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無情荒地,有情天
衣索匹亞救援記實
◎徐祥明
「蜀道難,難如上青天」,
用這句話形容衣索匹亞行程的困難度,再貼切不過。
感恩慈濟人,為這片無情荒地,
彩繪了有情天……




四月中旬的衣索匹亞高原,一如平昔單調寂寥,午後猛然驟至的傾盆雷雨
,提醒敏感的高原農夫,今年雨季已悄然來臨。

褐色大地恍若大夢初醒,在雷聲頻催下,無限生機蠢蠢欲動。高原的農人
們趕忙扛起那近似石器時代的鋤具,赤腳在那如月球地表的石頭田上翻掘
,展開今年的農事。

雨水是否如期降臨,意味著今年是否還要挨餓,也關係著家中甫出世的幼
兒,是否必須走入夭折的宿命。



人心祥和,戾氣不再,風調雨順少災難


這三年來,衣索匹亞曼斯基斯區──也就是慈濟協助重建醫療的區域,年
年風調雨順,五歲以上的兒童逐漸增多;如鬼魅般的厄運,似乎已隨著獨
裁者的殞落而消逝;上人提示的「眾生共業」,正足以說明這一切不可思
議的妙果──社會祥和,戾氣不再,天災自然減少。

正當農夫農婦勤揮鋤耙之際,隱約見到山坡上緩緩駛來三部白色豐田吉普
車,在終年不見外來人的深山部落裡,這三部吉普車的到訪,真是不得了
的大事,瞬間全村僅有的數百人全部出動,興奮地圍著吉普車打轉。車內
身著白領藍衣白褲的東方人,更是深深吸引村民的注意。

在這連政府官員都不願前來的貧脊山區,當地人又如何能想像會有一隊慈
濟人飛越數萬公里,忍著長途轉折勞頓,專程前來這被世人遺忘的土地,
關懷這區域三十四萬七千多位貧苦無助的衣索匹亞人。



醫療重建計畫,為飄搖生命帶來希望


衣索匹亞北秀省曼斯基斯區,位居衣索匹亞中北部,離首都阿迪斯阿貝巴
約三百公里,為石礫遍布的高原地區;高山、峽谷、地塹、火山熔岩拼湊
其間,海拔達三千餘公尺,地形複雜程度令人咋舌。

在過去長達二十七年內戰期間,曼斯基斯區是受乾旱與內戰摧殘最嚴重的
地區之一,不僅民不聊生,區內醫療功能幾乎全部癱瘓,居民的健康如同
風中之燭,毫無保障。

一九九三年二月十五日,慈濟與世界醫師聯盟合作,在慈善與醫療專業的
結合下,開始為這塊多災多難的土地,帶來新的生機與希望,預計以三年
時間完成下列工作:

˙重建與新建兩個醫療中心及十三個醫療站。
˙為十五座醫療單位及鄰近地區開發潔淨水源。
˙提供基本醫療儀器設備。
˙提供此區不足的藥品。
˙提供各醫療中心及醫療站醫護及行政工作人員必要訓練及進修課程,以
提升當地醫療品質。
˙持續性兒童營養健康狀況追蹤調查。
˙對民眾進行衛生教育。



登高履平,跋涉萬里,將慈濟祝福帶到衣索匹亞


為了確實掌握重建方案的進度與方向,並關懷全年駐守衣國窮鄉僻壞的世
界醫師聯盟工作人員,四月初,慈濟基金會派出六位師兄,飛渡萬里之遙
,深入曼斯基斯區方案現場。這六位師兄分別是:吳添福、柴彭年、洪武
正、蔡爾貴等四位慈濟委員,慈濟文化中心工作人員謝元凱及慈濟基金會
秘書室主任徐祥明。

「蜀道難,難如上青天」,用這句話形容衣索匹亞行程的困難度,再貼切
不過,此行正是學習及體驗行腳僧苦修精神的大好機會。

團員們曾攀臨雲霧繚繞的高山峻嶺,也曾履抵紅海旁的阿法沙漠;曾縮瑟
在近零度的寒夜暴雨中,也曾頂曬著四十度以上的沙漠烈燄;曾兩天內連
趕一千三百五十公里行腳;也曾折耗一天時間在崎嶇山路中奮困九十公里
……數天下來,英姿煥發的師兄,曬得面目黎黑,體重紛告滑落,最具分
量的洪武正師兄,從八十公斤體重,數日間瘦身為七十三公斤。

抱持著修行精神的師兄們,在面臨這般困難惡劣的環境,依舊是法喜充滿
,神采奕奕,不但沿途協助搬石闢路,在面對世界醫師聯盟工作人員及衣
索匹亞人民時,更是不忘慈濟人的愛與熱情,將最誠摯的祝福及關懷,帶
給此地歷盡滄桑與苦難的眾生。

師兄們這股大愛所煥發出的精神力量,是我此行最深刻的學習經驗,也再
次體會到上人常說的「願有多大,力有多大」──正因為師兄們懷抱著悲
憫眾生、拔苦予樂的願力,因此能超越體力的極限,能量如泉湧般源源不
絕,登高履平、跋涉萬里,將四百萬慈濟人的祝福帶到衣索匹亞。



愛心、汗水、感恩,無情荒地彩繪出有情天


兩年來,曼斯基斯區在慈濟人的愛心灌溉,及世界醫師聯盟工作人員的細
心耕耘下,醫療體系已重新建立,醫療品質更是大幅改善;兩年前親睹這
兒一切傾頹破敗宛如鬼域般的情景,與目前嶄新的醫療站面貌相較,真如
天壤之別。散居在這片貧瘠高原上的三十四萬七千位居民,生命安全獲得
基本保障,衛生保建大幅提昇,重新拾回生命的基本尊嚴。

掛在醫療站屋頂上方的太陽能接收器,延伸了醫療站夜間服務功能。民國
八十二年當我首次來到這個位在海拔三千二百公尺高的瑪哈瑪達醫療中心
時,是日落時分,在夜幕漸漸低垂時,親眼目睹四位筋疲力竭的男子,扛
著樹枝搭編的擔架,冒著傾盆大雨又泥濘難行的山路來到醫療中心,擔架
婼鷁菑@位幾乎奄奄一息的小產婦女,他們在山徑中連走了八個小時才趕
來瑪哈瑪達醫療中心。

當時這座醫療中心沒有藥品,沒有燈,也沒有駐地醫師,這位生命垂危的
小產婦女,唯一生存的希望幾乎破滅。幸好當時在場有慈濟醫院林堅熙醫
師以及世界醫師聯盟的醫師,也幸好我們帶著手電筒及些許乾糧……經過
一番努力,終於穩定了婦女的病情,留住了這個年輕寶貴的生命。

在欣悅之餘,團員們仍揮抹不去心中的憂慮──曼斯基斯區一年三百六十
五天裡,會有多少這類案例發生?當他們無助地站在空洞的醫療站前時,
有誰能提來手電筒,為衣索匹亞的兒童,救回她們母親的寶貴性命?

在這第三次造訪衣索匹亞行程中,看到了燈火通明的醫療站、煥然一新的
建築體、整齊有序的病歷、完整的管理檔案、充實的藥庫、盡責的醫護人
員、大幅改善的環境衛生……這一切的一切可以清楚地看到與體會慈濟人
的愛心沒有白費、世界醫師聯盟駐地工作人員的汗水沒有白流,而最重要
的是,曼斯基斯區人民的性命不再沒有保障。

重建區兩個醫療中心及十三個醫療站中,由愛心、付出與感恩相互融聚,
構織成人類中最惟真、惟善與惟美的畫面。感恩慈濟人,為這片無情荒地
,彩繪了有情天。



準確掌握救援方向,有效適切運用愛心資源


慈善賑災工作,本即是愛心、付出與感恩交融的工作,然而在真善美的本
質中,也有其知性與理性的一面,如何準確地掌握救援方向,有效率地運
用資源,確實持守務實原則,能因時因地制宜,適切地滿足災民真正需求
等,這些都需要充實的知識與經驗。

慈濟目前的慈善救援工作可粗分為二類:一、緊急救援,二、長期扶困。
這兩類救援工作的評估方式與執行步驟,各有取向。

在緊急救援工作方面:是針對天災人禍等緊急災難,所做的緊急應變措施
;首要考量在於即時性與必要性。例如阪神大地震、名古屋空難、板橋瓦
斯氣爆、台中衛爾康大火、台灣中南部水災、花蓮豐濱與台東長濱風災、
加州大地震、中國大陸水患、尼泊爾水患、柬埔寨水患、盧安達戰亂……
等等,慈濟所提供的正是緊急救援工作。

如屬長期扶困工作,則必須考量救援對象的貧困程度、有無自立的機會,
當地民眾與政府有無自立自強的決心……等問題。慈濟對泰北及衣索匹亞
所提供的救援方案即屬此例。

在衣索匹亞三年醫療重建方案中,可以萃取出許多扶困方案應有的原理原
則,也清楚地實證這些原則的效益。在此舉其犖犖大端者二,與讀者們相
互切磋。



智慧與愛心結合,啟發對方自立能力


首先探討自立性問題。

對於一個長期貧困地區而言,扶困的最大意義不在於給了他們些什麼,而
是協助他們能夠自立,也就是「給米吃不如教他種稻」的道理。

常有些慈善團體未能覺察這層道理,只憑一時同情的衝動,不假思索地送
米助糧,結果適得其反。

例如國際對索馬利亞的救援工作,餓了百姓肥了軍頭,甚而間接豢養軍閥
荼毒百姓:例如某些非洲國家,國際送來大批米糧,反而誤導部分部落民
族養成依賴性格,荒廢田園等待救助,造成更大災難;再如大家所熟知的
某慈善組織在非洲喊著“ WORK FOR FOOD”(為食物而工作)的口號,
希望修正一些錯誤的救援方式;但由於缺乏妥善的計畫與督導,民眾為了
食物去造橋,但沒有技術指導、沒有設備與材料,結果竟是拿石頭將河溝
填平成路,當雨季來臨時湍流無處宣洩,反而造成更大的危害:「為工作
而修路」,卻是將嶙峋石塊鋪置路面,造成過往運輸車輛傷痕累累、災情
慘重……這些都是「愛之適足以害之」的顯例。

因此,救援工作絕不能僅萌於一時興起,而需智慧與愛心結合。慈濟對衣
索匹亞提供的醫療重建方案,特別重視當地人民的自立意願及自立能力,
每一個醫療中心及醫療站重建之前,便須與當地政府再三溝通立下協議,
各醫療站必須由當地政府提供醫護及行政人力,由政府支給薪津,政府也
必須逐年增加藥品自給心率;到第三年方案完成時,政府必須獨立供應全
部用藥,並自行經營管理醫療站。

此外,為了增進當地社區民眾的參與感,進而使民眾對醫療站有所屬感,
而能向愛護家祠般地維護醫療站,方案工作人員特別協助當地社區組成互
助工作隊,在專業工程人員指導下,義務參與醫療站興建工作,如搬運建
材等。透過這一連串的努力與互動,我們發現各醫療站已有完整的人力配
屬,有六座醫療站已由當地政府自行提供百分之七十的用藥。

更難能可貴的是,在巴須鎮( BASH )中,由於當地百姓感受到組成互助
工作隊義務勞動的好處,在協助建成巴須鎮醫療站後,更自動自發地修築
鎮中道路,開始自我關懷社區公共建設,讓巴須鎮氣象一新,而當地一千
多位居民也開始形成一股良性的互動與循環。

在啟發當地自立能力上,此一重建方案更針對各醫療站醫護人員及行政管
理人員提供了一連串訓練課程,以根本提升當地醫療水平。此外也分別在
各醫療中心及以流動方式,為當地民眾提供營養衛生及愛滋病防治教育,
使居民衛生習慣獲得改善,進而減少罹病機會。



水源開發改善飲水、衛生,增加交易行為促進經濟活動


其次,救援項目亦必須考量發展性問題。

例如慈濟所提供的醫療重建方案中,在每座醫療中心及醫療站附近開發水
源設施。工作人員從山上或其他有泉水的地方,設立水槽護固水源,而後
以水管掘引泉水至醫療站,再建水槽儲水;並利用壓力原理建立供水站,
提供醫療站及當地居民方便潔淨的飲水。民眾不必再頂著沈重的陶甕,步
行二十公里的路,與牲畜共飲髒臭的污水。

此一水源開發工作,除了帶給當地居民方便,減少腸胃疾病發生機率,在
經濟上也有其正面積極的意義。當地居民利用便利的泉水開始種植蔬果,
並藉販賣蔬果增加家庭收益;而逐漸增加的交易行為與經濟活動,促進了
市集發展,小村落也漸漸繁榮。在這演變過程中,我們也可以看出:有限
的水源投資經費,卻能遞延出供水、衛生、經濟活動等效益,充分發揮經
濟及發展上的意義。



結合全人類力量,共同為「尊重生命」奮鬥


慈濟從一九九一年開始,將慈善工作延伸到海外,短短四年多,在世界上
各個最需要的地方用心推動各項救援方案,發展的速度及救援方案的成熟
度,令世界各國刮目相看,主要因素有三:

一、慈濟二十九年來在台灣默默推動四大志業,所累積的經驗及成熟度;
二、慈濟在證嚴上人帶領下所孕育的豐沛慈濟精神;
三、台灣是全世界愛心匯聚密度最高的地方。

這些年來,慈濟推動四大志業,因為各方的肯定護持而日益拓展;推動國
際賑災的資源,則是來自全球各地;未來的慈濟,將是國際性的慈濟。我
們期待不久的將來,慈濟能以佛教的精神及中國人的智慧,發展成為一個
結合人類全體力量,共同為「尊重生命」而奮鬥的大型國際組織。在此願
與全體慈濟人及有理想的朋友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