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講座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生命中的抉擇
──中南部慈濟教師聯誼精進日講話
◎洪素貞
各位老師:

我是一個剛踏入慈濟,甚至是一個剛踏出社會的年輕教師,能站在這婺
大家分享經驗,內心充滿了無限的感恩。

今天之所以把題目定為「生命中的抉擇」,也就如同我剛剛所說的「感恩
」。

我們都是被慈濟吸引來的人,相信剛剛上人在教我們一些日常生活中的規
矩時,大家都覺得很幸福、很感恩,因為在這麼忙碌的社會中,我們卻能
擁有這個時間和空間,在此聆聽上人的教導。

上人是我們的導師,而我們又是別人的老師,當我們在引導別人的同時,
幸好有上人在引導我們,使我們能因上人的德望,而更懂得如何付出﹔另
外我們也常常被委員們的熱誠所感動,他們無怨無悔的付出和服務,才成
就今天的慈濟。

如果沒有親自去體會「生命」,「感恩」這兩個字也不過只是老師所教的
,而我們會寫會講,卻不知真正的含義。


在有限的生命中
追求無限的價值



人生似乎有很多的抉擇,如何在有限的生命中,追求無限的價值?是一個
很大的課題。

鄉土作家黃春明在他一篇文章中寫道:「一個人沒有權利選擇他的膚色,
就如同一顆種子沒有權利選擇它的土地一般」,相信我們都能了解這句話
。人們沒有選擇膚色的權利,就如同一顆種子,它隨著小鳥的飛行或微風
的吹拂,落在那堙A就必須在那塊土地上生長。

在人生那麼多的制約中,我們要如何活出一個無限的價值呢?上人常以「
兩權」來勉勵大家,他說:生命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

的確,今天要活七十歲或是五十歲,都不是你我所能決定的﹔可是我們可
以決定在這些年歲中,我們要做些什麼樣的事情。而在這個抉擇中,就構
成了生命的背景和畫面。


實踐,
就能活出自然的生命力



什麼是人生的價值?從小讀書,老師給我們很多的答案,現在我們教書,
也給學生很多的答案。其實人生這個課題,不是單一的選擇題,也許它是
個複選題﹔並沒有一定的方程式,也沒有一定的答案,每一個答案可能都
是對的。如同上人決定要出家、決定要做慈濟,他成就了慈濟四大志業,
也成就了這麼多的慈濟人。

相信大家都知道非洲的醫學之父──史懷哲,他是歐洲有名的才子,擁有
醫學、神學、哲學以及音樂四個博士學位,可是他卻選擇了在非洲終身行
醫。我在看史懷哲先生傳時,其中有一段記載很令我感動。

史懷哲是牧師的兒子,他一直以為自己這輩子大概也是當牧師或神父,站
在教堂中傳道。他當九歲的時候,有一天,班上一位黑人小男孩要和他賽
跑,目標是對面的山丘,史懷哲很快的一馬當先跑到目的地,當黑人小男
孩隨後趕到時,向他說了一句話,他說:「史懷哲,你知道嗎?你之所以
會贏我,並不是你本身的力氣,而是你穿得比我暖和,而且每週還可以喝
兩次肉湯。」

這些話讓史懷哲內心難過了很久,從此再也不喝肉湯,也不穿毛衣了。他
覺得:「為什麼我要因為環境、客觀的因素強過別人、贏過別人?我要以
自然的生命力去贏過別人。」

這個自然的生命力,要如何活出來呢?答案就在於「實踐」。最後史懷哲
終於選擇在非洲行醫。


幸福是方向,
是走在自己選擇的路上


上人是一篇精采的故事,史懷哲也是一篇動人的故事,甚至很多慈濟委員
站在台上現身說法時,也是一則動人的故事。而你我本身,又何嘗不是一
則動人的故事?而且可能是真、善、美的故事。

在整個西方宗教或是中國宗教,我們都在追求「真善美」三個字。真善美
是什麼呢?真善美並不是一個結果,而是一個追求的過程﹔就如同莎士比
亞所說的:「幸福不是一個地方,而是一個方向。」

在座的每一位都有家庭,都是老師,也都是慈濟人,而且都當過學生,請
問什麼是幸福?這是我常常在想的問題。

今天我們在慈濟所看到的每個人都笑容滿面,你只是看了他們的笑容,就
能輕易的知道他們是很幸福的。為什麼他們很幸福?因為他在做慈濟。為
什麼做慈濟會很幸福?因為他走在自己所選擇的路上,他知道一生在走什
麼樣的一條路,所以幸福的定義就是「我走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


「信」能渡淵,
是追求真善美的基礎



我們要如何追求真善美呢?首先應該要「相信」。「相信」這兩個字在很
多人的生命中,可能是一種挑戰。我在大學時代上紅樓夢時,老師是個天
主教徒,他常說「信者有福」、「信以為真」﹔在紅樓夢中,賈寶玉是一
個很容易把很多事當成真的人。「信以為真」就是「相信就是真的。」

我學的是中國文學,可以說是個儒家的信徒,我沒有所謂的宗教信仰,可
是我卻有宗教的情操﹔我的生命也曾經起伏過,我常在想永恆是什麼?我
們到底要去相信什麼?

佛教中有「信能渡淵」的故事。

有一個人為了聽佛陀說法,不顧大河橫阻的游了過去,因為他相信能過去
,所以他真的到達了彼岸。「相信」的力量,可以讓他渡過大河。

每一個年輕的生命都曾經栖栖惶惶過,我們不知道生活在追求什麼?也不
知道永恆是什麼﹔就是因為社會變動太快,所以我們會捫心自問──這個
社會到底在追求什麼?而我的未來又是什麼?


面對自己的人生,
尋找生命之光



從小我就喜歡看漫畫,蕭言中有篇漫畫叫「弱雞」,所有的主角都是小鳥
。弱雞是一位憂鬱的哲學家,他有很多朋友,如貓頭鷹、小鳥等,貓頭鷹
名叫可樂,每天飛來飛去,無處不快樂。有一天,弱雞很憂鬱的坐在樹下
,而可樂已經來來去去飛了好幾趟,他看弱雞這個樣子忍不住問牠:「弱
雞,你在想什麼?」弱雞回道:「可樂,你從來都不想想你的未來是什麼
嗎?」說完不等可樂回答就走了。

當太陽昇起又落下時,弱雞走回原來的地方,發現可樂還坐在那棵樹下。
他覺得很納悶,就問說:「可樂,你坐在這堸竣偵礡H」可樂回道:「你
可不可以告訴我,你是如何想到這個殘酷的問題?」

這個漫畫令當時還就讀大三的我們也覺得:「對呀!我們有沒有想過我們
的未來是什麼?」這真是一個殘酷的問題,我們每一個人都會碰到,只是
你願不願意去面對它。

無疑的,我們都走過來了。不過我們的另一個工作是要去引導學生,讓他
們知道他們的未來是什麼,讓他們也能走過來。我們要教導學生去尋找「
生命的光」。

我在上哲學課時,老師就曾經告訴我們,生命中有一道光是我們看不到的
﹔當你能找到那個光,而且走了進去又走出來,你會覺得內心豁然開朗。

當我和同仁在分享經驗時,我很喜歡提陶淵明的「桃花源記」。那個武陵
人緣溪行,忘路之遠近﹔走到了水源的盡頭,看到一座山,山上有個小洞
口,彷彿若有光。以前當學生,背到「彷彿若有光」時,我並沒有什麼感
覺,因為總覺得背書是一件艱苦的工作,可是當我一遍又一遍在教學生時
,我會感覺到一些新的滋味出來,並且咀嚼:為什麼「彷彿若有光」?

在那個亂世,陶淵明為什麼要寫這樣的文章?既然是亂世,就沒有光明﹔
所以當他看到了這一道光明,很自然的救捨船進去。這個「船」,可能就
是代表我們所擁有的外在物質、環境……。只要你勇敢的把它放下,你就
能循著這道光走進去,找到另一個廣闊的天地。


「相信」,讓人產生力量
將生命的光明帶給學生



所以,桃花源成了很多人的心靈世界。

魏晉的桃花源也許並不真正的存在,但在現代,我們卻有一個真正的桃花
源,就在慈濟。

因為慈濟有這道光,所以我們走了進來﹔當我們走進來之後,是不是可以
把這個光帶給學生?引導學生跟上這個流行?

當你在引導的過程中,你一定要先讓學生相信你,明白你為什麼來慈濟。

以前我的老師鄭騫先生曾講過一個故事。蘇東坡是四川梅縣人,他是北宋
的才子,傳說他出生時,整個山的草木在一夜之間都枯掉了,為什麼?因
為整個梅山的鍾靈毓秀都送給了這位才子。等到蘇東坡七十歲去世時,整
個梅山的景色在一夜之間,又欣欣向榮了起來,因為蘇東坡死了,所有的
鍾靈毓秀又還給了梅山。

老師說完看看大家問:「各位同學,你們相信嗎?」台下的每個人都看看
左鄰右舍,等到有人舉手後才舉手。這也是社會的一個怪現象,我們每個
人都不太相信自己,非要等到有人舉手之後,才互相附和。

老師嘆了一口氣之後說:「怎麼這麼傻呢?世界上哪有這種事呢?」當時
沒舉手的人都沾沾自喜。結果老師又嘆了更長的一口氣說:「唉!不相信
的人更傻,這麼美的故事,為什麼不相信呢?」

想想,對呀!人生到底要相信什麼?世界上哪有這種是?真是傻。有人說
慈濟人很傻,但為什麼有那麼多人進來?因為它美啊!就是因為「相信」
它是真的,所以讓你產生力量。

在慈濟這條路上有大學教授,有小學老師,有富商巨賈,也有販夫走卒﹔
在這個世界中,我們包容的所有的人,這也就是慈濟美的地方。


善是最大的包容力量
因此呈現出「真」和「美」



什麼是真?是善?是美?

我認為:「相信就是真的」。

常常相戀中的人會問對方一句話「你愛我嗎?」當對方回答「愛你」的時
候,她又要他拿出證據。「愛」這種東西哪有證據?車子?房子?還是戒
子?

其實,只要你相信,他就愛你,你不相信,他就不愛你。「相信」讓我們
產生這麼大的力量。

「美」是一種昇華,生命中要有一點美的感覺,我們要用善的力量去包容
真和美,如此真善美才能同時呈現出來。因為善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包容
力量,所以我們要求相信它。

老師時常被學生騙了,可是很多老師還是會相信學生。這並不是因為老師
傻,而是老師不願意去拆穿學生,因為孩子的生命正在成長,只有相信他
,才能給他力量,只有相信學生,他才會回頭。

很多孩子為什麼不回家?因為家中沒人啊!很多學生為什麼不回頭?因為
老師不等他。所以我們願意運用「相信」的力量。

朋友之間更應該要「相信」,如果彼此之間能夠相信,才有支持的力量,
人與人之間才會有緊密的感覺。


在慈濟世界,
充滿了愛、尊重與關懷



我們之所以會進入慈濟,是因為它的真善美、它的希望與真誠﹔可是單單
相信是不夠的,我們還要讓人了解。

你不可能用專業去和別人做朋友,也許你向我說電腦我不懂,我向你說中
國文學你不懂,但是有一點是你我都懂的,那就是當我們在談慈濟的時候
。因為在慈濟世界中,充滿著一分完全的尊重、關懷,和人性的光輝。

目前的社會為什麼會變得如此疏離?因為每個人都是專家,他們不重視人
與人之間的交流。其實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是必須的,因為從交流中,我們
才知道最近的訊息是什麼?彼此的想法是什麼?甚至我們才知道自己的錯
誤在那堙C

透過人與人之間的學習,我們學會了愛、尊重與關懷。

但是今天學校的教育似乎少了這些,上人叮囑慈濟護專開設人文課程最主
要的目的,就是要培養學生的人文素養。所以在人文課程中,我們跟學生
講的就是「實踐」,我們常常去想:為什麼我知道卻做不到?

什麼是人生的無奈?無奈是一個認知的極限,也就是知道而做不到。這種
無奈會讓我們產生無力感。


追求永恆與安心在於「實踐」
亦即全生命的投入



知道就要去做,我有多少力量就做多少事,我時常告訴學生,「實踐」就
是:「理念上的認知,行為上的支持,全生命的投入」。

所謂「理念上的認知」,比如社會上有很多的公益團體和公益活動,我們
在理念上認知這是一件好事,所以才會去參與,也就是認知之後我還會去
做「行動上的支持」﹔而行動上的支持,不能只是一分熱情,必須把它化
為最真實、最長遠的行動,要做到這點,那就必須用「全生命的投入」。
當你用全生命去投入時,我們將會看到:原來我們所追求的永恆與未來,
就在這堙C

那天我回精舍去,突然有個心靈上的感應,讓我知道什麼叫做「永恆」,
因為我多年來所尋找的目標就在這堙C

很多人都喜歡回精舍,每次都說我要「回」花蓮,從來不會說我要「去」
花蓮。為什麼要說「回」呢?因為心安便是家。靜思精舍不是一個地方,
而是一個家,這個地方讓我們感到安心,也代表永恆如一的感覺,它讓我
們在變動的社會中,找到一個精神的支柱,體會到終於有個東西是不變的



把生命最美好的部分發掘出來,
留在這



「安心」在整個生命中是非常重要的,我們要如何做才能讓我們的孩子覺
得安心呢?如果他的心不安,又怎能好好的坐在那堳鉿狴L的未來到底是
什麼?

有一回我看到一篇文章說:「生命中總有一些東西,時常提醒我們──我
把最好的留在那堣F,所以我常常回去那堙C」我每次看到慈濟委員回來
時,我就會覺得他們把生命中最好的都留在慈濟,因物他們在參與慈濟的
當中,也許是生命最燦爛的時刻,也是活得最輝煌的時刻,反過來說,也
就是他把心留在慈濟了。

今天大家坐在這堙A相信我們也都把心留在這堣F,在參與慈濟當中,也
把生命最好的部分發掘出來了。慈濟委員從一個個家庭中,去影響家庭主
婦、影響社會中堅份子,他們所做的是社會教育。而在學校中的孩子,從
小學到大學,誰要去影響他們呢?我想就是我們這些老師了。我們認識慈
濟、參與慈濟,支持它、更要用整個生命來投入它。身為老師,如何扮演
好自己的角色呢?我們有幾點是可以好好的去思考、反省的:


把每個孩子當成自己的唯一
用全部的生命去對待他



第一, 我們要怎樣才能做到教不厭、誨不倦?

當老師確實很累,因為教到最後,你會發現我們才是最用功的人。我曾拿
課本給學生看,我告訴他們,我的課本上是密密麻麻,而他們的卻是一片
空白潔淨,到底是誰要考誰啊?我常自問:要抱著怎樣的心情,才不會讓
自己感到厭倦?

看看我們的上人,他很忙,奔走全省各地,無論在哪個地方,隨時都有人
來請示很多問題。你可以歸納一下,這些問題很多都是重複的,可是我們
可以在每一個來問的人的臉上,找到很安心、很滿意的答案,因為上人永
遠是恆常如一的把關愛給了他們,他並不會因為今天有二百七十萬人,就
只給了對方二百七十萬分之一的關愛。

我常想,每個孩子都是我的唯一,是我唯一的生命,所以我必須要用全部
的生命去對待他。

我在護專教書已經第三年了,第一年教國文,第二年教慈濟人文,第三年
再教三年級的國文。有一天,有位學生跑過來對我說:「老師,我可以跟
您講一句話嗎?你有沒有覺得你最近很『酷』?」我聽了嚇了一跳,酷這
個字,怎麼會跟我連在一起呢?

常常學生生的話會帶給我很多的思考。我想也許是他們和我比較熟了,很
多話在他們一、二年級的時候,我都已經叮嚀過了,很多的故事我也已經
講過了,所以我會省略很多東西,相對的,上課的時候我就直接上課,不
會嘮嘮叨叨的。

有天上課時我告訴他們,現在天氣轉涼了,晚上睡覺要記得蓋被子,尤其
最近常下雨,出門記得帶傘,以免感冒了。學生們都笑了,下課時我問他
們說:「這樣才像個老師對不對?」他們說:「對呀!這樣才像嘛!上課
要嘮叨一下才像老師。」老師一上課就開始講課,會讓人覺得很酷,也會
拉遠了師生的距離。

其實我們都明白,上課時我們不只是在教他們課本上的東西,重要的是和
學生之間那份情感的交流﹔所以學生才願意聽你的,願意告訴你他有什麼
問題。因此,不管現在是一年級或是三年級,我們仍然要再三叮嚀,因為
孩子畢竟是孩子,他們是一個不斷會犯錯的個體。


修己以安人
讓孩子把你放在心中



第二,如何讓孩子把我們放在心上?

我常說,一個孩子如果常把他的父母、老師放在心上,他就不會犯錯,因
為他要做任何一件事情之前,他會想到這樣做父母會難過嗎?這樣做老師
會不高興嗎?

慈濟人為什麼行為都會規規矩矩?因為他們已經把慈濟放在心上,把上人
放在心上。

我在讀論語的時候,讀到「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時,實在不太能
懂其中的道理,為什麼修養自己可以安定別人呢?為什麼修養自己可以安
定天下的百姓?我現在懂了,相信你們也都懂。因為有這麼一個人,他用
崇高的形象,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執著於實踐生命中的理念。如果今天
我們能把自己的形象放在孩子心中,相信我們所講的每一句話,也都會放
在孩子的心中。

記得我曾在慈濟月刊上看到有個委員在家講電話,講到忘我時,竟然把腳
擱在桌子上,她的兒子看了說:「媽媽,師公的眼睛在牆壁上哦!」嚇得
她趕緊把腳放下。所以,只要把上人所講的話放在心中,自然就會升起一
分敬畏的心。而這分恭敬的心、敬謹的態度,是對個人生命的提昇。


用「心」培育,
愛的種子才會開花結果



第三,是向下紮根的工作,也就是如何把慈濟精神帶入校園。

我常想,慈濟精神並不是獨立於中國的傳統精神之外,它應該是和整個中
國傳統文化相結合﹔不管是慈悲喜捨或是真善美聖,在我們所讀的一些哲
學思考中遍地都是,不過在整個教育過程中,似乎都被遺漏了。

我們常聽到「人文」這兩個字,什麼是人文呢?我給它一個定義:所有的
愛、尊重和關懷的內涵,稱為人文﹔不光是一種理解,還必須知道,而且
要做出來。

在慈濟中,每一個人都被尊重、被愛、被關懷,也因此他們都懂得如何去
尊重別人、愛別人、關懷別人。

所以,老師給學生的形象應該是讓他們了解:你尊重他們、愛他們、關懷
他們,如此之後,才能讓孩子們把這些內涵實踐出來。

慈濟護專的孩子比其他學校的學生都幸福,因為他們有比別人更多參與為
社會付出的機會,比如上人呼籲援助外蒙古的兒童,護專學生就以實際的
行動,策畫各種活動,每個孩子都很投入。我想一個人之所以會成長,是
因為他在參與、在投入。慈濟護專的孩子在參與活動的過程中,切切實實
上了一堂慈悲喜捨的課程。

史懷哲說,文化本身不是一顆熟透的蘋果,不會自己掉進無心之人的口袋
。文化是必須經過有心人的培育,才會開花結果。有心人是誰?在當下這
個時刻,有心人就是你我。

上人常說:慈濟是做出來的,而不是喊出來的,我們所做的大陸賑災、援
助外蒙古,並不是我們有錢,而是我們有「心」,有心才能用心﹔有了這
分惻隱之心、不忍人之心,我們才會把事情做好。


讓社會的溫暖生生不息
讓子孫活得更好



教育工作本身就是「捨」,因為它是無保留的付出、無怨尤的服務。慈濟
人在做社會工作時,沒有要求任何回饋,但是為什麼仍能不斷付出?這是
值得我們思考的。

我們為什麼要把學生當成是我們的唯一、我們的最愛?因為我們希望能讓
社會的溫暖生生不息、常在人間。今天我們做慈濟為什麼會做的這麼歡喜
?因為我們知道,將來會有一群人活得更好──那就是我們的子孫,他將
和我們一樣的生活在這塊土地上。

胡適之先生講過一句話,我非常喜歡,他說:「利息留在人間」,且讓我
們也把這分利息留在人間,給我們的子孫取用。


(講於台中分會/靜淇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