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美麗金邊的衣裳
──外蒙發放日記
◎梁安順
「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粉紅的小臉、活潑的眼睛依舊,只是衣衫襤樓;
當接獲我們送上的禦寒衣服時,
這個原本擅長舞蹈、歌唱的民族,
暖襖加身,欠身行禮,立時在雪地婸景q起舞……





《十二月二十七日》台中分會


今晚,台中分會新委、慈誠隊授暨聯歡會中,上人為我們傳心燈。盞盞的
燭光劃破了周遭的寂黑,點點心燈增添會場無限溫馨。


燭光千里


餐中有燃燒的不滴淚蠟燭,注視著閃爍的火光,想起上人常對我們的教化
──不良發揮良能的人,就像一根沒點亮的蠟燭一樣,不能發揮它的功能
;縱然其外表多美觀,也祇是裝飾品罷了。一根蠟燭點亮了,再傳給別人
,不但沒有減少自己的光明,又讓黑暗的四周更明亮。

想想明早就要到千里之外,飢寒交迫、冰天雪地的外蒙,看到今晚在聯歡
晚會中的慈濟小菩薩們,那麼買力的在為呼籲援助外蒙而表演時,真覺太
溫馨、太有福報了。彷彿盞盞心燈的光芒,已由會場照射到千里之外的外
蒙,照亮了黑暗的雪路,暖和了那些孩子的身、照亮了他們的臉龐,更溫
暖了他們的心。

晚上十一點,我和蕭惠特、羅明憲師兄自台中出發,由慈誠隊邱錦州師兄
開車準備前往桃園機場。為了讓邱師兄能早點回家安心好睡,為了不讓上
人為我們明早趕班機擔心,我們寧願早到六個小時,到機場睡在凹凸不平
的硬坐椅上。

從台中分會即將出發時,委員師姊急急忙忙地從廚房跑出來,喊著:「慢
點慢點!為你們準備的炒香菇、鹹瓜蒲、菜頭蒲都好了,馬上包好讓你們
帶走。」隨後,從廚房裡急急地走出幾位資深委員,其中一位手上提著一
個袋子,裡面裝滿了他們的愛心、關懷與祝福。另一位師姊說:「我們用
心炒,你們要用心享用哦!」

車子慢慢開動,幾位師兄師姊成排站著跟我們揮別,我把手伸出窗外,想
揮揮手時,有位媽媽級資深師姊用雙手緊握我的手,感覺是那麼溫暖,讓
我十分感動。她們真心的關懷、細心的料理與祝福,再度使我想起「菩薩
的心,最媽媽的心」這一首歌。



《十二月二十八日》桃園機場→香港→北京


早上在桃園機場,與台北的呂芳川、張君鴻師兄會合,乘坐九點中華航空
班機,於十點三十抵達香港啟德機場,轉乘中國民航班機至北京。

在香港候機時,巧遇一位台北去的地勤空服人員,他看到我們身上慈濟標
誌,問我們是不是要到大陸賑災?我們告以這次將到更遠的外蒙發放救濟
物資時,他問:「你們出來的一切費用,由誰支付?」蕭惠特師兄說:一
切費用全部自理。他投以驚訝的眼神,隨後問道:「那你們平日的工作怎
麼辦?」「請假嘛!」蕭師兄說。他於是以驚歎的口吻直說:「真了不起
!」

豈止我們呢!所有慈濟人不都是如此嗎?就如上人在聯歡會上說的:「點
燃心燈後,身處其中的你們,或許不覺得美,但站在他處看,盞盞心燈相
輝映,實在太美了!」

大家依序步入登機門時,長廊有位中年男子,由橫臥的座椅跌落地上,不
斷扭動著。其他旅客在旁圍觀,蕭師兄看到,一個箭步上前扶了他一把,
待他坐穩後,始發現他因中風行動不便。事後他再三表達感激之意,坐在
他旁邊的旅客也為之動容。


一樣的心


一行人抵達北京機場,李時師姊已在等候,到北京飯店時,由台北來幫忙
的的台北蒙古同鄉會常務理事烏凌翔先生亦來歸隊。烏先生過去已經跑了
多趟蒙古,對於他的同胞非常關心,也有多位能通漢語的蒙古朋友在此。
烏先生得知慈濟救援團要到蒙古,特地由台北自費搭機趕來幫忙,並聯絡
了他的蒙古朋友為我們翻譯,著實為整團工作的順利達成,幫了很大的忙
。他曾說:慈濟人能做善事,他當然也能。此種為善不落人後的精神,令
人感佩。

當晚在旅社,北京中國曉峰出國人員外匯商品服務公司副總經理沈雲桂女
士來訪。由黃華德師兄介紹和團員們認識。

本次外蒙救援物資數量龐大,包括一萬套童棉衣褲、童棉內衣褲、手套、
帽子及兩萬雙襪子、一千八百套老人棉襖衣褲和毛毯五千條,共約有三十
九噸重的救濟品。為確保將這些禦寒衣物及早運到,上人決定以包機空運
,分別從二十六日至三十日共分九架次飛機運送。黃華德師兄於北京,在
天氣、人力、物力均惡劣的環境中,不斷地和蒙航、北京民航局、海關等
方面聯繫和溝通,在接近年關及蒙航飛機班次有限和通訊不良的因素下,
整個工作亦倍感困難。所幸沈雲桂女士曾接洽過慈濟大陸賑災事宜,對慈
濟工作多所了解,經她與當地民航局等有關單位溝通後,方能使貨品於三
十日順利運達外蒙。

黃華德師兄表達了大家對沈女士的謝意,她則說:「能為慈濟做點事,真
高興。若沒有做好,才真是難過呢!」又問:「還需要我幫什麼忙嗎?」
黃師兄笑說:「會的,相信以後還會有許多機會的。」沈女士說:「好!
那機會可多了!」在笑聲中,大家都深以能為慈濟工作為榮。



《十二月二十九日》烏蘭巴托


早上九點,乘中國民航由北京起飛,經一千三百五十公里,越過沙漠、高
山、冰河,兩小時後,抵達外蒙古首都烏蘭巴托──蒙文的意義是「紅色
英雄」,室外溫度攝氏零下二十五度,一個白雪覆蓋,天寒地凍的城市…
…。


白雪覆蓋


抵達烏蘭巴托機場時,烏凌翔先生的蒙古朋友──在烏蘭巴托研究所工作
的圖木爾教授已在等候。經他的幫忙,迅速通關。

中午用餐時,早三天來的林偉賢、楊亮達師兄特別高興。因為在飲食、生
活習慣不同的蒙古,冬天裡是食牛、羊肉、喝乳茶,而慈濟救援團依上人
的教示,必須全面素食,因此他們兩人前三天吃的,盡是由台灣蒙藏委員
會救援蒙古的白米飯拌鹽吃。我們帶去的素食罐頭、花生、泡麵,對他們
而言,是最大的享受了。

隨後,林偉賢師兄向大家報告目前工作進展情形和遇到的困難。雖經多方
的溝通,但因車軌大小不同與鐵皮缺少,奶粉仍停滯在大陸邊界二連浩特
站,運輸停滯,影響發放時間。



《十二月二十九日》烏蘭巴托


早上九點,乘中國民航由北京起飛,經一千三百五十公里,越過沙漠、高
山、冰河,兩小時後,抵達外蒙古首都烏蘭巴托──蒙文的意義是「紅色
英雄」,室外溫度攝氏零下二十五度,一個白雪覆蓋,天寒地凍的城市…
…。


白雪覆蓋


抵達烏蘭巴托機場時,烏凌翔先生的蒙古朋友──在烏蘭巴托研究所工作
的圖木爾教授已在等候。經他的幫忙,迅速通關。

中午用餐時,早三天來的林偉賢、楊亮達師兄特別高興。因為在飲食、生
活習慣不同的蒙古,冬天裡是食牛、羊肉、喝乳茶,而慈濟救援團依上人
的教示,必須全面素食,因此他們兩人前三天吃的,盡是由台灣蒙藏委員
會教援蒙古的白米飯拌鹽吃。我們帶去的素食罐頭、花生、泡麵,對他們
而言,是最大的享受了。

隨後,林偉賢師兄向大家報告目前工作進展情形和遇到的困難。雖經多方
的溝通,但因車軌大小不同與鐵皮缺少,奶粉仍停滯在大陸邊界二連浩特
站,運輸停滯,影響發放時間。幸好衣服、毛毯等由空運搬送,及時運抵


下午三點,蒙古紅十字會會長蘇拉先生,在會館內特別佈置一座蒙古包,
做為雙方會談的地方。包內右上方掛著上人的法相,左邊掛著慈濟法船標
誌,橫匹則是用英文和蒙文寫著上人的法語:「只要有心,就會有福」。


有心,就有福


在此蒙古包前,蘇拉會長舉行了簡單的歡迎儀式,並對慈濟基金會在蒙古
最需要的時候,給予適時的援助,表示由衷的感激。他請團員們代轉遠蒙
古人民對上人的感恩之情,並希望今後蒙古與台灣能因了解而更密切,未
來蒙古紅十字會能與台灣慈濟長期合作。

隨後烏蘭巴托孤兒療養中心、兒童扶養中心、教育中心及殘障代表等,均
致詞表達感恩之意。

張君鴻師兄亦代表本團致詞。

他說:「尊敬的女士先生們:我們是來自台灣的佛教慈濟基金會的代表。
我們的會長是釋證嚴法師。今年八月間,透過蒙古紅十字會會長蘇拉先生
親自到台灣告訴我們,有部分蒙古朋友遭遇生活上的困難,急需協助,我
們的會長釋證嚴法師非常關心,曾先後兩次請本會黃先生與林先生來蒙古
了解實況,發現有一些家庭、孤兒及老人,他們的確非常迫切的需要幫助
,尤其在冰天雪地嚴寒的冬天。於是慈悲的證嚴法師流著眼淚呼籲所有有
愛心的民眾及基金會的會員們,捐出金錢與力量,並派遣我們來到你們面
前。我們依緊急救助的方式迅速處理,用飛機運來五千條毛毯、一萬套衣
服、帽子、手套與襪子,還有一千四百多箱的奶粉,希望這些物資能讓需
要幫助的蒙古朋友們,在寒冬媟P到溫暖,也接受我們誠心的祝福。在此
更感謝協助這件工作進行的所有朋友們,容我們道謝並說一句佛教祝福的
話──『阿彌陀佛』!」


腳步與喘息聲


在整個歡迎儀式中,蒙古電視台、廣播電台及新聞報紙傳播媒體記者,均
在場錄影採訪。

林偉賢師兄指著上人的法相向大家介紹:「這是我們的上人,慈濟基金會
會長證嚴法師。我們看到橫匹上寫著他的法語──只要有心就會有福,在
座的都是有善心的人,所以大家都會是有福的人。上人曾講過──有願就
會有力。希望從今天開始,在不久的將來,蒙古的孩子也能幫忙別國的小
孩。」

隨後舉行記者招待會,蒙古電視台記者訪問了楊亮達師兄。楊師兄介紹慈
濟四大志業及在各國所成立的分會和國際救難工作,並報告這一次的救援
人員均自費自動參與。

當天晚上蒙古電視台即播出訪問實況。以前也曾有其他國家到蒙古救援,
但從未像這次一樣,連續幾天都在電視上報導,可見蒙古對這次慈濟救援
工作的重視。

會後開始分配工作,將由機場運來的衣、褲、帽、手套等分類,由一樓搬
到二樓。由於蒙古紅十字會館位於二樓,且空間有限,要儲放三十多噸的
救濟品相當不易。而一萬套衣服中,衣、褲、帽、手套、襪子,必須重新
整合,分裝在一萬個袋子裡,因此,相當花費時間、人力,蒙古紅十字會
約有二十人參與是項工作。

如此一樓、二樓、三樓的搬運、裝袋工作忙碌的進行著,累了喝杯水再做
。大家只有一個信念──今晚必須把明天要發放的六千套趕裝完。

不知不覺,時間隨著急促的腳步和喘息聲,慢慢地流過,衣服濕了又乾,
鼻水流下、拿血也流出。



《十二月三十日》紅十字會


直到凌晨五點,我們才完成預定工作。團員們穿上雪衣、皮帽,在黑夜的
雪地上,由紅十字會館走回旅社。除了天寒地凍外,天上的月亮和星星同
我們在家鄉所見到的,沒什麼兩樣。

除了人種語言不同外,蒙古紅十字會志工們,和我們有相同的工作熱枕和
愛心,前幾天他們和我們一起工作到凌晨兩點,今天更到五點,以後的幾
天仍然如此。其中有年輕人、少女,甚至老年人。一位瞎一眼的老先生,
幾天來從不缺席,更不早退,全程配合工作,此一精神令人敬佩。

這幾天是蒙古的耶誕節假期,隨後就是新年假期。為了配合我們的發放工
作,為了能即時給予受寒受凍的同胞有溫暖的衣服穿,能在除夕前或新年
有新帽戴、有新衣穿,他們犧牲了個人的享受,同時也享受這分犧牲所得
到的喜悅。從他們的奉獻精神中,我們可預期外蒙必定能在很短的時間裡
站起來。不禁令人讚歎:真不愧是成吉思汗的子民!


凍紫的小手


早上在紅十字會館前,發放烏蘭巴托附近中小學校貧困學生的衣物。由於
學校已放寒假,因此必須在前一天晚上透過電視傳播消息。

在攝氏零下二十度的室外發放衣褲,工作人員必須頭戴毛帽、毛戴毛手套
、身著羽毛大衣方可禦寒;而前來領救濟品的孩子當中,卻有許多孩子沒
戴帽子、手套,身上穿的衣服也很單薄,有的孩子兩邊臉上都凍得龜裂,
紅紅的臉、紅紅的鼻子、流著鼻水,真叫人心疼。

他們真的不冷嗎?我試著脫下手套想把所看到的紀錄起來,但是刺骨的寒
氣,讓我無法寫上兩行的字,冷得讓我受不了、凍得使我無法動筆。慚愧
的,我必須再套上手套,同樣的,負責攝影的羅明憲師兄,也是凍得手都
無法換底片。

蒙古的基層教育非常成功,孩子們都很有禮貌,當他們接受衣服時,會很
真誠的向我們致謝和握手。我脫下手套握他們的手時,發現他們凍得發紫
的小手,是那麼冰冷,真希望我溫暖的手,不僅帶來台灣小朋友的愛心,
也能溫暖他們的心。有的孩子高興地當場穿上我們給他的衣服,在穿時自
然地背向我們,從這小地方,可以看出孩子們平日的教養。


佛教中心負責人


下午,蒙古佛教中心負責人來訪。這是一位女眾居士,她表示,該中心成
立於一九九○年,是由一群女眾居士組成的,她本人是一位數學老師兼少
年輔導員。該中心是經蒙古佛教甘丹寺住持的支持成立的,平時除定時拜
佛唸經外,並經常做青少年輔導及教育工作者的演講。她希望能從她本人
開始,在蒙古不管出家眾或在家居士的佛教徒,都能發揚佛教精神,多做
些社會工作。

林偉賢師兄也轉述了上人的教化──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精神及佛法生
活化、菩薩人間化的理念,並報告了慈濟的緣起及目前四大志業概況。林
師兄表示,在蒙古雖然遇經濟改革困難,卻是民眾最需要正確宗教信仰的
時候,但願將來蒙古佛教界與台灣佛教界多聯繫,以期對蒙古民眾有真正
的幫助。

晚上七時,黃華德師兄、李時師姊及他們的兒子黃重儒,適時由北京趕到
蒙古支援。蒙古紅十字會會長蘇拉向他表示,起初以為只是奶粉而已,真
料想不到,會有這麼多衣物的救濟。



《十二月三十一日》紅十字會


本日發放工作分成二組,一組繼續在紅十字會館前發放昨天未完成的貧困
學生衣物,另一組則到孤兒院發放毛毯和衣服。


哈達的敬意


一早蒙古佛教中心負責女士,帶來介紹該中心的錄影帶和象徵蒙古佛教中
心對上人最高敬意的哈達,希望我們代為轉達他們對上人的敬意。

今日的發放工作依舊人潮如湧,門口由兩位約六十歲的蒙古長者把關,從
進出的情形,使我們覺得蒙古人相當敬老。有一位約七歲的小男孩,也是
貧童,在現場他自動拿椅子給一位約五十多歲的殘障男士坐,非親非故,
態度卻非常自然;更有幾位小朋友自動幫忙將一包五十公斤重的毛毯推送
出去。他們熱心參與的精神令人欣喜。

看到成排成隊等著領濟品的蒙古朋友,使我想起小時候,美國天主教發放
奶粉時,我和母親也曾在排隊領救濟、醫療品的行列中,而今時空不同,
角色替換,內心感觸良多。

下午三點,烏蘭巴托第四十一中學老師巴圖爾蘇倫先生,送來他親手做的
包子和一壺熱騰騰的乳茶,抵達時我們正要用午餐。嚴寒的氣候裡,熱包
子、乳茶來得正是時候,不知他在雪地上走了多遠的路,才把東西送到我
們的手裡,心中有無限感恩!

他說:當他從電視中知道自己的學生,領到我們給他的衣物時,知道孩子
們新年將有新衣穿、新帽戴,可過個溫暖的年節,他決定代表學生表達他
們的感激之心。

從他眼中滾動的淚光,我們深深感受到他的真誠,也為孩子們如此好的老
師而慶幸。


無聲之愛


蕭惠特師兄是台中分會手語隊的資優生,萬萬沒想到在台灣學得的手語,
意然在蒙古發揮功能。他和烏蘭巴托聾啞學校的學生用手語比畫,竟能充
分溝通,彼此都很親切,成為聾啞學生們爭相合照的對象。在語言不能溝
通的國度裡,聾與不聾,啞與不啞,又有何兩樣?蕭師兄告訴這些聾啞蒙
胞說:我們是從很遠的台灣來的,希望能與你們建立友誼。

晚上我們來到蒙古孤兒學校和孤兒幼稚園及嬰兒療育中心,原本要送給他
們最需要的奶紛,卻因運輸未到而暫延,只帶來了毛毯。嬰兒療育中心收
容了零至三歲的小孩,孤兒幼稚園的孩子長大及學齡時,即到孤兒學校就
學,制度規畫相當完善,老師及護理人員也非常有愛心。

我們將台灣小朋友寫給蒙古孩子的祝賀卡片帶去給他們,祝福小朋友們新
年快樂。有這麼多小朋友的愛心關懷,相信蒙古今年的冬天將特別暖和。
所謂禮輕情意重、千里送鵝毛,孩子們,我們已將你們的心意送到了。

孤兒學校的大孩子們也以簡單的樂器歡迎大家,並以茶點招待(糖水和餅
乾)。校長致感謝詞並以哈達獻給上人,由張君鴻師兄代表接受。

孤兒幼稚園裡的孩子,以最天真無邪的笑容,主動伸手和我們握手,我們
也以剛學會的蒙語「新年快樂」來祝福這些蒙古孩子。當我們把禮物拿給
這些學齡前小孩子時,他們用雙手來接,並把東西分給大家共享。這麼可
愛懂事的小孩,我們實在不忍心見他們拔餓受凍。

晚上回到紅十字會館已十一時半,為感謝全體紅十字會志工犧牲和家人團
聚的除夕夜佳節,配合此次的發放工作,全體團員將所帶去的熱包、外套
、人參粉、泡麵、雪褲、巧克力……等,留下來和他們結緣,並祝他們新
年快樂、大家平安。



《元月一日》汗烏拉區


早上,利用空檔參觀了烏蘭巴托名剎甘丹寺,見到喇嘛們帶領一群善男子
、善女人在寺內頌經祈福。我們隨俗在寺外一象徵吉祥的圓木柱上,手按
圓木繞行一周,衷心祝福蒙古人民吉祥如意。參觀了寺院旁整排大小的法
輪,大家也隨俗地轉動法輪,內心則有無限的感慨。上人常教化我們,唸
佛要唸出心中的大慈悲心,要啟發良知發揮良能,唯有轉動慈悲的心念,
方能轉動法輪。願藉由慈濟來轉動此地的心輪,那麼轉動法輪才不會流於
宗教的儀式。


溫暖的淚


離開甘丹寺後,來到了汗烏拉區,在一所廢棄的皮料工廠內,發放七百二
十九位孤獨老人毛毯、衣服。自從蘇聯共產解體後,隨即將在外蒙的輕援
與設廠也跟著遷走,留下的祇是個軀殼。為了能讓老人們留在較溫暖的室
內等候,我們把發放點選在屋外,讓老人們拿了衣物、毛毯之後,能馬上
順路回家。我們給他一句恭敬的「阿彌陀佛」祝福和雙手的緊握,常會看
到幾位老人激動地強忍著淚水,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其中有兩位接到救濟衣物的喇嘛──八十二歲的達西道爾基先生和六十七
歲的道爾基蘇倫先生,以身為佛教徒為榮,當場高聲頌經祝福大家一路平
安、萬壽無疆,盛情感人。

當天晚上烏蘭巴托電台播放幾位接受濟助老人的訪問,當他們訴及內心的
感受時,禁不住痛哭失聲;尤其一年較年長的婦人,更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即使聽不懂他們的話,亦能感受他們內心的感恩之情。


小姊妹即席獻唱


下午到二十九中學體育館內發放三百個貧困家庭,我們在籃球架的兩邊,
掛著佛教旗和慈濟雜誌。

發放時,一對雙胞胎姊妹普魯蘇倫、普魯都勒瑪小妹妹,為表達內心的感
謝之意,合唱了蒙古民謠──「山上的小鹿」、「我的父親是牧人」、「
謝謝!謝謝吧!我的小學老師」、「滿都海」等四首歌,豪放的個性、嘹
亮的歌聲和可愛的表情,搏得大家如雷的掌聲。

發放完後,我們到郊區拜訪幾家貧戶。其中一戶,被熱水燙傷的低能母親
躺在床上,先生早已去世,三個稚齡的子女一起生活,孩子們的飲食都必
須自己料理;全家只靠政府每月十八美金的補助為生,而當通貨膨脹嚴重
,這些微薄的補助根本難以維生。

結束了今天的發放工作,在外蒙古的工作也暫告一個段落,明早我們就必
離開蒙古了,剩下未完成的工作只能委託蒙古紅十字會代勞。

在此次救援蒙古工作中,更感激的人太多了,除了蒙古紅十字會全體工作
人員,不分晝夜的全力配合發放外,翻譯圖木爾教授,更幫了雙方大忙,
由於他不厭其煩的全天候辛勞,圓滿了雙方的溝通,方得以使此次救援工
作順利進行,真是功德無量。


遠方的謝意


臨走前,蒙古紅十字會長蘇拉先生,轉交了致證嚴上人的感謝函:他說-

敬愛的證嚴上人:

首先我要在遙遠的蒙古,祝福您佳節愉快,並且很高興能代表蒙古人民,
對您的慈悲致上最深的謝意。您的幫助,已經使得蒙古成千上萬的貧、病
、老、殘的人民以及孤兒、單親兒童,能有如此特別又有意義的快樂新年
,而他們所受到的援助,正是幫助他們抵抗如此寒冷嚴冬非常重要的物資


我們不僅非常感激您深遠的慈善力量,並且已經將您援助我們的實際情形
,告訴了我們的政府。我們很驚訝,由林先生所帶領的慈濟基金會的工作
人員,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不眠不休、夜以繼日的完成如此偉大的
工作,我們對於慈濟基金會,將在未來的三年繼續支持我們的援助工作,
感到非常興奮,並且希望我們為了所有需要幫助的蒙古人民的合作計畫,
能夠順利的展開,而且能夠成功的完成。

在未來,我們計畫能使居住在戈壁阿爾泰省和烏墨戈壁省的貧苦人民,改
善生活的環境,而且在這二個地方,繼續建造紅十字會的社會福利中心,
以便為更多的窮人、殘障者和孤兒服務。

我們一直記得您所說的──有心就有福、有願就有力。而且我認為這樣的
理想目標,正是紅十字會想要學習的慈濟精神。

最後:致上我們最深的敬意與祝福。

蒙古紅十字會會長蘇拉敬上



《元月二日》蒙古→北京


早上離開蒙古飯店時,蒙古紅十字會人員,早已經在那兒等候了。他們為
準備這一次發放的所有資料,已經多日徹夜未眠。


再見,烏蘭巴托


幾個年輕人接送我們到機場,當我們要通關,有位二十七歲的年輕蒙紅人
員站在關口,一一和我們握手,我們走了很遠,他還在那兒目送我們,回
了頭大家再和他揮手,他依舊還住,我好感動、好心酸,走回去緊握他的
手,向他說:「我們非常感激你,有誼將常在。」

我知道他聽不懂我的話,但感覺他的手好溫暖、好溫暖,彼此眼裡閃爍著
淚光。

友誼太可貴了,他曾對我們說:為了蒙古的將來,他願意奉獻自己的一切
,把自己擺在最後一位。這豈不是和慈濟人一樣,願為眾生奉獻自己嗎?
有道不孤,處處在菩薩行者,祝福你們──我們的蒙古朋友。

飛機起動了,機外一片白茫茫,冰天雪地上有慈濟人的腳印,蒙古包裡有
慈濟二百七十萬人愛心的祝福,它溫暖了你們的身,而你們則溫暖了我們
的心,彼此感恩吧!

飛機慢慢轉吧!讓我們再看看這可愛可敬的土地!我們起飛了,再見吧!
蒙古土地與人民,有緣後會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