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阿公阿嬤,只差一分囉,加油!
◎黃明月口述.小文撰文
這兩對老夫妻,都是阿公照顧生病的阿嬤,住在慈濟醫院堙C
「九十九分」的阿公不情願的說:「我是做給老天看、
做給我自己的良心看!我這樣照顧伊,已經算是很好了!」
「一百分」的阿公說:「年輕時不覺得伊有多好、多可愛,
老了伊中風生病後,愈照顧伊,才覺得伊愈老愈可愛!」
究竟這「一分」之差,有什麼不同呢?




「阿嬤!您厝住哪裡呀?」走進病房,看到一位新住院的老太太,習慣性
地先和她打招呼,聊聊天。

老太太說:「阮住在舞鶴,山頂種了很多茶。」我說:「那您要好好復健
,把身體養好了以後,可以請我們去喝茶!」老太太開心地說:「好呀!
好呀!你們自己去也可以呀!」我說:「那是不同款(不一樣)哦!要您
泡的茶才好喝呀!」

她是中風後又發現罹患腦瘤的病人,半身不遂,需要耐心地作復健。床邊
有一位照顧她的老先生,每次看到,他總是板著嚴肅的臉,「皮笑肉不笑
」地對我們點個頭,然後又馬上恢復嚴肅的面容。

我們經常去看這對老夫妻,「阿嬤!今天較冷,您要多加衣服哦!」在復
健室也經常看到阿公陪著阿嬤做復健,但阿公總是沉默的坐在一旁看報紙



「我要做給老天看!」


我始終覺得這為阿公好像有些不情願,有一回就向阿嬤說:「您要更用心
加油哦!您看,阿公把您照顧得這麼好,您要趕快好起來呀!」從此以後
,阿公對我似乎就有點印象了。

某天,又在復健室遇到那位阿公,他向我說:「小姐,你進去告訴阿嬤,
叫伊努力做復健,今天如果有進步,等一下我就削水果請伊吃!」我覺得
很好玩,就說:「阿公!您怎麼不自己說?」他說:「妳去說同款(一樣
)啦!叫伊較打拼咧(努力一點),我真的會削水果給伊吃,最近伊又退
步了!」

「您要自己說啊!為何不說呢?」我打破沙鍋問到底。阿公說:「我甘願
回去種茶,也不想再照顧伊!」我說:「怎麼會呢!您不是把伊照顧得很
好?」「哼!你不知道,說到伊我心裡就有氣,我們已經分居幾年了,伊
住台北,我住花蓮,早就沒有什麼情分了……。」我說:「那您為何把伊
照顧得這麼好?」老先生說:「要做給老天看,做給我自己的良心看啊!
伊住台北阮女兒家時,我去了,看伊正在撿菜,伊原本面向門,看到我立
刻轉身,連菜籃子也順便轉過去!噢!我一腹火(一肚子氣)攏消不了…
…我這樣照顧伊,已經算很好了。」

我說:「對啊!對啊!阿公您真正照顧得很細心,沒話說了!算是九十九
分吧!因為您還有一點點怨氣,已不算是一百分!其實您如果多加一點點
愛和溫柔,說一點好話,阿嬤會恢復得更快,您也會較輕鬆啊!」

「這我做不到!這樣就已經算很好啦!」阿公堅持地說。

我說:「阿公!拜託啦!多加一些些就一百分了啊!」


「一百分」的老夫妻


同時期,慈院裡正好另有一對「一百分」的老夫妻,兩老都將近八十歲了
,這位阿公照顧阿嬤真得是無為不至。我曾在病房區遇到他,他眼眶紅紅
地向我說:「哎呀!阿嬤又跌倒了!」我說:「阿公!您很煩惱哦!您實
在對阿嬤真好!」我又逗趣的轉向其他師姊說:「等一下去看阿嬤,一定
要問問伊都燒那一種香,要不怎麼選了這麼好的老公!」阿公聽了轉憂為
喜,樂得哈哈笑!

阿公又說:「年輕時不覺得伊有多好、多可愛,老了中風生病後,愈照顧
伊,才發現伊愈老愈可愛!」

那天,「九十九」分的阿嬤在做復健,這對一百分的「老夫妻」也正好相
扶相攜前來復健室,我就乘機向第一位阿嬤說:「阿公照顧您很辛苦耶!
您也要向阿公謝謝呀!」阿嬤說:「不用啦!自己人不用說啦!」

我向「九十九分」的阿公說:「阿公!您看,隔壁這一位阿公是您的老師
喔!」又向「一百分」的阿嬤說:「阿嬤!您要不要跟阿公說多謝?」阿
嬤說:「當然要呀!」然後老阿嬤就拉著前一阿嬤的手說:「應該說謝謝
啊!他們很辛苦哪!」

我說:「那您說一次給伊聽!」老阿嬤果真對她先生說:「阿公耶,多謝
哦!」我又向第一位阿嬤說:「換您說啦!老師已經教您了!」她還是很
不好意思的說:「不免(不必)啦!自己人嘛!」

她先生在旁邊就說:「伊若是說了,我看天都下紅雨了!」我鼓勵阿嬤說
:「下一次紅雨給阿公看看!」逗的在場的人都笑了。他們真相一對歡喜
冤家!

我又說:「阿公說,您如果努力做復健,伊就要削水果給您吃,而且要請
我耶!」阿嬤說:「要吃水果,隨時都有呀!我削給你吃也可以啊!」我
說:「那不同款(不一樣)喔!阿公削的才好吃,我只要吃阿公削的!」

當時看得出來,這對老夫妻彼此的心結其實已經軟化消融了,阿公緊皺地
眉頭也舒展、春風了。


合作「浴佛」!


我說:「阿公最近變得英俊多了!」他就頑皮地笑說:「哈哈!」然後行
舉手禮,口裡喊道:「敬禮!」又風趣地說:「我看過那多師姊,唯獨要
跟你敬禮!」

老人赤子心就是這樣吧!

有一次,阿嬤向志工說她兩個月沒洗澡了,志工師姊們就為她服務。我得
知消息就問阿嬤是真的嗎?阿嬤說:「不是都沒洗啦!是伊都幫我擦澡,
沒有沖水。」我就轉向阿公,開玩笑地說:「阿公,那您失職囉!等一下
要辭頭路!」

阿公說:「伊那麼肥,我那有法度(辦法)!」他們分居幾年了,阿公也
會不好意思吧!而且阿公個子較小,阿嬤胖胖的,要洗澡確實頗吃力。我
就說:「明天我們再來幫阿嬤洗澡,您也要幫忙喔!」他勉為其難地說:
「好啦!好啦!」隔天,我們真的就合作「浴佛」,我說:「阿公,請趕
快幫阿嬤吹頭髮!」他果真拿了吹風機幫阿嬤吹。我們故意幫阿嬤洗了一
半,再請阿公接手,而且時間是下午五點多,志工們就先告辭。

那時期正好是護專校慶辦園遊會,我們從鮮花攤買了一些花送病患。當天
,我手裡還有兩樣菜,就拿給阿公,並對他說:「阿公!這蕊花我代替阿
嬤送給您,表示感謝您,另一蕊您要送給阿嬤!」

阿公很幽默,拿著兩朵花向阿嬤說:「哎喲!這兩蕊花,一蕊親像你,一
蕊就像我,兩蕊花兒一般大,真正是「適配」(很匹配)……。」逗得全
病房的人都哈哈笑!不久之後,阿嬤恢復出院了,我打電話去詢問。是阿
公接的電話,我問:「阿嬤最近好嗎?」他說:「好啊!」我說:「您要
多照顧阿嬤哦!阿嬤說伊沒有您不行耶!」阿公說:「哼!來這套!」聲
音透著歡喜。

這圓滿的結局,是志工們最樂意聽到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