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人的心境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學佛的第一步
◎梁安順
過去,我常常沈思於探討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怎麼樣的生活,才是最有價
值的人生?

也常聽人說:把錢賺得飽飽的,吃、穿免煩惱,手頭寬裕,愛去那奡N去
那堙A這種人生最有價值。

又有一天,看到有人出殯,陣頭、樂隊、花車、電子琴車隊大排長龍,場
面風光熱鬧。鄰居一位老奶奶看到了,羨慕的對我說:這個人死得真有價
值。

果真如此嗎?或許太多人都有這種想法,社會上才會充斥著虛華浮靡的形
態。喜歡思考如我,心中不禁產生種種疑惑。


高談論調,究竟做了多少


直到一個偶然的機會接觸到佛法,窺得佛門莊嚴美妙的殿堂後,原本心中
的困惑,頓時豁然開朗。

以前拘謹又不善言詞,每回親朋好友來訪時,都苦於應對。現在學佛後,
逢人三句話不離佛理教法。

有一天,我又和朋友大談佛法,說的人口沫橫飛,聽的人頻頻點頭稱是,
愈說愈起勁,一談就談到半夜。當朋友離開後,我好像意猶未盡,躺在床
上還在繼續發表高論。原本期望太太也能說幾句話肯定我的見解,沒想到
她耐心地聽完後,對我說:「你說了那麼多道理,自己實際上做了多少?


非常感恩太太,她總是這樣老婆心切,適時提醒我,才不致於讓我如此不
切實際的空談下去。

從此,重新自我檢討人際關係,才發現除了「志同道合」的慈濟人之外,
對於志不同、道不合的人,我多半拒人於千里之外。師言:「學佛端在學
做人。」所謂未成佛前,先結好人緣。因此,把握當下如何廣結善緣,盡
好做人的本分,才是學佛的第一步。


用誠心和行動化解惡緣


終於機緣來了,一天,弟弟在生意上有貸款增資的想法,一早就來和我商
量。我勸他考慮周詳,不要貿然從事。他聽了,心理有些不快。轉到妹妹
那裡,向媽媽提起此事,家人也不表贊成,當他開車準備離開時,才發現
有個活動看板擋在前面,他一肚子氣,跑到商家對著老闆娘大吼一場發洩
,就一走了之。不久老闆娘跑來向媽媽訴苦,雖經家母委婉解釋,並再三
道歉,但她兒子一定要弟弟向她母親當面道歉,否則不肯善罷甘休。

當天晚上準備接母親回家時,看到母親愁眉苦臉、唉聲嘆氣的模樣,想到
兄弟之間,平時各忙各的事業,少有聯繫,才會溝通不良,間接對別人造
成傷害,發生這件事,我該負一部分責任,我必須化解這惡緣。

走到隔壁,向老闆娘表明代替弟弟道歉之意,見她滿腹委曲激動的說著,
我真是又內疚又難過。想起年少喪父,做哥哥的沒有盡到責任,不禁悲從
中來,熱淚盈眶,兩腳一曲,跪在老闆娘面前道歉:「請妳原諒我弟弟的
不敬,這全是我這個做哥哥的不對,才會讓妳受到這種委曲。」仁慈的老
闆娘,被我的誠心懇求所感動,扶著我的手也跟著哭了。原先結的惡緣,
就在這樣彼此感動與感恩的氣氛中,圓滿化解了。

上人常言:經者道也,道者路也。經是要當路來走的,不是只供口誦的。
經此事後,方體會到普門品的經文:「或值怨賊繞,各執刀加害,念彼觀
音力,咸即起慈心」之意。

在事隔數天後某個早晨,太太為了揀菜的事和媽媽意見相左,看著她一副
理直氣壯,要我評評理的樣子;儘管理由多麼充分,身為晚輩,聲色不柔
、態度不敬,就是她不對了。我不理會她求助的眼神,逕自開車出去。路
上,想著自己的態度也有不對,就打通電話回家,話筒那端傳來太太哽咽
的聲音,她說:「你安心去上班吧!剛才我已跪在媽媽面前懺悔過了!」
我輕輕掛斷電話,不由自主地淚流滿面。


勇於改過的好媳婦好同修


師言:「『懺』即發露先惡;『悔』即改往修來。」出差回來,一進門見
到太太,我鄭重其事的對她說:「恭喜」,她笑著回答:「慚愧」。

當晚,我在我們的學佛日記上,看到她記著:「這幾天情緒不穩定,之前
對先生大發脾氣,要求他做好慈誠隊的規矩,不能有差之毫釐,以致失之
千里。事後懺悔我要求太高了,為什麼總是拿尺量別人,不量自己呢?眼
睛只看到別人的過錯,卻看不清自己。今天我又犯同樣的錯,為了揀菜的
事,言語聲色間對婆婆有失尊敬,當我看到先生那雙眼睛直瞪著我看時,
剎那間,我知道自己闖禍了,懺悔的眼淚直流,躲進洗手間裡痛哭一場。
再過幾天就要讓上人授證了,柔和忍辱衣不是穿漂亮的,今天我如果不向
婆婆認罪,這件衣服穿在身上,只會讓我覺得很愧疚。人不怕有錯,只怕
錯了又不肯改、不敢懺悔。於是我流著懺悔與難過的眼淚,跪在婆婆面前
,誠心地請求婆婆當面指正我的過錯。事後我反省自己,如果看任何人任
何事都很順眼,那是正常心、存正念;倘若看別人不順眼,那是自己的心
魔在作怪,心有邪念、雜念,此時懈怠,已走火入魔了。」


感恩知足下的溫馨畫面


看完了她的記事,淚水再度浸濕我的臉。非常感恩上人的教化,我們才能
彼此扶持,相互成就。生活中每一次我執的突破,都是再一次的自我成長
與超越。

無限的知足感恩,讓我們有幸能追隨上人及師兄、師姊於慈濟菩薩道上,
學習如何做人,做一個真正能發揮良能的人;讓我們明確的體認到生命的
意義貴在實踐,人生的價值不在於擁有多少,而在於能夠付出多少。

一年多來,太太的委員生涯包括勸人行善、訪貧、慈院志工,做得忙碌、
充實、歡喜而有意義。每次看到她開車載著母親、女兒,一家三代歡歡喜
喜同去收功德款,然後高高興興的回家時,我感覺我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我想這也是每一個做先生、兒子最喜歡看到的溫馨畫面了。彼此感恩吧!
我的慈濟道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