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布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再生緣
◎陳玉敏
蕭承武──熟悉國內非親屬骨髓捐贈發展史的人對這個名字應該不陌生。
八十二年八月,臺大醫院為了替蕭先生
與另一位陳小妹妹找尋合適的骨髓,
發起「生命重燃搶救行動」,
呼籲國人參與捐髓驗血以挽救血癌患者的生命;
這是台灣地區第一次大規模捐髓驗血活動,
可惜未找到與蕭先生相合的骨髓捐贈者。
隨著「慈濟台灣地區骨髓捐贈資料中心」的成立,志願捐髓者逐步增加,
今年六月,苦苦等待兩年多的蕭先生,
終於從慈濟三萬多名志願捐髓者電腦資料庫中,
找到和他骨髓相合的有緣人,並於七月二十一日
在臺大醫院順利完成骨髓移植手術。
慈濟骨髓捐贈資料中心至今年九月成立滿一年,
已有四萬八千餘位志願捐髓者,目前志願捐髓者人數僅次於歐、美,
是全球最大的華人骨髓資料庫;而蕭先生是國內骨髓資料庫成立以來,
第二位受益的病患。




「下午一點鐘左右,醫師拿著四袋共約一千西西的骨髓液進入無菌室,笑
著對我說:『這就是你等了兩年,救命的東西了!』」

「雖然體內大量化學藥劑令我十分虛弱,但我的意識卻很清醒,我看著醫
護人員個個都十分為我高興,也看著窗外的家人屏息等待這一刻。」

「當護士小心地為我架上點滴架,救命的骨髓液順著導管一點一滴注入我
體內時,我忍不住哭了……兩年了!兩年來,我與妻子在茫茫人海中,四
處奔走找尋那個可以救我性命的有緣人,歷經等待、焦慮、失落,好幾次
,我都以為自己再也撐不下去了……」


等待兩年的救命生機


七月二十一日,對一般人而言,也許是個平淡尋常的日子,然而,對蕭承
武先生一家人來說,這一日卻勝過世間一切有形的紀念日──一位素不相
識的有緣人,在當天捐出了他體內部分骨髓,給予蕭先生一線存活的生機


兩年來,無數次希望的幻滅、落空,而終於在今年覓得愛心的有緣人,蕭
太太哽咽地說:「一直到移植前一天,陳耀昌醫師和慈濟的饒小姐來看我
們,對我們說:『捐贈者已住進院內為抽髓做準備了!』我那顆像被千斤
重錘壓迫的心,才放了下來……」「三十一日,親眼看著捐贈者的骨髓點
滴注入先生的體內時,我內心激動萬分,那一刻只想說:『雖然我不知道
你是誰,但我知道現在你和我們同在醫院這棟大樓堙A儘管我無法當面言
謝,但我還是要說;因為你的慈悲與勇氣,救了我們一家人……』」


在高空走鋼索的生命


像極了電影情節般,現年三十四歲,擁有美國碩士學位,外表健康的蕭先
生,兩年多前(民國八十年底)在一次例行的健康檢查中,發現血球有異
常現象,後經專科醫師診斷,證實罹患了「慢性骨髓性白血病」。

在得知「骨髓移植」是唯一能有效控制病情的方法後,家人即刻通知蕭先
生在美唯一的胞妹返國檢驗人類白血球抗原基因(簡稱HLA)。由於當
時國內尚未解除限制三親等以內才可捐贈骨髓的法令條例,因此在確定妹
妹的「HLA」和他不相符,無法進行骨髓移植後,全家人剎時像被丟入
五里霧中,幾乎看不見生命的出路……

「求助國外骨髓資料庫」成了他唯一可期盼的生機。儘管知道要從不同種
族中找到相符的骨髓的機率微乎其微,然而,還是得一試!

美國、日本、香港、新加坡,甚至資料庫只有兩千筆檔案的中國大陸,蕭
先生夫婦美寄出一封尋求配對信函,心便像在高空走鋼索般,是害怕、又
充滿期望的等待配對結果的消息;而一次又一次,各地來的回應──「資
料庫中目前尚無配對相符者」,都讓第一線接到消息的蕭太太不得不「擦
乾眼淚,再想辦法」,「我告訴自己:不能絕望、不能絕望,要永遠懷抱
希望……」

而此一希望的建築,卻是飄渺難以踏實。在等待的歲月堙A蕭先生只能以
「干擾素」抑制體內白血球再發生惡性變化,「那一段時間在病房堙A看
到一些病友因等不到相符骨髓移植而離開了人世,那樣的愁苦壓力,一般
人難以體會。」蕭太太說。


希望竟成殘夢


八十二年六月,香港傳來令人振奮的消息──「找到與蕭先生配對相符的
捐贈者,並且對方同意捐贈」!像在暗室中忽見曙光,眾人皆為此消息雀
躍不已,台大陳耀昌醫師病即刻為移植進行一切準備,包括:聯絡海關接
送香港捐贈者的骨髓;並經由手術,在蕭先生的胸膛上插上一條靜脈導管
(移植前,注射大量化學藥劑以破壞病人白血球細胞之用)。

然而,豈料置身於身上這條在「建設」前用來「破壞」的導管,竟成為往
後一年難以釋懷的陰影──捐贈者再預定七月三十日進行移植前的一星期
,因某些因素臨時拒絕捐贈。

像當初被宣判罹患了惡疾般,蕭先生再度為「這樣的事怎麼會發生在我身
上」而震驚。蕭太太說:「那一次的摧毀力量實在太巨大,一顆懷抱戒慎
希望的心,自天際重重墜落!儘管往後的日子,我們夫妻努力想忘記這件
事,然而,卻怎麼也揮之不去……承武數度跟醫師說,想拔掉身上的靜脈
導管,因為那似乎時時提醒我們曾經一段漫無邊際的等待……」

陳耀昌醫師以「再等等,也許事情會有轉機」,說服蕭先生留著靜脈導管
。而導管置於身上,一切生活起居之受限,且又必須小心護理、避免感染
,蕭先生一度心情難以承受。


終於找到那個人


適巧當時罹患血癌的留美學人溫文玲返國呼籲台灣建立自己的骨髓資料庫
,就在「不願在見到病友在等待中失去寶貴生命」的心情下,蕭先生也加
入推動國內成立骨髓資料庫的行列。

經由許多有心人士的努力奔走,及病友們出面奔苦呼籲,台灣骨髓資料庫
終於在台大醫院的呼籲、衛生署的支持,以及慈濟基金會的統籌下,八十
二年九月十六日正式成立;並且以破世界紀錄的速度,在短短不到一年的
時間,召募了近五萬名愛心人士加入捐髓行列。

由於蕭先生的「HLA」型教特殊,因此在國內骨髓資料庫成立後,仍經
歷一番艱辛的等待;然而,慈濟每在一處舉辦一次捐髓驗血活動,隨著志
願捐髓者的人數增加,便又提高了病患配對相符的機率。蕭太太說,一年
來,她最常對先生說的一句話是:「全省各地的慈濟人都持續不斷在呼籲
,我們不能絕望,會有一線生機的!」

果不其然!就在擔憂靜脈導管已安置一年,恐造成感染而考慮將之拔出之
際,台大醫師一通適時的電話告知:「告訴你們一個雀躍的消息──慈濟
已經在資料庫裡找到適合蕭先生的捐贈者了!」

消息固然令人振奮欣喜,然而,因曾經歷去年香港捐贈者臨時改變心意的
遭遇,使得夫妻不免都有「唯恐又是夢」的憂慮;一直到移植前一天,確
定捐贈者已住院為麻醉做準備了,他們才放心地相信──「是真的,我們
找到了!」而移植的這一天,距去年七月的往事,竟恰巧一年!


「我們真心感謝你!」


「我們真心要對那位滿懷愛心的捐髓者說:『謝謝你,聽說你從頭到尾表
現出救人的義無反顧與勇氣,儘管陳醫師告訴你:若有必要,將抽取胸骨
骨髓。而你仍無所懼,展現對一位陌生人的大愛與對醫師的信任;真的,
我們全家人將永難忘記!』」

蕭太太又說:「感恩證嚴法師及在全省奔忙推動呼籲捐髓的慈濟委員!推
動骨髓資料庫成立,本就是一件極艱難的事,一是國人的觀念使然,二是
龐大的經費來源;而你們不忍眾生苦,竟做到了!」「經歷了這麼多事,
我真的學到了──得到的,要再給出去!」


對生命懷抱希望


九月三日週末午後,天氣晴好,陽光遍灑大地,與蕭先生、蕭太太完成訪
問後,恰巧一些相識的老病友亦前來探視,其中由妹妹捐贈骨髓進行移植
而重獲生命的佳蕾,偕同新婚夫婿前來,大家相聚歡喜寒暄,都有「這一
年,發生了好多事」的感覺──台灣地區骨髓資料庫以驚人的速度設立、
成長;病中戰友溫文玲以及推動資料庫不遺餘力的慈濟委員紀桂英師姊相
繼過世;佳蕾成婚;而蕭先生終於覓得善心的有緣人……聊著、聊著,彷
彿有一個聲音停佇在每個心靈間──「對生命懷抱希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