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一位戒毒者的獨白
◎採訪紀錄.黃文玲
根據法務部不一項統計資料顯示:八十二年一月至六月,臺灣各監獄新入
監受刑人一萬五千五百七十七人中,以違反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的三千五百
六十一人為最多,佔二十二點八六;其次為煙毒條例的三千四百五十三人
,佔百分之二十二點一七。

另外,以去年六月份一個月而言,在監受刑人總數三萬四千四百六十七人
,其中罪名以違反肅清煙毒條例九千七百四十二人居首,違反麻醉藥品管
理條例五千九百四十一人次之,而盜匪與竊盜則分居第三、第四。由這些
資料顯見,煙毒及濫用藥物的犯罪問題暴增,應受重視。

毒品不但影響個人及其家庭,而包括兇殺、色情,搶劫等犯罪行為,也都
和毒品有密切關係。同時,依據估算,一個吸毒者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
影響十個人跟著吸毒、販毒,可以說是「動搖國本的犯罪現象」;近年來
政府結合民間的力量,積極研擬各項防治毒梟、毒品及吸毒者增加的方案


而慈濟人以什麼來對治毒害呢?「預防勝於治療」,為了防非止惡,清淨
三業,證嚴上人為慈誠隊、委員、慈青等慈濟團體制定「十戒」。十戒,
對慈濟人而言,是約身繩墨,亦是靈方妙藥──消極方面,達「諸惡莫作
」,積極則是「眾善奉行」的菩薩行。十戒中的第六戒不抽煙,不嚼檳榔
,不吸食毒品,可謂是慈濟人的反菸毒害宣言。此外,以淨化人心,積極
宣導人生追求人生光明面的慈濟師兄、姐,在接觸吸毒者時,也以平常心
面對、接引。

近日,大甲地區就產生一位走出過去陰影,成功戒毒的案例。且讓我們來
聽聽這位吸毒者的自白:





我是民國七十四年染上吸毒的,染上後,很痛苦,很想戒掉,曾經進出私
人戒毒診所十幾次,出來後還是繼續使用,但是這一次卻成功了。

你們知道嗎?戒毒並不難,關鍵在於你要有「想戒掉」的自覺,及「毅力
」、「勇氣」;戒毒想自新的人也很害怕別人歧視的眼光,而慈濟的師兄
、姊適時接納了我,不斷給我關懷與鼓勵,更促使我揮別了過去舊環境的
壞影響,展開新生活。

以下就是我的故事。


青春耽誤在躲警察、進出法院


我也不是一開始就是壞人,在我阿公、阿爸那代可說是家世清白,到我這
一代才走樣的。由於我沒有做個好榜樣,我的弟弟們也一個比一個不學好
。剛剛開始我也不是多壞,就是十幾歲的孩子年輕氣盛一點,好打架惹事
而已。在我二十二歲時,爸爸生病去世,這件事對我的心理產生很大的影
響。

爸爸是村裡的大好人,遇到人家生活困難,不是給錢就是給米,然而,他
的去世讓我感到「好人不長命」,對我打擊很大;我想:我為什麼要當好
人?還不如當壞人。因此,開始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爸爸死後,沒人管我,我崇拜一位「大哥」,他說的話我向來照做,沒有
懷疑的。涉入黑道就愈來愈深,作為也愈來愈大膽。二十六歲那年闖出名
號來,要說涉及的案件有殺人、槍枝走私、毒品走私……總之,盡是些傷
天害理的事。

混跡江湖將近十幾年的時間,我從來沒有過一個安穩的年,每當年關將近
,警察掃黑抓得最凶的時候,也就是我「跑路」的時候,東藏西躲,居無
定所,內心驚恐。一個人的寶貴青春就這樣浪費在躲警察、進出法院訴訟
、逞兇、鬥狠……


從安非他命到海洛因


至於吸毒的歷史是從二十八歲那年開始。那時我在台北的賭場抽賭。賭場
生活晨昏顛倒,為了提神,於是吸食安非他命。安非他命是一種興奮劑,
吸了睡不著覺。等到想睡覺時睡不著也很令人苦惱,我的一個朋友知道了
,就給我一種用後整個人相當輕鬆舒坦,很快能入睡的東西,那時候,我
心裡還不太確定是海洛因。往後幾個月,就形成我不想睡時吸安非他命,
想睡覺就注射海洛因。

四個月後,由於向人催討賭債,警察聞風要來捉我,我又「跑路」了。躲
警察的日子裡,每天足不出戶,心情有夠苦悶,毒癮發作,隨身又沒有毒
品,很痛苦。這時我才確認自己海洛因已經上癮了。


多次出入勒戒所


大家不要以為黑道中人都愛吸毒,其實,黑道中是很排斥吸毒的,因為吸
毒的人為了取得毒品往往不擇手段,騙錢、哀求、起毒誓,那種無賴又可
憐的模樣,叫人不屑又不勝其擾。所以,染上毒癮後,我既惶恐又後悔,
回到台北,馬上到私人勒戒所戒毒。不過,卻失敗了。

我當然曾想過改變一下生活,平平靜靜地做人。記得有一年夏天,我和我
的女朋友住在老家,我的老家靠海,夕陽西下,散步海灘,見到全家出遊
的人,和樂融融,享受天倫。突然間,我也渴望這樣的生活。我把這種想
法告訴女朋友,和我同樣染有毒癮的她肯定地說:「你別傻了,你沒有這
種機會了。」我聽了真有說不出的難過,「難道連當個平凡的人,社會也
不願意給我這個機會嗎?難道一個浪子就永遠是浪子嗎?」他的話讓我有
很深的感慨。

在我和女友逃亡期間,她曾懷孕,當時我害怕因為我們吸毒的關係會生下
智障、畸型或有其他障礙的孩子,於是狠下心將女友毆打流產,沒想到她
從此無法生育……

當時,我也曾想改過自新,但我心中始終疑慮著:「假使我改過向善,對
人打招呼,人家是不是會擺個高姿態不理我呢?」如果是這樣,「那我又
何苦改變呢?」

「真的有人會相信我真心想改變嗎?」

我反覆想著這些,後來念頭轉到:「做好人,人家不見得相信,那不如就
做壞人,凶惡一些,別人看了還會懼怕我幾分呢!」「寧可我負人,不可
讓人負我。」這是我的決定。


一天花費萬餘元購買毒品


為什麼每次勒戒後還是在使用呢?除了上面所說的沒有勇氣做好人,怕人
家不家納我之外,還有就是:生活沒有目標,精神很苦悶、空虛;再則是
脫離不了舊環境、舊朋友,而那些朋友有毒品來源,可以定時供貨。

當時台灣吸毒人口並不多,吸食安非他命有還未立法必須負刑事責任,警
察在這方面注意較少,我們也比較沒有忌諱,敢放膽使用。

至於買海洛因的錢那裡來?坦白說,我沒有吃過一天「頭路」,沒有領過
一天薪水,我吸毒的錢就是從賭場抽賭得來的。當然,我的「收入」不只
是抽賭啦!反正都不是靠自己勞力獲取,是非法、是傷天害理的。

我和我的女朋友都使用毒品,幾年前平均一天要花掉一萬至兩萬元不等,
注射次數一天可高達二十餘次,幾乎是一小時使用一次。使用毒品令人沒
有食慾,我曾瘦到四十五公斤。


真心誠意的慈濟人


大約三、四年前,我住在三義的妹妹回娘家時告訴我,她在學佛。雖然在
別人眼中我是壞人,但我蠻敬重這個未出嫁前一手包辦家裡大小事務的能
幹妹妹。還記得他告訴我:佛說「入我們不貧,出我們不富」。當時他所
說的,我一點都不懂。妹妹知道我愛看武俠小說消遣,她就有意無意間將
慈濟的刊物放在書堆中,這是我知道有慈濟團體的開始。

後來,我和人發生口角衝突,母親趕緊打電話通知妹妹。沒想到,妹妹十
分周到體貼地給我錢,要我到花蓮遊覽,散散心。

她拜託一位張師姐要好好看住我。頭一次搭上「慈濟列車」(後來才知道
這個名字的),放眼望去,乘客多是「歐巴桑」,我心裡嘀咕:在搞什麼
名堂呢?而那個張師姐真的很守諾言,連我上廁所,她都等在外面,一點
都不放鬆,她怕我利用停車時跳車。在火車上,我毒癮發作,有一位中醫
師不斷按摩我的四肢,才稍微解除了一些痛苦。

當天,是我第一次接觸慈濟委員,她們的笑容和接納,讓我印象好深,憑
我的閱歷,我看得出來,他們是真心真意的。不過,參觀精舍由於我心不
在焉,沒什麼收穫。


執迷下去,死路一條


這之後,我有許多吸毒朋友相繼去世,她們有的是因為吸食或注射過量而
死亡的。使用毒品當然不會在光天化日下公開使用,許多人是躲在洗手間
,毒癮一發,顧不得藥品種類、藥量,就胡亂使用,在洗手間內休克較難
被發現,往往因此去世。他們的死帶給我相當大的警惕,尤其是自己的健
康,自己是最清楚不過的了,我那時很瘦、很虛弱,心裡明白,要是在執
迷下去,我可能是死路一跳。


我下決心要戒毒


這次戒毒的方式並不是進入煙毒勒戒所,而是在家裡戒毒,採漸進式逐日
減量法,例如,由一天注射十次減量到一天九次,間隔十天候再減為八次
,間隔五天……將每日使用量逐漸減少。

戒毒的過程當然是痛苦的,我前後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尤其最後一週至十
五天的「戒斷症候群」期最難捱;那時的身體的生理反應失調,坐也不是
,站也也不是,全身骨頭似乎全要散掉,毛髮好像豎立一般;此外還包括
:大小便失禁、拉肚子腰酸背痛、打哈欠、流眼淚、痰多哽氣。在四個月
戒毒期間,我和外界幾乎隔絕,在家足不出戶,堂堂一個男子漢卻露出如
此狼狽像,實在可悲!


四個月在家中,戒斷成功


以前曾在私人診所勒戒十餘次皆失敗,這次沒有上戒毒所卻戒毒成功,這
兩者之間的區別何在?我想,精神力量很重要。

在家戒毒期間,我聽證嚴上人的錄音帶、慈濟委員現身說發法的故事。其
中洪金蘭師姐現身說法的「渡」錄音帶讓我感觸尤深,她稱他們夫婦以前
是「浪女」與「浪子」,而我和我的女朋友,同他們是半斤八兩,只不過
我們更淒慘還染上毒癮。我想,他們都能改變向上,我也沒有比他們差,
別人可以,為什麼我就不可以?這樣的想法支持著我要忍耐痛苦,要改,
要戒。

而關心我的妹妹也說;連自己哥哥都無法渡化,實在沒有資格也不願就此
出來擔任慈濟委員。她如此說,我怎能斷人慧命?

四個月後,我幾乎不再使用毒品,但是很怕受到舊環境的影響,所以斷絕
了舊有朋友的聯絡,也很怕他們來電話,除非對方先說「阿彌陀佛」,否
則我會掛斷。雖然身在家裡,可是心卻漂浮不踏實,很想去找個工作,然
而二十幾年沒有做過正當職業,誰要僱用我?我的妹妹知道我的心結後告
訴我:她會設法。


第一個正當的工作


很幸運地,慈濟的師兄僱用了我。從此,我進入了人生的轉捩點。我有了
工作心裡就比較踏實。你們知道嗎?許許多多從勒戒所出來的人,就是沒
有辦法獲得他人的接納而順利取得工作,結果生活沒有重心,精神仍然苦
悶,也就再使用起毒品。

我的老闆是大甲慈濟培訓慈誠隊員,透過后里一位委員,我妹妹將我的事
告訴他,沒多久,我就到他工廠上班。他開設電腦車床加工,我做裝配零
件的工作。

這個老闆和我以前印象中當老闆的人都不一樣,他帶人很親切,講話很溫
和,本來對這份工作,我也沒信心能做多久,但是,沒想到,卻做出興趣
來。當我第一次領到薪水,交到母親手中,她高興得直流眼淚,整夜都睡
不著覺。她好歡喜,因為是我第一次憑著自己的血汗掙來的錢啊!


投入紙資源回收


戒毒後,常常失眠,心情還是會起伏,晚上就喝上幾杯。而我的老闆──
慈誠隊師兄,也擔心我下班之後會無聊,即邀我和他一起外出做紙資源回
收工作。起初,我真拉不下面子,在大甲的熟人還真不少,萬一被熟人撞
見了,還以為我落魄到撿垃圾維生。但是,看到師兄並不已深為老闆而自
認尊貴,也不以回收廢紙是丟臉,連委員師姐也是同樣情況在做回收工作
,我真服了!愈作就愈自然,不怕人家指指點點。

做資源回收,手腳活動,容易流汗,回到家也很累了,倒頭就睡,失眠自
動消失了,酒也用不著喝了。

目前,我已經不再使用毒品。




後記
................................................................................................................................

自白中的白先生,在煙毒未戒斷前,因尿液檢查呈陽性反應,而被以違反
煙毒管制條例登記有案。今年,該案由法院起訴,徐先生被處以三年四個
月的有期徒刑。本來,該案可請律師再上訴,但徐先生懷著贖罪與感恩之
心,服從判決,今年三月二十三日入獄。服刑前,她誠摯地向大甲地區的
師兄姐承諾,他願端正自身的行為來感化周遭服刑的人。因此,這次入獄
無異地是給他一次渡化他人的契機,他也期盼能以良好的表現,獲得提前
假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