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勤墾人生路
懷念張黃阿絨老菩薩
◎陳淑伶
張黃阿絨老菩薩,是台北分會的廚房志工,以近八旬高齡,
在廚房中展露長才,和眾多人結下歡喜緣。
她的女兒──慈濟委員張明霞說:「母親這一輩子沒有過過好日子,
她這一世是來報恩的。」
三月七日,她從台北分會返家途中,
一場車禍,奪走了她的生命……




您走了!

就在這綿綿春雨的三月天。

驟聞這訊息,台北分會的工作同仁,莫不感到震愕!雖說您年事已高(今
年七十九歲),每次在廚房看到您,您總是佝僂著背,清洗準備下鍋的菜
餚,然而,您那專心一意做著一件事的神情,絲毫未顯老邁之態;硬朗的
身子骨,照理說不應被無情的歲月所擊倒!

消息輾轉傳來,原來那天您是從分會離去後,不小心被一輛箱型車從後面
撞倒,送醫不治身亡。聽來怎不令人悵然!


廚房媦翿x的身影


您是因為女兒──慈濟委員張明霞師姐的緣故,才到台北分會廚房當志工
的,藉此正可以展露您的長才,和同人們結下這份歡喜緣。往後您幾乎每
天如上下班似地,自己搭公車從民權東路的住家到台北分會,風雨無阻;
那份恆心,耐力,直教後輩自嘆弗如。

每次到廚房用餐,總看到您細心,一個勁兒地翻鬆那鍋剛煮熟的米飯,或
是挑揀著菜。同仁們見到您,總習慣喊您:「阿嬤,吃飯!」而不擅於言
辭的您,仍是一貫地以靦腆的口氣回答:「妳們先用!」仍舊低頭做著手
中的工作。不用太多的言語,與您之間流轉著一種祖孫情誼,您曾高興的
告訴明霞師姐:「分會的小姐都叫我『阿嬤』,雖然我沒有兒子,但卻感
覺子孫滿天下!」那是一分歡喜心得來的法喜之樂!


劬勞一生,安住本分


您一生劬勞,早年喪夫,以一個婦道人家,母兼父職,含辛茹苦的扶養三
個女兒長大成人,您身上展現的是典型中國婦女刻苦耐勞持家的美德。而
在生活環境的歷練之下,修持忍辱,而且一生行事,不與人計較,即使有
人告訴您:「某某人怎樣……」而您總是淡淡地說:「知道他的習性就好
,不要和人家計較!」默默做著自己的本分事。

您秉性純良,樂善好施,即便是在困厄的環境中,仍盡己所能助人。以前
隔壁鄰居因無力撫養子女,便將女兒送給人家當養女;後來收養的人家反
悔,要求女孩的生母那拿一筆錢,將女孩帶回,否則要將其賣掉。生母沒
錢,正當一籌莫展之際,您知道後,全然沒有考慮到自己家中食指浩繁的
窘境,仍然籌措一筆錢借給鄰居;後來那個女孩長大後亦覓得好歸宿,為
了感念您的恩澤,還特地打造一條金項鍊送給您留做紀念。

「母親待人很好,以前家中開飲食業,一些早晨來家裡幫忙的人,若是趕
著上班,母親便會體貼地為他們準備便當。至今大家仍很懷念母親對他們
的好。」明霞師姐說。

您總是無時無刻不為他人著想,走在路上看到石頭或是繩子橫亙在路中,
便會主動撿開──怕路過的行人絆倒了;以前在太原路幫人家煮飯時,每
天清晨,您會主動清掃那條巷子,十年如一日,有人還誤以為您是清潔隊
員呢!凡此點點滴滴,總令人津津樂道。您不懂得任何深奧的大道理,卻
躬自踐履,留予後代無限感恩!


勤儉惜福,報眾生恩


向來節儉、惜福的您,從未替自己買過一件新衣服,子女買給您的新衣,
也捨不得穿,總是那幾套粗衫舊褲替換著;然而在省吃儉用的情況下,您
還是每個月固定布施三千元善款。以前明霞師姐也曾勸您把握因緣,力行
慈濟菩薩道,雖然您謙稱自己口才不好,不善於言詞,恐無法勝任;再者
又放不下家中的事,當其時曾一再推諉。然而,您總還是盡力的從自己最
熟悉的部分開始做起──幫忙收功德款,從自己的親朋好友開始邁出勸募
的第一步;到分會任志工(而這部分卻是您最能勝任者),您還是跟上慈
濟的腳步,更讓人生最後的旅程,散發出光與熱!

明霞師姐說;「母親這一輩子從未過過好日子,她這一世是來報恩的!」
是嗎?您真是來報恩的嗎?想來是的,因為報完恩,才可以那麼安詳、自
在、無怨無悔地走完人生的旅途。


以至誠供養僧寶


三月七日那天,上人駐錫台北分會,之前您曾對明霞師姐說:「師父要來
了,我有幾粒富士蘋果,留著等供養師父。」往常若有好的水果,您都捨
不得用,總留著供養上人;然而卻又不敢親自拿去,每次都透過師姐們處
理。

當天,適巧輪到明霞的二十七組擔任接待,這次您卻一反常態的央求師姐
,是否有機會可以親自面見上人?每次上人身旁總圍繞眾多請益的會眾,
那天卻因緣湊巧,您得以親見上人,並從袋中取出一萬元呈給上人,上人
問您:「這些錢是要做什麼?」您答:「要給師父蓋醫學院!」上人頷首
:「你真不錯!還都跟得上!」其實,早在上人呼籲尼泊爾賑災時,您即
默默捐輸十萬元。

親自獻完供,您還高興地到地下室餐廳用餐。由於天色漸晚,師姐原擬請
家人前來載您回家,而您的個性不喜麻煩他人──不管是到分會或回南部
家鄉,都是自己一個人搭車,因此還是執意自己回去,怎知……


平靜無怨告別人間


您經常利用乘車時間默念佛號,有時太過專注,偶爾會錯過下車站牌或是
提前下車。發生車禍那天,也許暮色已暗,視線迷茫,您提前在復興北路
與龍江路附近下車,卻被一輛由後而來的發財車撞倒……

據肇事者稱,當時看到您時,要剎車已來不及,旋即將您送往醫院,一方
面聯絡您的家人。

明霞師姐趕往醫院,年輕肇事者亦在表示道歉與懺悔,師姐了解整個情況
後,告訴肇事者:「一切都是因緣,我們不會為難你。」警察做筆錄時,
師姐也請其從輕發落,警察覺得很奇怪,問道:「這些話應該是對方懇求
的,怎麼會是你提出來呢?」

「也許這是母親和他的共業、共緣,是他運氣不好,也是我們運氣不好。
」師姐心想:才三十幾歲的年輕人,若因此身繫囹圄,不僅斷送美好前程
,家中妻小誰來照顧?便對警察言:「請你將筆錄做得對年輕人有利些,
以最輕的程度來處理吧!」

當醫師宣佈患者瞳孔放大,血壓降低,恐無法挽回生命時,家人決定將您
送回家,讓您平靜地在自己家中嚥下最後一口氣。明霞師姐隨即聯絡二十
七組的委員,為您助念,讓清淨的佛號聲,伴隨著您同登極樂淨土!


乘願再來慈濟世界


在整個治喪過程中,有許多慈濟人同來助緣;肇事的年輕人亦參與整個過
程,沐浴在這股深切的法親大愛中,深受感動之餘,他也發願加入慈誠隊
;在告式中,他也以子息之禮行之。

子孫這樣的處理方式,相信也是篤信佛法、待人寬厚的您,樂於見到的吧


三月中旬,上人還撥冗至靈前拈香,要您「快去快回!」相信未久,您會
乘願再來,與我們在慈濟菩薩道上,共結法親!




後記
................................................................................................................................


對於老菩薩的往生,同仁們總有些許的不捨與悵然,因為習慣看到阿媽弄
菜的身影,而今熟悉的身影不再……



◎從前,在某些文章裡面,看到有人把「家庭主婦與老人」歸為社會的「
閒置人力」,總覺失之偏頗,總覺言之不公。

經常,會在慈濟團體堙A碰到許多所謂的「閒置人力」,他們或是刷洗地
板、玻璃,或是協助撿菜烹煮,或是抄抄寫寫、剪剪貼貼……正因為她們
如此頻繁地出現在周圍,正因為她們如此自然地融合在整個大環境裡,不
免容易教人把她們的存在視為當然,以至於從來不曾去想過:有一天,當
他們永遠不再出現,那會是什麼樣的畫面?

那日,聽到同仁們在傳說,常在地下樓餐廳幫忙的老菩薩往生了,我們的
腦子裡即刻浮現這樣一個場景:一個瘦瘦小小的老者,攀在大飯鍋邊,彷
彿每一次都得耗盡全身氣力似地把整鍋飯粒攪鬆──是她嗎?

沒聽她說過話。每次見她,也總是重複著那些個攪拌、挑撿的動作;她是
那麼的老邁瘦弱不起眼,以至於,我已在不經意間把她的樣子鐫入心版,
而毫不自知。

她是社會的「閒置人口」嗎?她是因為「無事可作,閒著也是閒著」,才
到分會來幫忙嗎?

回想起那密布在她臉頰上的老人斑紋,回憶著她那勉力勤懇、一絲不茍的
拌飯動作,我深信,她這一輩子,從未讓自己閒置過,並且,在年事已高
的歲月,還試圖用她這輩子最有把握的才能,來貢獻人群社會。

假如,有機會去看看社會的閒置人口,我想,那樣的畫面看了會教人感到
痛心、滄涼,不忍回頭望。(張瓊齡)


◎從沒和您說過話。

您的話似乎不多,總是默默地為我們把飯扒鬆,靜靜地在一角挑撿老棄的
菜葉。看著您佝僂、老邁的身軀,總有些心疼,但卻又如此恣情而又理直
氣壯的享有著──就像享有老奶奶疼惜兒孫們的一切般。

原來,道聲感謝,也是需要因緣的。

而我,還來不及對您說出──謝謝您……(謝寶慧)


◎也許您到過台北分會地下樓用餐,也許對這樣的一個身影有些許印象。

正午時分,正當師兄、師姐們飢腸轆轆地往地下室享用午餐時,總會見到
一位佝僂著身軀的老菩薩,或者是拿著抹布,把沾滿油漬的流理台擦得晶
亮,或者是體貼地把菜餚攏齊,好讓用餐者便於拿取……

她總是穿著一襲樸素的衣裝,沉默、一言不發地工作;常常,旁人偶有不
友善的口語,她也是靜靜的做著手邊的工作,並不回應,也不反駁。好像
,人生的路上一路走來,逆來順受慣了,讓歲月磨盡了個性的稜角,也在
臉上留下深深的刻痕。

我常想,像這樣年歲的老菩薩,其實大可以在家含飴弄孫,想想清福,若
不是有心人,怎會不辭辛苦、勞累來這裡為眾人料理午餐?

難以置信的是,如此用心為眾人服務的老者,卻在三月七日往生了,走得
突然,也讓我們遺憾,人生的無常竟活生生的展現眼前,怎不叫人難過?
老菩薩呀、老菩薩,只盼您快去快回,乘願再來慈濟世界!(陳愛雯)


◎每次看到老菩薩的行徑,總會讓我升起一股慚愧之心,雖是近八旬高齡
,然而她俐落的身手,一絲不茍的做事態度,無不令人讚賞;反觀自己,
和老菩薩相比,才覺得自己做得太少了……。

告別式當天,真正感受到自己的親人要走了,雖是捨不得,但願阿嬤快去
快回……(謝麗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