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南非嚴冬堛熒x流
◎陳興進
編按:今年四月,旅居南非,進入慈濟方兩個月的陳興進師兄,
從慈濟道侶一七○期的報導中得知,
一群慈濟人利用元旦假期至台北縣八里愛心教養院,
探慰該院所收容的智障、殘障等院童,
照片堣@位師兄抱著一名腦性麻痺院童——
面對這張照片,陳師兄久久不能自己,因為,
那個腦性麻痺孩子,正是他的女兒。「今年元月三日,
我臨上飛機前到八里愛心教養院看望三個腦性麻痺的女兒,
她們一臉茫然,什麼也不會說,什麼也不會表達,
更不會告訴我,昨天慈濟眾菩薩來訪。」
「歷經人生最黑暗的一刻,到過最艱苦的一端,走得我好苦、好累呀!
我的苦難就在有了三個腦性麻痺女兒的時候,到達沸點……。」
於是,他遠渡重洋,期望能在南非這個新環境,
忘卻過去,重新活過……。





一級貧戶


我出生在雲林鄉下,從小家境一貧如洗,是當時鎮公所登記在案的一級貧
戶,我們所住的茅屋和衛生設備,甚而比現在南非黑人所居住的環境更不
如。

生父在我九歲那年因生瘡無錢就醫,以致瘡口日益潰爛而亡;母親脾氣剛
烈,時常造口業,她那些老式罵詞,常令人不堪入耳。這些異於常人的成
長背景,導致我從小即非常自卑、不得人緣,也成了受人指點、欺侮、冷
嘲熱諷的對象。

因為家境的緣故,連帶也影響我的就學。我八歲入學,開學第一天報到,
學期中又去了一次,一學年的課程只去過兩次,一直到母親改嫁給在學校
當工友的養父,十歲的我才又從二年級讀起;因此,實際上只念了五年小
學,卻花了七年時間才畢業。

小學畢業好不容易考上初中,然因繳不出學費無法註冊而放棄,每每看著
同學背著書包上學的情景,心媮`是一陣陣的悵然與起伏,羨慕與傷心充
斥我稚幼的心靈。既然無法繼續升學,於是我離鄉背井,到台北學習一技
之長。


近親成婚


家境的清苦、母親的難以相處,以及我的自卑,讓我到了適婚年齡仍不敢
有成家的念頭,我不願讓對方跟著我吃苦受罪。

因工作的關係,我有機會和表妹接觸,表妹人很善良、合群,她不像別人
會嫌棄我,而母親亦曾誇讚過表妹的乖巧,當時我心媟Q:若能親上加親
,母親容易接受表妹並和她相處,二來姨媽了解我是窮小子,假如她肯把
女兒嫁給我,對我的心理負擔也較小。

然而,婚後不久,我知道我的如意算盤撥錯了,母親的口業箭頭開始瞄向
妻子,太太終日以淚洗面,並抱怨後悔進入陳家門,我成了母親與妻子間
的「夾心餅乾」,常常獨自思索:母親若不這樣,我們一定可以建立一個
單純、溫馨、幸福的家庭……


腦性麻痺女兒


女兒的降臨,並未為我苦難的人生帶來喜樂,屋漏偏逢連夜雨,別家的小
孩是「七坐八爬」,然而我的孩子為何這些基本動作都不會呢?女兒滿周
歲時,我們確定她有某方面的障礙,開始帶著女兒尋訪名醫,四處求神問
卜,最後台大醫院的醫師告訴我們:她是腦性麻痺患童——。

兩年後,二女兒出世,一種新生命的喜悅又隱隱點燃我們的希望,只是,
為何她的症狀好像又是老大的翻版呢?從此,我們必須撫養兩個大小便無
法自理,吃飯要人餵食,不會走路、不會說話的腦性麻痺兒,無法掙脫的
陰霾強壓著全家人。

八年後,妻子又懷孕了,我們不想要這孩子。當醫師知道我們的處境時,
他為我們一再的抽驗檢查,並說一切都沒問題,可以安心的把孩子生下來
。嬰兒呱呱落地,接受各項測驗的結果都說她是個正常的孩子。我好高興
,終於有了正常的孩子!我們悉心地呵護著她,每天看著白白胖胖的三女
兒,心堛熙葝╪菗O不可言喻。

但是,欣悅卻隨女兒的長大而遞減,十個月大,老三的情形為何又和兩個
姊姊一樣?我帶著女兒去找那位主治醫師,連他都傻眼了,測試證明:三
女兒仍是腦性麻痺兒。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上蒼要給我這一連串的酷刑?


遠渡重洋


歷經人生最黑暗的一刻,到過最艱苦的一端,走得我好苦、好累呀!我的
苦難就在有了三個腦性麻痺女兒的時候到達沸點;而我的人生更是一層層
冰封、凝結起來了,歡笑與幸福似乎離我愈來愈遠,不幸的事接踵而至:
家人大大小小的病痛不說,未料又莫名其妙的一個接一個骨折;太太出了
小車禍;我胼手胝足經營的小工廠接不到訂單,有長達兩年的時間,我沒
有能力拿一分錢回家……。現實的多重壓力,逼得我好想一覺睡去,一了
百了。希望是那般的遙不可及,而每個夢醒時分,又是另一個嚴酷、無奈
的開始。

在坐困愁城的某一天,三女兒哭鬧不已,我抱她出去走走,回來時順便帶
份報紙,報上登了一則南非廠商求才乙名的啟事。不知八千里外的浪潮,
可否洗盡我前世今生的罪過!換個環境,說不定可以為自己找到一個新生
的自我,我想。

我自認條件符合所求遂報名應徵,而在多人角逐下雀屏中選。一九八六年
,我的人生旅程有了轉變,台北縣八里愛心教養院通知我可將兩個較大的
女兒送去寄養。我將母親託付給弟弟照顧;而太太則帶著襁褓中的三女兒
投靠台中的大姊;我,隻身遠渡重洋至南非。


佛燈接引迷航


我出國後,太太在大姊的資助下,在市場擺攤賣早點,而市場附近有一正
信佛教寺院——善寶寺,抱持虔誠、懺悔的心,太太開始親近師父、聽聆
佛法,進而藉由宗昭師父的引領,認識了慈濟台中分會的陳清標、謝碧如
委員。不知為何,當我見到他們時便心生歡喜,除了成為慈濟的會員,能
力許可時,偶而也捐贈病床;非常感謝他們在我太太最迷茫、孤寂之時,
陪伴著她、指引著她。

出國第四年,太太把三女兒送到愛心教養院後,我便將她接來南非。那一
年離台前夕,我去向我的良師益友王子雄師兄、楊倩倫師姊辭行,楊師姊
告訴我,她已是慈濟的委員了,那時還不太了解慈濟的我心媟Q:似乎普
天下有德、有善的好人,都一個個向慈濟報到。

初到南非,原本尚心繫多舛的家,但是待家境改善後,我這冥頑的凡夫心
以為身心終於得到了解脫,於是縱情逸樂,沈溺於賭城及方城戰中。我太
太到南非看見這種情形,非常難過,她勸我若不及時回頭,她要出家。每
天清晨四時,她便起來上香、禮佛,見她如此,我收斂了不少。


逆境來,歡喜受


回台灣時,王師兄和楊師姊也不斷地點醒我,並給了我許多慈濟的書刊和
錄音帶。

接觸了慈濟的人文理念,我看到上人開示:「人遇逆境要歡喜受」,幾十
年圈梏著我無法超拔的難題,似乎剎那間豁然開朗——是的,要「歡喜受
」以解消前世今生的罪障,一味地自怨自艾,只讓我在無明的困境中,一
次又一次的流轉。

伴隨著慈濟一卷又一卷的錄音帶和一本又一本的書,過往種種再一次在腦
海堣洢銦A數度,我淚流不已。

此時南非德本地區有一學養俱佳的居士出來講經說法,我慢慢地走入了佛
法的領域。

聽了「渡」錄音帶媟O濟師兄、師姊們的現身說法,讓我亦生起效法與學
習之心,只是貪瞋癡俱全的我,卻不知該如何做才是?


「菩薩」抱著女兒


四月中旬,南非慈濟委員黃丁霖師兄偕同另兩位師兄,送來「慈濟道侶」
半月刊。在一七0期中,有篇慈濟人利用元旦新春假期至愛心教養院探訪
院童的報導,當我和妻子看到一位不知名的師兄抱著我牽腸掛肚的女兒的
照片時,我們夫妻倆感動得跪倒在地——我痛哭流涕地感恩上人所教導的
一群人間菩薩,不知撫慰了多少眾生,甚而溫潤了相隔千里之遙的我們。

我曾想遠走他鄉揮別過去所有的一切,只因為上人的一句「歡喜受」,便
解開了我多年的疑慮,而今如此殊勝的因緣示現,彷彿是告訴我行菩薩道
的法則,我忽然領悟:可以用「愛」來填補過去的遺憾。


南非嚴冬堛漱@股暖流


現在是南非的嚴冬,我們到孤兒院看望院內的孩子們。看著他們身上穿著
我們送去的毛衣,吃著、用著我們帶去的食物、日用品,蓋著我們為其準
備的毛毯,腦海堳K不斷湧現那幅師兄抱著女兒的畫面——「幼吾幼以及
人之幼」的本懷,洗盡了我層層心障,而在志工的工作中,我感受到無比
的清淨、無比的自在。

前塵往事已成雲煙,任何的示現似乎都是一種無聲的說法。目前南非德本
地區由張敏輝師兄帶領著我們,推展慈濟的理念,我想我該比別人更用心
、更精進,因為有太多值得自己盡心的事,等著我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