時時提醒自己,實踐上人常說的「甘願作,歡喜受」,在自己的工作崗位
上,好好的盡一份自己的力量。我想,唯有在自己工作崗位上好好的做,
才是對大家最好的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