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屏東分會的香積菩薩──蘇瑞英師姊
◎周淑美
平凡、自然,沒有傳奇、不具色彩,
一如南台灣碧澄清朗的天光,默默的映照著那兒的溪聲山色,
在我眼中,她,是一位應化的──香積菩薩。




爆香了切成細絲的嫩薑,她從容地抓起一把蕃薯葉,「嗤」的一聲,但見
一陣熱煙,瓦斯爐上的火焰認真的跳躍著,豆粒般大的汗珠沿著那一方額
頰涔涔而下──雖然氣候燠熱,雖然體態發福,但是掌廚的人兒仍是那般
自在、俐落的,就在鍋鏟的起落間,一盤芳香翠綠的蔬食已端現在屏東分
會的餐桌上了。


一個夢


「記得屏東分會落成前,我連續兩日在午睡中夢到自己來到一座『好像宮
殿』的地方,四處還有些木板尚未收拾,只見一位面目姣好的白衣女子,
笑著對我招招手說:『來幫忙整理吧!』」

在這個夢境之前,她對所謂的佛教、佛法毫無概念──原本信奉一貫道,
甚至已晉座為點傳師的身分,但在一次講道會上被質問:「必須發毒誓才
能信你們的教,這算慈悲嗎?」她悚然心驚,無言以對;自忖識字無多,
不明教義,本身尚且懵懂,如何接引眾生?從此,棄絕與道親的過從,單
純、專心的做一名銀髮族。


跟上慈濟隊伍


早在民國七十八年,由友人輾轉代繳建院基金,即成為慈濟的會員,但當
時也只是:「反正交錢做好事就對了!」至於其它,一概不知;如今,連
續兩日相同的夢境令她難解。黃昏外出,適巧遇見在慈濟當委員的街坊劉
金菊師姊,順口談起了夢中所見,劉師姊也順口回答:「啊!是佛祖在叫
你了!我們慈濟的屏東分會就要落成,你去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嘛!」

隔天一早,她跨上摩托車,在中興路上來回騎了兩三趟也找不到什麼「屏
東分會」,正打算放棄,迎面停下一部遊覽車,車中走出一些穿藍色旗袍
的女士,她趨前請教:「你們是不是到屏東分會去?我可以跟著走嗎?」
就這樣,她開始跟著這列浩蕩的隊伍走向菩薩道──那天,正是分會落成
的日子。

走入分會,眼睛一亮,她訝異萬分:「這屏東分會怎的和夢中所見宮殿一
模一樣?」舉目望去,處處是人但無一人相識,心想:「既然是要來幫忙
的,就得自己找事做!」信步走到廚房,看到大夥兒正忙,自動的就加入
洗豆切菜的行列──自二十來歲嫁入大家族作新婦,她即為家中數十口老
少烹煮三餐,浸淫廚藝三十餘年,刀法之俐落、動作之嫻熟,不由得司職
主廚的陳玉枝師姊慧眼識英雄地吩咐眾人:「切菜的事交給這位師姊就好
!」


放下山徑,走向佛道


落成典禮之後,上人駐錫屏東分會一週,她日日摸黑出門,摸黑返家,天
天趕往分會替眾準備餐食。上人離開屏東後,她也忙著整理行囊,準備和
山友們去攀登大霸尖山──登山已有三年歷史的她,舉凡玉山、阿里山、
大霸尖山、大武山等等,都曾留下足跡;分會落成前,她已和山友們約好
,再走一趟大霸尖山。就在出發前夕,劉師姊力邀她返精舍尋根:「你啊
!要讓佛祖拉,別再讓山拉,我們回花蓮看師父去,你那幾日一直在廚房
忙,也沒見到師父……」

就這樣,她放下了山徑,走向佛道。到精舍見了上人又是一驚:「怎麼師
父和夢中的白衣女子一個模樣?」而精舍常住們的苦修利眾,更令她覺醒
:「不能再把時間浪費在玩樂上了。」

當大家向上人告假時,她卻留了下來,一住,就是八天,也是在精舍廚房
中展顯所長。本想就此依止精舍,卻抵不住家人的聲聲催喚而返回屏東。


到分會「湊手腳」


回到屏東的第二天,又在街路邊遇到劉師姊:「你若有空就去分會幫幫忙
吧!那兒很缺人手啊!」

再度去分會,偌大的空間堙A只有清冷的兩三個人影,兩位常住師父正忙
著清洗分會落成日十方來眾用過的被套,她二話不說,挽起袖子,在沒有
洗衣機的情況下,一天清洗二十件,一口氣洗了五天。

在這五天中,她自然的看到了本會和分會的人手對照,眼見佔地近千坪的
分會,僅有兩位常住師父孤伶伶的打點內外,經常忙得分身乏術,不忍之
心油然而生,當下就決定:「不能回精舍沒關係,卻非來分會『湊手腳』
不可!」

每日清晨四時,她由家中出發,到了分會,備餐之後,跟著常住師父學習
供佛、課誦,然後灑掃庭宇、清理院落……總是要留到安板聲起,分會的
大門落鎖後,她才踩著夜色離去。如此周而復始,個把月後,見慧師父開
口:「你在家中尚有未盡的責任嗎?如果可以,就住進來好了,免得早晚
奔波太辛苦了。」

從那一天起,她成了屏東分會的一員。


香積菩薩


三年了,即使偶而返家探望兒孫,她也惦著快快趕回分會,原因無它,仍
和三年前一樣:「分會太缺『手腳』了」。

平凡、自然,沒有傳奇、不具色彩,一如南台灣碧澄清朗的天光,默默的
映照著那兒的溪聲山色,在我眼中,她是一位應化的香積菩薩──屏東分
會的蘇瑞英師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