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見證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邁向良醫之路
楊國明的故事
◎證嚴上人
楊國明同學,民國五十九年生,台灣省台南縣人。台南二中畢業,現就讀
國防醫學院醫科五年級,並在二軍總醫院擔任見習醫師。到八十四年六月
,就要進入台北榮民總醫院做實習醫師。他在八十一年春天,也就是大二
的寒假,開始接觸慈濟,目前是慈濟大專青年聯誼會的成員。




我是醫學院五年級的學生,起先,我並不知道自己學醫的目標何在?直到
我進入慈濟的世界。對於未來,我已經清清楚楚的明白,要如何活出自己
生命的價值,做一位稱職的好醫生。



思索生命存在的價值


高中時候,我最喜歡的是數學和物理;原先,我憧憬著到山上教書的寫意
生活。老師卻告訴我,山上固然需要老師作育英才,但更需要醫生;有一
天當你穿起白色醫師服立刻就可以救人,你會選擇那一種?於是,在師大
數學系和國防醫學院之間,我選擇了國防。然而,當時對「救人」的概念
其實仍很模糊。

大二,修大體解剖學( anatomy ),擔任組長的我進到冰庫領出屬於我們
的那具大體 ( cadavar ),將他沖水、解凍、剃除毛髮……,沒有同學敢
過來幫我;想到他曾經是活生生的一個人,我內心害怕極了。學期中,有
無數個夜晚,我在實驗室堨峇M劃開他的肌肉、血管和神經以便觀察組織
的走向,累了就倒在他身旁睡覺。等到學期末了,他所有的系統包括呼吸
、血管、泌尿系統全被我們分開了,連頭部、腹部、腸胃也都解開散架了
。在我眼中,他只剩下一堆組織而已,不再是完完整整的一個人了。我開
始思索,生命存在的價值在那堙H

八十一年十月,上人來到我們台南的成大演講,講題是「尊重生命,珍惜
資源」,主要是在闡述生命的價值;我原先的疑惑,在看了上人的書以後
漸漸有了開解,不覺對上人懷有一份孺慕之情。



感受宗教寬廣的包容力


大二寒假,就在學長引導下,第一次來到慈濟醫院作志工。雖然我是個比
較沒有慧根的人,但是仍有兩件事情深深震憾了我。

其一是正月十五元宵節,上人親自上殿主持早課的那次。適巧前一日有修
女來精舍參觀,早課時修女問上人該怎麼辦?上人回說:「用你們的方法
就好!」於是,一場最和諧最動人的天籟開始了,修女唸她們的玫瑰經,
上人帶領我們誦我們的妙法蓮華經;放眼望去,大殿埵釵悛滿B年輕的、
男的、女的、出家人、在家居士、外國修女和我們青年學生,這些來自不
同地方的人,發出的音韻是這般的和諧美妙──我深深的被感動了。儘管
我一個字也聽不懂,沉醉在宗教廣大寬容的氣氛當中,我已不記得早課是
怎麼結束的。

早餐時候,修女又問道該怎麼辦?上人同樣回道:「用你們的方法就好!
」只見修女們低頭禱告:「感謝主……」我們也雙手合十默唸:「供養佛
、供養法、供養僧!」我在隔桌看到這一幕情景,內心真的好感動好感動
;這不就是四海一家、天下大同的理想嗎:我總以為,宗教的門檻是壁壘
森嚴的;沒想到上人輕輕一跨步就過去了。

第一次到花蓮,總自以為是醫學院學生,驕傲自大,我執觀念很重。等到
服務結束前一晚傳心燈時,上人沒有立刻替我點燃蠟燭。上人看著我問我
是不是學醫的?我說是。上人又問我想不想將來回來慈濟醫院工作?上人
說今生今世有幸擔任醫師,可能前世頗有修持,才能當下解除別人的苦痛
。「你應該好好把握服務人群的機會,做一位良醫!」上人說。就在佛法
僧三寶的見證下,上人要我立下將來做個好醫生,如有機會回來慈院服務
的願。上人的開導,一直銘刻在我的心底。



由居家關懷昇起感恩心


大三暑假,我再次來到慈院作志工。感謝芳淇,推薦我擔任該梯次的領隊
,才有機會多付出多些體驗。有次,志工老兵顏惠美師姑帶領我們到壽豐
作居家關懷,那一家子有四口人,父親是患了躁鬱症的老榮民,母親則是
憂鬱症,一對兒子都有智力上的障礙;蜷縮在角落三個月了,吃飯是有一
頓沒一頓的,當然也沒有洗澡。

大兒子聽到我們打開車門的聲音跑出來,褲子就濕了;顏師姑要我帶領同
學過去幫他洗澡。看他老是緊摀著胸口說痛,我摸摸他的脈搏,跳動很不
規則;他又喊肚子痛,當我把他尿濕的長褲脫下來,居然看到一個尿袋,
膀胱脹得好大好大,就如懷孕的婦人……,我已經淚流滿面。他和我一樣
都是二十三歲,生活態卻天差地別,好像兩個不同世界的人。那一刻,我
好感恩好感恩父母把我生得這麼健全,如果我像他那樣不幸,做什麼都來
不及了。我怎能不把握健康的身體,做到上人說的:「口說好話,心想好
意,身行好事,腳走好路」呢?

隔兩天,他回來慈院複診,學長看了他的X光片,搖頭說:起碼有兩個多
月沒有排便了,需要灌腸,但會很麻煩。我趕緊舉手說:「我願意,我敢
,我幫他弄好了!」我不怕灌腸會弄髒我的雙手,我要趕緊把握當下付出




尊重生命,視病如親


上人常說:「病人是『病』加上『人』,醫師要會醫病人,而不是只有醫
病而已。」有次,我們推一個車禍重傷病患去X光室照X光,半途,病人
忽然臉色發紺變紫,眼看著就要不行了。師伯見狀立刻往急診處跑,不一
會兒,我看到醫師也用衝的快跑出來;這是我在其他醫院不曾見過的景象
。有的醫院,醫師對病人講話都好大聲──不同類型的醫師面貌一一浮現
在我心中,我已經有所抉擇。

回到學校,當老師帶我們到病房作床邊教學時,我看到病人被我們一群人
圍住,他臉上那份孤獨無助的感覺。往往實習結束後,我就留下來和病人
聊天,這是我在慈濟學習到的。溫柔對待,輕聲細語,我發現病人臉上的
愁苦不見了。真的!三分身病,七分是心情;如果醫師的功能只是會看病
而已,那和電腦有什麼兩樣?視病如親,關懷病人,讓病患當我是朋友,
願意向我傾訴心底的話,這才是我要追求學習的目標。

上人常講:要「照顧好自己的心」,要「多用心」,還要「真用心」!這
句話好像是針對我講的。雖然自己有意往外科發展,從前就是不用心,下
刀時一刀就深入到肌肉,連神經血管都切斷了。現在學弟要我教他們解剖
大體,我一刀下去已能輕易地分開表皮,而不損及皮下組織的肌肉和血管
神經。因為我已經知道要「尊重生命」對曾經是個人的軀體起一份悲憫心
。如果我再不用心,那我和賣豬肉的有什麼分別?



付出後,回收無限歡喜


有同學問我,你們參加「慈青」,是不是必需守十戒,不能上卡拉OK,
去KTV唱歌?我說感官的歡娛,只是片刻而已,怎麼比得上身體付出後
的那份歡喜?尤其是參與服務活動以後。我們到教養院為腦性麻痺兒洗澡
和餵飯,您知道嗎?對那些不曾享受過愛的孩子而言,我們耐心的一口一
口餵他們吃完一碗飯,儘管菜色不怎麼樣,他們已經好滿足,一再的說:
「好好吃!好好吃哦!」

我從來都不知道一口飯的滋味有那麼好,我們只會抱怨學校供應的伙食太
差,從來都不曉得感謝……。我在付出的過程中,發現每個人都是菩薩,
他們示現各種苦相,教導我要懂得感恩知足。

去年八月,志工服務結束後,我向上人報告說,為了準備三月份第一階段
的醫師執照考試,可能比較無法參加活動。上人鼓勵我好好應考,又送我
一串鳳眼菩提念珠,上人說:「記住!就像我眼睛看著你一樣,要好好用
功!」當時我既感動又戒慎恐懼。五月成績公佈,我僥倖上榜;深感自己
固然有些努力,其實上人予我的助緣更大,是他在後面支持我成就了我。



堅守崗位,扮演良醫角色


「骨髓捐贈」是上人「尊重生命」的具體展現。幸運的,我身為醫學院學
生,才有機會以醫師的角色參與抽血行動。目前已參加四次抽血活動,尤
其十二月在桃園成功國小舉行的這次,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當時天色將暗
,一位中年男子來到我面前,我說請把手伸出來,他平靜回道:「我沒有
手,請看清楚!這雙手是義肢,拜託醫生您抽腳!」這是我第一次為人抽
取腳部的血液,儘管一針扎下去就到血管,看著這樣的殘障者也勇於付出
自己的一份愛,淚水忍不住在眼眶堨景u。我有幸從事救人的工作,怎能
不愛我的病人?

明年六月,我就要到醫院開始實習了;我會記住我在三寶面前發的願,永
遠懷有一顆柔軟的心,站好自己的崗位,扮演好醫生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