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法親•大愛
◎游素貞
短短一個月中,讓我體悟到人生最痛苦的生離死別那種椎心徹骨之痛,
卻也讓我感受到人間有情、生命有愛那分溫暖真情。
所有苦難若非深刻去體驗,如何能了解人間疾苦,
又如何能用赤誠真愛去幫助那些苦難眾生?




九月十二日那天晚上,帶慈濟列車從花蓮回到家,已經是夜裡十點多了。
早上本想好好補充睡眠,睡飽了再下樓,卻聽到世明在樓下直喊著要我下
去用餐,內心著實感到有點不耐(因往常此刻是我在三樓整理佛堂時間,
很少與他共進早餐),誰知這一餐卻是我倆天人永隔,最後相聚的時刻。


晴天霹靂


當他出門不到半小時,我就接到一通由工地打來的電話,業主驚惶失措的
喊著:「快叫世明來,工地有人摔下去!」當時我和婆婆立刻用行動電話
聯絡世明。電話撥通了卻無人接聽,心中正感納悶焦急之際,卻來了一通
催命電話鈴聲,業主哭喊著:「陳太太,你快來,,摔下去的不是工人,
是世明!我們正請救護車送往彰基急診處,妳快來!」

放下電話,彷如晴天霹靂!瞬間突然有股不祥預兆湧入腦海。

和婆婆匆匆忙忙趕到醫院,當我停妥車子進到急診室,看到婆婆與阿姨幾
乎昏厥癱瘓的神情,婆婆喃喃自語:「醫生說不樂觀,恐怕不行了,不行
了!……」我焦急地進入診療室裡,映入眼廉的是世明滿頭滿臉血跡,雙
耳正湧出鮮血,無助地躺在診療台上,鼻上插著呼吸器,醫師、護士們正
忙著用電擊做心臟觸擊。

看到世明臉上那種驚愕、害怕與痛苦的神情,我的心宛如正被利刃支離破
碎的切割著,我怎忍心見他再如此受罪呢?我請醫師明確告訴我世明目前
的狀況。

醫師撥開世明的眼睛說,他的瞳孔已經放大,頭顱碎裂,所以血才從耳朵
流出,呼吸已經停止,心電圖也無心跳顯示……。當醫師敘述完畢,知道
已回天乏術,我強忍住悲痛,毅然決然請醫師停止一切急救措施。


一心念佛


強抑內心傷痛,我輕輕為世明戴上上人送給他的佛珠,跪在他身旁,靠在
耳際提醒他:「世明!你不用害怕,我會在此陪你,定下心跟我著我唸佛
,阿彌陀佛隨時會來接引你!放下所有一切,工地、家人我會妥善照顧,
此刻你只要專心唸佛──放下所有一切,跟著我唸佛!」

正準備抬上救護車,突聽到兒子琮閔在外面嚎啕大哭,嘴堛衝W著:「我
怎麼辦?我變成孤兒了,我不甘心!我還要讀大學,爸爸怎麼這麼狠心拋
下我們不管呢?」兒子的哭叫聲,聽得我這個做媽的心都快碎了,母子相
擁而泣,我一直安慰兒子:「還有奶奶、媽媽、姊姊、姨婆、叔叔、阿姨
,那麼多親人會照顧你,爸爸自己也不願意這樣走的,他比你更傷心、難
過……。」

當救護車載著世明從醫院回到家時,家中已有好多師兄師姊。邱蘭芳、陳
美容、賴完妹及曾詠貴、梁安順居士,已開始準備佛像、鮮花、水果,一
會兒功夫已佈置完成莊嚴肅穆的靈堂。

正當全體師兄師姊專心助唸佛號時,女兒雯珊已從學校趕回,她悲傷痛哭
得幾乎暈倒。我摟著泣不成聲的女兒告訴他:「雯珊,爸爸現在最需要的
是我們全心幫助唸佛,悲傷難過只會牽絆住爸爸。不要哭,去爸爸身邊安
慰爸爸,請他放下心,跟著大家唸佛好嗎?」

此刻女兒也深深意識到父親臨終階段的重要性,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停
止哭泣,擦乾了眼淚,隨後平靜的走近她父親身邊,跪著對著父親的耳邊
輕輕說:「爸爸您安息吧!我會努力讀書,弟弟功課我會用心督導,我們
都陪在您身邊,您放下心和師姑、師伯一起唸佛,記住快回來慈濟,我們
全家等著您回來當小菩薩哦!」


淨身入殮


從早上十點多開始,師兄、師姊川梭不息輪流助唸,進出數百人次。到晚
上九點多,余金山、李朝森、田憲士、林石等師兄及多位慈誠隊員合力為
世明淨身,用酒精棉輕柔地為他擦拭已乾涸的血跡,徹底清理乾淨全身。
在女兒堅持讓父親穿慈誠隊制服下,師兄們為了讓世明能穿乾乾淨淨衣服
面見佛,不厭其煩地穿了再脫,直到第四次才滿意。臨時找不到領夾,田
師兄毫無考慮取下身上領夾親自為他別在領帶上。當師兄們合力將世明抬
進棺,大家虔誠為他做入殮儀式,正要蓋棺前,忽然接到上人從台北來的
電話。

上人如慈母般的溫言慰語,使我感恩的當場跪下,泣不成聲。上人柔聲叮
嚀著:「妳要保重身體,不要過分悲傷,要堅強啊!好好將婆婆當親生母
親孝順她,孩子需要妳照顧,要堅強,知道嗎?去世明身邊告訴他,記住
他的法號『濟生』,那是生命再重生的意思──要快去快回,再回到慈濟
世界。」緊接著上人對心力交瘁的婆婆與孩子開示,要婆婆不要過份傷心
,母子緣短,在慈濟大家庭中雖然失去了一個孩子,將擁有更多子女;並
要雯珊、琮閔孝順奶奶、媽媽,用功讀書,多幫媽媽分擔家務。

助唸一直持續到凌晨六點半,慈濟師兄、師姊不惜犧牲睡眠,三更半夜從
各地趕來為世明助緣祝福,足足助唸長達二十小時。


上人叮嚀


上人農曆初一(九月十六日)抵達台中分會,於會員聯誼會結束後,特至
彰化寒舍關懷,這分關愛之情不但令弟子無以回報,更讓社區鄰居感動不
已。上人於家中當眾開示:「生命無常,定業雖不能轉,但福緣可造。因
為生前與慈濟結下善緣,才能有那麼多師兄、師姊來助緣。目犍連尊者生
前神通第一、定業來時,亦不能逃。生命無常,要及時行善造福。」隨後
上人更諄諄教誨,要我婆媳能以母女相待,凡事多尊重婆婆,鼓勵小孩並
為他們祝福。上人還到九十七歲爺爺的房間安慰他老人家,並親自為他祝
福、戴上佛珠。

女兒在上人開示後,隨即呈上一封信給上人,以感恩又感傷的心情唸出此
封信,表達全家人對上人及慈濟全體師伯、師姑在這段時間對家人的關懷
之情。赤子心聲,一字一淚,在場親朋好友、師兄師姊為之動容而落淚。


法親大愛


在這段治喪期間,感謝中部地區慈濟委員與慈誠隊師兄師姊,在百忙之中
幾乎天天來關心與安慰,並幫我處理治喪一切事宜,從助唸到入殮、護棺
、火化,師兄師姊們皆以對生命最尊重的方式來幫助世明完成一切儀式。
慈濟人全心全力在我生命中最無助時伸出援手來幫助我、愛護我,慈濟世
界真、善、美的最高境界,在治喪期間發揮得淋漓盡致。這分赤誠關懷與
法親大愛,我實無法用言語表達全家對上人及慈濟大家庭這分感恩與謝意
……。

九月二十九日,世明告別式由本覺法師主持公祭,約有三百多人參加,從
蓮花讚、心經、往生咒、讚佛偈到回向偈,場面莊嚴隆重。靜淇師姊擔任
司儀主持公祭;女兒雯珊淚讀哀章,表達對爸爸的思念與哀悼;梁安順師
兄於感傷、追思氣氛中代表慈濟讀完祭文;田憲士師兄代表家屬向來賓致
謝詞;告別式就在莊嚴肅穆的佛號聲中完成。

火化當天由慈誠師兄護棺,師姊並排整齊隊伍,在唸佛聲中引路抵達火葬
場,在既莊嚴又感人的場面中完成火葬儀式。


生生世世菩薩道


世明的往生,是我人生過程中所面臨的最殘酷的考驗,事發突然得讓我幾
乎措手不及,若非上人與慈濟大家庭這分真情大愛,也許我和家人早已崩
潰了。由於慈濟的因緣,讓我從上人身上學到面對困難時,應有的那分堅
忍、毅力與耐力。目前我必須以上人傳遞給我的慈濟精神,去承擔眼前面
臨的層層生活考驗,繼承師兄生前的事業與孝道,並扶養子女長大成人。

再一次感恩上人及所有慈濟人,願在慈濟道上繼續與師兄師姊結法緣,生
生世世跟隨上人行菩薩道。




給爸爸的信

◎陳雯珊


爸爸,我好想您!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如果我早知道會失去您,我一定會很
仔細的去聽您的話,用功讀書,謙卑的做人,就像您一樣努力。

以前您總是不厭其煩的要我用功,並時常提起您早年求學過程的艱辛。您
說您從小因家貧而必須一邊求學、一邊為家計擔憂。從小就必須撿煤炭、
賣便當,小小年紀,就去守工寮、守更;大學時賣泡麵賺取學費。前幾天
我聽奶奶談起您在台北補習時,她寄給您一千元的生活費,您卻又寄回五
百元時,我不禁羞愧的哭了,我現在才了解您常要我好好讀書的原因,我
現在才知道,您是那麼用心的要我向上。

前幾天一到黃昏,弟弟因為想您而哭泣,睡著了在夢裡揮著拳頭,爸爸!
我知道那是為什麼──因為每天到黃昏時,就是您回來吃飯的時間,和弟
弟打網球、帶他洗澡的時光;卡拉OK仍在,可是爸爸!我卻再也聽不到
您開懷的歌聲了。

爸,您知道嗎?我現在去補習回來好孤單,我好想念那種有您陪伴的溫馨
和安全感。

爸,我知道您很愛我們,也一定不是故意要讓我們傷心,弟弟氣您丟下我
們,可是我們我知道一定不是這樣。爸,我好愛您,好多人都稱讚您的為
人──行善、孝順、努力,我想您一定有很重要的原因,所以一定要走,
而我們一定會把您的精神好好留住,學您的一切,讓您的影子在我們身上
駐留。

爸爸!我們都愛您,再見了,您安心的走吧,我們全家都知道將來慈濟的
小菩薩中將有一個是您,因為您會乘願再來跟隨師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