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志業與事業的交集
◎張瓊齡
《珍情畫意,擁抱蒼生》之四


慈濟志業的目標是一致的。
慈濟世界涵納了不同層面的成員,當分布在各個層面的慈濟人,
有意貢獻一己心力為志業投入時,
通常,他們會從自己較熟悉、較在行的領域入手,
因為,那是他們能力所及的部分,是他們較有把握圓滿的任務;
也通常,在那個領域堙A曾經因為凝聚了他們大量的心血、韶光、財力,
甚至是精神寄託的所在,是自信、歡愉的來源,
遂成為他們生命中寶愛的成分,而難捨,難離。
升斗小民的生命中有這些成分,豪富鉅子同樣也有。
目不識丁的殷實人家會有這樣的執愛,碩學能士也不能免。
究竟,在志業與個己專擅的領域之間,能有怎樣的配合、發揮呢?




午後的新光美術館,書畫拍賣品展示區。

一整個下午,在熙來攘往的參觀人群堙A何國慶師兄始終周旋著,時而與
人寒暄,時而駐足在陳列畫作的櫥窗前,與同好品評鑑析。

有時,訪客所讚賞的作品正巧是何師兄捐獻的收藏品,他就會情不自禁地
走上前來,眼光投射出異采,津津品味著畫作的氣韻所在,彷彿回到當時
,初見那幾枝牡丹藉由畫家筆觸在紙上復活,而教他驚豔的那一刻。


昔愛畫成癡,今率先捨愛


曾經是愛畫成癡的何師兄,這次義賣會上,一口氣捐出了八幅珍藏,他說
,當初既然會買,就都是至愛,非擁有之而後快;但現在他想,今後,這
些愛畫,不過是換個牆壁掛著,本來,人就不可能永遠擁有嘛!

自民國七十六年接觸慈濟以來,何師兄感覺到,原來有這樣一個團體,已
經默默地做了這麼多事,怎麼不太有人知道呢?於是,他積極地在自己的
人脈中引介慈濟,而好友高信疆先生即是藉由他的因緣認識了慈濟。

在往後的幾年堙A高先生一直就自己在藝文方面的專長及交遊,協助慈濟
在文化界逐漸打開知名度,並陸續引見海內外知名藝文人士前來參訪。這
一次的義賣會,在書畫方面的專業事務,尤其仰賴高先生策畫統籌。

「這類型的活動,對大部分慈濟人來說,是相當陌生的,但是,大家還是
願意用心來配合!」何師兄就自己多面向地投入慈濟志業的經驗,提出對
本次活動的看法。

藉由辦活動的因緣,在向畫家、收藏家、企業家、藝術工作者、愛好者募
集書畫的過程中,或許有些人就此開啟了與慈濟的因緣,在往後的日子
,或有熱心人士願在專業領域與慈濟志業有所配合,那麼,如何找出彼此
的契合點呢?

「慈濟發展至今,在內部已然成一種文化型態,有心人士勢必要切實了解
並依循著這樣的『慈濟文化』脈絡,才能夠找到自己與慈濟的契合點,而
合作愉快。」何國慶師兄這麼認為。


藝術與宗教的情操相通


「高老師,您看這幅畫怎樣?」

「高老師,這幅的標價妥不妥當?」

「高老師,麻煩您為這兩位女士解析一下……」 

「高老師!」「高老師……」

在義賣品展示區守候了一個多小時,依然無法和高信疆先生搭上話,因為
「高老師」是現場唯一的專業人士,只要涉及專業問題,便得仰賴他來解
決。而師兄師姊們在會場執勤之餘,更是緊緊抓住高老師,盡情地發問、
請教。畢竟,平素實在難得有機會見到近代台灣各個時期名家及新生代藝
術作品齊聚一堂展覽的場面,更難得遇上一位鑑賞名家可隨時接受徵詢並
解說;盤桓個幾天下來,師兄師姊們無異是流覽了一回台灣近代美術史。

義賣區展示的作品,只要認購者「相」中了,即可成交,鎮日堙A數十幅
書畫作品從展示牆上流轉到收藏者手上,來去之間,收藏者以滿意的價格
歡喜地攜回書畫,同時,也圓滿了發心捐贈者喜捨的願。

四個月的籌備期間,以早期的募畫及拍賣品畫冊編纂製作兩個階段最為艱
辛,然而令高老師感動的是──「在向藝術家本人募畫時,幾乎都是二話
不說地響應,我覺得,藝術家與宗教家在情操上是相通的。」

臨近籌備後期,不少發心捐獻的人士方獲知消息及時響應,一時之間增益
了大量的書畫作品,「原則上,凡是出自藝術家本人捐贈的作品,皆歸類
於拍賣品;然而,有些在畫冊付印之後才捐贈的作品,只好歸在義賣區。
很難得的是,藝術家們都能不計較,照樣共襄盛舉。」


無數幕後耕耘者


高老師不想多談自己為這次義賣會投注的心力,只是頻頻地說者:「郭淑
靜師姊真的是從頭幫到尾呀!她把先生也找來上上下下地忙,聽說她家
的老人家這兩天身體不太舒坦,也不知道他是大老闆哪!搬畫、送畫,像
個小工兒似的忙著、奔著……」「還有文素珍哪……」

對他來說,這些才是值得提的。

據側面了解,高老師曾經專程為此赴大陸募畫,而他自己原訂在今年創刊
的藝術刊物,也因為把人手調撥到義賣會的幕後作業,致使這分刊物得延
至下半年才能問世……

「既然答應要做,就當全力以赴,做到最好。」他說。

臨近用餐時分,一位慈誠師兄遞過兩袋熱騰騰的素包子,殷殷地叮嚀著:
「要趕緊趁熱吃哦!」

望著師兄的背影,高老師說:「這就是慈濟人教人窩心的地方……」

聽說,高老師第一次參加慈濟人的大型茶會時,座位都滿了,但有人讓位
子給他,還送上熱呼呼的包子,而慈濟人並不認識他,只是致上一貫的善
意。

先前,在等候的期間,從師兄姊們不經意的對話中,得知高老師從前個晚
上一直在義賣會場忙著布置,直到今天凌晨五點多才回去休息。

再一次地證實在慈濟圈堙A進行訪問的這項律則,那就是──從旁人那
,得知當事人的發心事蹟;從當事人口中,得知他對旁人的感激。

屢試不爽。


................................................................................................................................


既富且仁的「志業家」

◎林秀美


自稱曾是「慈濟邊緣人」的豪景飯店董事長侯博文先生,三年多前,因證
嚴上人的鼓勵:「當企業家沒什麼了不起,要好好做一個『志業家』。」
如今,他不但用心投入慈濟,且極力呼籲企業界朋友,為慈善工作共襄盛
舉,以提高生活品質,促進社會和諧,做一個「富中之富」的人。

此次「珍情畫意,擁抱蒼生」活動,侯博文伉儷二人,發心提供活動期間
所有餐點、茶點,並捐出珍藏的畫作及珠寶,熱烈響應。

鎮日忙碌於名利的追求,精神上卻極匱乏,是現代人的普遍現象;人生短
短數十年,如何才能做些有意義的事情,讓自己快樂,也讓別人快樂呢?
侯博文認為,人在一生中物質生活的享受非常有限,當事業有成時,若能
以「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心情來助人,就是最幸運有福的人。「我們
都希望國家進步,社會處處充滿溫暖、處處有愛,但這些非憑空得來的,
這一切都需要靠每一個人的努力,而證嚴上人就是一盞指引我們的最好明
燈。」

「上人以其羸弱身軀,卻將許多重擔一直往自己身上扛,而慈濟的師兄師
姊們也都來幫他扛,使我感到很慚愧!」三、四年來,他因深為上人慈悲
的胸懷以及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大捨精神所感動,而決定走出來,共同
為慈濟盡一分心力。「慈濟有近萬名義工,和五千名委員,大家都竭盡所
能地在幫助別人,這麼龐大的力量,應該好好地加以發揮,讓社會真正達
到進步和諧的地步。」侯博文表示,這將是他今後努力的目標。

而積極投入參與這次活動,則是受其夫人陳珀玲女士的影響。他說:「自
己原本中國傳統大男人主義的觀念,在踏入慈濟後有了明顯的改變,因為
眼見委員們凡事都做得很好,實在令人折服,且由衷生恭敬心。」其夫人
陳珀玲女士是「慈友會」的一員,參與發動此次活動,令他刮目相看;當
這些企業家夫人忙進忙出,做得有聲有色時,這才讓原本袖手旁觀的他驚
覺道:「原來這些企業家夫人除了相夫教子外,也很有智慧,儼然就是女
企業家嘛!」企畫成型後,再透過慈濟網的推銷與管理,所得的成果,更
不得不讓這位企業家大為讚歎:「此套企業管理做得很好!」「在慈濟可
看到很多女性工作者,這麼有組織、有規律地在做企業,此次義賣會,便
可充分證明一切。」他說。

他還發現,有許許多多的社會人士,捐出自己心愛且非常昂貴的珍藏品,
讓他覺得很了不起,於是心想不能再置身度外了,便決定參與這個盛會。
因覺個人力量非常有限,他發動企業家新春聯誼會,邀請了二百餘位企業
家代表一起共襄盛舉,請他們來共享素食的心靈大餐,希望藉此讓大家體
會知福惜福再造福的意義,廣植這方福田。

如今以慈濟為榮的他,除了立志當志業家外,亦將引薦夫人陳珀玲女士出
任委員。秀外慧中的陳女士為人非常謙虛,在參與此次活動中,她深深體
會團結就是力量的意義,她說:「上人常教導我們要團結,但只有從人人
心中發出來的這股愛的力量最大。」「必須自己做了,才能體會,而我們
都做得很滿足、很開心,但更重要的是請社會人士來參與,這種快樂的感
覺是金錢買不到的。」已發好願要當慈濟委員的她,希望藉此次活動,能
讓社會人士充分發揮愛心。


感恩這塊福田


今年甫授證為慈濟委員的孫若男師姊,是新光企業集團吳東賢先生的夫人
,也是此次活動主辦單位之一「慈友會」的代表。她除捐出數幅珍藏的畫
作及珠寶外,亦提供了展覽與拍賣期間在新光美術館的場地。

關於捐畫,她說:「當初買畫時是基於藝術的欣賞,如今捐出來義賣,則
是為了救人,同時成就買畫人的愛心。」

當憶慧及佳穎師姊二人,在去年十月份的慈友會聚會中,提出珠寶拍賣會
的構想後,孫師姊當下即邀請大家到新光美術館參觀「太古佳士得國際拍
賣公司」在台的拍賣會預展,做一番實地的觀摩,而逐漸成就了這一因緣


「慈濟世界的力量,就如大海源自於小水滴,誠如憶慧師姊所說:『既然
成為大海,將永不枯竭。』確實,慈濟到目前為止,所發揮出來的力量,
不只贏得了台灣社會人士的信任,也受到國際間的肯定。」身為其中的一
分子,孫師姊深感與有榮焉,更體會到生命的意義。「慈濟還有很多事情
要做,如全省醫療網、骨髓捐贈資料庫……,在在都需要大量的資金,而
我們真該感謝上人給我們這一畝福田,讓我們有機會共同來造福。」


真心善意煥發的美德


誠品書店負責人吳清友,因感於「珍情畫意,擁抱蒼生」活動之意義深遠
,毅然捐出所收藏的六幅藝術作品。他認為,藝術的最高境界是真、善、
美的總結合,而慈濟即是從「真」心、「善」意,煥發出來的一種「美」
德。他說:「十五年前在藝廊買了兩幅作品,是我收藏畫的開始,當時的
心境是『捨得』;而今天,感激慈濟給我『喜捨』的機會,十五年來已有
了些許成長。」

出席慈濟榮董新春團拜聯誼會,他謙虛地表示,在座每位都是他敬仰的對
象,並述及因心臟開刀,曾短暫失去生命的經驗,「當我重見陽光和親人
時的那種感受是很難表達的──誠如,當我讀到一篇很喜歡的文章時,女
兒問我:『爸爸,你真的很喜歡嗎?』『真的很喜歡』『如果真的很喜歡
,那應該說你愛』『是的,我愛』。女兒又說:『你真的很愛嗎?如果你
真的很愛的話,就不能講出來了。』今天,我懷著十分虔誠的心愛慈濟,
它是無法言傳的。」「只要有可以參與的機會,我都會盡一分心力。」




慧心巧手,珠寶再生

◎陳淑伶


在這次的珠寶名畫義賣會上,不乏各式精巧或價值不菲的首飾,然而最受
矚目的不是二十六克拉的藍寶石,或價值二千萬圓的珊瑚雕刻,而是由名
珠寶設計師陳婉君小姐巧思慧心所設計──一對由細碎珠寶、珊瑚、玉鐲
……「廢物利用」重生而組成的「慈航普渡」吊飾。


捧著「珍貴」的碎金飾


數年前即曾聽聞慈濟,卻沒因緣接觸的陳婉君小姐,設計當初也只不過是
衝著與陳珀玲師姊的交情,在其邀約之下,慨然應允願為此活動盡一點心
力。

為了能在創作裡融入慈濟的精神內涵,她在珀玲師姊的引介下會見上人。
曾經鑽研佛法的陳婉君,首次在台北分會拜見上人,請求上人指點在信仰
過程中碰到的疑惑。在與上人的對答中,她的心境逐漸明朗,更深受慈濟
志業的精神感動。

第二次,她前往花蓮,上人將數十年來會眾所捐的珠寶金飾交在她手中。
眼望攤在面前的飾物,以一個接觸過各式珍貴珠寶的專業者眼光而言,這
些飾物無論是式樣或品質都非上品,然而,「對所有捐獻者而言,這可能
是一個有紀念價值、一件非常寶貴、甚或是僅有的家當,而他們卻捨了出
來……」

捧著這些意義珍貴的碎金飾,帶著一分使命,在回途中,他一路思考著─
─如何把每一位捐贈者的愛心表現出來,設計成具有紀念意義的東西呢?

雖然在設計的過程中,她一再告訴自己:不能辜負捐者的愛心,「我不能
以自己的價值觀來衡量這些物件的價值……愛心是無價的。」然而,卻無
法排除心中本存的價值觀──明明是一些平凡的東西,卻花這麼多的精力
、時間、心思與工錢,重新設計,值得嗎?

承受自我太多的壓力與內心的掙扎,經過二十多天的思考,她茶飯無思、
輾側難眠,卻仍無所獲,最後,她沈重地告訴佳穎師姊:「請師姊轉達上
人,我無法完成上人託負的任務。」


難忘的設計經驗


然而,就在她告訴佳穎師姊的那晚,午夜夢迴,她忽然心境清朗,靈感浮
現──腦中浮現出整個設計概要,她當下起身,坐上工作檯,完成初稿,
「對我來說,一切是那麼的水到渠成。」

從設計「慈航普渡」到完成作品的整個過程中,婉君師姊替自己的珠寶設
計生涯添畫上最難忘的經驗,對慈濟精神也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慈航普渡」中,以盤長結連結四個翡翠玉環,象徵慈濟四大志業,傳承
正信的佛法;盤長結無始無終的打法,象徵慈濟志業綿延不斷、生生不息
;其下連結蓮花式樣,代表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朵清淨心蓮;在慈濟的法
船下點綴數串小珊瑚,意謂接引眾生脫離苦海,同登淨土。

在製作的過程中,只要一吸收到慈濟人文訊息,她便會融入作品中,希望
能藉此傳遞慈濟精神。

此外,針對這次活動設計的紀念珠寶──心蓮別針,婉君師姊也利用「環
保再生」的概念,將大量瑣碎的捐贈飾物經過匯整、重新熔鑄,化零為整
的製成大、中、小三種款式,象徵「福慧」、「喜捨」、「如意」的「心
蓮」,將眾人的愛心凝聚其中。

半年前一次偶然的心念,她決定開始吃素,半年後遇到慈濟舉辦活動,她
覺得這是一個清淨的因緣。在展覽期間,她以行動展現心意──每天都到
會場,看看是否還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把握因緣捨出所愛


拍賣當天,她親臨會場,看到會場熱烈響應的情況,在一片人潮中充滿著
愛的氣氛,當下她又決定捐出一項頗具意義的皇冠參與拍賣──原來,這
是她精心設計,準備將來作為女兒出閣時佩戴的飾物;因為在拍賣現場感
受那種善心的凝聚,直覺機不可失,即刻請工作人員回工作室取來參與義
賣。

「很多事、很多感受,非言語所能表達。」她說。

化無情的生命為有情的關懷,擁抱蒼生──從始至終,婉君師姊圓滿了功
德一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