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無法抗拒的邀約
《慈濟醫院十週年》之4 ☉郭漢崇
﹝慈濟醫院泌尿科主任﹞

                         
      慈濟到底有什麼魅力,可以吸引如此多的醫師前來?
       
      最近十年,台灣各階層瀰漫著一股「慈濟熱」,經由數百萬會員的熱
      心參與,這個以慈善濟貧為宗旨的基金會,接連創下醫療、文化及教
      育的新紀錄。



過去未來

慈悲喜捨寫歷史
    
      千里之路始於初步,當人們來到花蓮,看到慈濟綜合醫院龐然巨構矗 
      立於茲時,實在很難想像她竟會是由一群手挽菜籃的主婦們,每天節 
      省五毛錢所創立的基業。可是如果見過證嚴法師,人們就不難從她深 
      邃的眼眸中,所流露出來那種無比的決心和勇氣,看到慈濟世界的未 
      來。 
 
      法師常言:「發多大的心,即有多大的福;發多大的願,即有多大的 
      力。」她秉持著超脫世俗、悲天憫人的胸懷,一點一滴地身體力行菩 
      薩道,終於感動了所有的人,慈悲喜捨,傾力為這個志業克盡己力。 
 
      上自達官顯貴,下至販夫走卒,你可以看到每個慈濟人幾乎毫無怨言 
      地在為「自己的志業」打拚,因為慈濟激出了他們隱於心底的慈悲心 
      ,也就是法師所言的「菩薩心」。 
 
      慈濟人會很驕傲地說:「我們正在寫歷史」,所以要謹慎戒懼地為這 
      千秋萬世的志業而努力。的確,當台灣成為一個貪婪之島,當人們沈 
      迷名利的追逐之時,慈濟將是撫慰人心的一劑清涼,也可能是留給子 
      孫最寶貴的一項文化遺產。 
 
 
創院之始
良醫難覓費思量
     
      民國七十五年八月十七日,慈濟醫院在花蓮市啟業,為整個慈濟志業 
      立下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可是,偌大的醫院卻沒有幾個專任醫師,只 
      能倉促地經由與台大醫院的建教合作,請來一些醫師支援。 
 
      當時,願意來花蓮的醫師中,免不了有養老心態的,也有玩票性質的 
      ,對整個東部醫療,起不了太大的影響,醫師們往往把花蓮的秀麗山 
      水當作來花支援的主要誘因,對於院內之事,只是盡力,不一定能用 
      心去做。 
 
      其實花蓮並不是沒有醫院,她在醫療上的問題是幅員遼闊,居民散居 
      各處,基層醫療不足。在尖端醫療方面,則因大部分醫院財力不夠, 
      優秀醫師不願東來,而依舊停頓在十年前的台灣醫療水平。 
 
      由於支援醫師調派頻仍,地方民意對慈濟這個新醫院無法建立起相當 
      的信心;同時因為來慈院支援的醫師,心態上仍以醫學中心級的醫療 
      態度對待病人,使得許多病患因未符合急診或住院條件,被拒於門外 
      ,而迭有怨言。 
 
      證嚴法師看在眼裡,疼在心裡,所謂「傷在他身,痛在我心」,本非 
      醫界之人,可是因為憐恤病人的苦痛,偶爾忍不住過問醫療,也造成 
      少數醫師的不愉快。 
 
      我們心目中的慈濟醫院應該是個充滿愛與關懷,不會拒絕病患的醫院 
      ,但又要是個具有一流水準的醫院,使花東地區民眾不必跋涉,即可 
      得到最好的照顧。這兩種要件應是不衝突的,只不過現在社會中,醫 
      術精良的醫師往往不願委身去做較基本的醫療工作,也因此容易在與 
      病人關係的處理上溝通不良。 
 
      證嚴法師苦思對策,深覺良醫的聘請不易,才萌生設置醫學系,培育 
      愛心與醫術兼顧的好醫師之決心。空前絕後開創一片新天地。民國七 
      十七年,對慈濟醫院是重要的一年,當時的人事大變使慈院邁向一個 
      新階段。正當醫院缺人之際,許多有理想與抱負的台大醫院主治醫師 
      們相偕東來,這不僅是空前,也是絕後的現象。他們是胸腔科蔡伯文 
      、整形外科簡守信、神經內科張佐文、放射線科鄧子雲;胸腔內科楊 
      治國因赴哥倫比亞大學進修,應允一年後再辭職東來;任職省防癆局 
      的李仁智亦放棄升遷,來院內主持內科;我也決定放棄台大的出國進 
      修機會,辭去主治醫師職位,攜家帶眷來到慈濟。 
 
      這些醫師幾乎是不約而同地攜手前來慈濟,因為大家心中有個共同的 
      默契,在花蓮開創出一片天;期待以自己的專業知識和關懷人群的心 
      ,讓這個醫院「活」起來。受到這麼多醫師同時辭掉大醫院的職務影 
      響,許多年輕醫師也紛紛放棄原有的工作或大型醫院的禮聘,前來助 
      陣。 
 
      他們是小兒科林美慧、麻醉科黃炳華、家庭醫學科王英偉、泌尿科張 
      世忠,耳鼻喉科廖培權、心臟外科趙盛豐、骨科謝沿淮。這一年的醫 
      師陣容大大地震撼了專科醫師不足的台灣東部,也對教學醫院年輕醫 
      師們汲汲於升任主治醫師的風氣,潑下一盆涼水。 
        
      有了這麼多優秀的醫師,慈濟醫院在政策上,也一改過去以基層醫療 
      為主的方式,轉向醫學中心邁進而努力。就連當時任職慈院院長,已 
      逝的杜詩綿教授,也惑然不解,慈濟到底有什麼魅力,可以吸引如此 
      多的醫師前來? 
 
      或許我們可以這麼說:那是由一位孱弱的比丘尼身上散發出來的慈悲 
      心,使我們很難拒絕她誠摰的邀約,而願意與之共同行善;那是由於 
      她的理想和抱負都正是我們年輕醫師所追求的目標;那是由於我們都 
      有一顆慈悲的心,終於找到一個地方可以把它點燃。所以,我們便開 
      始了慈濟行。 
 
 
 
休閒時光
融入自然健康多
   
      八年多了,在花蓮的生活是乾淨而豐富的,在醫院的工作則是忙碌而 
      充實的。 
 
      我們的小孩可以隨時奔向大海、走入山林,躺在青草地上,盡興地玩 
      著泥土,正如我們小時候生活在大自然裡一般。醫師的太太們無須逛 
      街打發時間,因為她們要忙著料理家務,而且先生下班後,立刻可以 
      回到家。以前喜歡上酒廊應酬、喜歡打麻將的醫師,現在吃過晚飯都 
      聚在球場上打網球,生活是那樣的健康。 
 
      有一位醫師太太高興地說:「在花蓮,我們一家終於可以團圓了。」 
      遇有假日,幾家人相約外出野餐兜風,徜徉於秀麗的花東縱谷間或是 
      壯闊的花東海岸邊,景色令人心曠神怡,胸襟也寬闊了許多,這都是 
      在台北盆地裡擁擠的人們享受不到的精神生活。 
 
 
 
專業領域
淋漓盡致好發揮
   
      在醫院裡,心臟外科早已開始進行開心手術;泌尿科也成功地完成多 
      例人造膀胱;骨科各式各樣的手術從早開到晚;神經外科一再創下奇 
      蹟把人救活;洗腎室裡人滿為患;婦產科試管嬰兒呼之欲出.... .. 
      院內朝氣蓬勃,每個人竭盡己力地忙碌著,而每位醫師似乎都能自我 
      要求,以病人安危為職志,不只盡力、而且很用心地在照顧病人。 
 
      醫院也一再添購各種必備的醫療儀器,如電腦斷層攝影儀(CT)、 
      血管攝影、鈷六十放射治療機、雷射治療、體外震波碎石機、核磁共 
      振造影掃描儀(MRI)......,使每一科的醫師能在他專科領域中 
      發揮得淋漓盡致。 
 
 
 
愛心奇蹟
視病猶親塑良風
   
      慈濟世界是台灣社會的奇蹟,也是「台灣富裕化之後的回饋現象」。 
      各階層的人因加入慈濟,激發起內心的良知;透過慈濟,表達他們對 
      這個鄉土的關懷。 
 
      我們也深信,慈濟醫院以及慈濟醫學院是台灣醫界的另一個奇蹟。今 
      日的台灣社會,醫師與病人的關係多步入無可救藥的商業行為,昔日 
      醫師在社會上受人敬重的地位也逐漸消失;而凡事以利衡量,以醫師 
      自身責任有無來醫療病人的現象,亦普遍存在國內醫界。 
 
      可是在花蓮慈濟醫院裡,醫師們視病猶親,用「心」在照顧病人,走 
      入家庭、甚至走入病人的社會裡;同時我們也見到病人對醫師真誠的 
      感激和尊敬,逐漸失去的醫師尊嚴將在花蓮重新建立,而商業氣息瀰 
      漫的台灣醫界,也將因而有重大的轉變。 
     
      我真的很慶幸選擇了這趟慈濟行,也很高興有這麼多志同道合的醫師 
      們同行。在慈濟醫院邁入十周年的此刻,願有更多的年輕醫師東來, 
      共創屬於自己的慈濟新紀元。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