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人的心境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用眼聽,用耳看
◎慈暘
用寧靜的心,觀大地眾生相,聽大地眾生聲



上人常說:「多用心啊!」又云:「用眼睛聽,用耳朵看。」乍聽之下,
似乎言不適其意。以器官的正常直覺反應,將如何用「耳朵」去看到周遭
事物?又如何用「眼睛」,去聽取外界的樂音聲聲響呢?


用寧靜的心,觀大地眾生相,聽大地眾生聲


殊不知,上人的用意,除了合乎常理的眼睛看、耳朵聽之外,要再多一分
「心」去體會聆聽──用寧靜的心,觀大地眾生相,聽大地眾生聲。

這無非是要我們的心思、心念守住正道,時時存善心、存正念,要心無二
用、心無旁貸去克服挫折與困難,更要專注、用心,不使心散亂。

心靈要像一面鏡子,雖外在景物不斷轉變,鏡面卻不會轉動──景物移開
,鏡面又恢復原來的明淨。所以,任憑景物再怎麼變化,鏡子本身都能不
為所動。

然而,人的心,猶如脫韁的野馬,四處狂奔亂竄;又如萬丈波濤般澎湃洶
 湧,起伏不定。

上人將人心的散亂,歸納為「昏沈」、「浮動」兩種。「昏沈」是糊婼k
塗,空過時日,無所事事,渙散體力,不肯精進;「浮動」是心念不定,
見異思遷,搖擺不止,無法安靜。孔子不也說過:「飽食終日,無所用心
,難矣哉」嗎?

老子說:人的心,如果抑壓它,就會變成卑屈,如果討好它,就會放肆,
經常搖擺不定,是很難對付的;人心的柔軟,能制剛強,而人心的銳利,
亦足可雕琢任何堅硬的東西,一旦燒熱就會變成猛火,一旦冷卻就會變成
冰塊,其速度在頭的一瞬間,可以來回世界兩次,一旦靜止就變成深淵,
動的時候就會飛上天空;像這樣難以捉摸而奔放的,就是人的心。


愚路身心投注一處,終得證果


在佛陀時代,有一位弟子名叫愚路。愚路的心非常散亂,無法集中,沒有
辦法記住任何一句完整的話。教他一首偈,他不是念了上句忘了下句,要
不就是念了下句又將上句忘了。在寺院附近放牛、放羊的小孩,都因聽他
背誦而把偈子背熟了,可憐的愚路,自己卻連一句也記不住。後來,佛陀
教他念兩個字──「掃帚」,然而,他依舊是念了「掃」就忘了「帚」,
記住「帚」卻把「掃」忘掉。

於是,佛陀就教他替僧團大眾擦鞋,並且告訴他念兩句話:「我拂塵,我
除垢。」佛問他:「懂不懂呢?」他說:「懂了。」於是,他就天天擦鞋
子,並且邊擦邊念:「我拂塵,我除垢。」

因為他整天替人擦鞋,將身心都投注在「我拂塵,我除垢」的方法上,後
來,他突然明白了塵垢有內外之分,佛陀教他拂除的,是內在的煩惱塵垢
──貪欲、瞋罣、邪見。就這樣,他斷除了煩惱,而證得阿羅漢果。


用心在每一個當下


這就是「用心」,也就是把「心」放在同一件事、同一觀念上,專注且繼
續不斷地做下去,而不致迷失方向,終得證果。

在日常生活中,上人常教導我們:走路時,心要用在腳上,吃飯時要用心
吃飯──做任何事,都需一心一意地做。這即是教導我們將雜亂心集中在
一個念頭,守一不移,動靜常在,以達成「一心不亂」,心裡沒有其他的
念頭,意念即守住「定心」了。

上人說,凡夫就是喜歡追求神奇鬼怪,所以心才會亂,因為心亂,才要去
找八萬四千法門,找得團團轉,終究還是落空。我們常聞人云:「三心二
意無定性,四處徘徊不專精,儘管條條道路通長安,卻永遠無法到達終點
。」

是的,學佛的路上,只要我們一心一志,專注用心的走,慈濟光明的康莊
大道,正等著我們向前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