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訊息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一念大愛開展志業
◎證嚴上人/主講 弟子/靜淇恭錄
聯誼會講話

國曆八十三年八月十四日
農曆八十三年七月八日



兩位院長、各位同仁、各位榮董、各位委員:阿彌陀佛!

很高興慈濟醫院又多了一歲,慈院啟業已經八年了,剛剛醫學院李校長說
,醫院啟建至今的艱辛歷程,就好比是「八年抗戰」一般,其實,慈濟從
二十九年前慈善志業開始,發展到醫療志業,這段歷程走得確實相當不容
易。



源源不絕的力量從愛而生


記得剛開始籌備醫療志業時,很多人都笑我自不量力,當時我也覺得自己
的力量確實很微薄──我一無所有,該拿什麼建醫院呢?不過,後來我發
現:我有一股「愛」,只要心中有愛,就有源源不絕的力量。

憑著這股愛的信念,我不斷地向前走去,在很多人的支持下,慈濟醫院終
於在八年前開幕了。想到民國六十八年開始籌備建院,七十二年第一次破
土,七十三年第二次破土……,往事歷歷如在眼前。雖然建業之路佷坎坷
,但有很多人在後面推我一把,也有很多人在旁扶持著我,更有許多人在
前面引導我,所以二十九年就這樣地走了過來。

在籌建醫院的過程中,發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許多小朋友將每個月的零
用錢省下來,說要「給師公建院」;還有許多人幫忙掃地、賣菜……省吃
儉用的儲蓄,這些點點滴滴無不是愛和感恩,所以慈濟醫院是由無數的愛
心匯聚而成。

慈院是由愛匯聚而成,所以今天也應把愛發揮出去。剛才曾院長也說,八
年前我們只有十幾位醫師、五十幾位護士,醫技人員也只有十幾位,包括
行政人員在內,慈濟醫院只有一百多人,當時病床也只開放一百床。八年
後的今天,我們醫院已經有一千多位同仁,可以說成長快速;如果每位同
仁都能展現心中自性的愛,在無數大愛的支持下,相信慈濟醫志業的品質
將更形提昇。

這一個多月來,我的心情沒有一天是輕鬆的。七月十日提姆颱風從台東長
濱鄉與花蓮豐濱鄉之間登陸,狂風暴雨造成嚴重的災害,屋倒樑傾、田園
損失慘重;有些生活狀況原本就不好的民眾,在風災之後,根本沒有能力
重建家園。

感恩花東兩縣慈濟委員,在颱風過後第二天,馬上展開勘災行動,他們不
畏道路中斷的艱難險阻,越過山巔水湄,挨家挨戶的查訪,把民眾受災情
形詳細記載,然後議決賑災發放標準。此次慈濟在花東地區共發放了近兩
千萬元。



尋找援助盧國難民管道


提姆颱風過後,我又從新聞媒體上看到非洲盧安達難民營疫疾、飢餓、暴
力滿布的慘境。台灣和盧安達並沒有邦交,缺乏援助的管道,對於難民的
苦境,該如何伸出援手呢?令我感到無奈而且心疼。

直到有一天,慈青回來當志工,我對他們提到「普天三無」──普天之下
沒有我不愛的人,普天之下沒有我不信任的人,普天之下沒有我不原諒的
人。當我說到「普天之下沒有我不愛的人」時,我的心突然一陣痛楚,也
感到非常慚愧──我要愛普天下的人,可是對盧安達的苦難蒼生,我要如
何去幫助他們呢?

隔天我在醫院遇見管理中心的徐祥明先生,我向他提起,去年慈濟曾與世
界醫師聯盟(M.D.M)合作,共同進行非洲衣索匹亞的醫療重建計畫
,我請徐先生與法國巴黎的世界醫師聯盟總部聯絡,試著找尋援助盧安達
的管道。

因緣聚合,當我們打電話給世界醫師聯盟時,正好他們的總部也接獲其先
前派駐盧安達的工作人員從盧安達傳回消息:當地傳染疫疾訊速蔓延,每
天都有上千的難民死亡,已到了無法控制的地步,難民所處的情勢非常危
急。所以當世界聯盟接到我們的電話時非常高興,因為他們正需要更多支
援的力量。

三天後,世界醫師聯盟就把擬妥的「盧安達緊急醫療救援方案」傳真過來
了,方案內容是組成二十三人的醫療團隊,加上當地四十位幫工,以一個
月的時間在盧安達服務。

盧安達目前是個疫疾、飢餓、暴力滿布的高危險區域,慈濟總管理中心徐
祥明先生和慈院家醫科主任王英偉醫師志願前住盧安達,進行援助工作,
而外界也有十幾位醫師來電表示支持、參與的意願。我的心堨R滿了感恩
,另一方面又擔心他們二人的安危。

徐先生和王主任抵達法國,正好緊急救援盧安達專機將要起飛,一箱箱救
援物資貼滿了慈濟慈航普度、蓮蓬並蒂的標幟,要求飛機是否也能貼,因
而連機身也都貼上了慈濟的標幟。

等所有物資裝上機後,整座機艙幾乎已飽和了,那些工作人員全部擠在堆
滿物資的貨艙窄小走道中,貨機機艙沒有空調、沒有沙發座椅,只有硬板
凳、刺耳的引擎噪音和難聞的貨艙霉味。

世界醫師聯盟醫護人員的精神令人非常敬佩,他們平常都有自己的工作,
但是為了配合盧安達賑災方案,立刻放下手邊工作,依規定時間抵達世界
醫師聯盟巴黎總部報到。

M.D.M與慈濟合作,緊急援助盧安達醫療團的人,員歷經十餘小時的
長程飛行後,雖疲憊不堪,但為使救援工作得以即使展開,仍有部分團員
連夜趕赴薩伊邊境戈馬城,與聯合國人員共同商討醫療站等設置事宜。

雖然醫護人員都已接受行前講習,但當他們實際接觸在戈馬的盧安達難民
營的悲慘景象,仍有位女性醫師無法自制地歇斯底里,不斷地哭號大叫,
精神狀況陷入異常狀態,其他團員立即將她送回盧國首都吉佳利,世界醫
師聯盟亦儘趕安排她回法國。

另外有一位醫護人員遭薩伊軍人攻擊,軍人不但毆打,他還脅迫其脫光上
身衣物;搶走現金、信用卡,又開槍射擊他,子彈從這位醫師的頭部兩側
及兩腿中間射穿過,幸而並未造成傷亡。



發揮醫療資源照護難民


慈濟醫院的王醫師在抵達吉佳利後,立刻加入醫療工作的行列。慈濟緊急
醫療救援盧安達方案,原計畫在戈馬至吉佳利間難民返鄉道路上設立三座
活動醫療站,廿四小時全天無休的對返鄉難民提供醫療救助。由於難民害
怕遭到圖西族叛軍的報復,因而返鄉的難民並不多,慈濟考量實際所需,
同意M.D.M人員的建議調整方案內容,將醫療資源及人力,與世界醫
師聯盟原設於戈馬的醫療站合併,成為大型臨時醫院,讓難民可以受到更
多的照護。

盧安達內戰時,叛軍在境內埋了不少地雷,很多難民因不小心誤踩地雷而
被炸身亡,而一些被炸傷者不是失明便是肢體殘障。王醫師在首都吉佳利
時,也遇到兩位被地雷炸傷的農夫,一位雖經搶救仍回天乏術,另一位則
自小腿以下全被炸爛而須截肢。這些醫療人員就是在這樣危險的情況下,
全心奉獻、付出。

世界醫師聯盟並用專機自盧安達接送三十二位受傷的孤兒回法國治療,其
中有一位出生還不到兩週的嬰兒,他是在死人堆中被發現的,當時的他被
已死亡兩天的母親抱在懷中,由於許久未吸母奶,這個嬰兒被發現時已奄
奄一息了。

這三十二位被往法國的孤兒,先在醫院治療後,再將他們送往寄養家庭,
期望透過家庭的溫暖關懷,協助他們做心理復健。慈濟代表人員在法國時
,亦前往一處寄養家庭探視一位十歲大的小女孩,寄養家庭的父母把孩子
照顧得很好;雖然這些孩子曾遭遇殘酷的經歷,但相較於留在盧安達無時
無刻面對死亡威脅的孩子,他們畢竟是幸運多了。

在國際救援團體的共同努力下,盧安達難民在物資援助方面已可得到百分
之八十五左右的溫飽,而慈濟和世界醫師聯盟的醫療合作計畫原設定為一
個月的緊急援助,但難民如果繼續留在戈馬城,我們的醫療工作就必須再
持續下去。



台灣慈善團體踏上苦難最前線


慈濟是由台灣人的愛心凝聚而成,是真正由亞洲人組成的團體,在這次救
援行動中,發現許多國際友人原先都不知道「台灣」這個地方,而這次慈
濟盧安達救援行動,讓台灣的慈善工作踏上國際舞台,把台灣同胞的愛心
帶往苦難的第一線。

慈濟走過了二十九年,由一念大愛,擴展為慈善、醫療、教育、文化四大
志業;很多人問我慈濟是怎麼做出來的?其實,慈濟人只要力行服務的機
會,便能無怨無尤的奉獻,因為他們在付出的當下得到歡喜,而愈付出就
愈無所求。

慈濟的美,美在善解、美在包容、美在感恩。今天大家滿懷感恩的慶賀慈
濟醫院八周年慶,希望大家手牽手心連心,繼續為需要幫助的人付出我們
的愛。祝福大家功德無量、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