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人間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東湖地區的環保夥伴們
◎張瓊齡
做資源回收,剛開始,有可能只是一時興起,只關乎個己發心的問題。
然而,真的放手去做,時日漸久,夥伴與夥伴之間,
儼然形成了一種心照不宣的約定。
那是一種承擔,一種相互依存、共同成就一事的約定。




每逢農曆初三、十七,住在東湖的德旺師兄就會駕著他的「謀生工具」─
─一部三噸半的「拖拉苦」(卡車),在清晨六、七點左右,展開當月的
「充電」之旅。

前個晚上,他徹夜工作,一宵未眠,今兒個一早,便緊接著展開東湖地區
的資源回收收載工作;雖然,明明見他是一付健碩的體格,還是忍不住要
問:「堪得住嗎?」

他隨即發出爽朗的笑聲,大手拂去滿頭滿臉的汗水,反問道:「你看呢?
」是呀,要是身子堪不住,就沒法子一做兩年多了。


針對住家社區回收


每逢農曆初三、十七,是傳統市場休市的日子,大夥兒選在這一天來收載
物件,無非是考慮到作業上的方便,當回收車行經市場附近的回收點,不
致受阻於人潮,能夠迅速完成任務,亦無礙於交通。

慈濟人在東湖地區的回收工作,主要是針對住家社區。根據長期收載的經
驗顯示,一般住家的回收物以報紙為大宗,其次是紙箱,其他的回收物僅
居點綴性質。

全省各地的慈濟人,尤其是中南部地區,在當地推展環保資源回收工作的
初期,經常為了促使民眾響應,而代收某些不在回收範圍的廢棄家具、用
品,在東湖社區,是否也有這樣的情況呢?

「這倒是沒有。一開始,我們就是針對可回收資源,民眾也都能配合。」
何師兄表示,倘若收了不能回收的廢棄物,不僅增加作業上的困難,屆時
送往垃圾掩埋場,還得支付每噸一百二十元的處理費。


三十個回收點


既然從事常態性的社區回收,仰賴的就是各家各戶平日隨手累積,每個社
區再有一、兩人發心騰出自家附近的空地作為定點以聚集物資,屆時負責
收載的何師兄只需前往各個集中點收取即可。而在固定收載日當天,能夠
撥出時間參與的師兄、師姊們,或是在定點等候,或是沿著路線隨站幫忙
,一般來說,並不需要動用到大批人力。有時候,碰巧大夥兒都沒空,就
何師兄一人,這項例行的收載工作也沒有停過。目前,東湖地區共有二十
個定點,分屬二條路線輪流前往。

自民國七十九年底,經由上人正式呼籲響應環保資源回收以來,慈濟人不
時可從廣播、刊物中獲知相關的觀念及活動消息;而委員們在前往會員家
中收取會費時,也乘機將這分理念傳佈出去。然而,真正要落實到行動上
,除了委員本身帶頭做起之外,實際響應的見習委員、慈誠隊員及慈濟會
員,更是成事的一股強大力量。以東湖地區來說,幾個經常熱心幫忙的師
兄師姊,並不具有委員身分,而長期發心提供車輛負責收載兼搬運的何德
旺師兄,便只是會員。


恆心•耐心•超越的勇氣


對於響應這項回收行動的民眾來說,在配合上並不會產生太大困難,只要
在家中備妥兩三個紙箱子,平日隨手將不同的紙類分類置放在紙箱中,屆
時也不需額外耗費時間整理便可直接處理;回收物置放在家中期間,既不
佔據太大空間,也無礙觀瞻。

然而,發心擔任一個回收點的負責人,還真要具備一分恆心、耐心,以及
一股自我超越的勇氣才行。


※※※※


黃麗琴師姊膽子小,從前她是不敢騎腳踏車上街的,然而,自從負責起搜
羅社區住戶家中的回收物,她勢必需要輔助收載的工具不可,於是,她只
有硬著頭皮上路,「我先生打趣地說:『像妳這樣的人,竟然也敢騎車了
!』」而黃師姊居家附近,有一小畦菜圃,原是她用來蒔花種菜,在城市
裡聊享用田園之樂的寄情之處,如今,她在菜圃區隔出一個範圍,作為回
收物的聚放定點;菜圃周圍用來隔出這一整個區域的柵欄,也是她自個兒
敲敲打打、釘製成的。


※※※※


王師姊從前也不會開車,倡導資源回收後,她為了方便會員響應,終於去
考了駕照。每個月,她乘著收善款的機會,也順道把回收物載回家中倉庫
存放。

有位林太太,她住在公寓二樓,既沒有黃師姊的菜圃,也沒有王師姊的倉
庫,但是,她有著同樣的一分熱心。隨著師兄師姊們來到了林太太居所的
樓下往陽台一望,不禁為眼前看到的景象而動容──一落一落堆疊得方正
平整的報紙,猶如一堵寬厚堅實的紙牆,從地面直到天花板,紮紮實實的
,就算是來了地震,也未必會傾倒吧!每個月,林太太都要親自砌這麼一
道報紙牆,剛剛砌成,便逢收載而化為烏有,如此週而復始,然而,砌牆
人並不因此便稍怠輕忽,隨意堆置。


收載日•充電日


「林太太這兒,我們排在最後一站,每次來到這裡,想到她那麼用心,自
己彷彿充了電般,精神百倍,不敢有懈怠之想。」何師兄把每月兩次的收
載日,視為自己的充電日,事實上,每個參與其事的人,也都是投以具體
行動作為無聲的說法,互相激勵,彼此充電。

在非假日從事活動,一般來說,師兄們因有工作在身,較難配合,然而,
有時回收物較重,對師姊們實在是一大負擔,於是,有些師兄不定時會向
工作單位請假,前來支援。


淨心•淨土


環境保護行動,無非是企望尋回一片身外的淨土,然而,必是在努力的過
程中成就了一片心內淨土,才會有足夠的毅力,教人縱有千折百撓,也不
損繼續向前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