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婆婆媽媽服務樂
台北市婦慈協會
《社區志工》•例1
      ☉翁瑜敏

      一群追求成長快樂的媽媽與一群不甘寂寞的老人,會有什麼驚人之舉
      ?

      台北市婦慈協會(以下簡稱「婦慈」)三十名媽媽志工與四十多位社
      區關懷團的銀髮志工們,十月十八日分乘一輛大型遊覽車、七輛小客
      車浩浩蕩蕩從天母來到台北市立圖書館總館。

      有別於以往參觀旅遊行程,四十多位頭髮皤白的老人們不是來「走走
      看看」,而是來「發出聲音」──於「媽媽治城系列之二:如何落實
      老人安養的社區化?」公聽會上,以本身面臨的家庭與社會問題,建
      議台北市政府為社區老人們設立一所托老中心,銀髮志工並允諾成為
      天母托老中心的人力資源,志願為同是銀髮的族群服務。

      「老人服務老人」在國外已行之有年,在國內卻是亟待推動的新觀念
      ,然要一群退休在家且深具中國人保守含蓄性格的老人們,集體出走
      「爭取權益,服務人群」談何容易?

      「婦慈」這群埋首柴米油鹽醬醋茶,仍樂於成長的媽媽志工,即是在
      背後推動老人「發聲」的一雙手。


平凡媽媽的快樂想法
      「婦慈」原本是一群天母國中父母成長團體的媽媽們,藉由讀書、演 
      講探討孩子教育問題,進而產生對周圍環境的共鳴,於是在兒女終究 
      會畢業,可是媽媽的感情仍要繼續的共識下,一個與眾不同的「讀書 
      會」成立了,讀書、讀事、讀人、讀心,最後竟演變成服務人群、社 
      區的組織。 
 
      理事長王慧珠表示,「婦慈」的媽媽志工年齡大約在三十五至五十歲 
      之間,雖多為家庭主婦,但個個身兼數職,像天母附近醫院的志工群 
      裡,便常可見「婦慈」媽媽的身影。 
 
      由於成員參與志工的經驗豐富,集結了大家的心得後,「婦慈」明文 
      規定:成為會員,除了繳會款還必須是「婦慈」志工,但當志工則不 
      一定要是會員。因此多年來「婦慈」的會員平均在一百名左右,可是 
      志工卻隨時在增加。 
 
      王慧珠輕快地說道:「我們這群媽媽追求的只是平凡快樂,至於達成 
      什麼偉大的理想並非當初辦『婦慈』的目的。」 
 
      這分平常心,使接觸「婦慈」的人自然而然忘記「組織」的存在,任 
      何活動仿如自家人的聯誼,連最「無趣的﹂開會也成了一大樂事,媽 
      媽志工們可以從老公聊到孩子,再聊到關心的公共議題,不懂的還可 
      就近請教智慧寶典──銀髮志工,「家事、國事、天下事」的交流中 
      ,議程竟也順利走完了。 
 
 
銀髮一族的熱情參與
      強調活動必須是生活的一部分方能成為文化的「婦慈」,二年多前, 
      從「新春聯誼義賣會」、「提花燈遊天母」、「認識天母體驗營」及 
      「重陽敬老健康講座」等與社區結合的活動中,獲知「健康講座」深 
      為當地老人家所認同,遂開辦了長期性的長青班,從「健康講座」慢 
      慢衍生出「台語吟詩社」、「合唱團」等社團。 
 
      「剛開始,有人以觀望的態度看這個團體的演變,有人以為這是利用 
      慈善做幌子的商業行為!」王慧珠表示,但「婦慈」的用心經由學員 
      口耳相傳,目前已開辦至第五期,銀髮學員亦從五十名增至現今的二 
      百名。 
 
      初期,媽媽志工們對這群五十五歲以上的老人家呵護得無微不至,但 
      一位「婦慈」的朋友至長青班參觀後,有感而發地對這群熱心的媽媽 
      說:「你們是把他們當老人看待,還是當人看待?」 
 
      這句話使「婦慈」重新思考與銀髮學員間的互動,更加釐清了長青班 
      是要讓老人們學習獨立,而不是多了一群「媳婦」來侍候,因此慢慢 
      將「人生任何階段都要獨立」的觀念灌輸在學員身上。 
 
      漸漸地,學員們的重心從兒女孫子轉移到長青的課程、朋友,活動的 
      參與也愈來愈熱烈,甚至引起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胡幼慧副教授 
      的注意,主動尋求合作實踐「社區關懷」的理想。在徵詢長青學員同 
      意後,婦慈長青班附屬的「社區關懷團」成立了。 
 
 
「老人服務老人」無代溝
      從「志工的角色及傾聽技巧」、「安養中心加拿大經驗」等講座到安 
      養院機構探訪、社區內居家關懷等,銀髮志工們發現到自己竟可為同 
      年齡的老者分憂解悶,也警覺到自己必須給自己力量──把自己照顧 
      好,才能去照顧他人。 
 
      原是長青班學員,現為「社區關懷團」團長的廖信雄伯伯表示,雖已 
      六十五歲,但成為「婦慈」志工幹部卻不會有任何壓力,因父母是醫 
      生、護士,因此對醫療看護較一般人有概念,「社區關懷團」的許多 
      課程亦是他一手策畫出來的。 
 
      而在數次機構關懷及居家關懷中,「婦慈」發現,雖然銀髮志工沒有 
      年輕人蹦蹦跳跳的活力,但老人與老人間無代溝、較有話聊的情況, 
      似乎更能深入老人們悲友凋零的心境。 
 
      但廖伯伯無可諱言表示,老人家說病就病,說走就走,「社區關懷團 
      」以銀髮族作為服務老人的主要成員,仍需媽媽志工作為骨幹,方能 
      將經驗傳承下去。 
 
      常言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但現實繁忙的工商社會卻可能使老 
      人演變成「在家整天念、出門逛醫院、回家顧人怨」的生活型態。然 
      「婦慈」一群媽媽追求成長之餘,亦帶動了老人的獨立。未來,或許 
      「老人服務老人」將在這群強調平凡快樂的媽媽及勇於突破自我的老 
      人攜手合作下,為台灣老人服務寫下嶄新的一頁。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