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三十年仇怨一筆勾
◎李錦源
為「叔叔」封釘的當時,我放聲大哭──三十多年來,
瞋念佔據我的內心,為了這個復仇的惡誓,
把我自己縛得這麼痛苦,我又得到了什麼?




上人時常教育我們,人要做到「普天三無」──普天之下,沒有我不愛的
人;普天之下,沒有我不能信任的人;普天之下,沒有我不能原諒的人。

身為弟子的我,雖然謹記在心,但是,畢竟還是一個凡夫,加入慈濟才短
短二年而已,在這二年當中,我很認真地在學,但是,是否能夠真正做到
上人所教育的「普天三無」?尤其是「普天之下,沒有我不能原諒的人」
這一點,老實說,我沒有把握,因為我的瞋恨心一向很重。


三十年前惡誓


在我十四、五歲的時候,我曾發了重誓──在我有生之年,一定要找到一
個人,這個人如果還活著,我一定要他的命;他如果已經死了,我也要到
他的墳上敲三下。於是三十年來,我用了盡了精神、耗費了很大的力量,
動員了很多朋友,甚至動用了法院傳票,就為了找到這個人。

加入慈濟之後,受到上人的教育,和一些師兄、師姊們的薰陶,「要他死
」的這個念頭雖然已經沒有了,但是,是否能做到完全原諒他呢?是否能
達到上人所教育我們的「普天之下,沒有我不能原諒的人」呢?這對我是
個很大的考驗。

這個人就是小時候對他「叔叔長、叔叔短」,叫得很熱絡的人。他雖然不
是我爸爸的親弟弟,但是先父對他就像是親兄弟一般,有福同享,還提拔
他擔任公司總經理的職務。

先父當年的生活,是比較浪漫型的,喜歡過著風花雪月的日子。所以,他
將公司所有的財務、一切證件,甚至印鑑,全部交給我這位「叔叔」保管


沒想到,這位和我們親如家人的「叔叔」,竟因一時的貪念,利用先父只
顧自己浪漫的生活,沒去照顧生意時,捲款潛逃了,並且還用父親名義開
了一大堆空頭支票,留下大筆債務。

我的父親受了這麼大的打擊,整個人就垮了!後來又犯了票據法,憂憤而
死。

父親過世時,咬著牙唸著他的名字,眼睛不肯合起來,那死不瞑目的情景
,深印在我心堙A我心痛如絞,一個十四歲的孩子,就發下重誓──今生
,我一定要找他復仇。


一通陌生電話


就在今年五月底的某一天,我下班回家,洗好澡,準備要休息時,忽然接
到一通電話。電話中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你是不是李錦源?」

我說:「是呀!」

「你爸爸是不是XXX?」

「是的。」

他問:「你明天X點X分可不可以到XX地方來和我見個面?」

我說:「對不起,請問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和電話?又怎麼知道
我爸爸的名字?而且為什麼要約我出去見面呢?」

「你一定要來和我見面。」他說,他到電信局查,查出三個李錦源,一通
一通地打,打到第二通,就找到我了。

我問他:「你約我明天出去,有什麼事嗎?」

他說:「你出來就知道了。」

「除非你告訴我你是誰,否則我不可能和你出去的。」說完,我就把電話
掛斷了。

不到一分鐘,他又打過來說:「如果你要知道我的名字,我現在就告訴你
,我叫XXX──是XXX的兒子!」

那一刻,我非常地激動──他就是我那個叔叔的孩子!我馬上問他:「你
爸爸現在人在那堙H」

我今年四十八歲,從十四歲到現在,這個人已經讓我找了三十幾年了,想
到這三十四年來的心路歷程,我很激動地再次喊著:「你一定要告訴我你
爸爸現在人在那堙H」

他說:「你如果想知道,明天來了就知道。」

禁不住我再三追問,他才說:「我爸爸昨天往生了!」

不知道是聽到過去和我那麼親的叔叔死了,或是上一代的仇恨沒辦法報了
……煞時,我就在電話旁放聲大哭起來……

情緒稍平後,我對他說:「好,明天我一定來和你見面。」


兒時玩伴今憔悴


隔天,我就向公司請假,去和他見面。

見面時,這位和我三十幾年沒見面的兒時玩伴,也已經是將近四十幾歲的
人了,我百感交集……甫遭喪父之痛的他,看來很憔悴,我抑住紛亂的心
緒先安慰他。

轉入正題之後,我說:「三十幾年來,我一直在找你們,你們都沒理我。
不論我動用了多少人,甚至法院的傳票,你們都不出面,為什麼現在會忽
然來找我?」

「因為我爸爸往生了。」他說:「自從我爸爸侵佔了你爸爸的財產遠走後
,他非常地後悔,也聽到風聲說你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找到他,把他殺死,
甚至就算他死了,也要找到他的墳墓。」

他表示,他父親知道我長大後曾與「黑道」來住,和我很多「朋友」千方
百計在找他,所以他更怕了,一直不敢用本名出現,幾十年來過著東躲西
藏、驚惶的日子,到最後的十幾年,竟因而精神分裂。

而他為了要醫父親的病,把所有的錢都花光了,加上他又賭輸六合彩,所
以,雖然他父親侵佔了我爸爸很多財產,現在他卻是一貧如洗。

「是不是你父親的喪葬費用發生困難?」我看他困窘的外貌,猜測他來找
我的原因。

他說:「不是。老實說,在我爸爸侵佔你家的財產堙A有一塊土地,是他
倆三十多年前合買的,一直沒辦法變更名字。現在我爸爸已經往生了,如
果所有人要變更登記,你也是合法的繼承人之一,所以一定要你蓋章。」

當時我沒有心情和他談論財產的事,我說:「這些暫且不談,你可不可以
先帶我去看你爸爸?」起初我要求他時,他並不敢答應,我知道因為他怕
我真的會到他爸爸的靈前敲他三下,也很怕我以後對他的孩子會有什麼不
利的地方。

我告訴他,我只是要到他父親的靈前上香。我仍猶豫不決,於是我說:「
我已經參加慈濟,我是慈濟的委員,我不可能再想殺你們、害你們。」經
我再三地要求與保證,他終於答應了。

我一到他家,看到簡陋的房舍,才了解這些年來,他們是怎麼樣過日子的
,當時我心堳傶纗L。他拿了一本他爸爸過去寫的日記給我看。日記媦g
著他的反悔──只因一時貪念想不開,拐走我爸爸所有的財產。而其中有
二件事,更讓我詫異──

第一,他知道我爸爸一時氣憤往生的消息。出殯那一天,他也來了,躲在
遠遠的地方,悼念他親如兄弟的朋友。

另一件給我帶來更大的震撼──原來,我小候叫「阿姨」的那個二媽,是
這個叔叔的初戀女友。在他的日記上寫著:「你奪我的女朋友,我奪你的
財產!」


人生好比採花蜂


看完後,我整個人像是癱軟了,淚流不已,為什麼在電影堣~會發生的故
事,竟然會發生在我身邊!

我拿著三炷香在靈前,雖然三十多年來,我一直懷恨他,但在這當下,我
禁不住放聲大哭,我還是叫了他一聲「叔叔」,跟他說:「您好好去吧!
上一代的恩恩怨怨到此為止!我不再恨你了!沒想到一時的貪念,卻毀掉
兩個家庭──不僅使你這三十多年來,一直躲躲藏藏地,無法過正常的日
子;也因為這番仇怨,使我這些年來,這般瞋恨的活著……,但是,究竟
有誰得到什麼?到頭來,什都是空的啊!」

我當時的心境,就像以前唸過的一首「空空詩」──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茫茫在其中;日也空、月也空,東昇西沉為誰功
;屋也空、田也空,換走多少主人翁;金也空、銀也空,死後何曾握手中
;妻也空、子也空,黃泉路上不相逢;朝走西,暮走東,人生好比採花蜂
,採得百花成蜜後,到頭辛苦一場空。」

我站在叔叔靈前,深深體會到「萬般帶不去,只有業隨身」。


無條件讓予土地


關於這塊土地,是我父親和叔叔合買的,如果照我以前的想法,依理、依
法,我都有合法的繼承權;而且這塊土地變賣後,對我目前的生活、目前
的處境,都有很大的幫助。但是,我自己靜靜地想了很久。

我想:我既然都已經原諒他了,上人曾經開示過:「既然你給了他九十九
分,何不給他一百分?」

又想到,上人的親弟弟在軍中被人不小心錯手打死,上人不但不追究,反
而還勸媽媽站在對方家屬的立場,原諒他。我坐著一直想,想到上一代的
恩恩怨怨;想到這三十多年來,自己是如何懷恨地過日子,我到底得到了
什麼?若是我堅持要和他對分這塊土地,他不肯,是不是又要打官司?如
此上一代的仇怨豈不是又要延續到我這一代,甚至我們的下一代?想到最
後,我終於知道該怎麼做了。

隔天,我帶著所有的證件再去看他,我什麼都沒說,只說:「走,我們一
起到土地代書那堙A我無條件將這塊土地讓給你,該蓋什麼章、該辦什麼
手續,我完全配合你。」


貪瞋仇怨一筆勾


「叔叔」出殯那一天,我又去了。在出殯的過程中,叔叔的兒子竟然從十
幾公尺遠的地方,跪著捧個盤子,上面放著一條紅色毛巾、一條青色的布
,還有一把斧頭,跪行到我的面前──請我為他父親封釘。

在本省的風俗,除了死者母舅或德高望重的長輩外,其他人不能為人封釘
;那有可能讓一個姪子輩,來為叔叔封釘呢?但是我這個兒時玩伴一直跪
著不肯起來,他說:「請你一定要為我父親封釘。」

「為什麼?」我很為難。

他說:「第一,你放棄了所有的繼承權,讓我不用賣房子,不必流連失所
;但是,最重要的是,你三十多年前發的誓──如果我爸爸死了,也要在
他屍體上敲三下。現在,希望你為我爸爸封釘。這也是我爸爸在還沒瘋以
前,一再交代的:如果他死後,找到了你,一定要請你在他墳上敲三下。
我希望這些恩恩怨怨都讓它過去,所有仇恨能一筆勾銷。」

當時,我放聲大哭──三十多年來,我把這個瞋念放在自己的內心,為了
這個惡誓,把自己縛得這麼痛苦,我又得到了什麼?

我受不起他一再要求,只好拿著斧頭為他父親封釘。封好釘後,我親自送
叔叔到火葬場,當他靜靜地躺在火葬場的檯上,我在內心告訴他──希望
這一把火,能燒掉他所有的貪念;也希望這把火,可以燒掉我所有的瞋念



普天下沒有不能原諒的人


加入慈濟才將近二年,我該學的地方還太多,但是,至少上人所說的「普
天三無」堞w─「普天之下,沒有我不能原諒的人」,我想,我可以做到
了。阿彌陀佛!(王淑玲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