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走進泰北難民村
◎評估小組
泰北難民村總人口六萬五千餘人,分佈於面積約
臺灣三點五大的泰北山區,山區平均高度在海拔一千公尺以上。
難民村的住民,大部分是民國三十八年政府自大陸撤退時的滇籍軍民,
由雲南經緬旬,輾轉退至泰北山區。
對泰國來說,這批由中國大陸來的軍民,
成為該國內政的嚴重負擔與棘手問題,但基於人道立場,
泰國政府迫於客觀事實,且因其有功於泰國邊防的戍守,
只好「畫地為牢」,將蠻荒或原始森林之山區,畫為難民的生活活動區,
並由軍方管轄,難民不能越出一步。
目前,這些難民村雖有部分民眾已擁有泰籍身分,
但大部分只持有難民證,還有一部分甚至連難民證都無,
淪為真正所謂的「國際孤兒」。
對於這批難民,我國外交部曾編列預算,委由中國大陸救災總會
先後擬定五年計畫與三年計畫對泰北地區進行救援,
確實發揮了解困的功能。
由於救總的年計畫到今年年底結束,因經費問題考慮年底撤團,
屆時,泰北難民村將陷於孤立無援的困境。




本會接獲泰北地區待援的訊息,要追溯到八十二年三月十四日,當時圓光
佛研所宗嵐法師曾至花蓮靜思精舍拜會證嚴上人,針對泰北的困境,望本
會能伸援手。上人當場請其代為蒐集當地人口、民情、氣候、人文社會背
景等資料,供慈濟總管理中心作評估。

在宗嵐法師的協助下,本會於同年六月四日,接獲泰北清萊難民聯絡辦事
處陳茂修主任,提供的泰北難民村概況報告。去年八月廿三日,宗嵐法師
再次偕同中國災胞救濟總會石課長、任先生,以及由台灣赴泰北創辦三所
孤兒院的錢小姐入精舍,向上人說明當時泰北的狀況,並再次希望慈濟能
給予協助。

然佛教講因緣,當時本會除了大陸九一年華中、華東地區的救災後續工作
仍在進行外,同時又有外蒙的援助工作及湖南湘西水患救急工作,再加上
尼泊爾的世紀澇害等,使得泰北工作無論是在人力、財力,或資訊的掌握
上,均因因緣未具足,而暫緩評估作業。

今年元月間,僑務委員會委員長章孝嚴先生至花蓮拜訪上人,亦提及泰北
難民村的窘狀。

今年四月,本會各項國際賑災工作,諸如:湘西冬令發放、外蒙援助,及
尼泊爾世紀澇害後的重建工作,均已告一段落,上人遂指示總管理中心王
端正副總執行長進一步蒐集資料,以瞭解泰北的現況。

慈濟賑濟的原則,一向必須實地勘察評估,做出評估報告,由董事會決定
是否進行援助。於是在僑委會的聯繫下,慈濟與救總開會,就泰北工作團
的情形進行了解;本會並決定派員實地前往評估。

四月十七日,王副總執行長與靜思精舍常住德融師父、德旻師父,會同僑
務委員會兩位科長抵達泰北,並在救總泰北工作團的安排協助下,以七天
時間考察了二十八個難民村。雖然尚有三十六個難民村未到訪,但其中有
些難民村的情況因有明顯的好轉,例如美斯樂、滿星疊、完塔、回鵬、芒
岡、老象塘等村,不在慈濟考察的範圍之內;至於密豐頌與達縣兩地區的
難民村,因路途較遠,而且難民村分布較零散,此次未能前往。不過從二
十八個村的考察中,已初步泰北的困難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