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傾聽病苦音聲
專訪慈濟護理研究所所長邱艷芬教授
◎高淑娟
「真正照顧病人的人才較護理人員,應此護理教育宜以臨床為導向。」
這是慈濟醫學院護理研究所所長邱艷芬教授的理念。因此,
即將於今年九月開學的首屆慈濟醫學院「護理研究所」碩士班,
以提升臨床護理業務作為服務、教學、與發展之導向,期能本著佛教
「慈悲喜捨」的精神,培育以愛心為經、智慧為緯──
「悲智雙運」的高級護理專業人才。




邱艷芬教授是護理界的一朵奇葩。早在台大護理系就讀時,每學期都考第
一名,拿書卷獎;大學畢業參加高考,她是護理師的榜首;在美國波士頓
大學研究所時,她是榮譽學生;七十一年教育部留學考,她是護理界第一
位取得這項資格人。民國七十七年並當選全國十大女青年。


堅守「臨床」護理崗位


這些輝煌的紀錄,固然令人稱羨驚歎,但無疑的,她以全副生命投注於護
理工作,十餘年來,始終堅守臨床護理的崗位,這份近乎「癡傻」的執著
,才是邱教授最令人折服敬佩的地方。

這份執著的力量根源於那裡呢?

邱教授認為,如果對護理工作的本質有所體認,便能夠做得下去。「我總
喜歡在有病人的地方,評估他們的健康情況、了解它們的疾病問題,尋求
解除病痛、促進康復的方法。在我的觀念中,離開臨床,根本沒有護理;
沒有被照顧的病人,成就不了護士的角色。這也是為什麼十多年來,我從
學士而碩士,又從碩士攻讀博士,卻一直不肯離開臨床、不肯中斷照顧病
人的理由。」

她強調:「護理不是穿得乾乾淨靜、打扮得漂漂亮亮站在旁邊,護理工作
本來就是要和生、老、並、死在一起,是為家人,為您願意服務的人,幫
忙他能面對生老病死。」「所以,如果您想要對『生老病死』有真正的了
解,學護理能幫助您做得很好;您想擴展您的心去照顧別人,護理工作將
適合您。有了這樣的體認,您就不會把它當作是一種職業,而是當作『志
業』來看。如此一來,自然在工作中獲得成就感,這種成就感不是以得到
多少錢、得到多少人尊敬、得到多少掌聲來計量,而是一種根著於自我內
心的成就感。」

邱教授推崇南丁格爾或台灣的護理前輩們,活出了這樣的人格典範。


護理是合於人所需的「給予」


一般人總習慣以「燃燒自己,照亮別人」來形容護理工作,但邱教授並不
認為如此,她開玩笑說:「護理人員台灣話是『ㄏㄡˇ ㄌㄧˋ』,就是
『給你』的意思,所以它本身就是一種付出。」她不希望護理是一種奉獻
「與其說是奉獻、犧牲,不如說是『付出』,因此護理人員在服務中,獲
得成長。病人並不期待『全然的奉獻』,他只願自己的希望獲得滿足,太
熱切的奉獻,他消受不了。」

另一方面,她也提醒道:「在護理過程中,一定要知道如何去選擇。提供
服務不是一廂情願將服務倒給人家,而是要合於對方的需要。護理工作中
最重要的是要幫助病人成長、獨立,盡量幫助病人可以照顧自己、可以自
己解決問提,總不希望他病一輩子啊!幫助他恢復健康後回到社區也算是
一種功德。從事護理工作時,一定要願擔任這種職務,內心先有意,別人
也相信你的能力、願意被你服務,才能完成勝任護理的工作。」

「能勝任護理的工作,是不斷吸收新知、曉得欣賞自己的工作、知道如何
鼓舞自己的人;她不會損耗自己,卻能夠不斷的發出光與熱。」邱教授說


那麼,一個夠資格的護理人員,應該具備那些特質呢?「第一,她必須要
對『人』有興趣,喜歡跟人接觸;第二,她要懂得運用智慧;第三,必須
要了解自己。」

與人接觸,免不了溝通,而溝通不是只有言語的溝通,還有行為的觀察。
邱教授認為,一個好的護理人員去看一個病人,就知道他發生什麼問題;
從病人身上的異常症狀,發現問題所在後,評估自己要做什麼,以及這個
問題是否是自己能解決的?如果超出能力範圍,要考慮到有誰可以解決,
而加以轉介。「一個護理人員假使沒有智慧,看到問題根本無法幫病人解
決,只會乾著急,光有愛心沒有法子。而有智慧沒有愛心,則未免流於冷
酷,只把病人當作物體,感受不到病人的感覺。」

所以邱教授常對護理人員談經緯:「愛心為『經』,智慧為『緯』,有愛
心有智慧最為理想,『有愛心沒有智慧』與『有智慧沒有愛心』,該選擇
那一個?那就得要看情形。」「假使這個病人比較不能感受到人我的接觸
,如開刀房裡的病人,可以採用有智慧的人;如果這個病人有感覺,則不
可不考慮到愛心。所以在經緯緯度上,護理需要有智慧又有愛心的人。在
選擇工作同仁時,我會先選擇有充分的愛心,智慧方面我可慢慢的啟發、
引導,因為基本上人性都希望被愛、被鼓勵、被褒獎、有成就感,所以只
要她具有愛心,在智慧的層面上,我們可以靠教育和訓練的方式來教導。



知識要分享,能力要匯集


「我已把護理當作終身職,從不放棄任何發展自己能力的機會,使我更有
能力了解和處理病人的問題。而我也了解,光充實自己是不夠的,『知是
因該分享,能力必須匯集』,我必須協助更多護理人員的發展,才能形成
一股力量,推動護理工作的進步。」因此邱教授在她熱愛的護理崗位上,
做育英才無數。

邱教授未到慈濟之前,擔任榮總護理督導多年,在指導和訓練臨床護理人
員方面,有她獨特的行事風格。她要求護士要好好照顧病人,因此,護士
們一有困難常會打電話向邱教授請教,她就在電話理與護士交談,了解現
在是什麼樣的病人,指示該怎麼處理;而邱教授也常常會在她們不注意的
時候出現在病房,「我不是去找她們麻煩,我是去看病人。有必要時,我
會找護士小姐來,建議她這個病人該如何照顧。」就是這分用心,有不少
醫師宣佈已經放棄的病人,在她們的照顧下成功地活過來了。有人認為這
是創造奇蹟,事實上大家都知道,這些都是共同努力的成果。

邱教授認為基層的管理飛成重要,「理論上,主管在意的事情,部屬就會
跟著一樣在意,因此主管的用心與態度十分重要。」強將手下無弱兵,在
榮總七年,她訓練了好幾批加護病房及心臟病病房護理人員,很多都升上
來當其他單位的護理長,也有很多人到別的醫院當護理長;這一群「子弟
兵」雖然分散各地,仍和邱教授保持聯繫,情感相當深厚。


期待護理養成教育能有層次


邱教授也曾經任教於台北護專、陽明醫學院,對於護理人員的養成非常重
視。她不太贊成護理教育到護校就停止了,因為:「護理本身面對生老病
死,生,是喜悅;老,大家不願意;病與死,事件很悲慟的事情。一個人
心智不成熟時根本無法面對這些事。一個才十七、八歲的護校畢業生,年
紀那麼小,且在父母的呵護下,自己都還不會照顧自己,怎麼能期望她有
本是去面對大人們的生老病死?這對她太殘忍了。」

專科與大學生在心智上比較成熟,不過專科生對比較複雜的病可能照顧不
來,所以邱教授希望「護理教育能有層次」──就像所謂的佐理之類的護
理學校,學習基本的病人清潔、環境的維護就可以了;專科生能處理的事
情要高深一點,對於藥物之藥性必須了解、對各項檢查也要清楚。因為護
理人員依據醫生吩咐照顧病人以外,她必須負擔起保護病人責任,如果醫
師處方錯誤時,必須能有所警覺,大學教育對於對於這方面的訓練更要足
夠,尤其更應培養創造力與自律能力,這樣訓練出來的是通才。至於比較
複雜的醫療技術、疾病診斷,必須具備能接受挑戰的能力,能夠應付那樣
複雜的健康問題,而這就要研究所來做。


我們對臨床有理想


邱教授認為比較遺憾的一點,是國內護理人員具備碩士學位以上的人,常
因臨床能力不足,在執行護理工作時,無法當專科畢業生與大學畢業生很
好的領導者。「臨床沒有一定的基礎,雖然具備了學位,但因臨床能力不
足,對臨床作業的提升起不了作用;由於不明瞭臨床的需要,因而也不曉
得如何來指導臨床,倘若這些人又不喜歡臨床,以臨床為苦,那麼很難體
驗出什麼是護理工作。而不願意去照顧病人的老師,教出來的學生不會去
喜歡護理,對臨床工作不會有成就感;由於沒有成就感,出去進修學位,
有學位後任教職,在教出一批不喜歡臨床的學生……如此惡性循環,這樣
的情形在教育上是一種浪費。」

另外,學校的護理教學除重視學術的灌輸外,至於技術與臨床,也應看重
,否則寄盼畢業生到臨床後再去磨練,也是很不合實際的作法,「護理教
育是否也應該像醫師一樣多一年,叫做「實習護士年」,第一年我們不應
該給薪水,還應該收學費。」邱教授說。

此外在學生畢業之前,邱教授認為最好能「提供她照顧一個以上病人的機
會。」在學校教育中,固然學習完整的護理工作十分重要,因此應先由一
對一的照顧學習起,但是,「當你面對八個病人的時候,必須要有輕重緩
急,要會判斷那個先做那個後做。沒有給學生這樣的訓練,就無法讓學生
一畢業後就適應臨床,反而嚇住了,走了。」護理現在有博士、碩士、學
士及專科生等等,各具專才,邱教授希望能結合大家的智慧,因為「我們
對臨床有理想」。


積極培育加護護理人員


由於她對「重症病患護理」學有所專,慈濟醫院在今年三月二十一日所開
辦為期九週的加護護理訓練班,即由邱教授統籌負責。「加護護理」一向
被認為是照顧病人中最具挑戰性的工作,不僅是因為病人病情危急複雜,
醫療處置必須既快又準,同時也由於個體處於危機中的情緒反應互相影響
,工作人員的涵養更需要能「善解」與「包容」。」邱教授說。因此,她
強調:「加護理並不是每一個護理人員都能勝任的工作,職務的要求中,
學理技術的訓練與加強是其一;願意承擔繁雜、不容許錯誤的工作要求是
其二;而可以包容病人與家屬不理性、不穩定的行為與情緒,則是最難卻
最不可或缺的一環。」

加護病房的設置,原本是想讓重症病人有活命的機會,但是,由於病情的
危與急,醫療科技的機械化與具侵犯性,加護病房早被一般人喻為人間煉
獄,能安康離開則被視為浴火重生,「慈濟醫院世上人本著慈悲喜捨情懷
而設立的佛教醫院,在本質上,應該比一般醫院多幾分對生命的尊重與對
生命的關懷;因此,慈濟醫院需要更多意願無怨無悔地在最需要的地方,
『甘願做,歡喜受』,陪危急病患走過艱苦歲月的護理人員。」

所以在慈濟的護理專才培育上,邱教授的理念是:「我們不需要這位護理
人員的學問有多高、技術有多好,卻希望她在加入加護護理界時,有一份
意願服侍病苦的心,有一份願意承擔重大精神情緒壓力的膽識。因為學理
技術我們可以藉教育來加強,而願服務、願承擔的心,卻是不可強迫而得
的。」


護理研究生應做護理臨床領導


對於慈濟醫學院護理研究所的研究生,在培育目標上,邱教授期望他們將
來真正能當起護理臨床的領導者:「我希望招收的學生至少有二年的臨床
經驗」。她進一步釐清,由於一般臨床人員不曉得如何利用學術表達他所
懂的,也不清楚應該如何用科學的方法來探討臨床的問題,與學術界脫節
,臨床的成就無法在學術界傳承,十分可惜。因此:「護理界不宜一直以
護理學術界自許;護理界應也是醫院界──真正照顧病人的人才叫護理人
員,護理教育界宜以臨床為導向。」

邱教授表示,慈濟護理研究所將把課程規畫成指導臨床人員:如何用學術
方法表達臨床的知識及技術,如何探討知識與技術,如何運用所擁有的知
識,以及如何做臨床研究、解決臨床問題,把臨床處理得更完整等。而在
測驗方面,她會側重臨床的判斷與應變。「我們要的護理人員是真正能在
臨床看得見病人的情況有那些異常,能判斷、處理病人的人。」

邱教授提起在過去的經驗中,曾經有一次考試題,明明病人的臨床表現並
沒有這個症狀,可是學生回答的時候卻出現這些問題。「這是不對的。事
實上這個病可能有那些症狀,但不見得病人就『應該』有那些問題。照顧
病人時,如果根本沒有去看『病人』,只是去翻書,這樣一切都是不正確
的。」邱教授希望護理人員在病人有什麼樣的症狀出現時,或病人有那些
需要時,護理人員應該能判定而幫忙他滿足他的需要。

「研究所負起造就人才的責任,要研究所造就什麼樣的人才,就挑有這方
面基礎與潛能的人來教。」邱教授強調,護理界在教育訓練的時候,不可
忘了臨床必須與其他醫療界、藥學界一樣務實,培養能與人分工合作的人
才。

在醫院堙A護理人員是一個團隊,慈濟護研所希望訓練出來的人員,不但
能真正投入臨床對自己同仁起帶領、指導的作用,也要能讓醫師、藥劑師
、營養師及其他醫療單位認同與尊重,感覺到護理人員確有其功能,可以
肩並肩、平等地一起做事。


把背彎下來,當作橋樑


針對護理人員雖然站在醫療的第一線,但普遍而言,並未獲得應有的尊重
,邱教授認為部分醫師的態度的確有所偏差,但是,要獲得別人的尊重,
最重要的還是護理人員必須要能自我要求。

她指出,大部分她所合作過的醫師,總是很希望能增加護理人員的能力。
與能力強的護理人員一起工作,醫師可以比較放心。例如,加護病房堙A
護士小姐的能力夠,判斷病人跟醫師的判斷不會差別太大,醫師對加護護
理的護士能放心時,工作上自然十分稱心如意。如果遇到一個對學理都不
懂的護士小姐,在病人危急的情形下,醫師怎可能得到尊重?所以護理人
員要想辦法把自己的學識能力提高上來,才能與醫師好好溝通、討論病人
的病情,共同、平等地合作;如果無可討論,兩人根本無話可說,何來尊
重?護理人員本身要好好自我要求才是。

關於現在護理人員薪水太少、流失率太大的問題,邱教授認為,如果做得
好,才有能力、有權力要求更多的薪水,「待遇與貢獻成正比」,就算是
大學生,如果沒有那麼多貢獻,也不能給高薪,一切看能力而定。她半開
玩笑的說:「要是我來用人的話,我不要依碩士、博士學位,我要以照顧
病人的能力而定,有學問沒臨床能力,那麼那個學位只能擺證書在牆壁上
。今天在醫院要的是臨床能力不是學歷;但如果在學校,那就要他的教學
能力與學歷,而不太要求他的臨床能力。」在臨床上,必須將判斷與處理
病人的能力提高。

人必自尊而後人尊,邱教授希望護理人員,在感受到未受尊重時,應該謙
虛、誠懇地請教,是因自己的程度不夠,如此才能對患者的病情進一步了
解,並且得到他人的尊重。她希望將來從研究所畢業的學生在專業及臨床
上能夠得到醫師們的尊重。

邱教授語重心長地強調,能有機會受到較好教育的人,應有願作其他人「
橋樑」的使命感;橋樑是要把背彎下來,站在水流最急之處讓人渡過。受
高等教育的人也應該要這樣做,把艱深的學理變成容易懂的,作個指引,
協助他人可以瞭解,可以運用境界。有了橋樑,就有了指引,學生知道路
該怎麼走,護士知道怎樣去跟醫師傳達病人病情,醫師能曉得這個病人的
狀況,當護理人員的判斷跟醫師判斷差不多時,可以協助醫師更快更準確
地處理病人的問題。


護理人員要當病人的守護神


邱教授談到以前在美國工作的經驗,由於無住院醫師,病人病情都是靠護
士給病人做評估,再以電話跟醫師溝通,尋求處置;如此藉著臨床護理專
家的手,醫師可以照顧更多的病人,「醫師的手、眼變多了,他就能用更
短的時間去照顧更多的病人,病人也可得到更好的照顧。」否則醫師不來
時,護士乾著急也沒有用。如果能訓練可以擔當的護士,對整個醫療界都
會有很好的幫助。

「護理人員要當病人的守護神」,對醫師的處方,護理人員要幫病人再過
濾一次,當發覺不妥當或有疑惑時,就應該再問一次。在加護病房中,邱
教授常常勉勵同仁:「希望在你們的照顧下,沒有一個病人是冤死的!」
這是一個理想、一個目標啊!「雖然不能救每一個人,可是他命不該絕,
就不應該讓他走。」

醫療工作重視團隊精神,邱教授特別注意基層人員的士氣,她認為,很多
事情都是由基層人員完成的,只有讓基層人員得到讚賞,才會做得更賣力
,否則只有苦勞,沒有功勞,很少人做得下去。同時,邱教授也希望護理
人員要互相感激,互相尊重,「其實每一個人能有成就,都是眾人互相幫
助的成果,不可能是一個人的成績;所以假使今天沒有這個機會、沒有眾
人的力量、沒有這樣的環境、沒有這個醫院、沒有這個病人、你有不會在
這邊。」

由邱教授的談話,不難感受到她特殊的生命風采,冷靜而熱情、認真而謙
卑。生老病死,苦海茫茫,我們欣見有心人願意俯身下來做橋樑、做渡船
,邱艷芬教授正如一塊磁鐵,吸納更多有心人堅持於臨床護理得崗位。我
們相信,在她們的努力下,護理園地花繁葉茂的錦繡遠景,是可以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