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陪他們長大
做癌症病童的朋友
◎葉文鶯
對癌症病童而言,生命有時何異於一場賓果遊戲?
在台大醫院七D病房裡,經常可以看到「偲瑀媽媽」的身影,
她帶著相機,在與孩子逗弄嬉笑中,為他們可能剎時即逝的生命,
捕捉鮮麗、開懷的笑容,也許,這些美麗可留待他們的父母回憶,
永遠記得孩子在這世上片刻快樂的模樣……




一月十六日早上,台大醫院癌症兒童病房裡隱隱有股騷動;午後,有些孩
子──特別是年紀愈小的病童,更是無法安睡片刻。他們母親只好在溫柔
的哄慰中帶著一絲威嚴:「快點兒睡,休息一下,不然晚上會沒力氣參加
遊戲哦!」孩子們聽了,趕緊安靜下來,努力讓自己睡著。

原來,他們怕因睏了而錯過的好事,是幾天前「偲瑀媽媽」就開始預告的
活動──賓果遊戲。



「三十三個朋友」


賓果遊戲活動的發起人是任偲瑀的媽媽──林豔玲女士。雖然他們全家人
陪著偲瑀與神經母細胞瘤奮戰了一年多,偲瑀仍在去年中秋節結束了一切
病痛,成為「另一個世界裡的小天使」,但是她的爸媽任將達夫婦,卻將
對的愛與思念,延續、擴展到對其他癌症病童的關愛,發願為他們擔任終
身義工。

僅管,當初為了醫治偲瑀的病,他們所經營的水晶唱片公司目前己經面前
嚴重的財務困難,但是偲瑀媽媽說:「我們不能等那天有錢再做這件事,
因為我們知道癌症病童的生命不能等,他們隨時會走,我希望他們在短暫
的生命裡,能盡量過得快樂。」於是,「三十三個朋友」的組織成立了。

台大醫院的癌症兒童病房共有三十三個床位,偲瑀媽媽希望這些多半被醫
師宣布無望的孩子,在寂寞的白色病房中,能多一點快樂,所以她自去年
十二月起,邀請幾位朋友每月為這群小天使舉辦兩次「賓果遊戲」;獎品
則是大家各自向親友和同事、鄰居募集而來,所有的玩具都帶有無限祝福
的愛心。許多慈濟委員及慈清台北分會的工作人員,也紛紛響應這項長期
性舉辦的活動。



上人的福慧紅包大受歡迎


下午五點半左右,很多光著頭、戴著口罩的孩子來到七D病房的會議室,
他們或走路或坐輪椅,有的則是躺在病床上由家人推進來。幾乎所有的孩
子都不斷打量著現場所擺放的布偶、洋娃娃、玩具汽車、飛機和童書等禮
物,內心高興地想著,待會兒中了賓果要選那項禮物,成為它們的主人。

當天慈濟除了台北分會工作人員,還有美國及日本分會的師兄姊到場參與
-由於美國分會慈濟人曾關懷六位赴美治療的癌症病童凱凱、瑋琪、浩瑄
、偉翰、立元和偲瑀。這天晚上,結束隨師行的美國分會執行長黃思賢師
兄和靜誼師姊,獲邀成為特別來賓,由思賢師兄搖轉出幸運號碼,靜誼師
姊和偲瑀媽媽則大聲喊著:「三號、三號……十二號、十二……號有沒有
人賓果?」

有位楊小弟舉手站起來,走到前面毫不猶豫地拿起一個金髮、頭戴藍帽的
洋娃娃;大家正奇怪這小男生的選擇時,只見他把娃娃交給他的媽媽,回
頭說了一句:「這是我媽媽喜歡的。」他的媽媽在大家的掌聲中微笑著說
:「我兒子很孝順。」

隨著愈來愈多孩子喊出:「賓果!」現場氣氛逐漸緊張起來,有的孩子焦
急地張望愈來愈少的禮物堆,開始搶著說出即將連成賓果的數字,催思賢
師兄趕快搖出號碼來。

遊戲結束,願意站出來唱歌或和偲瑀爸爸猜拳獲勝的小朋友,也可任選一
樣禮物;偲瑀爸爸然是每拳必輸。

當靜誼師姊宣布思賢師兄要代表師公上人發「福慧紅包」給大家時,小朋
友更開心了。靜誼師姊領唱:「祝你無量壽福、祝你無量壽福……」思賢
師兄逐一將紅包發給在場每位小朋友,包括病童的兄弟姊妹,連在場的「
三十三個朋友」組織的義工都有份。



生命,似一場賓果遊戲


活動結束後,會場整理得差不多時,只見偲瑀媽媽紅著眼睛,匆匆自病房
回到會議室悄聲向偲瑀爸爸說:「瑋琪快不行了!趕快去看她。」

他們趕到病房,瑋琪的媽媽已為她換上公主式的白色禮服,病房內剎時像
被一朵漫開的白雲佔滿了。病床邊立著三、四個人,默聲聽著瑋琪的阿姨
告訴瑋琪一些事;戴上氧氣罩的瑋琪猛地吸氣、喘氣,只能以眼神或搖頭
、點頭來回應。這個年近十八歲的大女孩,顯然因為已經懂事,從病痛中
所感受到的痛苦加深了好幾倍。她的爸爸偶爾踱到門後,又折回床邊看著
她,眉頭深鎖。

靜誼師姊自瑋琪那兒出來後,走進凱凱的病房。當時,凱凱正和慈濟文化
中心的培玲姊姊玩著他最喜愛的飛機;儘管玩得起勁,但造血功能已遭破
壞,血小板和血色素偏低的結果,已使小凱凱呵欠連連、活動力減低。他
的媽媽問他:「你要坐這架飛機去美國,還是去日本的迪斯奈?或者我們
一起去花蓮看師公?」凱凱瞇起一對漂亮的眼睛反問:「可以嗎?可以嗎
?」同時把機身翻轉幾圈之後,肯定地說:「這是戰鬥機!」

小孩子的內心世界果然充滿想像、好奇和冒險。凱凱幻想手中是一架衝鋒
陷陣的戰鬥機,而他的媽媽所希望搭乘的,卻是飛往快樂及平安的希望之
翼,在靜誼師姊將離開醫院時,凱凱媽媽緊緊抱住師姊,哭著說:「我好
害怕!」

就在今年大年初二,也是凱凱即將過四歲生日的前一天,他永遠睡去了。

對癌症病童而言,生命有時何異於一場賓果遊戲?



盡力去做,永不絕望


偲瑀媽媽的朋友表示,偲瑀的爸媽關懷癌症病童,雖然使痛失愛女的悲傷
減輕一些,但是,他們畢竟太愛這些深受病苦的孩子了,每回到醫院探望
,看著小生命來來去去,怎不心傷?

偲瑀的爸媽將小愛化為大愛,為癌症病童奉獻心力,除了定期到病房舉辦
賓果遊戲,還經常到醫院探視病童,給予家屬精神支持。面臨水晶唱片可
能倒閉的命運,他們夫婦並不畏懼:「只要盡全力,就不必對失敗感到失
望!」

由於對本土音樂的理想與執著,由於不放棄救治女兒的一絲機會,水昌唱
片在創立九年後的今日,面臨嚴重的財務問題而岌岌可危,然而,任將達
夫婦卻無怨無悔,因為就是在這段苦病不堪的過程堙A他們領受到了人性
的大美大愛──

從帶偲瑀到美國就診開始,到今日對癌症病童的關懷,親友、同事、慈濟
人,甚至是一些不知的朋友一直給予最大支持;而公司營運困難的消息外
佈後,已有學界、文化界及媒體界的人士連署發起「水晶後援會」,正積
極呼籲社會大眾支持水晶,期使水晶能度過難關,繼續從事高水準的音樂
製作。在最困難的時候,他們仍清楚知道決不只有他們兩人獨自撐著,這
一切,都令他們銘感於心。

在臺大醫院七D病房,經常可以看到偲瑀媽媽的身影,她帶著相機,在與
孩子逗弄嬉笑中,為他們可能剎時即逝的生命,捕捉鮮麗、開懷的笑容,
也許,這些美麗可留待他們的父母回憶,永遠記得孩子在這世上片刻快樂
的模樣。雖然,每次照片沖洗出來時,不見得每個孩子都仍住院,又或已
經到了「另一個世界」,但是,偲瑀媽媽仍會保留著,或許那天,熟悉的
面孔又在七D病房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