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講座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心似秋月清皎潔
◎王端正
文學的心,是感性的心;藝術的心,是美感的心;
科學的心,是理性的心;哲學的心,是知性的心;
宗教的心,是靈性的心。
而慈濟的心,是集感性、理性、知性、靈性於一爐的心,
是「慈悲喜捨」的心,是佛陀「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心,
是誠正信實、真善美、智仁勇的心。
研究心、了解心,才能正確的用「心」,
才不會有千千心結;沒有心結,就不會有「心病」;
沒有心病,就是最「開心」、最健康的人,
這樣的人生,才是最美麗燦爛的。




很高興在此和大家開心的談心,引為人生一大快事。

提到「人生」,這是多麼嚴肅的一件事,但人生的嚴肅與否,端看我們用
什麼心境面對它。菩薩「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猶能以一種開朗的心境
「遊戲人間」,人生難得幾回開心,我們不妨用輕鬆的心情,來談談「心
」。


認識心,了解心,用心


「心」這個字,筆畫很簡單,意義卻很複雜;認識它不難,瞭解它不易。

在中文辭典裡有關「心」的文詞與成語不少,會正確使用它的不多。

例如:我們常會聽到某甲說:「我今天的『心情』壞透了。」

某乙會勸他說:「你就是太『小心眼』。」

甲接著說:「就是我『心腸』太好了,碰到『心術』不正的他,所以我就
『心』亂如麻了。」

「只要你保持平靜的『心境』,用『心』思考,他就白費『心機』了。」
乙同情地說。

「但是我每次碰到他,就『心猿意馬』,因為他的風采讓我『心儀』已久
。」

「這是你的自由『心證』,其實,相識滿天下,『知心』有幾人,『心寬
體胖』、『心勞日拙』,想開了就好。」乙說。

甲情緒逐漸平穩的說:「謝謝你能『平心靜氣』傾聽我的『心聲』,使我
有很好的『心得』。」

乙最後說:「記住我的話:保持明澈的『心智』,仔細觀察,朋友相交如
果能『心心相印』,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上述兩人的對話,每一句話中,都用到了「心」字,可見「心」字有太多
的人喜歡用它,甚至到了氾濫的地步。既然我們常用到「心」字,就應認
識「心」、了解「心」,正確的用「心」。


命隨業轉,業由心造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這是多愁善感的文人,對「情」
之為物的感嘆。

我們也要模仿這句話的語調說:「問世間心是何物,直叫人生死相究」。

研究心、了解心,才能正確的用「心」,才不會有千千心結;沒有心結就
不會有「心病」;沒有心病,就是最「開心」、最健康的人。這樣的人生
,才是最美麗燦爛的。

人身難得今已得,人的形壽有限,而時間無窮;個人的生命有時盡,而群
體的生命無窮期。其實,個人的生命就是群體生命的延長,沒有個體就沒
有群體,沒有個人的生命,就沒有群體的生命。沒有我們的父母,那裡有
現在的我們;沒有現在的我們,那裡會有未來的子子孫孫。把握難得的人
身,是每一個人的義務,也是責任。

不可否認的,「人身難得」,世界上物種千差萬別,天上的飛禽、路上的
走獸、水中的游魚,何止千類萬種,而我們有幸能生而為人,豈非難得。

但在短短數十年生命中,有人轟轟烈烈的過一生;有人默默無聞的與草木
同朽;有人一生多采多姿;有人則平淡灰暗;有人死後留芳百世;有人死
後遺臭萬年。是英雄、是奸雄;是好人、是壞人;是聖、是凡;是順境、
是逆境,都在一念之間,「一念萬年,萬年一念」,都是心的作用。

「心」是我們一切行為的主宰,所以說「命隨業轉,業由心造」,心可以
成善果,也可以造惡業,古聖先賢所以一再強調「修心養性」,就是這個
道理。


與你談「心」


我們不想談修心養性的道理,我們只想和大家談談心。

俗語說:「知人知面不知心」,這是說「人心」難測;又說:「女人心,
海底針」,人心本來就難測了,女人的心,更難測,更難捉摸。孔子說:
「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這也是在強調女人的善變,好在孔子說這話
的時間是在數千年前,是女權最黑暗的時期,如果在今天說這話,不受女
權運動者的嚴重抗議才怪呢!人心難測,豈是女人心而已。

雖然「人心難測」,可是我們的祖先也曾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只要假以時日,用心觀察,人心還是可以瞭解的。

為了說明的方便,我們依作用與性質的不同,把心分為下列幾項:


☉文學的心/感性的心

我國在一千四百多年前有一本很傑出的文學理論著作《文心雕龍》,是劉
勰的精心傑作,也是中國文學史上,第一本建立中國式文學理論體系的書
,書中廣泛地探討了文章的體裁、寫作的方法與技巧;大學中文系的學生
,都必須閱讀這本古代文學理論的名著。

我們不是要介紹這本書,提這本書的用意,只是在說明文學的心,異於其
他的心。文學的心是什麼呢?文學的心就是感性的心;文學作品,是感性
的作品。

感性,是從生活中體驗出來的。能體驗豐富的人生,其文學作品必然也感
人肺腑、豁人耳目、沁人心脾,令人回味無窮。

《三國演義》是本中國家喻戶曉的文學巨構,我很欣賞這部章回小說開講
之前的一闕詞:

滾滾長江東逝水,
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
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文人的心總是細膩的,文人的心也總是多愁善感,短短的幾十個字,就把
三國演義的精神烘托得淋漓盡致,能不佩服羅貫中高人一等的文心?

又如《紅樓夢》,這是一部言情的文學不朽巨作,這本小說的味道和三國
演義截然不同,但曹雪芹的文心和羅貫中並無兩樣,都是出於一顆至情至
性的心。曹雪芹自己認為寫紅樓夢這本書是: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
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

書中的情癡賈寶玉,小心眼卻弱不禁風的林黛玉、女強人的王熙鳳、柔中
帶剛的薛寶釵等人物,在曹雪芹的生花妙筆下,栩栩如生,令人又愛又恨
,故事情結令人笑了又哭,哭了又笑,這就是紅樓夢的感人之處。

文人的心是細膩的,所以文學品味講求「意境」,有意境自成高格。依王
國維「人間詞話」的說法,文學的意境分為兩種:「有我之境」與「無我
之境」。

「有我之境」是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無我之境」是以物觀物
,故不知何者為我,何者為物,到達渾然忘我的境界。就像莊子做夢,夢
到自己變成蝴蝶,等到醒來之後,不知道自己是莊子呢?還是自己是蝴蝶
?「莊生曉夢迷蝴蝶」簡直是物我兩忘了。

「無我之境」的作品優美,如: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元好問的「寒波澹澹起,白鳥悠悠下。」

「有我之境」的作品綺麗宏壯,如歐陽修的「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
秋千去」;秦觀的「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堭袪尬ョC」都是以我觀物
,把自己的喜怒哀樂,融入所觀之物。

不管文學作品是著「有我之境」或著「無我之境」,文人都必須先涵養純
真豁達的文心,對宇宙與人生,須能「入乎其內」,又能「出乎其外」─
─「入乎其內」故能感之,「出乎其外」故能觀之。

總之,文學的心,是感性的心,是關懷宇宙萬物的心,是關心世間疾苦、
人間冷暖的心。


☉藝術的心/美感的心

藝術和文學並稱。

文學講究感人肺腑,藝術講求「沁人心脾」。

我國近代著名的美學理論家朱光潛,他在「文藝心理學」中,對藝術的美
學,有很深入的闡述。

藝術的心,就是美感的心。

什麼樣的事物才算美?能引起美感經驗的才算美。

什麼是美感經驗?即我們在欣賞自然美與藝術美時的「心理活動」。

「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只要你有閒情、有逸致,則竹韻
、松濤、蟲聲、鳥語、無垠的海波、蒼翠的高山、飄忽的雷電、淅瀝的風
雨、悠悠的白雲,甚至斷垣殘壁、老舊城堡、枯藤老樹、小橋流水,都能
成為賞心悅目的對象。不僅自然造化如此,人的心緒也是如此,偷得浮生
半日閒,靜看斜陽落日,未嘗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美感的經驗,可以說是形象的直覺,也是一種認知的過程。認知就是「心
」的作用,「知」依深淺程度,可以分為三種:最簡單、最原始的知是「
直覺」的知,其次是「知覺」的知,最後是「概念化」的知。

「直覺」的知是心的最初感覺,就像小孩子第一眼看見世界一樣,他所看
到的是先前一無所知的形象,這種最直接的感覺,既不能喚起任何由經驗
得來的聯想,也不能知覺它所代表的意義,這種見形象而不見意義的知,
就是「直覺」的知。

等到小孩子透過大人們的教導與自身的經歷與體驗,很多事物由「直覺」
演變成「知覺」。「知覺」就是由單純的「直覺」形象,進而深悉形象的
意義與聯想。如對於一張桌子,所看到的不僅是具體的形象,我們也會聯
想到它的功能與作用、質料與形狀、色彩與價值。

概念是超「直覺」與「知覺」的知,它是知的總結,是對所知事物的抽象
化過程。小孩第一次看到牛,是用感覺器官直覺化的形象,慢慢地隨著教
化與成長,知道牛的作用與特性,最後把具體形象的牛,完全抽象化了,
而且不斷提升它的抽象層次,從實際形象提升到象徵的含義。例如說張三
像條「牛」,他的意思不是說張三長相像牛,而是把牛的特性與作用延伸
到有笨壯、吃苦耐勞等抽象層次更高的意義,用這個意義來象徵張三這個
人的個性與特質。

所以藝術的知,是超越實用世界的意象世界的知,藝術的心是「無所為而
為」的心,是「用志不紛,乃凝於神」的「凝神觀照」的心,這就是美感
經驗的凝神境界,這種境界總是如夢似幻,不能用「實用」的觀點來衡量


如觀賞一棵古松,你不要去問古松的結構,也不要去問古松的價格,你欣
賞它的造型、體會它的蒼勁,然後你會去聯想到它的高風亮節,把人格溶
入古松之中,這就是「移情作用」。藝術的心,就是移情的心。


☉科學的心/理性的心

科學是講究實證的學問。胡適常說:「請拿出證據來。」許多人深信這就
是科學的心——科學的心是「理性的心」。

一般說來,「理性的心」比較嚴肅,感性的心比較浪漫。所以詩人與藝術
家比較不拘小節,而科學家就比較嚴肅與木訥。

李白的詩:「白髮三千丈」,名傳古今。又如:「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
到海不復回。」岳武穆的滿江紅詞:「怒髮衝冠憑欄處,蕭蕭雨歇」,都
是千古傳頌的佳句。

然而在科學家眼中,這些名句都是極不合科學與生活經驗邏輯的戲論。白
髮那裡可能三千丈?黃河那裡是從天上而來?生氣時頭髮那有可能把戴在
頭上的帽子衝掉?科學家與文學家、藝術家的心截然不同,分別就在於一
個是感性的心,而一個是理性的心,也就是實事求是、重視實證的心。

在科學家和醫師的眼裡,心就是心臟,是製造血液的器官。

記得台灣醫學界第一個開心手術成功的病例,轟動了整個社會,那時我出
了一個題目,請記者去訪問開心手術的醫師,題目是:「和開心醫師談心
」。這個題目有幾個含義:

一、手術成功後,這位醫師當然很高興、很「開心」,所以此時此刻,他
是位最「開心」的醫師。

二、他是負責心臟手術的主刀醫師,也是開「心」的醫師。

三、談心有兩層意義:一是談血肉的心臟;二是跟他聊聊家常,談談所知
、所感、所想的心。

舉這個例子旨在說明科學的心,就是理性的心,就是實證的心。不管是化
學、物理學、醫學、心理學、生物學等,都屬於自然科學,都必須具備有
「知其然」,並「知其所以然」的心。


☉哲學的心/知性的心

「哲學」是英文 Philosophy 這個字的中文譯名,是指一種思辨明理的學問
。從Philosophy一詞來說,就是「愛智」。

哲學的心,就是知性的心。

西洋哲學,興起於古代希臘,約在公元前六世紀到前四世紀的兩三百年間
,也就是距今一千五百年左右,那時候希臘政局安定,人民生活優裕,於
是他們會去思考宇宙的基本問題,探討超乎人我的自然理律。

一般而論,中國哲學和西方哲學的精神與背景都不盡相同。西洋哲學比較
著重在抽象名理的討論,而中國哲學比較著重人世間實際體悟和證驗。但
無論如何,哲學是一種思辨的智性學問,應無可置疑。

中國哲學從春秋戰國的百家爭鳴,到現在的中西共容,其間經過二千多年
演變,歷經幾個階段的發展:

【第一階段】:是距今二千五百年前的春秋戰國時代,這是中國哲學的黃
金時代。這個時代,儒家、道家、法家、墨家、陰陽家、農家、縱橫家、
名家、雜家、小說家,一共有十種思維主張與哲學論調。

雖然派別不同、出發點有異,理念千差、主張萬別,但是共同點就是著重
實踐。例如孔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為的就是志於道;而其栖栖皇
皇,「知其不可而為之」,就是為了安定社會、挽救蒸民。

又如墨子「摩頂放踵,利天下為之」,主張尚同、尚賢,甚至不惜以身相
殉,也是著眼於解決民間疾苦。

其他如農家主張「賢者與民並耕而食」;道家主張「恬淡自守,反璞歸真
」,也是志在澄清天下;縱橫家的遊說活動、推銷自己,其目的在於使自
己的抱負與理想能夠實現,以達富國強兵,榮華自己。

這一階段的哲學,很少談抽象的理論,也不喜歡玄談,總之「力行」是這
個時代的哲學重點。

【第二階段】:是漢朝「罷黜百家,獨尊孔子」的崇儒階段。以修身、齊
家、治國、平天下為中心思想的儒家哲學,在漢朝得以發揚光大,直到目
前,我們還受儒家思想的左右。

【第三階段】:是唐朝佛學盛行階段,這一階段佛學開始在中國生根、茁
壯。佛學融入了中國固有的哲學思想後,成為與印度佛學儼然不同的大乘
佛學。大乘佛學著重兼善天下,小乘佛學只能獨善其身;兼善天下,必須
入世,獨善其身,只要出世就行了。小乘易、大乘難,道理就在此。

【第四階段】:就是宋朝的理學,以朱熹為代表,是融合了佛學與道家、
儒家思想的一種新的思想,強調格物窮裡,強調存公理、去私慾,強調理
與氣。

朱子說:「心者,人之神明,所以具眾理而應萬事者也。」這一階段開始
強調心、理的重要了。

【第五階段】:是明朝的心學,以陸象山、王陽明為代表。陸象山講即心
即理。王陽明講致良知,強調知行合一。

王陽明的四句教,足以含括「陽明學」精神的全部:

無善無惡心之體,
有善有惡意之動;
知善知惡是良知,
為善去惡是格物。

意思就是說:人身的主宰是「心」,當其未發的時候,歸本於寂,無所謂
善惡;但心之所發便是「意」,而意動之所在是物。既然「意」之所動在
於物,於是便有所執;有了執,便成相;有了相便起善惡。能嚴別是非、
知所善惡即是良知,能為善去惡就是格物。

因此所謂「良知」,就是不受污染的心、能知善惡的心,它的純潔就像赤
子之心一樣。

中國哲學到清朝經過西方文化的衝擊,已快奄奄一息了。我們現在的思想
哲學,究竟有多少是中國的原始哲學精神?值得思考,也值得懷疑。

總之,哲學的心,就是思辨的心,也就是知性的心。


☉宗教的心/靈性的心

宗教是一種信仰,而信仰就是一種力量。不論古今中外,不論任何種族,
都會有其宗教信仰。

宗教是人類心靈的憑依,所以宗教的心,就是靈性的心。

世界三大宗教:佛教、基督教與天主教、回教中,和中國人淵源最深的是
佛教,因為佛教自從秦漢傳入中國後,就經過中國哲學家與宗教家不斷改
造,而成為深具中國文化特色的大乘佛教。

佛教最重視的就是心,所以佛經說:「三界惟心,萬法惟識。」

但心究竟在那裡呢?有人說:「心就在我們的胸腔內呀!」但那是醫學上
的心,並不是我們所說的三界惟心的心。

心是看不見,捉不著的實存,所以有人說:「心在我的意識中。」然而「
意識」又是什麼呢?談心不易,知心也不易呀!

佛經堭N心分為六種:

一、「肉團心」。也就是我們醫學上所說的心臟,是有血有肉,製造血液
、維持生命的重要器官。

二、「草木之心」。此為物的中心,又叫處的中心,也就是不執兩端的中
心。

三、「集起心」。就是八識中的阿賴耶識,以集諸種子,又能生諸現行法
故,是經驗之再現心。

四、「緣慮心」。又稱慮知心、了別心,依情境而生別的心;也就是喜、
怒、哀、樂之心。

五、「堅實心」。不生不滅之心,是自性清淨心、未受污染的心,明心見
性所要明的心。

六、「積極精要心」。積極諸經中一切要義的心,是正知正覺的心。

佛法強調的是「萬法一心」,所以《華嚴經》說:「心如工畫師,畫種種
五陰。」

《心地觀經》也說:「心如畫師,能畫種種色故。」

佛教的哲理是要我們保住常住的真心,也就是自性清淨的堅實心、不受污
染的心。

那麼自性清淨、不受污染的心,要去那裡找呢?

《金剛經》說:「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其實
是強調「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無所住而生其心,也就是不執著的心,是
「平常心」。

而平常心又是什麼?我們舉一些禪宗的公案:

從稔禪師問南泉禪師:「如何是道?」

南泉說:「平常心是道。」

有人問長沙景岑禪師:「如何是平常心?」

禪師說:「要眠即眠,要坐即坐。」

問的人說:「學人不會,意旨如何?」

師曰:「熱即取涼,寒即向火。」

也就是為所當為、行所當行,不受污染或執著的心。

禪宗始祖達摩禪師和二祖慧可禪師也有一段關於安心的公案。

慧可禪師說:我的心一直不安寧,請師父幫我安安心。

達摩禪師說:好啊!你拿心來,我幫你安。

慧可說:我找不到我的心!我哪堹鉈野X來呢!

達摩說:我已幫你的心安好了。

這就是說,心本來就不可捉摸,所謂安不安存乎於自己。因此學佛的人講
戒、定、慧,就是在悟出了不可得的清淨自性心。

達摩禪師曾說:「明道者多,行道者少;說理者多,通理者少。」,其目
的即要人去行道,而不只是說道。

其他的宗教亦復如此,所以我們說宗教的心是靈性的心。


☉慈濟的心/慈悲喜捨的心

凡是慈濟人,都必須知道慈濟的心。

慈濟的心是集感性、理性、知性、靈性於一爐的心,是「慈悲喜捨」的心
;是佛陀「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心;是誠正信實、真善美、智仁勇的
心,所以:

慈濟的哲學內涵是理事圓融。
慈濟的修習法門是福慧雙修。
慈濟的宗旨是造就真善美的慈濟世界。
慈濟工作精神是力行實踐、精益求精、永不退轉、勇猛精進心。
慈濟的教化是濟貧教富、予樂拔苦。

「慈」是無緣大慈,是清淨無染、怨親平等的大愛;如慈母之於稚子,無
所求的「予樂」。

「悲」是同體大悲,是人傷我痛、人苦我悲的憐憫;如菩薩之於眾生,無
條件的「拔苦」。

「喜」是「持正法起喜心」,是得正知、持正念、行正法、走正道的歡喜
心;如益友之見所交,離惡向善、離苦得樂的喜慶。

「捨」是「攝智慧起捨心」,是無怨的付出、無尤的服務;如良師之於學
生,無保留的傾囊相授;如嚴父之於子女,無求回報的給予。

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大家看慈濟的每一位委員,從他們的言
行舉止,都可看出是真善美的化身,是智仁勇的表現,是慈悲喜捨精神的
凝聚。

每一位委員都能以「佛心為己心,師志為己志」,故一眼觀時千眼觀,一
手動時千手動,何異於觀世音菩薩之千手千眼。

「一月普現千江水,千江水月一月攝」,慈濟以慈悲喜捨之心、誠正信實
的精神,利濟眾生、濟貧教富,這就是佛陀本懷的發揚,也是中國哲學獨
善其身、兼善天下精神的再現。


深入寶山,以心相許


寒山子的詩:「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潔,無物堪比擬,教我如何說。」
皎潔似秋月的心,實在難以言說,今天說了這麼多的心,希望沒有擾亂到
大家的心,也希望大家對慈濟能以「心」相許,才不愧是深入寶山,不空
手而回的慈濟人。希望大家永遠保持歡喜自在的心,永遠笑口常開,開開
心心。

(七十八年十月二十六日講於慈濟護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