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閃亮人生
◎郭秋華
雖然醫師斷定我只有三至六個月的生命,
但是每當看到公婆憂傷的眼神和蹣跚的步履,
每當體受著身邊一分分的菩薩情、眾生恩,教我今生此世何以為報?
我不禁暗自發願,生生世世都要報答眾生恩。我每天激勵著自己,
要有信心、要更有勇氣活下去,
對這假合之軀,我有把握延續它的「使用權」。




我生長於府城台南,育有二子一女,服務於南英商工補校教學組迄今已十
餘年。民國七十七年,同事亦是慈濟資深委員的王貴美老師,正為慈濟醫
院建院募款在校園展開勸募行動,那時剛接觸佛學的我,覺得這是件好事
,因而亦隨喜加入。


「被需要」的感覺如此聖潔


七十九年暑假,我向王師姊提出想回精舍尋根,更盼望能謁見上人。王師
姊便在當年七月帶著我們一行人,行行復行行地來到花蓮。在慈濟醫院大
廳恭聆上人開示,上人的威儀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上人身體一向孱弱,
開示完後,便在慈院的社服室打點滴,一面還慈悲親切、溫言軟語地與周
遭的信眾應對著,目睹此情景,不忍之心油然而生,我遂躲到牆角自流淚


回到精舍時,我到大殿禮佛,看不到功德箱與香火攤,唯有虔誠的向諸佛
菩薩獻上一炷心香。而常住眾們秉持著「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戒律,
孜孜矻矻的生活態度,更令我感動莫名。在紅塵滾滾的世間,我覺得此處
就是人間淨土,而這不也是自己尋訪多年的「桃花源」?當下我即向諸佛
菩薩發願──從今爾後,我是慈濟人,我要擔當起慈濟志業,告訴更多的
人來共同耕耘這方福田。

回台南之後,我利用課餘時間,向每一位到菜市場的有緣人介紹慈濟,只
要我開口,希望總沒有落空過。記得第一次從一位一貫道的信徒手中接到
三十萬元善款時,那分感恩心彷彿是賺了資財能供養慈愛的雙親般,這分
喜悅也讓我感覺到生命的富有。

每到星期假日,我總是期盼跟隨師兄、師姊們一齊爬過山巔、走過水湄,
挨家挨戶去探訪照顧戶。感謝師兄、師姊們給我一個學習成長的機會;感
恩照顧戶讓我在人生的歷程上,第一次領會到「被需要」的感覺原來是如
此聖潔,更深深體悟上人所言「清淨無染的大愛」及「無所求付出」的深
遠意義。


沐浴在各方的愛中


八十年九月,外子因病住院開刀兩次,我每日奔波於醫院、學校和家堙A
並且尚有年邁的公婆和兒女需照料,忙亂中卻忽略了自己的病症。直至十
二月八、九日兩天清晨睡夢中,夢見上人提醒我:「若有病痛要盡快看醫
生,你要走的路還很遠呢!」兩天連做同樣的夢,同樣是上人慈悲的叮嚀
,真是不可思議啊!平時身體一向不錯,連感冒都很少有過,這下子到底
該找那位大夫檢查呢?在茫無頭緒之際,忽然靈光一閃想到連醫師──連
四川師兄。

經過超音波診視之後,連師兄訝異於我卵巢內的腫瘤竟有小玉西瓜那般大
,他輕責我為何竟一點警覺性也無。當下我不做他想地決定儘速開刀切除
。十二日上午進入開刀房,上刀後連大夫卻發現情況不如想像,因此切片
後馬上縫合,趕緊聯絡成大醫院的婦科醫師周振揚,並用心安排一切後續
的治療。而在這過程中,連醫師不斷地給我打氣、鼓勵我。

在成醫做了一連串精密的檢查後,十二月二十日進行第二次手術。開刀前
一天,連大夫送來第一次的切片檢查報告;開刀時,連大夫還親自到開刀
房關心開刀的過程,他甚至以我的名義,將開刀的手術費捐贈給慈院添病
床,他真是位仁心仁術的大夫。

手術總共輸了一萬CC的血,周大夫費了將近十個鐘頭時間用心救治,取
出的腫瘤竟然重達十五公斤,檢查結果是惡性的卵巢瘤,也就是──癌症


那時每位前來探視我的親友、同事,臉上總是一副悲切的神情,同事們為
我發起募捐,當日兩個小時內,共募捐了將近三十萬。王淑華教官夫婦是
虔誠的基督徒,他們在寒夜裡來到病榻旁為我祝禱;郭美秀老師在我開刀
當天更是日夜照護於旁;陳麗琳老師、王貴美師姊、蘇美錦師姊、楊啟祥
師兄不定時地前來探視,眾人一波又一波地來鼓勵我。

當時在台南東帝士百貨,南區慈濟人正為大陸賑災舉行義賣募款活動,我
偏在這時給大家添麻煩,心中好愧疚。紀師姊、顏師姊及雅美師姊一行人
剛好南下為義賣活動助陣,聽到邱惠貞師姊的轉述,百忙中亦撥冗到成醫
來探望我。我的一位會員──鄭春菊女士,除了每天主動來為我按摩翻身
外,還要勸慰我的家人寬心,為了我的病甚至遠赴台北朝山,祈願功德回
向於我,希望我能早日康復。


發願報答眾生恩


雖然醫師斷定我只有三至六個月的生命,但是每當我看到公婆憂傷的眼神
和蹣跚的步履,每當我體受著身邊一分分的菩薩情、眾生恩,這些教我今
生此世何以為報?我不禁暗自發願,生生世世都要報答眾生恩。我每天激
勵著自己要有信心,要更有勇氣活下去,對這假合之軀,我有把握延續它
的「使用權」。

經過化學藥物治療後,我回家媕R養。隨著體重機指針的向前推進,我的
身體也目見起色。生病這段期間,任職的學校仍照舊發給我全薪,抱著過
秒關的心境,八十一年二月廿四日我恢復正常上班。

上人曾開示:「捨去前一刻的煩惱,復活當下的佛性,就是活生生的往生
。」今更深深體會人身難得,假合之身有時盡,綿綿慧命卻無絕期,願煩
惱轉菩提再度往生,在有限的生命媊~續散發光與熱。

八十一年四月至七月,不到一百天的時間,我摯愛的公婆相繼謝世,要不
是心中謹記上人的智慧法語,我一定會被這接踵而至的打擊所擊垮。感恩
楊啟祥師兄、王貴美師姊於我們慌亂、困厄之際,慈悲地引導我們,也在
師兄、師姊們的助唸下,公婆因佛號聲的伴送走得莊嚴、安祥。


永遠的菩薩道


生與死原本就在呼吸間,「人生無常」事相的示現,更加警惕自己要珍惜
生命的「使用權」,把握「它」而且善用它的良能。雖然公婆無法親眼見
我穿上夢寐以求的「柔和忍辱衣」,但我深信公婆在極樂世界亦會深深地
祝福我,更願他們乘願再來行菩薩道。

佛陀為濟度眾生的一大事因緣而來人間;今生有福報能擔任慈濟委員,亦
要有為四大志業的一大事因緣而自我期許的願行。慈濟大家庭同心、同道
、同修,願緊隨上人的腳步,不只今生是上人貼心的好弟子,更願生生世
世亦是上人窩心的好弟子,讓慈濟精神如井水般源源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