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尋聲濟災難
證嚴上人勘災行腳
◎編輯部
《關懷鄉親,獻出愛心》之一


把兩位前往盧安達參與第一線救援的工作人員盼了回來之後,在靜思精舍
結夏兩月餘的證嚴上人,再也等不及安排在九月初的例行行腳,決意不驚
動眾人,搭乘一位台中志工返家的便車,從花蓮一路南下台東,再西往屏
東,沿途北上探望遭受連續颱風襲擊的重災災民;同時,也要親自慰勉連
日來馬不停蹄奔忙於勘災、救災工作的慈濟委員們,向他們表達心中的感
恩。

出發那天,是八月二十二日清早,原以為輕車簡從,無人知曉,卻不料到
了台東鹿野,早有慈濟人候在那兒,等著要與上人分享街頭勸募所攝受到
的感動;到了屏東分會,除了報告賑災實況的高雄慈濟人之外,屏東、台
南的慈濟人也聚在一堂凝神傾聽;前往岡山災區探訪時,台南慈濟人主動
跟隨;在台南分會預定地對當地慈濟人開示時,嘉義慈濟人亦聞風而至,
隨後台中亦有人前來相迎;赴南投災區勘察時,南投、台中師兄姊一路前
導;北上途中,往新竹聯絡處聽取災情報告時,台中慈濟人沿途陪伴,直
到上人抵達台北分會。

這環島一周,周遭始終不乏人群圍繞,上人原初所構思的清靜之旅,很顯
然地落空了,然而,這項計畫的落空,並不教人失望、落寞,相反地,反
教人慶幸而安慰。

慶幸有這麼多競相奔走菩薩道的人,這世間的苦難才不至於成為教人一蹶
不振的創痛;慶幸寶島處處都有虔心向善的人,教人無論身在何處,都能
感受到善的力量;也因為有那麼多人發心走入暗角,才讓那些藏在後街裡
的心事可以被傾聽、被撫慰。



高雄委員特別安排幾個需要關懷的對象讓上人慰訪。


有災無難


八月廿三日上午九時卅分,來到岡山嘉興國小附近,受災戶見到上人到來
,紛紛表達感謝慈濟人配合軍方來協助他們,即使泡在水裡四天的時間,
亦無斷炊斷糧之虞。

隨後,上人來到嘉興里信中街探望一位孫愷先生,孫先生是鄰長,也是國
寶級的南管樂師,上人關心地詢問他此次受災情形,他說:

「女兒買給我的冰箱、冷氣,全泡在水裡,不會動了。」

「只有東西壞掉,屋子沒有損失,人也平安,實在是很幸運,這也是一種
福啊!」上人勸慰他。

街坊鄰居聞訊,全圍攏了過來,七嘴八舌地向上人訴說災情──家具的毀
損及清掃家園的苦楚:「電視、冰箱都搬出去了!」「所有的衣服都泡在
水裡了,只得向別人借衣服來穿。」「泡在水裡好幾天,都不曉得是如何
挨過來的。」……

上人安慰眾人:「這次大家可說是『有災無難』,實在值得慶幸!」並鼓
勵大家盡速整理家園,恢復正常作息。


平安即是福


「那暝阮剛好呷飽(那晚我剛好吃飽),想要去睏(睡覺),那知雨轟隆
轟隆一直下,可真嚇死我啊!厝內只有阮兩個老的,萬一厝頂掀起來,就
無路可逃,真是阿彌陀佛保佑!」

這是嘉興里宏中街的蘇黃罔老太太八十多歲的老人家談到當天颱風夜的情
形,仍然心有餘悸。她們的房子雖然禁不起滂沱大雨的傾洩而倒塌,家具
也全毀,所幸老夫妻平安無礙。上人安慰老人家:「人平安就好,要多唸
阿彌陀佛,我會再請慈濟委員來看你們,看看是否還有需要幫助的地方。


南台灣的氣流仍不穩定,天空依舊飄著雨絲。


謝謝你,慈濟人


來到為隨里八十歲蔡文老先生的家裡,兒子因舌癌已往生多年,他和七十
六歲的老伴相依。淹水期間,是慈誠隊師兄抱著他進進出出看診。

「今年幾歲了?」「住在這裡多久?」「兒子、女兒呢?」正當上人關心
探詢二老的生活情形時,一位鄰居見到上人,忙不迭地上前說:「師父,
你們慈濟人真是好!我有一位侄子住虎尾,叫阿發,因不小心被火燙傷,
我大姊說都是靠慈濟幫忙才撿回孩子的一條小命,真是太謝謝你們了!」

原來他的侄子在學校和同學玩耍,不小心打翻酒精引起燃燒而遭灼傷,經
過台中鄭明華師姊的輔導,並經由慈院整形外科簡守信醫師做植皮手術,
如今情形已漸趨好轉。

鄉下人質樸,看到上人,便有一肚子的感謝話要表達;大水來時,他也幫
忙照應蔡老先生,他說:「你們發善心,我們能力所及也該多做一些。」


雨過天青,希望乍現


而岡農新村的羅申先生,有一次因抽菸不慎,菸蒂正巧掉落在機車上引起
燃燒,導致腳受傷,住院療養期間,精神頗為沮喪消極,經由慈濟人不斷
的安慰,已漸振作,並曾想加入慈誠隊。上人在聽得委員的報告後,特地
探訪羅先生並給予精神上的鼓舞。

「逆境現前,要有勇氣承受;你還年輕,只要有信心與毅力,相信一定可
以很快恢復的。」上人鼓勵他振作精神,「現在還抽菸嗎?不要再抽了,
一支菸就讓你承受如此的痛楚,怎可再讓菸害了呢!要和菸『絕緣』。」


「我要皈依三寶」


離開羅先生住處,來到岡山鎮惟仁路,屋主是今年三十八歲的林東成先生
。林先生幼時因罹患腦膜炎導致四肢殘障,口齒也不清,本為慈濟照顧戶
,後來自立賣口香糖,且定期捐款成為慈濟會員。他每天必定按時收聽警
廣上午九時至九時卅分播出的上人《靜思語》,及復興電台的慈濟世界。
因此對慈濟訊息均能瞭若指掌。一見到上人,便說有一句話、有一個心願
想說。以下是上人和他的對話:

「你住的是誰的房子?」

「朋…友給…我住的。」

「朋友對你很好呀!」

「但是…欠人…家…的恩…恩惠很多。」

「不會,來世間本來就要彼此互相幫助,你也要發個願:『我也要幫助人
』。你是慈濟的會員,因此你也是在幫助人啊!別人幫助你才一個,你卻
可以幫助很多人啊!」

「真…的…啊!」他高興地說。

「師…父,我…我有…一句話…可…不可…以說?」

「可以啊!」

「我…想要…想要…皈…依…三寶…」

「好,我收你做弟子,從今天起,你就是師父的弟子了,也是三寶弟子。
你要虔誠念佛,我會叫委員寄錄音帶給你聽。」

「師…父,我…每天…都有聽…廣…播。」

上人臨走前,他又急急表達心中的話:「師…父,我…有一句話…想要…
送給你,你…好像…好像…一朵蓮花…一樣,永遠…健…康,沒…有病痛
。」

雖因颱風,住屋及維生的三輪車均受到毀損,林東成仍保有樂觀態度;尤
其見到上人遠道而來,難掩欣喜之情,吃力地表達他內心的欣喜,令周遭
的人也感染他那分喜悅。

綜觀所探訪的高雄受災戶,對於極少數「受災且受難」的災戶,上人指示
委員全力協助他們重建家園,恢復正常的生活運作。


徬徨無助的災民


結束岡山地區的勘視行腳,八月廿五日,上人在南投、台中委員的前導下
,來到南投縣信義鄉神木村實勘災情。由於雨水大量沖刷地表,導致地層
滑動,神木村第一、三鄰三十八戶人家,目前暫棲於同富國小。

在信義鄉鄉公所秘書陳國忠先生的陪同下,上人親至同富國小探問災民。

甫入內,迎面而來一位憂愁滿面的老婦人,上人關懷地問道:「阿婆,妳
怎麼啦?」「我心臟不好,血壓上升,才剛去看完醫生回來。」依舊是有
氣無力的語氣。

「妳為什麼血壓高?」「我煩惱啊!」「煩惱什麼?」「我煩惱沒厝可住
,煩惱家園流失……」「不要再煩惱了啊!煩惱對身體無益、對事情也沒
有幫助,心情要放開,讓我們大家一起打拼,共同重建家園。」

「師父,我一個小孩才六歲,從電視畫面看到自己的家已面目全非,竟然
『哇』的哭了起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另一位徬徨無措的婦人,哭
著向上人訴說她的無助。

「我們住在這裡已經五十多年了,所有的根基都在這裡,現在果園全流失
,一切的心血都化為烏有。」說著說著,婦人不禁悲從中來,聲淚俱下。

同富國小內,一間普通的上課教室,由四個家庭各據一方,簡單的蚊帳和
寢具,全是他人捐助或借用,所有器物全不及攜出。他們已憂惱地在此度
過近半個月宛如「難民」的生活,想到往後的生計及居所,內心悲悽交加



一切可以重來過


風過、雨過、積水消退後的岡山地區,在垃圾廢棄物清除之後,商家又做
起了生意,街道上又恢復車水馬龍。一時的不便、禽畜器物的損失,很快
就會成為過往雲煙;而隱藏在後巷暗角的貧困災戶,則是真正需要濟助者


反觀青山依舊在,大地已變形的南投仁愛、信義兩鄉,人們返回故園的希
望已渺茫,只能寄託在遷村之後,可以在一塊新生的土地上,好好地安居
落戶,重新來過。

而無論是受災當下的「救急」現場,或是災禍過後的「濟難計畫」,總少
不了慈濟人一分貼心的關照與適時的一臂之力。

當年形單影隻的後山修行人,如今已然實現千手千眼聞聲救苦的理想,菩
薩道上,再不是踽踽獨行。



◎證嚴上人

這次為了中南部的水災,我特地到各地勘察,從南到北一路行來,心中充
滿感恩的歡喜。

雖然水災是件苦事,但是在這災難的時刻,慈濟人再一次表現了萬人一心
,這是使我歡喜的地方;另一方面,此行從南到北一路勘察下來,發現很
多地方是「有災而無難」,所以我很安心,也很感恩。


從南到北都是感恩的面孔


從花蓮要出發的前一天,我在慈濟醫院看到大辦公室裡的工作同仁,都顯
現出一種歡喜、和諧的形態,我問大家為什麼那麼歡喜?他們說:「我們
在準備義賣和街頭勸募。」我聽了真的很歡喜!志業體的同仁能這樣自動
自發,實在令人感恩。

我再走入慈濟部,看到醫師、行政人員、護理主任在開會,我問:「你們
在開什麼會?」他們說:「我們決定由醫師和護士主導,在九月四日舉辦
一場大型的義賣。」為了讓受災鄉親早日重整家園,慈濟醫院上自院長,
帶動醫師、護士以及行政人員,大家都動員起來了,我怎能不歡喜啊!我
抱著這分歡喜從花蓮到台東。

來到台東,當地也正舉辦義賣。委員、慈誠隊們大家都笑瞇瞇的。他們說
:「我們去街頭勸募,只需要微笑捧著箱子,大家都很響應。」

到了屏東,委員們也是笑瞇瞇的說:「師父,這幾天我們忙得實在很歡喜
。」我說:「辛苦了!」他們說:「不,不辛苦,有機會可以做,不但歡
喜,而且自在。」他們真切體會到無所求付出後那分歡喜與自在。

高雄委員也來到屏東分會向我說明他們這些天來的勘災情形。

連續幾個颱風讓高雄縣民被水圍困多日,而高雄慈濟人雖然自家也淹水,
卻立即走出家門,協助救災工作──只因為不忍眾生苦的一念悲心。我由
衷感恩高雄委員們。


讓善的力量調和氣候


七月十日的提姆颱風,是今年入夏以來本省第一個颱風,花蓮、台東的委
員在災後立即挨家挨戶去調查,之後馬上做發放救濟的工作,令我心存感
恩。第二次的凱特琳颱風,因為是輕度的,所以我並沒有特別在意,果然
它沿著提姆颱風的路線進來,雖然花蓮地區不感覺特別異樣,然而它的外
圍環流卻因而造成南部的水災。數天後,海面上又來了一個颱風,我一直
注意她的風力,她的方向一直靠近台灣,風力越來越增強,範圍越來越廣
,我越來越擔心,尤其又有西北颱的傾向,甚至氣象局還說:這颱風的威
力,可能很像民國六十六年的賽洛瑪颱風。

談到賽洛瑪颱風,真是令人心驚!那時候我和台北幾位資深委員一起到屏
東、高雄去調查災情,實在是慘不忍睹!強風把整個高壓線鐵塔吹倒了,
整棟房屋被吹得四散零落。慈濟屏東分會的成立,因緣也是起於那時候─
─當時,我們在那兒住了兩個星期左右,每天早出晚歸調查災情,除了及
時救災之外,還發現有些貧困家庭,需要慈濟長期救濟;從此,慈濟在南
部地區開始有長期照顧戶,並以圓通寺作為每月固定發放的地點。

所以,當我聽到道格颱風威力可能如同賽洛瑪颱風時,我心中感到十分沉
重。我真擔憂,台灣地區不堪被賽洛瑪般強颱的掃蕩呀!我召集南部、中
部、北部的委員回來花蓮開會,我說:「希望動員全省的委員,呼籲凝聚
台灣人發揮愛心;若能凝聚眾人的善念,這股善的心力就會很強。佛陀說
過:『一切唯心造』,福業或惡業,本來就是在於人心一念之間。」


專案募款臨時變更項目


七月底我們原本要為慈濟醫療救援盧安達難民展開募款呼籲,希望為全台
灣有心幫助盧安達難民的愛心人士,搭起一座付出的橋樑;卻因為八月初
全省連續三個颱風,在各地造成大小程度的災情,而將募款的行動,臨時
改為針對國內風災災民。

八月十三日那天,看到晚間新聞報導高雄淹大水,我馬上打電話給高雄的
委員請大家趕快動員救災。他們說:「師父!我們好幾天前就開始了。」

委員們到達救災中心,看到很多善心人士送來許多食物,有便當、粽子、
包子、麵包、飯糰,但是一下子數量太多,人手不足發不完,都囤積在救
災中心,天熱又潮濕,不斷又有東西送進來,滿屋子堆得像座小山一樣。
救災中心的人員說:「東西太多,是否拜託你們幫我們清理一下?」兩三
天的時間,委員及慈誠隊早出晚歸幫忙清理和運送物資。

慈誠隊在協助救災中心送食物的過程中發現,再怎麼送都是那些乾糧,有
的災民吃到最後忍不住要反胃了;而有的食物送出去時還是新鮮的,但經
過三、四個小時的運送過程,等交到災民的手中,已經腐壞了。所以,慈
濟委員、慈誠隊看到此景,在十四晚再次開會決定:趕快煮新鮮熱食送給
災民。

第二天天未亮,大家就去買高麗菜準備煮麵。那時候高麗菜很貴,一粒要
兩百元,他們挑了一大堆,賣菜的人覺得很奇怪就問:「你們買一大堆要
做什麼?」委員們說:「我們是慈濟人,災民天天都吃同樣的東西,我們
想要煮一些熱湯麵去給他們吃。」賣菜的說:「喔!原來是慈濟!好!你
們看看需要多少全部拿去,都不要錢!」這實在讓人感到人性本善,人人
都富有愛心。


高雄水退後,幸有災無難


慈濟人準備了大鍋大爐來到災區,嘉興國小的老師看到我們無處烹煮,就
說:「我們學校的廚房剛蓋好,可以到學校的廚房去煮。」正要進去時,
廚房的電動門沒電打不開,所以他們只好把窗子取下,讓大家爬窗子進去
。委員一邊煮,一邊忙著分裝成一袋袋熱湯熱麵。另一方面,為了運送這
些熱食,慈誠隊也去和軍方接洽,他們一口氣就借出十四艘橡皮艇給慈濟
,還動用了海軍爆破大隊的蛙人支援。慈誠隊們乘坐橡皮艇,把煮好的熱
食挨家挨戶送出去,馬路邊的送、巷子裡的也送。慈濟人到巷裡去送食物
,在巷道裡的災民說:「三、四天都沒有人來看我們,我們餓了好幾頓了
!」師兄上姊晚上都送到快十一點才回到家裡。

水最大時,高雄有四萬多戶泡在水中,其中岡山地區就有一萬五千多戶淹
水,有淹至屋頂的,有水深及腰的,有淹到腳踝的。還好水退了之後,清
清洗洗,很快又恢復原狀了。八月二十三日我實地去看後,整個街道都很
繁榮,一點也看不出水災劫後的痕跡,只有柱子、牆上留有水漬的痕跡。
委員帶我去巷子看幾個孤老無依、住土磚厝、或是房子垮下來、殘障人士
的特殊個案。去看時,委員找不到路,我說:「奇怪,你們幾天前才來的
,現在怎麼找不到路?」他們說,幾天前是坐橡皮艇在水上行走,靠電線
桿認路,現在是走在路上,所以反而「迷路」了。

我要離開時,交代高雄委員說:「不單是岡山地區,就是周邊的其他地區
,若有低收入戶,這一次受災嚴重的,也要趕快發掘出來。」


信義鄉遷村勢在必行


至於中部方面,南投縣的仁愛鄉和信義鄉災情很嚴重。颱風過後,路斷了
,山崩了,委員和慈誠隊不怕危險,為了怕災民斷糧,馬上背著乾糧上山


信義鄉可說是山崩地裂!整條路都裂開,裂縫像水溝那麼寬,必須用跳的
過去。由於車子無法通行,我們沿著破碎的路面步行過去,我們一直走,
走到盡頭碰壁,我說:路怎麼這樣?他們回答:「師父,我們現在走的路
,原來是那邊山上的,如今因為地層滑落而掉下來。」那路真的太陡了,
整個土都崩了,走近時,我們看到一間房子外表完好,但走進屋子,地上
都裂了,像挖了水溝一樣,真是驚心動魄。

原住在該區的三十八戶人家,現在暫時住到同富小學堙C我到了國小時,
看到一位老太太好像身體不太舒服,我就說:「老太太您怎麼了?」她說
:「我血壓上升,心臟病也快發作起來。」我說:「妳為什麼會這樣?」
「我煩惱、操心啊!擔憂我們一家人都沒房子住。」說著說著,就一直哭


還有一位比較年輕的太太,也是哭哭啼啼的,那位太太說:「師父,我們
現在不只是沒有房子住,我爺爺和我公公從年輕時就一直經營的一片六、
七甲的梅園,都已經不見了。」

鄉公所秘書跟我說,那片梅園本來是在他們的家門口,但是那一天晚上風
雨很大,隔早他們起床察看災情時,已經看不到他們的梅園了──因為地
層滑動,移動到別處去了。也就是說,本來別人的土地流失了,而他們原
有的梅園土地就掉到那塊流失去的位置上。現在這三十八戶的土地產權,
都已經變成錯縱複雜了。

我請問鄉公所秘書:「像這樣的情形,將來產權要怎麼處理?」

他說:「亂糟糟的,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可能要慢慢溝通。現在最重
要的,就是要幫他們找住的地方,不能讓他們一直住在學校裡。」

他們都是平地人,在此地耕作已有兩、三代。「現在遇到這種事情,政府
可以補助多少?」

那秘書跟我說:「可能一戶最多補助十五萬元。」

我說:「他們現在要蓋房子,一戶十五萬夠他們蓋房子嗎?」

一位課長就說:「可能會用低利貸款方式。」

他們的梅園沒有了,未來的生活在哪兒都不知道,又要舉債過日子,真是
很可憐啊!

他也帶我去看政府要為他們遷村的一塊土地,這塊土地是台大實驗林地,
有三甲多,可以做為三十八戶遷村之用,只可惜土地還未順利取得。

我回來之後,就和委員商量,土地若是可以順利取得,慈濟可以幫災民在
那地方建立三十八戶的社區;至於政府補助的十五萬,就讓災民做為生活
之用。不過這還需進一步和相關人士溝通。


登山車隊鼎力協助


仁愛鄉比信義鄉更慘,因為路基都己損壞,台中的委員和慈誠隊,去探了
好幾回路,才知道那一條路是勉強可以走的,因此到力行村發放,必須分
上部落、下部落兩路,一邊從霧社進入,一邊從梨山進入。到那樣的深山
堙A一定要有專門登山的車輛才上得去,於是找到飛鷹車隊和駱駝車隊幫
忙。因為山路實在太壞了,為了安全起見,以及兩路人員的聯繫,必須架
設通訊設備。我們的慈誠隊裡,剛好有專門在做通訊的人,於是三人組成
一組當先鋒,先到梨山最高地方去架設通訊網。

通訊的聯絡中心設在台中分會。車隊中有一部車子在出發前先去加油,回
來後見不到車隊,以為車隊已經走了,自己就上山了,到了山上沒看到車
隊,只好到派出所求援。派出所就利用無線電呼叫:「慈濟功德會的救災
隊!你們有一部車落單了,現在在我們的地方……。」有一部車到了加油
站要加油,加油站已經沒有油了,對方便協助呼叫:「慈濟功德會救災隊
現在有一部車沒有油,請趕快來支援。」結果真的有人載了一桶油來幫忙


到處都有感人的故事!在大家齊心合力下,終於把一萬多公斤的食米、油
、鹽、棉被等等,送到仁愛鄉力行村。

救災的工作很辛苦,可是每個人卻做得這麼歡喜,慈濟人除了爬山涉水冒
險去救濟之外,還走上街頭勸募;大家很熱忱地做得非常歡喜。


和原住民一起唱聖詩


新竹地區慈濟人也令我好感恩。尖石鄉和五峰鄉的路很陡,非常難走,有
一小段路怎麼爬都上不去,車子上去又下來,共開了六次才勉強成功。後
來只好把東西寄放在山下,大家先上山去看災民。上山後發現再不送食物
上去,災民就要斷炊斷糧了,所以他們當夜又趕回來,去找新竹山難協會
幫忙,協會理事長很發心,派出一些人來支援,而這位理事長本身也出動
,但是他的太太跟在身邊,一會兒拿藥給他吃,一會兒倒水給他喝,委員
就問這位太太:「妳先生會暈車嗎?」她說:「不是,他患有白血病正在
等待骨髓移植,已經等兩年了,還沒等到捐髓人。」即使是患血癌的人,
聽到救災工作急如是火,五、六小時的車程不但路斷、山崩,而且泥濘不
堪,他還是出來支援,這實在是令人非常感動的事。

到了五峰鄉,他們把東西交給原住民,還跟他們做團康,那邊的居民大部
分都是基督徒,委員照樣和他們一起唱聖詩讚美主。慈濟人把送到災區的
物資發放完畢後,回到家已經半夜了。

第二天弗雷特颱風來襲,本來稍為可以走的路又中斷了。新竹的委員和慈
誠隊們,沒有說一句辛苦,反而是滿心歡喜的說:「好在我們前一天把東
西送上去了!」


讓愛心聚合發揮功能


我從南部一路上來,所看到的是同一種臉孔;所聽到的是同一種聲音;所
體會到是同一種的心──歡喜、自在與感恩,可以說萬眾一心,大家都做
得無悔無尤。

在我要出來之前,一位立法委員去花蓮,她對我說,她現在正努力推動台
灣加入聯合國,而她認為慈濟所做的,真正提昇了台灣的國際形象。

我告訴她,慈濟人的腳步所到之地,就在當地播撒慈濟種子,如今美國、
英國、阿根廷、巴西、馬來西亞、香港、日本,都有慈濟人在那邊做濟貧
教富的工作。慈濟人在當地貧與富之間,搭起一座愛的橋樑,取於當地,
用在當地,只不過一律用的是「台灣慈濟」的名稱。

慈濟因為「尊重生命」而從事國際賑災。最近,救助盧安達,當地政變後
的大屠殺,在數週之內造成五十萬人死亡。不管大人小孩都被槍枝瘋狂掃
射,剛開始屍體用扛的去丟掉,到後來屍體越來越多無法處理時,就用堆
土機堆成一堆,再挖個大洞掩埋起來。

救濟機構去到盧安達難民營分配東西,有孩子站在那邊排隊等著領取,等
不及領到東西就已經撐不住倒地而死了。想想看!這樣的生靈,我們能不
救嗎?只要眼看得到、腳走得到、手伸得到,普天下苦難眾生,我們都應
盡力救援。

和他們比較起來,台灣實在很有福啊!有福的人更要造福!這次慈濟人總
動員,希望喚醒大家的愛心,希望人人一念善,眾善合為一股力,這善力
才能破千災。賑災勸募活動不在於募錢,而是為了要募心,世間多苦,我
們既富有力量,何不讓那一分富有的愛心充分發揮呢?眾人一點點的付出
,並不會影響生活,但是每一分小錢聚合在一起,就能發揮一股很大的力
量。

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我們不能輕視因緣果報,要多發心,
讓台灣經常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是每一個人的責任。祝福諸位福慧雙修
、功德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