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捨身菩薩
◎陳玫君
《遺愛人間──遺體捐贈》之二


「選個美麗的大海邊,將我的骨灰灑向天際,我要與自然同化……」六年
前,證實癌症復發後,林女士就向子女們交代好她的遺言。

到了去年十月,林女士獨將二女兒喚到跟前,告訴她關於捐贈遺體的打算
。她說:「我不是要和你商量,我是已經決定了,不論你的兄弟姊妹有任
何阻力,你都要幫忙克服,協助我完成這個心願。」



樍極實踐最後心願


林女士的二女兒初聽到母親這項決定時,內心十分掙扎,卻不敢讓母親知
道;經過和其他兄弟姊妹商量,大家都覺得:身體是母親的,誰都無權反
對她的決定;既然母親已經發下大願,大家應該全力幫她完成。

林女士和其二女兒是不約而同先後成為慈濟會員。在佛法的薰益下,已罹
病多年的林女士,開始轉變觀念──她想,往生後若將遺體火化了,一切
便化為烏有,如果把器官捐贈出來,說不定還可以幫助許多人獲得重生。
但是她又想到,自己病了,器官也壞得差不多,恐伯是沒什麼利用價值了


正感到沮喪時,林女士從慈濟刊物中獲知慈濟醫學院成立,她想到醫學院
學生的大體解剖課,需要有人體供作實習之用,那麼「捐贈遺體」亦不失
為善用身後物貢獻社會的好方法。

有了這樣一個想法,林女士便開始主動和慈濟醫學院聯繫。八十三年底,
林女士打電話給慈濟醫學院表明捐贈遺體的意願,由李明亮校長親自向她
解說和溝通。

不久,林女士的病情惡化,住進彰化基督教醫院,她明白自己所剩的日子
不多了,便要家人趕快在捐贈遺體同意書上簽名蓋章,並寄回醫學院給李
校長。



找到生命歸宿


林女士於今年二月三日往生了,由於慈濟醫學院的遺體儲藏設備尚未完成
,所以遺體於六日先運至台大醫院做防腐處理及冰凍保存,當天晚上即運
回家中,九日舉行頭七,隨後兩日舉行告別式後,再運回台大醫院做進一
步處理。

告別式當天,醫學院解剖學教授曾應龍、洪玉海,以及彰化地區五十多名
師兄姊前往參加。林女士的家屬沒想到會來那麼多慈濟人,令他們感到「
倍極哀榮」;洪教授並代表醫學院致贈二十萬元致敬金給家屬。

由於林女士在生前曾交代子女們要多護持慈濟,所以他們商量後,決定把
二十萬元回贈慈濟醫學院當做醫學獎助金,並將簡省下的六萬元喪葬費,
也捐作慈濟建設基金。

三月二日,適值上人行腳至台中分會,林女士的子女們為母親做完四七之
後,到分會見上人。二女兒表示:「媽媽過世已經二十八天了,這段期間
,我感到我們不是毫無頭緒的悲哀,因為知道媽媽已經找到了她自己的歸
宿。本來以為媽媽走了之後,我們一定會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可能也無
法辦好喪事,但真正面臨時,好像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支持我們,讓我們
可以很安心地將喪事辦好,然後協助醫學院把遺體捐贈的事情處理得很圓
滿。」



善用每一分良能


在子女們的心中,林女士是位非常堅強的女性,生病十年中,她靠意志力
支撐她的身體,雖然病情每況愈下,但她的心情並未因此而低落,她照常
去上班,因為在公家機關上班的她覺得:「若不去工作會像個廢人。與其
整天在家數日子,等著死亡來臨,倒不如打起精神,趁自己還能為國家、
社會做一點事時,多做一些。」

鄰居們知道林女士往生的消息時,都很詫異,也難以置信她已病了十年之
久,因為林女士是社區委員會的一員,社區會議幾乎都是由她主持,許多
建議改進事項,也都是由她負責推動,在林女士過世前一個月,還主持過
一次社區會議。



感恩生命中的每一天


林女士常告訴她的子女們:「我實在很好命,常遇到貴人,同事、妯娌、
兒女,都對我很好。」但在子女們的心中,林女士是一位時時抱持感恩心
,從不怨天尤人的偉大母親;身體上的病痛,她總是自己默默承受,甚至
安慰子女們不要為她的病情難過,即使兩條腿腫脹得有如腰粗,她仍能輕
鬆地拿自己開玩笑說:「我的上半身像個瘦子,下半身像個大胖子,如果
把我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切成兩半,我自己大概都拼不回來。」

林女士每天都將自己打扮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的,不希望自己表現出病
態來。三年前,癌細胞已侵入林女士的骨盆,強烈的痛楚使林女士不良於
行,但她仍自己開車上下班,走路時就用手扶著大腿,然後慢慢挪移;她
總是不願造成子女們的負擔。

二女兒說:「整理媽媽的遺物時,發現其中有張捐贈慈濟醫院病床的感謝
狀,也有捐款給孤兒院及認養孤兒的收據。」



明淨智慧的抉擇


上人向林女士的家屬們表示:「大愛就是佛心,你們母親選擇遺愛人間,
是明淨而有智慧的決定。」當家屬們希望能皈依上人時,上人也期待他們
能多多瞭解慈濟,一起投入關懷社會、人群的志業。

早在十年前,國內器官捐贈風氣未開,近百位慈濟委員即在證嚴上人的呼
籲下,前往各地區地方法院辦理器官捐贈的公證手續;此次林女士的捨身
之舉,經由證嚴上人於晨語中披露後,立即贏得多位慈濟人的回響,紛紛
簽下「捐獻遺體供醫學教學研究志願書」。

今年二月二十八日,慈濟醫學院又接獲第二例──因癌症往生的曾德南先
生遺體,緊接著第三例──馬逢雨先生,也在三月二十日往生前,留下「
捐贈遺體」的遺言。



換個身體再來重新做人


當慈濟高雄分會接到由曾德南先生的看護打來的電話時,也搞不清楚到底
是怎麼一回事。

訪視組長郭麗永師姊和黃瑞貞師姊趕緊到醫院去探望他,他卻一句話也不
說,只是遞了張紙條,上面寫著:「花蓮慈濟醫院志工室顏惠美師姊TE
L:(038)561825轉2400,你們去問她,就會瞭解。」

郭師姊趕緊打電話回慈院給顏師姊,不巧,顏師姊那兩天正好不在。師姊
們從看護口中得知曾先生已經是肝癌末期了,病情看起來似乎也不太好,
他又什麼也不肯說,心裡真是著急透了,卻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住在醫院
附近的黃瑞貞師姊,便每天到醫院去關懷他、送流質的果汁給他喝。

好不容易找到了顏師姊,終於知道曾先生住在慈院期間,曾聽過顏師姊提
及遺體捐贈一事,所以也有捐贈遺體給醫學院的意願。

和曾先生互動的過程中,師姊們發現似乎從未有親友來探視他,看著曾先
生腹脹、腳腫的模樣,很擔心他往生時會沒親人在旁。於是,師姊向曾先
生要親戚們的電話,才聯絡到住在基隆的養母。

養母聽到消息立刻趕來高雄,她看兒子病情如此惡化,很悲痛地告訴師姊
:「他從慈院出院後,曾回基隆告訴我捐遺體的事情,既然他有這樣的善
念,我當然也很高興。」由於曾先生有看護照顧,黃瑞貞師姊便將其養母
接回家中暫住。

兩天後,也就是二月二十八日凌晨三點三十分,看護打電話通知黃師姊─
─曾先生病危,正在急救。師姊接獲通知後,連忙帶著曾先生的養母趕到
醫院。

當天上午六點五十五分,曾先生往生了,高雄地區近百位慈濟委員輪流前
往助念。十一點三十分,慈濟醫學院解剖學教授洪玉海也搭機趕來醫院。

洪教授先向曾先生上香,並安慰其養母:「恁後生(你兒子)有說過,伊
以前不會想,但是以後伊要做一個師父的好弟子,伊現在是要去換一個好
身體再來投胎重新做人,你不要太悲傷啊!」洪教授又向養母解說遺體的
處理過程。

下午三點二十分,遺體委由葬儀社運到台大醫院做防腐處理,曾先生的養
母取下他手腕上佩帶的念珠,留做永遠的紀念。



往生後還是可以做慈濟


慈濟醫學院第三例遺體捐贈者是馬逢雨先生。他的妻子朱淑美師姊表示,
先生是在民國七十八年檢查發現,得了第三期前列腺癌。「醫院不敢為他
開刀,我心急如焚地不知如何是好,一位慈濟委員建議我何不帶他到慈濟
醫院看看?那時我已經是慈濟的見習委員,也知道有慈濟醫院,但瞭解得
並不多。」

「本來他是不願意大老遠從台北跑到花蓮就醫,好說歹說總算把他勸來。
很順利地,他住進慈濟醫院完成開刀手術,出院後也定期回院做追蹤檢查
;而主治大夫郭漢崇醫師親切問診的態度,更因此成為他的第一位慈濟朋
友和最信賴的醫師,每次的花蓮之行,他不再感到那麼遙遠了。」

後來,朱淑美師姊正式成為慈濟委員。「都是他在背後默默支持與鼓勵,
雖然他從未參與過任何慈濟活動,但他彷如是我家的慈誠隊員,讓我無後
顧之憂投入慈濟。」

八十一年,馬先生再被檢查出罹患了骨癌。去年年底,頸椎的癌細胞壓迫
到手部神經,雙手因而癱瘓。這段期間他進進出出醫院,慈院的志工師姊
常常到病房探望他,顏惠美、黃明月師姊也一直鼓勵他:「要拚才會贏!


有一天,顏師姊告訴他:「有位曾在醫院住過的肝癌病患,在往生前決定
將遺體捐贈出來,上人對他這種不執著色身的大捨行,十分讚歎。」

已被癌細胞折磨得骨瘦如柴的他,有天夜裡,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清晨五
點,他問朱師姊:「假如有那麼一天,你要在家裡替我辦,還是在民權東
路(殯儀館)?」

「我不解他為何突然問起這個問題,他說只是想聽聽我的意見。既然他提
起了,我也想順便和也好好地談一談。我說:『那天顏師姊告訴你的話,
你記不記得?你常說想做慈濟時已經太晚了,其實並不晚啊!如果你願意
將遺體捐出來,不僅對醫學有貢獻,骨灰也可存放在醫學院,供後人憑弔
。』」

聽到遺體捐贈,馬先生緊皺的雙眉剎時舒解開來,滿面春風地答應了,並
且希望朱師姊能幫忙說服五個孝順的孩子。

而他在最後住進慈院的那次,將兩年來過年時孩子給他的孝養金湊足了十
萬元,並帶了九張十萬元支票,說他想把以後每年領到的二十幾萬終身俸
都捐給上人建設慈濟志業。

在病床躺了一個多月,三月十三日,馬先生表示想回家。辦理好出院回到
台北,二十日凌晨十二點三十分,他便安詳地往生了。

朱師姊除了為他完成遺體捐贈的心願外,將領到的軍人撫卹金、身故保險
金及死亡勞保給付等近百萬元,全數捐做慈濟志業基金。



身體使用權的終極發揮


「人身」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這一群捨身菩薩選擇了最徹底使用人
身的方式,發揮了人身最大的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