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即使暗角,也有清風明月
難行能行的菩薩行者──劉阿貴老菩薩
◎王齡珠、凌雪
佛陀於四十二章經的第十二章說:人有二十難,第一難即是「貧窮布施難
」。布施是佛教的修行方法-六度波羅蜜之首要。上人亦曾開示:布施是
表示「愛」的方式,是一種「付出」,表示能縮小自己、擴大心胸,關懷
天下的人。確實,布施不是有錢人的專利,而是一分虔誠的付出,在慈濟
世界中,更常見到難行能行的菩薩行者。


留給比我更需要的人


十一月二十日,例行志工座談會中,台東志工蔡秀琴師姊,敬呈一筆善款
予上人,這是一分難行能行所布施出來的愛心。布施者是年邁的劉阿貴老
菩薩,在一般人認為不可能的情況下,他卻省吃儉用攢存餘錢,行布施之
道。

劉阿貴老菩薩,今年已八十七歲,住在台東市鯉魚山上的龍鳳寺內,由於
孤老無依,是縣政府列案的一款低收入戶,每月領取二千四百元的救濟金


師姊們第一次來探訪他,是因為有熱心會員提報,他孤老無依又生活困苦
,需要幫助,因此前往做新個案訪視,以便給予他適切的撫助。

但是當師姊們表明來意後,老菩薩卻搖頭道:「我生活很好,不需要幫忙
,還是留給比我更需要的人吧!」老先生身體硬朗,耳聰目明,儼然是位
老修行者模樣。

事隔未久,他非但沒有接受慈濟的濟助,反而將日積月累的積蓄透過慈濟
功德會,捐輸給需要濟助的人。師姊們第二次再來拜訪老菩薩,是為了感
謝他的善舉。這次的感覺令前來的幾位師姊,更覺親切,覺得他也是位很
貼心的慈濟人,因為他的心和慈濟人的心一樣。


一念善起,重獲光明


劉阿貴老菩薩原是竹東人,二十多歲便隻身前來台東,本性勤勞且樂於助
人,年輕時做過木材行也做過茶園的工作,因為工作認真,頗受老闆的賞
識,手邊也存了些錢,只要聽到有任何需要幫助的人,他皆不吝於伸出援
手。

可是好景未常,台灣光復後沒幾年,老菩薩眼染惡疾,雖然遍尋名醫,仍
然無法奏效,積蓄幾已用罄,終告暫時失明。後來有人告訴他一個小偏方
:只要用貓的眼睛來塗抹,眼睛便可復明。然而他卻搖頭道:「為了我個
人的一點小利益,而要犧牲另一個無辜的生命,我於心何忍呢?況且這只
是無跡可考的小偏方,真實性如何,沒有人可以確定。」

或許就是這一念善起,沒多久,有朋友介紹他食用一種草藥,效果奇佳,
二年後,老先生眼睛即慢慢復明,視力如常。

老人家年輕時,亦曾有過幾次的姻緣,但皆因自認為命中註定不宜結婚,
而終生未娶,然而卻活得輕安自在。


居一坪半空間已滿足


劉老菩薩是受過菩薩戒的佛教徒,當他得知龍鳳寺要整修重建時,便將身
邊僅有的積蓄十萬元捐獻出來,(時已六十八歲),條件之一,是讓他終
生在此掛單。寺內便撥出一個約一坪半大,位於樓梯下的狹小空間給他住
,每月且施予他四百元買一斗米過活;如此終其一生,可以有個棲身之所


後來台東縣政府憐其無依無靠,列為一級貧戶,每月領取救濟金,此外台
東另一慈善機構華福中心,亦按月予以補助。老人家自覺生活只要夠用即
可,因此將錢省吃儉用存下來,在行有餘力之時,親手遍布施。


心靈富足的菩薩行者


雖然未列入慈濟受濟個案,台東師姊們只要得空,便會輪流上山去採望他
,給予他精神上的溫慰,或者順便帶些蔬菜、水果去探視他,視長者如親


日前老人家身體不適,經診斷察覺為心律不整。雖然身體欠安,但他仍然
十分樂觀,甚至自己準備後事,以便百年之後可以不打擾太多人,了無牽
掛;同時交代經常來照顧他的社工員──劉玉英小姐,將十萬元善資捐給
慈濟,發揮它的利用價值。

上人在瞭解老菩薩的行徑後,不禁讚歎:「這十萬元的價值,比一千萬元
更大!老人家真是位既知足,又有智慧的修行者呀!」同時並囑咐台東地
區師姊,多去關照他,讓他精神更豐沛。

十二月廿二日,上人例行全省視察會務,途經台東之時,蔡秀琴師姊特地
陪著老菩薩來見上人。雖是年事已高,記憶衰退,然而他仍掩不住興奮之
情,頻頻與上人話家常。

紅塵俗事的紛紛擾擾,彷似從未沾染到他心頭,他的心一如遠處的青山綠
水,那麼地澄澈、清明……。


布施是一分虔誠的付出心


凡夫心最難克服的,就是內心的貪欲。在佛陀時代,有一位貧婆把自己的
頭髮剪下,換了一盞油燈,一樣可以燃燈供佛,可以行布施;另外一位貧
女,窮得僅有身上穿的一件破衣服,於是把媄怜聾U一塊來供養佛陀……
。劉阿貴老菩薩雖身處貧困,然而卻以自身微薄的力量,力行布施,誰說
貧窮一定布施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