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骨髓捐贈資料中心成立三周年》•2
【上布施】 髓緣•感恩•相見歡

      ☉黃秀花

      選擇是決定命運的一種方式。

      對瀕臨生死邊緣的血液疾病患者而言,當所有可能的治療皆宣告罔效
      後,選擇骨髓移植就成為生存的唯一希望了。

      然而,在茫茫人海中,要找到HLA(人類白血球抗原)相符者,卻
      只有萬分之一的機率,即便幸運配對上了,還要擔心對方是否會臨陣
      變卦?如此微乎其微的配對率和不確定的等待,對血液疾病患者無疑
      是一項最漫長的煎熬。

      「真的會有人願意捐髓給我嗎?如果換成是我被配對上了,我是否也
      願意捐呢?」待髓者的心情,可說是既期待又怕被傷害。

      期待的是若能幸運覓得「髓緣人」,就有機會讓自己浴火重生;害怕
      的是即使配對上了,對方又臨時反悔了,該怎麼辦?而就算順利施行
      植髓手術,成功率又有多少?是否能就此脫離險境、獲得健康呢?

      種種的疑慮盤旋在患者的心底,生命隨著時間滴答、滴答地流失,他
      們的心情也跟著七上八下。

      尤其,在進行過「殲滅療法」(即是用高劑量的化學藥劑把骨髓細胞
      統統殺死,以便植入健康的骨髓)後,更只有抱定孤注一擲的信念了
      。


生死抉擇 賭一賭
      就因求生的過程充滿艱辛,使得受髓者在重獲新生後,特別珍惜這段 
      得之不易的「髓緣」;然而根據國際慣例,非親屬間骨髓移植需滿周 
      年後,協助配對的單位才能視捐、受者雙方的意願安排見面。 
 
      為一圓受髓者的心願,並向社會大眾傳達正確的捐髓理念,慈濟基金 
      會繼去年母親節首次為捐受髓雙方舉辦「相見歡」後,今年特選在慈 
      院十周年慶的骨髓移植國際研討會上,讓其他植髓滿一年的捐、受髓 
      者相見。 
 
      縱然夢裡尋他千百度,但當彼此真正面對面接觸的那一刻,受髓者終 
      究還是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眼淚撲簌直落;捐髓者也難掩澎湃的情 
      緒,不由自主地跟著掉淚;這一幕幕感人的畫面,使得蒞場觀禮的來 
      賓也深受感染而頻頻拭淚。 
 
      「當初如果沒有捐髓者勇敢站出來捐髓,今天就沒有我的存在。」楊 
      詠盛初聞罹病噩耗時,簡直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心想:「我的妻子、 
      孩子怎麼辦?」 
 
      抱著安慰家人的心理,他透過慈濟骨髓資料庫找尋相符的骨髓,直至 
      獲知配對成功,才令他重燃希望;但是,手術的成功率有多少?又是 
      他必須面臨的另一項課題。 
 
      「對於進行骨髓移植手術,太太起先猶豫不決,因為她擔心萬一失敗 
      了,我可能會走得更快。」面對家人的關心,他在內心交戰了許久, 
      經過慎重的考慮後,才決定與命運﹁賭一賭」。 
 
      從受髓者走過的心路歷程,不難想見一個血液疾病患者在面臨生死之 
      際,要承受多少身心的苦痛與來自親情的壓力。 
 
 
「髓」緣救命 無畏施
 
      對捐髓者而言,當初決定捐髓時,又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呢? 
 
      「我覺得生命真的很奧妙,一個和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人,他的骨 
      髓卻和我相吻合。」捐髓到美國的楊冬梅當初被通知配對上時,心情 
      是憂喜參半的;喜的是終於有機會救人,憂的是為受髓者飽受病痛折 
      磨而感到難過。 
 
      「我想,對方的父母一定會為自己的孩子感到心焦如焚;如果換成是 
      我的孩子罹患血癌,我也一樣會到處求骨髓。」由於受髓者是一名小 
      孩,因此擁有兩個孩子的楊女士特別能體會為人父母的心情,而每天 
      求佛菩薩保佑受髓者能重獲健康。 
 
      雖然,受髓者最後還是錯失了最佳的移植時間而不幸往生;但是這份 
      髓緣卻長存她心中,令她永難忘懷。 
 
      「當我乍聞受髓者魏志祥已往生,不禁要懷疑我的捐髓有意義嗎?」 
      國內第一例非親屬間捐髓者葉美菁曾對這個問題難以釋懷:「難道說 
      捐髓的目的,只不過是讓受髓者痛苦地多活些日子而已?」 
 
      但再次親睹「相見歡」的感人場面,又讓她重新領悟到:「給受髓者 
      『一線生機』是多麼的重要!」 
 
      「也許現實是殘酷的,」葉美菁若有所悟地表示:「但從另一方面來 
      看,起碼志祥在移植後一年多裡,還能像正常人一樣讀書、打球,也 
      過了一段快樂的生活。」 
 
      「我們當然希望事情都能成功,但天總是不從人願。」來自新加坡的 
      捐髓推動者龍仕強先生,也曾在兒子血癌復發住院治療期間,於一天 
      之內目睹三名患者往生,讓他對生命產生失望。 
 
      「失敗的例子固然令人難過,但要記取成功的例子,為未來可能成功 
      的生命努力不懈!」當時醫師的一席話使他頓悟,這也就是他在兒子 
      往生後,支持他繼續推動骨髓捐贈的力量來源。 
 
 
爭取生機 待努力
      「人不僅要珍惜自己的生命,還要盡一己之力去救更多的人。」來自 
      日本的幾位捐髓推動者對慈濟為捐、受髓者安排「相見歡」的作法甚 
      表贊同(日本法令限制捐、贈雙方不能見面),他們認為慈濟此舉有 
      助於向大眾印證捐髓無損健康,對目前志願捐髓人數處於停滯階段的 
      日本骨髓庫而言,是值得借鏡之處。 
 
      相見歡落幕了,但故事尚未結束,仍然還有許多血液疾病患者正在爭 
      取時間活下去,而慈濟也持續的努力在沙漏滴盡之前,為他們找尋一 
      線生機……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