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人的心境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船過水無痕
◎張國寶
當我們能不因外在的波動而波動,
能將外在的諸種要嘆息、要生氣、要搖頭的事,
都了解它是因緣所生,是自然的,並且能包容遺憾,化為內心的慈悲,
以更體貼的心觀照外境,如此,即是做到了佛法堛滿u平常心」。




驚心動魄


高中時代有位要好的女友,她才氣橫溢,容顏娟秀,能畫能寫。女友頭髮
中分,髮蓋兩頰,喜歡穿長袖素白上衣,是非常有美感的少女,在那個青
澀年代就有不少觀點獨特的見解。她的名字就叫做「富美」,有著豐富的
美感,並以美為宗教。

當年,她曾對我說:「最喜歡四個字──驚心動魄!」話聽在我心田,亦
驚心動魄起來,多震撼靈魂的文字與事實啊!可以滿足少年的我們生理與
心理的特徵。

十七、八歲的孩子毋寧是極需抒發感情或精力的。因此,我在當時以文學
做抒情的管道,有的朋友愛上電影,有的喜歡熱舞,有的人愛爬山……,
各有所好;看似喜好,其實亦在抒發少年豐沛的情感與波動的心。

少女時期的富美喜歡驚心動魄的人、事和藝術,包括愛情、友誼,並喜隨
著性情遊走。「任性」很好,她又說出兩個喜歡的字眼。


波動


這樣的主張,也頗能呼應少年的我某些需要。我們經常翹課看電影,反對
學校的規定,不願K課內書,甚至大考來臨亦置之於度外,在生命的繩索
上行走著;另一方面,一些人的名字與生平典故也都是我們極為熟悉的,
如杜斯妥也夫斯基、三島由紀夫、卡繆、紀德等,他們呼應了靈魂的探索
和乖張。

不同於富美、紀德比卡繆更與我相契。紀德的書,我當成聖經來讀,也渴
望通過靈魂的忐忑走向超越;少年時代我就滿心探索著靈魂聖潔的問題。

少年──文學;大學──中國文化;大學畢業至今──佛法;每一階段的
每一外在糧食,皆呼應了生命的需要,餵補、滋潤了我。

青少年時,是需要驚心動魄之事來刺激思考、刺激覺受,且因為年紀尚輕
,許多事看在眼裡都很震撼,這時,還在認識生命、認識人生,難免驚心
動魄。

猶記得我結婚之前,因為處理的是單獨的人生,每一天,均靈思泉湧,均
想把一日所思所遇化為文字記下來,那時,我雖已接觸佛法,仍經常念頭
如瀑流,經常有宗教上的高峰經驗。


平常


但漸漸的,事物看在眼裡就不驚心不動魄了。不是因為結了婚的緣故,而
是發現到「驚心動魄」的情緒產生於「自我感」。

自我感越強的人,遇到與自己有關之事,五臟六腑越熱,也最容易被外境
轉動,心緒起伏最大,一天到晚盡隨著外境而有諸多悲悲喜喜,一個挫折
事件進入心中亦久久不能不復,哲理知道再多也難以實踐。

況且,人在青少年也許需要驚心動魄的經驗,一旦成年了,則需有處變不
驚、細水長流的平淡了。否則,繼續吵吵鬧鬧,管不住一顆妄動的心,是
會寂寞的。

當我們能不因外在的波動而波動,能將外在的諸種要嘆息、要生氣、要搖
頭的事,都了解它是因緣所生,是自然的,並且能包容遺憾,化為內心的
慈悲,以更體貼的心觀照外境,如此,即是做到了佛法堛滿u平常心」。

平常心,即是不驚心不動魄;它與年齡無關,與智慧有關。相信你我都接
觸過很多老人,因為一件芝麻綠豆事,就要氣呼呼地數落半天,忿火難平
,憂心日多,白頭髮與日俱增,腰酸背痛等病也躲不了。相反的,也有人
人事練達,總做和事佬,事情剛發生,忿火開始要燒,他就一句話把觀點
一轉,安撫人心,眼神裡盡是了解。


柔軟


一般人總把「老僧入定」、「心如止水」的字眼視為槁木死灰,其實,只
是老僧看清生滅的本質,不隨外境波動罷了。老僧之「老」在於成熟,不
在老化,只是有著體貼的眼神、柔軟的肚腸,帶著微笑視眾生。因他知道
,你我皆是生老病死的朋友,你的痛,我曾體會;你的喜,我曾品嚐,人
人皆有相似的靈魂,只是外在的姓名和皮相不同罷了。

人生不是才華的競技場,不須隨「波」逐流;人生是安頓生命的原鄉,每
一個波動均將船過水無痕,化入宇宙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