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因為有愛 ☉陳玉芳、何惠卿
《慈濟醫院十週年》之3

      以救人為職志的醫院、術德兼備的醫師,於人、於生命都是千金難換
      !

      在生死交關的醫院裡發生的故事最叫人動容,有天人永隔的悲哀,也
      有病癒康復的喜樂。尤其經歷種種磨難而獲得重生的生命,最能體會
      生命的可貴,於是我們特別在層層疊疊的史料中,透過採訪蒐集了許
      多慈濟醫院裡曾經發生的故事。

      而透過病人的見證,我們才得以明瞭,一間以救人為職志的醫院,一
      名醫術醫德兼備的醫師,於人、於生命而言,是如何的千金不換!


生命無價

早產兒平安成長
      佳玲九歲了! 
 
      佳玲是個早產兒,雖然她帶著僅有八百七十公克(正常新生兒體重為 
      二千五百至三千公克)的體重來到世上,但卻因著大家的努力,創造 
      了生命的奇蹟。 
 
      民國七十六年七月,吳媽媽在家中提前生下佳玲,吳爸爸趕緊將臍帶 
      相連的母女送往花蓮市區醫院,但醫師說醫院裡沒有早產兒的設備, 
      請轉送到慈濟醫院。 
 
      佳玲不只是個早產兒,而且還是個「迷你型」早產兒,保溫箱成為她 
      第二個家,呼吸器常伴左右,但佳玲仍常常暫停呼吸,使得醫護人員 
      陣陣手忙腳亂。 
 
      當時慈院小兒科陳瑞霞醫師可是耗盡心血來照顧這條小生命,擔心佳 
      玲會忘記呼吸,她整夜相陪,吃飯睡覺都在嬰兒室。護士們要照顧她 
      的黃疸、敗血症,還要用吸管一滴滴餵奶,甚至主動輸血給她。五個 
      月後,終於讓佳玲那小腦小手小腳長大了些,安全地將兩千七百公克 
      的她送回媽媽的懷中。 
 
      第二年,吳媽媽又提前生下了青樺,他的體重比姊姊更輕,只有八百 
      公克。 
 
      這一次,吳媽媽與吳爸爸心慌了,救他或不救?救了可要擔心家計, 
      不救心又會疼。醫師說,嬰兒發育不太完全,可能會影響心智或身體 
      障礙,最好放棄。 
 
      吳爸爸看著青樺全身漸發紫發黑,呼吸漸弱,心中一股不忍,於是撥 
      了通電話到慈濟醫院。不久,陳瑞霞醫師帶著三名護理人員、三名助 
      理,坐著救護車前來接青樺。就這樣,青樺在這世上留了下來。 
 
      至於醫藥費,慈濟醫院補助吳家近三分之一的費用,餘請其慢慢分期 
      攤還。 
 
      「除了眼睛弱視外,他們和正常小孩沒有什麼不一樣!」吳爸爸和吳 
      媽媽齊口同聲說。 
 
      過完暑假,佳玲準備上國小四年級了,個性活潑的她喜歡看書,尤其 
      是故事書,她說最喜歡的童話是「白雪公主」,好動的她還喜歡盪鞦 
      韆、玩翹翹板,每天過得像個快樂小天使。當我說家住宜蘭時,她就 
      趕緊翻出特製的大課本,在台灣地圖尋找位置,一副聰明伶俐的模樣 
      討人疼。 
 
      青樺比較文靜,他會幫忙媽媽照顧妹妹,還說將來要做和爸爸一樣的 
      工作,在他心中,爸爸可是英雄呢! 
 
      看著他們姊弟倆拌嘴可愛的模樣,心中悄悄想起了一個問題:生命又 
      能用什麼來度量呢? 
 

病房溫情
護士們搶付餐券
              
      五西病房的護士都忘不了蘭嶼伯伯。 
 
      蘭嶼伯伯是大家的暱稱,當然他是個病人,遠從蘭嶼前來。蘭嶼伯伯 
      因腹痛不止輾轉經台東來花蓮求醫。 
 
      看得出蘭嶼伯伯很窮。他開刀後住在兩人房裡,但會說國語的婆婆( 
      伯伯之妻)一直要求住進五人房。她說:「我們不喜歡這裡,每天要 
      付病房費六百元,我們沒錢了....」 
 
      看得出蘭嶼伯伯在家鄉討生活不容易,伯伯的兒子壯壯的,聽說是討 
      海的,沒錢買營養品給伯伯補身體,也很少看他吃東西。 
 
      蘭嶼伯伯一家在花蓮無親無故,機票還是鄉親集資湊成的。 
 
      雖然護士們嘴上沒說,但一切都看在眼裡吧! 
 
      所以,當半夜婆婆瑟縮在薄衣下,有人就偷偷拿件被子給她披;吃飯 
      時間到了,也常聽到:「蘭嶼伯伯的餐票已經給了!」這樣的聲音。 
      原來,大家都看到婆婆收集餐盤裡的剩菜吃,因此很有默契地多買一 
      份餐送給婆婆。搶付餐票便成了護理站難得一見的場面。 
 
      有一次,大家還將護士站儲存的零食,打包送去給婆婆。護士蔡惠蓉 
      回憶起當時婆婆露出的滿足笑容,至今難忘!她更體會到:「護理不 
      只是一種醫療行為,還包括其他的東西....像情感吧!」 
 
      她還想到,蘭嶼伯伯為了等不到五人房而苦惱,與護理站常有人爭著 
      要單人房而嚷嚷的事件相比,二者的際遇宛若天壤。 
 
      她又想到蘭嶼伯伯兒子的眼神,想到尊嚴的問題,常常給婆婆的東西 
      要偷偷給,避免傷到兒子的心,避免其他病人的比較心。給予似乎不 
      是件容易的事。 
 
      她更想到,離島醫療是如何的缺乏,得叫伯伯千里迢迢跋涉到花蓮? 
      離島生活又是如何貧乏,得叫伯伯一家連一餐飯都難籌? 
 
      幾天後,蘭嶼伯伯終於住進了五人房,社服室的社工員也前來評估補 
      助。 
 
      一個多星期後,蘭嶼伯伯的傷口復原得很好,沒有感染也沒有併發症 
      ,順利出院了。大夥兒高興地鬆了一口氣。 
 
      聽完蘭嶼伯伯的故事,我的心中有點悲傷,不知道這樣的故事有多少 
      個正在發生,同時也有一絲希望燃起,畢竟人間仍有溫情。 
 

生死邊緣
憑經驗救回一命
                 
      這是民國七十五年,在台灣東部全省車禍發生率第一名的花蓮,所發 
      生的真實故事。 
 
      淑千被送到急診室時已陷入昏迷,當時是慈濟醫院啟業的第四天,電 
      腦斷層攝影儀尚未安裝,無法借助儀器診斷受傷部位。當晚,淑千的 
      情況惡化,瞳孔放大,命在旦夕。 
 
      神經外科蔡瑞章醫師於是憑著經驗,判斷出血在右腦,與家屬溝通後 
      ,緊急送入開刀房。當蔡醫師劃下第一刀,取下右頭蓋骨,果然見到 
      瘀血一片,清理並止血後,完成手術。 
 
      第二天淑千病情立即轉好,但到了傍晚卻又轉壞,眉頭深鎖的蔡醫師 
      神情凝重,一再進出加護病房。淑千家人焦急,陪在旁的慈院志工也 
      慌,頻問淑千是否有希望?沒有電腦斷層攝影協助,蔡醫師判斷左邊 
      顱內也受傷,於是再度送進開刀房。開刀房裡,大家緊張地摒住呼吸 
      ,看那一刀下去掀起頭蓋後,果然又見大片瘀血。蔡醫師舒一口氣說 
      :「哈!有救了!」他邊清理邊說:「佛祖保佑,佛祖保佑!」淑千 
      終於度過了生死邊緣。 
 
      當年淑千十六歲,現在的淑千已完成五專學業,在台北工作。 
 
      淑千的媽媽回憶當年的險境,每天證嚴上人與志工都去看淑千,「大 
      家攏這好耶!」淑千休學那年,還成為精舍的常客。 
 
      就像撿到女兒的徐媽媽對淑千倍極珍愛,在媽媽的眼中,淑千「像個 
      男孩子,她不會拿針線,卻會幫我修電燈、電鍋、插頭啊!」「無論 
      怎樣,孩子救回來就好!」 
 
      十年前的台灣東部,在全省車禍發生率排名第一的花蓮,醫療儀器缺 
      乏、醫師缺乏,腦傷病人不是轉診到台北大醫院,就是坐困愁城 ... 
      .命運難卜。 
 
      民國七十五年十二月,慈濟醫院電腦斷層攝影儀安裝完成,在醫師群 
      的努力下,救活了許多腦外傷病人,花東民眾也多了分生存的保障。 
 

妙手回春
新郎倌準時赴宴
               
      在救命的過程中,並非每個都充滿悲情與無奈,其中也曾發生一些還 
      算有趣的故事。 
 
      民國七十八年,家住富里的魏姓青年,在婚期前一個星期出了車禍。 
 
      那天,他開著一部四十噸重的砂石卡車,行經玉里高寮村一產業道路 
      ,不意,雨後的淤泥軟土讓車後輪突然打滑,砂石驟然傾斜,車子失 
      去重心,連人帶車翻滾落下一百公尺深的山崖。 
 
      陷入昏迷的他立刻又被水箱流出的熱水燙醒,他想趕緊逃出車外,卻 
      發現脖子撐不起來,手掌酸麻無力,但強烈的求生意志,使他緩緩以 
      手肘支撐爬上路面。路人發現將他送往玉里一外科診所,但因症狀愈 
      趨嚴重而轉送慈濟醫院。 
 
      骨科主任陳英和醫師經由X光片及電腦斷層掃瞄,確診其第五節頸椎 
      骨折,且第五、六節間的椎間軟骨已因外力破壞,壓迫到神經,脖子 
      因而無法轉動支撐,雙手的肘、腕、指關節也都痠痛、麻痺無力。 
 
      第二天,陳醫師為他進行「前方減壓融合」脊椎手術,由前頸部劃刀 
      進入脊椎,小心翼翼地摘取壓迫神經的軟骨,再以其身上腸骨修補缺 
      損部位,最後使用骨鋼板固定第五、六節頸椎。手術後甦醒的魏先生 
      ,用力地以原本不聽使喚的手握著胞兄時,驚喜之情難以言喻。 
 
      佳期已近,五、六十桌喜宴喜帖已發出,勢難延緩,遂與主治大夫商 
      量,陳醫師見他復原良好,遂允其假。於是,經脊椎大手術後第四天 
      的魏先生,就這樣快樂地如願當上新郎倌。同時也為慈院平添一段, 
      讓大家津津樂道的佳話。(摘錄自慈濟道侶93期黃麗蓉著一文) 
 

聯手抗癌
陪伴他走過黑暗
               
      走過近兩千個和癌症病魔、心臟冠狀動脈硬化、糖尿病痛苦搏鬥的日 
      子,今年五月,劉守義先生慶幸自己終於度過癌症手術後五年的觀察 
      期,他以最虔誠的心,寫下自己滿滿的感激,謝謝陪他度過這段黑暗 
      期的慈院醫師和護士。 
 
      民國八十年五月二十一日,一向對身體警覺性很高的劉先生發現自己 
      吞食不順,便到公保聯合門診中心掛耳鼻喉科。門診的慈濟醫師檢查 
      後建議他轉掛內科;當時,已接近下班時間,同在公保聯合門診中心 
      內科看診的慈濟醫師謝明鈞仍仔細地再三檢視,並建議他轉診到慈濟 
      醫院,住院做詳細檢查。 
 
      第三天,劉先生如期到慈院報到,謝醫師為劉先生做胃視鏡檢查,沒 
      什麼異狀。直到再經兩次以上抽動胃視鏡,才在食道下方發現有小塊 
      的糜爛發炎症狀,於是馬上做切片檢查。 
 
      第九天,檢查報告出來,護士小姐迅速以電話叮囑劉先生到醫院做進 
      一步檢驗。「我到醫院後,驚訝的發覺用心負責的醫師、護士們連病 
      床都幫我安排妥當了。」劉守義特別囑咐要將他對此的感動寫出來。 
 
      後來,雖不幸地證實劉先生所罹患的是人人聞之色變的「食道癌」, 
      但在他充分信任醫師又願意配合醫療的情況下,立刻進開刀房切除了 
      食道內的腫瘤。此距離劉先生初次看診僅僅三個星期。 
 
      之後,化療、密集治療、定期返院檢查,劉先生從未缺席。至今年六 
      月十二日整整五年,劉先生終於度過了癌症安全年限,他與醫師聯手 
      戰勝了病魔! 
 
      回顧這條「和死神拔河」的過程,劉守義先生特別感謝慈濟醫師和護 
      士的主動關懷,在「有些異樣」時,便「督促」他做進一步的檢查, 
      又很有耐心地研究病情,為病人做最好的設想;甚至在開刀後,還不 
      厭其煩地做居家關懷,追蹤他的復原狀況,連續五年,他才得以控制 
      住癌細胞的繼續蔓延。 
 
      後來,當他在八十四年三月份後,陸續發現自己患有心臟冠狀動脈硬 
      化症以及糖尿病時,都能坦然的面對病苦。他說,是因為慈院的醫護 
      人員讓他放心與安心,所以「即使有回我在電擊中醒來,也不覺害怕 
      ,反而非常感恩。」 
 
      是,他在一封感謝信中寫下這樣的句子:「沒有你們的辛勞費神,就 
      沒有我今天的存在!」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