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慈悲入「骨」,「髓」緣布施
「菩薩所緣,緣苦眾生」,眾生的苦難,是成就菩薩的一大事因緣。

大乘佛教徒以四宏願為依歸,悲苦病痛的眾生雖無邊無量,但只要發大乘
宏願,力行菩薩善道,佛道那能不成。

成就菩提道心,至少必須具備兩項條件:一是慈悲心,一是大雄力。「慈
悲無我,大雄無畏」,唯有用無我無畏的精神,度盡眾生才有可能。

「布施」,在六波羅蜜中列名第一。觀音菩薩「聞聲救苦,即時解難」的
慈母情懷;地藏菩薩「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的悲宏
大願,都是已布施為始,以布施為終的不二法門。

菩薩行布施約略分上中下三種:以飲食粗物、軟心布施為下布施,以衣物
、寶物布施為中布施;以頭目腦髓,盡用布施為上布施。可見布施有其難
易之分,也有其難捨能捨之別。

「骨髓捐贈」是「頭目腦髓,悉施於人」的最上布施,其功德最大,其因
緣最勝。

我們說「骨髓捐贈」,其功德最大,是因為「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圖」
,何況捐贈骨髓不僅能救人一命,而且可以救人一家;不僅可以拔人之苦
,而且可以與人之樂,如此功德豈不大?

我們說「骨髓捐贈」,其布施因緣最為殊勝,是因為骨髓相贈,非人人可
為,必須白血球八種配對完全相符才有機會,其機率萬中僅得其一,如此
因緣,豈非最為殊勝?

大乘人發菩提心,應做如是觀:觀一切眾生平等;觀一切眾生皆是前生父
母、未來諸佛;作有恩想;作報恩想;作願一切眾生得樂想;作願一切眾
生離苦想。「骨髓配對」在非親非故中能萬中得其一,非前生父母、累劫
眷屬則何?既是前生父母、累劫眷屬,更應作有恩想、作報恩想,如此「
髓」緣布施,又豈非最為上上乘?

「骨髓布施」之所以為難,是因為布施者心存恐懼,難發大雄無畏力。骨
髓捐贈最難突破的心理障礙有三:一、捐贈骨髓是否影響自身生命;二、
捐贈骨髓是否影響自身身體健康;三、捐贈骨髓是否疼痛難堪。三層顧慮
未除,捐贈就難蔚為風氣。

事實上,骨髓移植在醫學界中何止千百例,未聞在捐髓過程中曾出現任何
安全問題。雖然在「取髓」過程中須全身麻醉,但以目前醫學之昌盛、科
技之發達,全身麻醉少有意外。同時醫學知識告訴我們,骨髓可以再生,
就像血液可以再造一樣;骨髓雖被我們少量抽取,很短的一兩個星期中就
可再生補足,於人有益,於己無損,何懼之有。

救人一命必須有殊勝之因緣,即使有心救人,骨髓配對不符,亦難成就救
人因緣,只要把自己的骨髓資料存入檔案,說不定你就可以成就救人一命
的善行。

生命必須尊重,慈悲必須無畏。藥師琉璃光如來曾發十二大願,令諸有情
,所求皆得,其願心何等宏偉,在菩薩道上,我們豈能見死不救。

歐美等先進國家,捐髓以蔚為風氣;在台灣,捐髓還在起步。但我們相信
在台灣的民眾,愛心不落於人後,當您在簽下骨髓捐贈同意書時,就已表
現出您的高尚人格特質。樂於助人的人必是好人;樂於救人的人必是菩薩
,我們非常誠懇的籲請所有好人與菩薩,響應慈濟所發起的骨髓捐贈運動
!慈悲入「骨」,「髓」緣布施,或許我們就可以成就這一搶救生命的大
事因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